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女修天下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姜家长老
作者:笋尖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姜家在郊区,占着个苍翠的山头,十几栋红瓦白墙的别墅散落在山间,从外头看,就像房地产公司开发的别墅楼盘,园林规整,道路蜿蜒,各种现代设施设置齐全。
  不过,这些别墅,无一例外,全都是姜家的,汤明月知道姜家豪富,但看到这阵仗,也不免咋舌。
  车子却没再任何一栋别墅停下,而是沿着山势一直往上爬,在盘山公路盘旋半圈,到了山南面,一泓碧水便映入眼帘,**光粼粼,白鹤起舞,好一派山水风光!汤明月记起来,这是明月湖,上辈子还来这里打过水上高尔夫呢。
  那时候,围着这湖全都建着别墅,是个高档生活社区。此时,却只在山南有两三栋独栋别墅,其中一座占地四五百平的别墅尤为气派。
  姜敏生说那就是姜家家主居住的地方,是姜家的根基所在。
  房子很气派,房子里的人个个也都很气派,不过,每一个都很老,白发苍苍,鸡皮鹤发,看起来都有几百岁那么老,但是他们的眼睛却不老,不但不老,还精神得很,每一双眼打量人的时候,都像一把锋利的刀子,一顺就砍进了心里,让人防不胜防。
  被这样十个老头盯着,汤明月也有点手心发汗,心中一百个不高兴。
  “她就是玉雯的女儿?”坐在最正中的一个最老的老头子问道。
  姜敏生一进门就沉眉肃穆,站得很恭谨,就像面对老师惩罚的小学生,大气也不敢喘一声。此时被老头一问,立即向前一步,沉声道:“正是她,大长老。”
  他虽然是家主,却在一个长老面前这样恭恭敬敬。姿态摆得极低,让汤明月不由得诧异不已,她还以为家主应该是一个家族中地位最高,权力最大的人呢,没想到实际上竟然是如此窝囊的,不但有上司。还一口气来十个!每天应付这群精明的老头子,也不知道要死多少脑细胞。
  看到这种情形。她对做姜家继承人完完全全失去了兴趣,她暗暗打定了主意,将来若有机会,一定要远远逃离这个是非之地,绝不沾上他们家的一点麻烦。
  “走过来,让我仔细瞧瞧。”大长老微闭着眼睛说道,语气不容置疑,神态也很傲慢,就像一尊高高在上的神。在等待凡人的膜拜。
  汤明月向来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也不是个喜欢乖乖听话的人,因此,她昂首笑了笑,搭也不搭理傲慢的老头子,偏头对姜敏生道:“姜叔叔。我父母的相片呢?”
  姜敏生想也想不到,她居然敢当众驳了大长老的面子,还表现得一脸云淡风轻,仿佛根本就感受不到大长老传递过来的威压,那种让他往往心中胆寒的修为压制。
  他想不到,大长老更想不到,其他九个老头也都惊讶的微微掀起眼帘。认真瞧了瞧场中的汤明月,想看看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抑或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居然敢来这云中堂撒野。
  云中堂是姜家的最有权威的议事厅,能进入这里的姜家人不超过十五个,是姜家核心中的核心,这里的任何一个决定都能动摇姜家的去向和未来,在最为威严的地方。
  姜家的弟子,尤其是年轻弟子,如果谁能有幸进入云中堂,那么他的前途就会不可限量,日后一定能成为姜家的骨干,踏足核心,最终成为下一任长老的继承人,拥有无上尊荣。
  汤明月哪里知道自己站在什么地方,又哪里知道,姜家的十个长老已经十八年没有同时汇聚在这云中堂。
  她不明白她对姜家来说是多么重要,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姜家唯一的希望。
  因为,就在清晨,长老们趁着姜敏生出门的机会,断然决定,让金丹期修为的姜小玉试着进入姜家秘境。
  一个在外头养了十八年的姜家血脉,怎么比得上自家精心培育的精英人才,相比汤明月,长老们,以及姜家绝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姜小玉。
  然而,他们不得不铩羽而归,姜小玉进不去,她的血打不开秘境的封印,试了十次,都没有成功。
  血脉!血脉封印几乎没有任何破解之法,姜小玉虽然也姓姜,但却姜家是最为偏远的旁支,她体内的姜家血脉已经淡薄得根本无法开启封印。
  除了汤明月,或者找到失踪十八年的姜玉雯,再没有人能够进入姜家秘境。
  姜敏生如果知道姜小玉的事,知道自己的地位固若金汤,那么,他也许就不会那么急迫的来找长老们接纳汤明月。因为他不知道,所以他吓得生了一额角的冷汗,赶紧歉然道:“没有和明月讲讲姜家的规矩,就把她带来,是我的罪过,还请大长老责罚。”
  大长老多少年没被人这么藐视过,心中自然恼怒,但他却不能生气,因为,他明白,姜家的未来就在这个桀骜不驯的女子身上。
  只有进入姜家秘境的人,才能突破到元婴期修为,进入高阶修仙者行列,这已经是姜家两千多年来的奇怪现象。他们这些长老,资质不可谓不好,灵药补给充足,但因为无法进入秘境,所以从来没有一人能突破,都在金丹期七层天顶层徘回,永远无法踏出临门一脚。
  这种现象,并不是只有他们姜家,其他三大家族也一样,但他们却没有这么珍贵的秘境来做保障,所以历来都是姜家位于四大家族之首,直到姜玉雯这一代,因为私奔被逐出家门,而使得整个家族都引起动荡,个个为了家主继承人的位置打得不可开交,内斗不断。在争斗过程中,死的死,伤的伤,势力大减,最后长老们才不得不把资质修为都一般,还有私生子污点的姜敏生抓出来凑数,他们一边把姜敏生抓在手里做傀儡,一边全面掌握姜家的权力,很是过了好些年惬意的好日子。
  然而,随着姬文辰冲破金丹期七层天,进入元婴期后,姜家财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如此虚弱,不但比不过突然崛起的姬家,甚至连任家和姚家的实力也已经远远把他们抛在后头。
  他们这才害怕了,开始加紧追查姜玉雯的下落。因为,没什么理由可讲,懦弱就会挨打,修仙界历来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大长老有这重心事,因此,不得不压下心中的不快,还微微露出一抹笑意,叹道:“真是和你娘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但长得像,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更像啊。”
  看到平时目中无人的大长老被人这样当众打脸,居然还必须忍气吞声,其他几位长老都在心中暗爽,不过,他们都是精明人,知道姜家势必要培养出一位强大的继承人才能拉回如今的劣势,因此,个个都一副恍然的样子,附和道:“可不是,和她娘几乎就是一个性子,像个小豹子似的,看到谁都不怕。”
  他们都是老人精,个个摆出一副慈祥长辈的模样,试图化解刚刚的尴尬。
  气氛确实是融洽了,汤明月见他们软和了,自然也显得面和柔和了些。
  情势变得实在太过超乎姜敏生的预料,他本来以为大长老非得教训一顿汤明月不可,却没想到一转眼就变成了一场姜玉雯回忆录,长老们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十八年前,即使一些以前和姜玉雯不对付的长老,也津津有味的说着姜玉雯的往事。
  他们在干什么?还是姜家发生了什么大事?
  姜敏生毕竟是人精,很快猜测到了一些,但毕竟不敢深想下去,不管怎么说,先的把汤明月的事解决不可。
  因此,他笑着插口道:“各位长老,明月既然已经来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拉家常,现在是不是先走一下姜家识别资质的程序,也好给姜家其他人一个交代。”
  他说的这么坦然,是因为他知道汤明月的资质很好,好到能把姜家其他人的反对意见压到肚子里。
  修仙界向来就是个凭实力说话的地方,这一点是颠簸不破的真理。
  长老们却不像他那么有信心,他们当然得亲自试试汤明月的资质,才去做那劳什子测试。
  大长老慢吞吞的站起身来,摇晃着瘦小的身子,一步一步的朝汤明月走过去。
  若是换了别的姜家弟子,此时早已经跑过去迎接。汤明月不是姜家弟子,也感受不到大长老的以往的淫威,自然就一动不动的站着,静静的看着那个起码有两百岁的老头子,一步一步佝偻着身子走过来。
  他虽然尊重老人,但这个老人看起来老,心却并不老,在那样一双充满算计的眼睛里,汤明月实在找不到这老人的一点疲态来。
  短短二十步的路,大长老用了两分钟时间才走过来,一步一喘,看起来就像马上就要躺进棺材里去似的,已经没多少活气了。
  然而,当他走过来,一把抓住汤明月的命脉时,他的手却比任何一个年轻人都要来得有力,就像一根铁爪,死死的贴着汤明月的脉搏。
  ps:
  晕倒呢,电脑太慢了,居然搞了十分钟才进入网页,我也疯掉了,烦死了。昨天晚上因为出了个小车祸,没心情写了,今天又一直忙,唉唉唉,算了,反正订阅坑爹成那样,随便搞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