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沈苍岚,蓝溪月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祝大家新年快乐!)
  夜幕降临,在咫尺天涯峰的一间普通客房内,烛火不停闪烁,蓝溪月拖着下巴坐在床边,正盯着床上昏迷的沈苍岚出神。
  从她把沈苍岚扛回来到现在,已经五个多时辰了,这货一点儿转醒的意思也没有,全身上下感应不到一点灵力,要不是还有呼吸,她甚至会怀疑他已经死了。
  一块完整的玉佩,和那块碎掉玉佩的玉屑被丢在桌子上,蓝溪月转过头,若有所思地看着玉佩,然后轻轻说道:“出来吧。”
  “叮——”一道红色波动以她的那块玉佩为中心扩散开来,还伴着清脆的响声,霎时间,整座咫尺天涯峰被这股波动笼罩。
  “还挺小心。”蓝溪月心想。
  此时只见那玉佩缓缓升空,然后红光一闪化作火焰金芙苓,再然后,金芙苓的身影越来越大,渐渐地伸展成了一个人形,到最后衣带,发髻,首饰也都隐约可见其型,红光散去,一位英气逼人的红衣女子出现在了蓝溪月的面前。
  红衣女子从外貌看大约三十左右,一派江湖女侠作风,唯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眉间有一处红色火焰印记,十分引人注意。
  蓝溪月看着这一切发生,除了把依靠在床边的华月油纸伞拿来手上把玩之外,并无其他动静,她就静静地等着对方出声。
  那红衣女子,也就是之前玉佩里的火焰,出来以后左右看了看,才把目光聚焦在躺在床上的沈苍岚,最终又把视线停在了蓝溪月的身上,两人四目相对。
  “您好。”火焰双手交叉抚于胸前,俯身弯腰向蓝溪月行礼。
  这下到时候把蓝溪月弄懵了,当时在峰顶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玉佩有问题了,先不说这次沈苍岚昏迷事件和玉佩有没有关系,但那两块玉佩一定不只是灵宝那么简单了,若不是回来之后又发生了点儿意外,她早就对玉佩下手了。
  可此时这玉佩化为金芙苓,再由金芙苓化为女子,对自己的态度竟是如此恭敬,这让她一时间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何来历,又所为何来。
  冲着火焰点了点头,蓝溪月当作是回了礼。
  火焰此时打量着蓝溪月,然后看她这么严肃,微微一笑道:“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您可以叫我火焰,是之前那对金芙苓中的一只,也是您玉佩中的灵体,最早是由大人创造出来,给您解闷儿的。”
  听起来是友非敌,蓝溪月一边反打量着火焰,一边琢磨着这段开场白的信息量,开口问道:“大人?解闷儿?你说的大人是指我师傅么?”
  “您师傅?”火焰好笑地看着蓝溪月,“月灵山主,您哪来的师傅?”
  啪,蓝溪月手一松,华月伞掉落在地面,她不可置信地望着火焰,声音略微颤抖地问:“你…你知道什么?!”
  火焰看着蓝溪月这受惊的小模样,叹了口气,道:“唉,也不怪您,估计您也是刚刚记起一些事吧,对于现在的您来说,这些东西实在难以接受。”
  火焰说的没错,蓝溪月把沈苍岚扛回来以后,本就要去研究玉佩,但是还没等她动手,她的瞳孔内便红光一闪,接着她也昏迷了过去,在昏迷过程中,她隐隐看到了自己的师傅,太师傅,师祖,太师祖直至第一代月灵山主的形象不断在眼前变幻,最后全都合并在一起,冲进了她的脑海,这一冲击,她也醒了过来,但是脑子里多了一些很奇怪的记忆。
  于是她就一边守着沈苍岚,一边消化这些记忆,记忆中并没有她是怎么出生的,她一睁眼看到的就是她所认为的那个“师傅”,随着自己的年龄增长,“师傅”的形象在她的脑海里越来越模糊,直到那个“师傅”说要去闭关,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最后一次见,还是在一个幻境之中。
  这些和她原本记忆中从小照顾自己到大的师傅和经历相似,却又南辕北辙,她好像发现自己从来就没有一个“师傅”。可是这念头太过惊悚,一时间让她不敢再想下去。
  火焰此时又说道:“还是我来告诉您吧,您呀从始至终就是一个人,从第一代您化身为月灵山主之后,每一代月灵山主,都是由您自己的灵力幻化出来的,在本尊灵力耗尽之前,本尊会把所有功力转移到自己幻化出的灵体里,再凭空捏造一段记忆,以上古秘术使灵体实质化,就变成所谓月灵山主的徒弟了。”
  “这不可能!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我没有这一段的记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而我又忘了这些,那岂不是就断了这所谓的传承?!”蓝溪月猛的摇头,开口反驳。
  “您之前不是已经开始恢复记忆了吗?而且这个过程,等到你大限将至的时候,你自然会做,那是一种本能。”火焰侃侃而谈。
  这坚定的口吻和语气,让蓝溪月生出一种不得不信的冲动,但她依然反问了一句:“我凭什么信你,你只是一个刚刚从灵宝中出现的灵体而已。”
  “没关系,您相不相信我,我都不会对您做什么的,要知道,我可是您的附属哦。”火焰随意道。
  蓝溪月没有得到正面回答,一时陷入沉默,她皱着眉,轻咬嘴唇,双手不自觉地抓住了自己的裙摆,越攥越紧,想了许久,才出声问道:“那…我到底是…?”
  火焰在旁边等了半天,终于见到蓝溪月纠结完毕,她可没有读心术,能猜到蓝溪月当时心中在想什么,听到蓝溪月这么问,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说小姑奶奶,合着您纠结了半天,是在纠结这个问题?”
  不等蓝溪月开口,火焰赶紧接着说:“放心吧,您可不是什么山精妖怪,更不是天地怪胎,不用这么怀疑自己的身份。”
  其实火焰一句话说到了蓝溪月的心坎儿里,她从小就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只当是自己“师傅”捡回来的,之前骤然出现那莫名的记忆,如果连“师傅”都没有,那自己是什么?现在听火焰这么说,不论真假,多少会有些安心。
  她询问道:“那我究竟是什么?”她再傻,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是人类了,你听说过哪个人类能分离自己的意识和能力,又传承下去的?
  “知道上古四灵之一的朱雀么?”火焰坏笑地看着蓝溪月。
  “知道,啊?”蓝溪月下意识回了一句,然后才啊出了声。
  “别啊了,您不是朱雀。”火焰浇了一盆冷水。
  蓝溪月咬牙,现在这灵体好不消涨,都会吊人胃口了。
  “您是朱雀翎!什么月灵山主,那都是假的。”大喘气火焰总算把想说的说出来了,她自己也憋得慌。
  朱雀翎?!蓝溪月瞪大了眼睛,真的假的?太玄乎了吧?那不是朱雀头顶那一道翎羽吗?自己竟然是一片羽毛?开什么天道大玩笑?!
  “不信?”火焰笑问。
  “难以置信。”
  “不急,权当故事来听,下面我要跟你说的,才是重要的事情。”火焰说着,眼神看向了沈苍岚。
  对啊,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沈苍岚身上发生的奇怪现象,说了半天原来自己只是个铺垫,蓝溪月无奈想到。
  “假设你现在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我是朱雀翎,你又是你口中的大人创造出来给我的玩伴,那么所谓的大人,难道就是朱雀本尊?”
  “您看,您还是很聪明的。”火焰笑嘻嘻道,一边说,还一边瞟着沈苍岚。
  蓝溪月将火焰的小表情尽数收于眼底,她惊恐地回头看向昏迷的沈苍岚,然后再艰难把头转回来,咽了口口水,伸手一指沈苍岚,另一只手捂着嘴,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该…该不会要跟我说…说…说这家伙…这家伙是…”
  “没错!现在躺在床上的这位,就是上古四灵之一,南方守护神,天下火焰的掌控者,朱雀本雀,朱雀大人了!”火焰挥舞着手臂,衣带随之飘动,隆重介绍了这位还在昏迷中的,沈苍岚同学。
  蓝溪月顿时眼前一黑,然后捂着嘴,把手指移开,指向火焰,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激动道:“我看你是智障本障吧?!啊?!本小姐竟然是这货的一片羽毛?!你有没有搞错?!”
  火焰看着蓝溪月这近乎失控的反应,心里默念一句天道莫怪,然后硬着头皮接到:“千真万确,如假包换。”
  “但是您听我说啊,这一切还要从上古时期的一场天地大战说起,你们变成现在这样,是有原因的,而且不是说一片羽毛就不好,您反而继承了大部分朱雀的特点呢!”火焰看蓝溪月有要冲上来干架的架势,赶紧解释。
  “噢?”蓝溪月依旧神情不善,手上握紧了华月伞。
  火焰抬手擦擦额头上并没有的汗,心虚地看着蓝溪月,说:“具体的事情呢,还要从这个世界的天地本源,天道之灵说起了,那是上古时期的事情,我被创造出来之后没多久就遭遇了天地大变,所以知道的也不是很全,但是应该足够为你解惑了。”
  啪!这次是蓝溪月把华月伞拍在了桌子上,然后语气不善地说道:“慢慢说!我倒要听听,我凭什么就是沈苍岚的一根羽毛!”
  “呵呵,您还真是计较啊,那您听完我说的,也许就不会如此了。”
  火焰也来到桌边,轻轻坐了下来,面对着蓝溪月,为蓝溪月拉开了一个她难以想象的历史大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