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杨家杨奇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圣诞礼物,作者手术之后回来了,4400大章,恢复更新,一天一章,有时没有。)
  一夜无话。
  烛台上的蜡烛已经燃尽,蓝溪月就这样发呆发到了清晨,“咚咚咚”,她的思绪被一串叩门声拉了回来。
  “这么早会是谁?”蓝溪月心想着,起身前去开门。
  “吱吖——”大门被打开,一张五官端正,白净无瑕,充满阳光笑容的脸首先映入蓝溪月的眼帘。来者是一位大约24岁的年轻人,白衣,素履,手提两个小坛子,人畜无害得看着她。
  “当当当当!早上好!溪月,欢迎回家!”
  蓝溪月楞了一下,随即便打开大门,将来人迎了进来。
  “杨奇哥哥!快进来。”她热情地说道。来人正是杨奇,月灵山杨家内定继承人。
  “好嘞!诶?你眼袋怎么那么重?没睡好?”
  何止是没睡好,简直就是没睡好吧。蓝溪月心里吐了下槽,引着杨奇往厅上去。
  话说,昨天杨奇听说蓝溪月回来了,就打算来看望一下这位妹妹,毕竟她在这山上能聊得来的同龄人没几个,顺便代表家里来邀约一下。
  来到厅上,蓝溪月盯着杨奇手上拎着的两个小坛子:“醉卧林?”
  “没错。”杨奇把坛子放下,顺便打开了一坛,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
  醉卧林是杨家独酿的一种酒,用的是他们家后山上12种不同果树的果子,配以独特的工艺酿制而成,平时喝的每坛成形差不多要两到三年,珍藏版的几十年上百年都有。
  据说这酒是杨家一位前辈在后山练功时发明的,当时这位前辈还年轻,醉酒闹事,被家里长辈罚去后山面壁5年,他在后山除了练功就是种树,相当无聊,就把果树的果子胡乱搭配,胡乱研究,发酵,等到快要期满的一天,拿出来喝了一口,当场就被酒的味道吸引,一口气全喝完了,然后就倒在了他埋酒的那片林子里,等到第二天期满,家里派人来解禁的时候,发现这货在树下枕着个坛子睡得正香,带头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又给加了两年的刑期。但是还好,这酒的工艺和配方倒是流传了下来,后来经过改良,一般两三年的成品加以稀释,也得到了杨家人的认可。
  闻着这扑鼻而来的酒香,蓝溪月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她,杨奇和星晴三个人偷酒喝的年代,想想也是特别有趣。
  小酌一口,杨奇开口道:“这番下山可有什么有意思的事?”
  “有啊,太多了,慢慢给你讲。”
  于是蓝溪月复读机似的又讲了一遍本书第一卷的故事给杨奇,杨奇听后也是赞叹不已。
  “那沈苍岚呢?不是跟你回来了?”杨奇好奇问。
  “客房还睡着呢,不用管他。”
  “噢。听说你们昨天去见了晴儿?”
  “晴儿~”蓝溪月一脸揶揄。
  “咳咳,星晴,嗯,你那什么表情?”
  “很自然的表情啊,哈哈。”蓝溪月笑道,“你们俩这是打算地下到天荒地老?”
  “哎,不是办法呀,自从那年闹了那么个事儿,两家关系有点差啊。”杨奇叹气。
  蓝溪月心想:那何止是有点差…她说道:“没事,总有转机的,关键是你们俩要坚持住。”
  “我能坚持住啊,可是她的担子太重了。”
  “你们俩都是家族下一代的佼佼者,只要熬到出头就行了。”
  “那都多久的事了。”
  “星姐姐都不急,你急个什么劲儿。”
  “也是,诶不对,刚刚明明是你起得话头。”
  “啊哈哈,是吗?好吧。”
  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这时客房里的沈苍岚已经醒了。
  就见沈苍岚醒了之后,坐在床边,观察了一下房间四周,看到桌子上那片碎了的剑锋玉佩时楞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径直往桌子走了过去。
  来到桌面,他盯着玉佩看了一会儿,右手抬起,一股柔和的白光从手掌发出,慢慢地包裹了玉佩碎片飞起,光团来到半空中,其中的玉佩碎片竟然神奇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自我修复,拼合着。
  没过一会儿,光团消失,剑锋玉佩已经完好如初,漂浮在空中,玉佩穗子无风自动。
  剑锋芙苓鸟慢慢地从玉佩中浮现了出来。
  它一脸懵地看着四周,当看到沈苍岚的时候,吓了一跳,然后仔细打量了一下,马上露出惊喜,惊讶,惊恐,惊愕,惊到不能再惊的表情。
  “主…主…主…大…大…大…大……”看出来了吧,惊得说都不会话了。
  沈苍岚一巴掌拍在了鸟的脑袋上:“大你个头啊!”大概是这一巴掌彻底把鸟打蒙了,剑锋直接呆住完全没了言语。
  过了好一会儿,剑锋才回过神来,再次看向沈苍岚,它发现沈苍岚一脸柔和地微笑,温暖地看着它。
  剑锋顿时热泪盈眶:“嗷呜!大人,你可回来了啊,哇啊啊啊啊——”哭着就往沈苍岚怀里钻。
  沈苍岚一看这架势马上在身前形成了一面气墙,牢牢地把剑锋隔离开来。
  剑锋一看不能继续,无奈退后。
  “多少年了,还这样?”“沈苍岚”开口。
  “大人,您…真的好了?”剑锋迟疑问。
  “如你所见,这面气墙大概是我能动用的最后一点力量了,也得留点给他不是吗?”正说着,气墙就消失了。
  剑锋歪头,表示不解。
  “早着呢,现在暂时这样,是托了你和火焰当时灵力冲撞的福,维持不了多久的。”
  “啊?那到底还要到什么时候?”
  “等他收集到所有碎片的时候。”
  “我靠!那不是早了去了?这小子现在根本没这觉悟啊!”
  “沈苍岚”拿起桌上一个苹果,啃了一口,说道:“没关系,一切皆有定数,你不必太过担忧。”
  “这样啊,那好吧,那到时大人你?”
  “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明白了。”
  “灵气要散了,走了,咱们总有相见的一天。对了,保护好现在的蓝溪月。”“沈苍岚”挥挥手,闭上眼睛。
  “是,恭送。”剑锋恭敬回答,然后突然一愣,“嗯?最后一句啥意思?”刚想问,一抬头就看见沈苍岚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大眼睛滴溜溜上下好奇打量着自己。
  我靠!暴露了!这是剑锋心里唯一的想法,诶等等,自己是不是被老大坑了?
  “你是那只金芙苓?”沈苍岚问。
  “啊?啊!啊哈,大概…那个…是吧。”剑锋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这么多年了,怎么就不长记性。
  “你会说话?”
  “会。”
  “你会仙术?”
  “会。”
  “你会唱歌?”
  “会。啊?”
  “哈哈,逗你的。”沈苍岚一脸得意,顺手就去啃苹果,却突然发现手上苹果被咬了一口。
  “我咬的?”
  “不然还有谁!”剑锋不忿,姥姥的,前世今生一个德行。
  “我怎么就到这了?”沈苍岚只记得自己对蓝溪月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就没了意识,然后就是做梦,再然后就发现自己站在了桌边,拿着一个被咬了一口的苹果,他觉得事情一定没那么简单,眼前这只鸟就是突破口。
  他继续说道:“我刚才做了个梦,梦到一个白衣服和一个黑衣服打架,最后大概是同归于尽了。”
  剑锋看这形式,自己不招是不行了,于是开口道:“那是你前世的画面,大概是灵气冲撞,牵引着一些你的记忆碎片回来了吧。”
  “噢?你知道我前世?”
  “知道,你前世是朱雀。”天道莫怪,剑锋默默想到。
  “朱雀?噢,四灵之一的南朱雀?”
  “没错,那场大战最后,你为了救天道化身,冲入战圈,最后被正反两极天道的能量震得魂飞魄散。”
  “这么惨?!那我怎么还在这。”
  “时间久了,残灵聚合天地灵气,你就又回来了,不过你之前可是个少女哦。”剑锋恶趣味一下。
  “这么说来…我记得梦里最后冲进去的的确是个女孩子,这也太扯了吧?”沈苍岚想想都不对。
  “那谁知道,对了,其实你可以说算是一代新生朱雀,男女无所谓了,反正这不是你的本体,当然了,你还未成就神位,因为你的朱雀翎没在身上。”
  沈苍岚听后,沉默了一会儿,大概是消化了一下这些内容。
  “朱雀翎在哪儿?”这么会儿功夫,自己就变朱雀了,奇怪为什么自己那么淡定?
  “在你身边。”
  “哪儿呢?”沈苍岚左右看看。
  “别看了,朱雀翎是蓝溪月。”剑锋抛出重磅消息。
  “啥?”这下沈苍岚淡定不了了。
  “嗯,而且她基本继承了上一代朱雀的所有特征,除了能力。”
  “能力?对了,怪不得我玩儿火玩儿的那么溜,还有那个朱雀之灵,一碰见我就黏上了。”
  嗯,你能这么想真是省我不少功夫,剑锋说道:“好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剑锋,另一只跟着蓝溪月的,叫火焰,我们两个是上古时期就跟着朱雀的存在。”
  “哦,那我和蓝溪月以后会怎么样?”沈苍岚问道。
  “不知道,既然已经分开了,可能就作为各自独|立的个体存在了吧,据说上一代朱雀也是在成就神位的时候,才生出的朱雀翎。”
  “这样啊。”
  “嗯,不过你和蓝溪月在一起还是有好处的,毕竟她是上一代朱雀的朱雀翎。”
  “没差了,我们现在是伙伴,如果今后能成为独立个体,不是很好嘛。”
  “那也没错,好了,她现在在厅上见杨家的人,你也去看看吧。”说完剑锋一溜烟钻进了玉佩,玉佩自动回到沈苍岚腰上缠好。
  “喂喂,别走啊,蓝溪月知道这事么?”
  剑锋在玉佩里答道:“大概知道吧,火焰应该在你昏迷的时候跟她说了。”
  “那我们见面不是很尴尬?”
  “不会吧,你们两个现在都是独|立的,还有,其实你心里跟我交流我就能听到了,不然以后在大街上很吓人。”
  “好的,那我去找她。”沈苍岚说着,离开了房间。
  话说回来,蓝溪月正和杨奇聊得起劲,两人对酌了一会儿,杨奇开口道:“对了溪月,抽空来一趟我们杨家,老祖宗有话跟你说。”
  “许太奶奶?她老人家亲自找我?不是你爹吗?”蓝溪月惊讶道。
  “不是,爹他最近越来越不管事了,全都丢给我,自己天天喝酒写诗,哎,不务正业啊!”杨奇一脸恨铁不成钢。
  “哈,伯父那性格,洒脱的很呢。”
  “没办法,他也乐得清闲,反正有太奶奶。”
  “行,什么时候?”
  “大概就是今天下午吧,有时间?”
  “有,星家都去过了,我就等着你们家呢。”
  “哟,小丫头长大了,也长本事了呵。”
  “那当然,嘻嘻。”
  正说着,门被推开了。
  “早上好啊!”沈苍岚进门打招呼。
  蓝溪月一看沈苍岚出现,顿时站起来跑过去,问:“你醒了?”
  “嗯,没事了。”
  “是吗?那就好。”
  这时杨奇正好奇打量这个少年,也略微有些警惕,因为他发现这人来的时候,直到推门,自己没有丝毫察觉,灵气收敛的如此彻底,也不知是好是坏。
  他站起来,对着沈苍岚点头示意,说道:“在下月灵山杨家杨奇,见过沈兄,你的事迹我可都听溪月说了,了不起!”说着还数起了大拇指。
  沈苍岚就喜欢别人夸他,乐呵呵和蓝溪月走过来,也坐了下来,对杨奇说道:“不必客气不必客气,自己惹的祸,自己要处理的,诶?这什么闻着好香啊,我可以来一口?”
  蓝溪月这时也重新坐了回来,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沈苍岚。
  杨奇倒是没有察觉这些异样,大方说道:“请!”
  于是沈苍岚拿了个空杯子,倒了点醉卧林,一口喝了下去:“哇,好辣!这不是茶?”
  杨奇当场愣住,蓝溪月则一脸黑线:“这是酒啦!酒!”
  “呃,原来是酒啊,哈哈,嗝…”说完这句,沈苍岚一头趴在了桌子上,醉过去了。
  旁边两人一看这架势,顿时傻了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蓝溪月先开了口:“你家这是几年的醉卧林?”
  “两年三个月啊。”
  “那不就是日常喝的那种?”
  “对啊,一般小女孩喝个两杯也不会这么大反应吧。”杨奇还仔细检查了一下醉卧林的坛子,发现的确是两年三个月,于是问道:“你这朋友…酒量不会这么惨不忍睹吧?”
  蓝溪月捂脸:“我也不清楚,从认识到现在还真没见他喝过酒。”
  “那完了,最少睡到今夜子时。”
  “得,刚睡醒,又睡了,服了这人。”
  “哈哈,溪月,你这位沈兄真是好玩。”
  “好玩什么啊好玩,啥人啊这是。”蓝溪月头疼。
  “好了,这样吧,我帮你把他抬回去吧,这样趴在也不是办法。”
  “好吧,谢谢杨奇哥哥。”
  “自己人,客气什么。”说着,杨奇就架起了沈苍岚一只胳膊,蓝溪月则架起了另一只。
  “嗯?”当杨奇架住沈苍岚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一丝怪异。
  蓝溪月去搭手的时候,碰到了沈苍岚的手腕,一瞬间也发觉了不对,迟疑之中,与杨奇询问的眼神产生了对视。
  【未完待续】
  (下一章在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