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上古的最后一天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2017最后一天,我陪大家倒数来啦!)
  “上古时期,天道之灵剑心,与四灵之间自成体系,使天地间的灵气循环往复,生生不息,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每天就要专心做这件事,相反,他们都能化为人形,皆因人乃万物之灵,是唯一一个生下来就自带灵体的生物。”火焰缓缓道,“剑心与四灵属于超越万物的存在,人类本应是他们之下第一生物,然而时代变迁,上古时期又遭逢大难,天道之灵,也就是剑心在大战中破碎,不知所踪,灵气循环自动瓦解,这个世界后来经历了远古时期,后远古时期,来到了仙灵时期,再到现在的后仙灵时期。”
  蓝溪月举手问:“所以我们现在生活的,就是后仙灵时期了?”
  “没错,这个时期的灵气在你们看来依然强大,可是与上古时期,哪怕远古时期想比,也已经大有不如,再这样下去,人们很快就要告别修炼了。”
  “这么严重?”
  “当然。”更严重的还没跟你说呢,火焰心想。
  “继续继续。”蓝溪月已经进入了八卦模式。
  真当神话故事听了,火焰无奈,继续娓娓道来。
  ——————分割线在此——————
  这是哪儿?沈苍岚脚踩虚空,看着周围的环境,四面皆是巍峨大山,地上江河川流不息,山中树林郁郁葱葱,天空中各种神鸟异兽竞相追逐。
  此时的沈苍岚自然不知道,现实的他依旧还在昏迷中,而他所看到的,也只不过是他的一场梦境,亦或是曾经经历过的一段往事。
  就在这时,这一片祥和安宁的天地突然被一道划破天际的剑光打破,一把形状颇为怪异,没有剑柄,仿佛只是一片厚厚铁片的乌黑之剑破碎虚空而来,在空中带着紫色妖异的电光,不断飞舞,不停攻击着这片天地,导致大地震动,天空颤抖。
  然而这把剑还没有嚣张太久,一道柔和的白光便将其笼罩,天地霎时稳定下来,随后黑剑左冲右突,突破白光,与其遥遥相望。
  黑剑脱困后,立于虚空之中,剑身旁出现了一位全身黑衣,还带了个黑斗篷的人,他将自己完全笼罩其中,周身还有黑气环绕,无法看清其本来面目。
  白光此时缓缓散去,后化为一名俊朗的帅哥,一身白衣,双手附后,与黑衣人对立。
  “剑身,你意欲何为?!”白衣帅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温文尔雅,而是直接厉声叱问黑衣人。
  “我欲如何?你不清楚?”黑衣人的声音反而相当好听,只是太过阴沉。
  “自有天地来,我掌一切虚空灵体,你掌世间有形万物,天地井井有条,然而此前近百年,你屡造天灾,挑衅于灵体,造成多少悲剧?!”白衣帅哥盯着黑衣人,言辞铿锵有力。
  “呵,剑心,你说你是不是傻,你掌灵,我掌物,若你我合为一体,天地尽在你我之手,更何况你我本为天道,同出一源,为何不愿就此合并?!”黑衣人此时也是振振有词。
  “你有吞噬天地之野心,而我没有,我不愿被人吞并,也不就如你不甘被我所制一般,我更不愿因为与你的合并,造成这世间许多美好就此消失。”白衣帅哥摇摇头道。
  “我被你所制?笑话!要不是看在同出一源的份儿上,我早就夺了你的本源,你口中那些所谓的美好事物,哪有强大的力量来的美妙?!”
  “话不投机,半句多。”白衣帅哥显然不想与之争辩。
  “好好好,那今日,你就去死吧!”黑衣人话音未落,一个转身融入黑剑之中,飞快向白衣帅哥杀来。
  白衣帅哥也是急忙应变,化身一柄银光宝剑,与黑剑直接对轰在一起,天地因此对轰,瞬间崩塌近半,山川碎裂,河水倒流,世间万物四处奔逃,躲避灾祸。
  此时,东方一阵龙吟,西方一声低吼,南方一道急鸣,北方一记怒嘶,同时响彻天地之间,天地渐渐稳固下来,随后,一青一白,一红一黑四道身影出现在了交战的这片天空之上。
  “这是要干嘛?”青色身影是一名青年帅哥,一显出身形便急匆匆地询问。
  “何人前来闹事?!”这声音来自一位身穿白袍,络腮胡子的中年大叔。
  那道红影,是一位女子,二八年华,眉间一道金色水滴印记,此刻正一脸担忧地望着两剑交战之处。
  黑色身影则是一片虚无,看不清实质,只知道他的声音比黑衣人还要沙哑,低声道:“这一天还是来了,他们俩打起来了。”
  说话间,银光宝剑与黑剑分开,同时再次化为帅哥与黑衣人。
  两人此时嘴角均有血迹,黑衣人一把抹掉鲜血,恨声道:“好啊,本以为我为实体,可同时修灵,你必不是我对手,没想到你一灵体,竟自修造物之法,好的很呐!”
  “仅为防你而已。”帅哥也擦掉了血迹。
  “既然如此,我们两个现在基本上可以算是单独的存在了,杀了你,夺取你的本源,一了百了。”
  “你可以试试。”
  “哈哈哈!好了不起,那我就与你彻底断个干净!今日起,吾不再为天道掌控,自此更名绝截!绝情,截灵,一统天地!”黑衣人说着,气息同时暴涨,化为黑色剑身。
  “守护!”说话的是青年帅哥,也就是青龙,其余三灵听到之后,迅速化作流光冲向绝截。
  “不可!”然而已经晚了,四道流光靠近绝截的一瞬间,绝截一剑挥出,四灵同时被斩,飞退万里,撞于断山之上,皆被这一击打得虚弱无比。
  “小小仙灵,也敢在我面前放肆。”绝截说道。
  白衣帅哥见绝截有如此威力,狠下心来,手掌虚空一画,刚才的银光宝剑握于手中,遥指绝截。
  白衣帅哥一挽剑花,直接向绝截刺来,没有什么招式,简简单单的一刺,正中绝截剑身。
  “啊!——”绝截一声惨叫,一道黑影从绝截当中被击出,随后瞬间消散,剑身自被击中那点,缓缓开裂,到最后直接断开。
  “剑心!你!”绝截已经很难说出话来,不知是惊,是怒,还是已无力多话,只见两节断剑飞快朝白衣帅哥飞来,唰唰唰就在白衣帅哥身上留下无数伤口,最后,一节插入帅哥心脏,另一节斩断帅哥持剑手臂,银光宝剑也随之掉落下界。
  见到此幕,沈苍岚突然头痛欲裂,心如刀绞,险些一头栽了下去,但他随即发现自己毫发无损,并且无法对眼前的既定事实造成任何改变,只好继续看下去。
  白衣帅哥口吐鲜血,又仅剩一臂,他低头看着插入自己心脏的半截绝截剑,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要彻底除掉这个祸害,于是他一只手捏起了一种不知名的手印,瞬间整个天地的灵气向他汇聚而来,随后周身金光大作,那朱雀少女见此一幕,肝胆欲裂,大声嘶喊:“不要!”
  喊着,叫着,朱雀化作一道红色的匹练冲向白衣帅哥,但也为时已晚,她只来得及冲进那金光的中心,显现出巨大的朱雀虚影,然后随着金光一闪,一同消失在了这天地之间,这道金光波及了整个上界,除朱雀外,其余三位仙灵亦不知所踪。
  ——————分割线又来了——————
  火焰此时停下了讲解,给自己到了杯水,心想真不应该让剑锋去逞英雄,这说的口干舌燥的,自己哪干过这活。
  喝完水,她继续道:“所以,上古最后一天,在两大天地本源的争斗中,上界遭受完全破坏,剑心,四灵,包括绝截均不知所踪,亦无法探究生死。”
  蓝溪月傻傻听完火焰的叙述,稍微缓了一下神,然后略带疑问道:“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不巧的很,那时我与同伴,也就是另外一块玉佩,刚好去了下界,要为朱雀买生日礼物,躲过了一劫,我与同伴当时就躲在下界与上界交汇处,丝毫不敢寸进,以当时的威力,也只有界面的断带,才有可能抵挡下来吧”
  “哦…”蓝溪月也不知信了没有,然后她突然反应过来:“诶?不对啊,你说朱雀是个女孩子,沈苍岚是男的啊!”
  “对啊,所以我才说,当我们发现你的时候,朱雀当时仅剩的气息,功力甚至本体特征,都汇集在你,也就是朱雀翎之中,并且当时翎羽自行飞走,我们根本追之不及,好不容易在下界找到你,你已经以月灵山主的身份自居了,并且把自己的本体朱雀翎,化作了你手上的朱雀之链,也就是那时我们感应到了朱雀之灵也在朱雀之链中。”
  “那沈苍岚究竟是?”
  “他的确就是朱雀本尊,很有可能是本体早已不复存在,仅存其残灵漂流天地间,经历岁月变迁才集天地之精华重塑肉身。”
  “那重塑成男儿身也太奇葩了吧。”
  “这个我无法解释,一切皆有可能,你的出现是我们亲眼所见,不会有假,而沈苍岚与朱雀之灵的契合,而已直接证明他的确是朱雀无疑。”火焰说完,便不愿再过多推理,话锋一转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时间可以证明一切,我也不会害你。”
  此时已至后半夜,沈苍岚依然没有苏醒的迹象。
  而蓝溪月则低头消化着火焰的话,久久不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