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藐仙噬神 > 正文
撤走
作者:魂汐咫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十颗黑色丹丸乃是当年老夫炼制的凝魂丹,那年事情多,也不知道放在哪里呢。呵呵”梦老手上微微泛起一阵黑色薄薄的雾气,而后雾气向中心凝实出现了一颗黑漆漆的丹丸。

  “这不是!?”晨浪看着一脸微笑的梦老,而后瞪着两只美眸不敢相信的看着梦老手上的黑色丹丸。

  “这药丸乃老夫用天地间的特殊灵气所炼制,是用来凝聚魂魄的绝佳丹药,还有提升修为的效用!你没发现唤魂界的巨大变化吗?那是凝魂丹的效用之一了,可以说它对于你的唤魂界前期的大乘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梦老解释道。晨浪看梦老如此简单就炼出一粒凝魂丹,心中那点小心思又打起了算盘,“梦老,既然有用的话,那就多给我些吧!”沉寂许久的逆神叹道“炼丹,不是这么简单的啊!”

  “哦!”晨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没再在这方面上下心思,而是手一伸出现了那柄封在唤魂界魄洛涯上的黑色魔剑,“梦老,你看是否?”对于魔剑被封一事晨浪念念不忘,好不容易见到梦老这件事肯定是头条啊!

  看到晨浪唤出魔剑,空间竟然有一丝摇晃!沉寂许久的神秘男子逆神的声音再次出现“逆神魂剑体!?”梦老也是一惊,不是惊讶晨浪拿出来的魔剑,而是惊讶逆神的那句“魂剑体”。“逆神!!”梦老没有说话,而是直接一个禁忌神传过去,呵斥道。逆神沉默了,晨浪惊讶的看着梦老,而后把头转向空中寻找那个声音的来源……

  天空中的星辰渐渐散去,无边的黑洞中飘出数朵黑色的云彩,而后黑洞渐渐愈合,黑云融合在一起渐渐模拟出一个巨型的男子身影,模模糊糊的看不清容貌,一身黑色的容装散发的气势让人折服。

  一种被人注视的感觉让晨浪毛骨悚然,不动声息的靠近了梦老少许,小声说道“梦老,这人是谁啊?”

  梦老呵呵一笑,对着巨大的人影说道“逆神,你太鲁莽了!”随后一段非常简短的记忆被梦老强行打入晨浪的脑海。“好有霸气的名字!”短暂的记忆中只有一道雄伟高大的身影,低吟的说出自己的名字:逆神!!

  “名字再有霸气,没实力,名字只是一个修饰!”听到晨浪的赞叹,逆神不屑道。

  梦老看晨浪无所谓的神态,心中感叹‘何时你才能成熟起来啊!’“浪儿,这柄剑不用解封了,他与当初的那柄不是同一把,真正的魔剑只有一柄,现在你拿的是魔剑的魂剑体,而魔剑的真身在你离开魄洛涯时封印在了魄洛涯上,只有二者在一起的情况下施展秘技才能唤得魔剑真身!”

  “哦?那当初你给我的那柄就是魔剑的真身?”晨浪想起当初那柄黑色超级拉风的魔剑心痒难耐,只要得到梦老的肯定他一定会回到魄洛涯把那柄剑解封!

  “是!”梦老点了点头,说出一个字,虽然只是仅仅的一个字,但足以让晨浪乐疯。‘还不是真魔剑,紧紧是一个魔剑真身便有如此威力,那真魔剑的威力是如何的强大啊!’想到合成真魔剑后那超级拉风的样子,晨浪高兴地合不拢嘴,“哈哈!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哈哈,赶紧赶紧,把我弄出去,我要回魄洛涯!”晨浪手舞足蹈,疯疯癫癫的大笑几声,抓着梦老的肩膀摇晃道。

  “浪儿!”梦老眉头一皱,晨浪知趣的松开了摇晃的双手,嘿嘿笑了几声。“现在即使你找到了那柄剑也用处不大了。”梦老一句将浸在幻想中的晨浪拉回了现实。不确信的再次问道“两柄剑不是合一起就能显出真正的魔剑吗?”

  梦老好笑的摇摇头,解释道“你以为合成真魔剑就这么简单啊!?事实上……”“哼!想不到传说中的那个人竟是个傻子!?”逆神打断梦老的解释,超级不屑道。这简直就是在挑衅了!!

  被如此辱骂,晨浪早已沉寂不知多少年的凶性稍稍吞噬了清澈的心性,这也是得到合成真魔剑的信息后兴奋冲昏了的头脑在促使着晨浪,毫不在意二人之间的实力差距,手中的魂剑体身前一划,看着高耸入云的身躯一字一顿道“你,说,什,么!?”

  感知到晨浪心中的变化,逆神满意的一笑,明明看不见却感觉到他笑了……梦老低头感叹,‘非要用这种方式吗?’空中的气氛慢慢凝固,二人的杀意都不可抑制的流露出来,敌人之间没有切磋可言!战之必死!!二人的气势相互向上攀升,达到一个高度,逆神即将要出手的时候……“逆神,够了!”看二人马上就要进入战斗,梦老脸色一沉。逆神的巨大身影猛然一愣,片刻,没说什么,他已经体味到梦老话中的意思,直接散去了身体重新归于星辰天际。

  被一丝凶性冲昏头脑的晨浪也渐渐收敛了,眼中的疑惑不时闪现,迷茫更是有之未散,眼睛怔怔的看着天际的星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梦老看着晨浪略显憔悴的侧影,也陷入了沉默。刚才还欢声笑语的地方就这么莫名其妙得静了下来……

  “梦老,把我该知道的事告诉我吧!”晨浪看着梦老的眼睛,严肃道。晨浪就是这么一个性格,在大起大落之后才会细细的想事情。

  梦老的沉默也暂告一段落了,听得晨浪的话,梦老点点头,再次沉默;片刻,开口道“你要明确的知道合成真魔剑的方法,而后要在飞升期之前找寻到一个名叫天翔坠的挂饰,它对于你飞升之后有着不小的辅助作用!”

  “梦老,现在我除了你教给我的破一剑再无其他像样招式,我怎么才能在修真界立足?!”刚才看到逆神变化莫测的身法,已经通天彻地的本领,感受到逆神那惊天的剑意与杀意,晨浪突然感觉自己的几个招式根本不够看了。

  梦老好笑的看着晨浪,说道“你自身的功法就够逆天的了,你还想要什么呢?”晨浪不解,想来想去貌似就只有那叫不上名字来的法诀了,不满说道“梦老,那些法诀先不管,你看我,除了我手中的剑再无其他法宝了啊!”

  “你不是学会炼器了吗?炼丹你不是也会吗??”梦老一抚白色的胡须,呵呵笑道。

  “呃……那个,我还不熟!炼制出来的法宝都不能用的!”晨浪边打马虎眼边四处扫视,寻找着什么。又恢复了那个嬉皮笑脸的不羁性格,“…………”梦老对次彻底无语。

  沉吟片刻,梦老眼中抹起一缕精光随即一闪即逝,挥手打入了晨浪脑海中一段尘封的记忆,接受记忆传接的晨浪双目无神,愣愣的看着远方,在消化着梦老给的记忆片段。“如果你能领悟到这剑法的真意,那你的剑道便进入了小成!”梦老说道。而后一挥手直接将晨浪送出了这片未知的空间……

  森林中,南宫志敏抱着晨浪那已无热度的身躯不住的流泪,他坚信晨浪没死,但活人身体的温度哪有晨浪现在这么低啊!?“就因为俗世的一班所谓的兄弟!让你走火入魔致死!!我不会放过他们的!我要让他们形神俱灭!!!”南宫志敏撩开晨浪遮住脸庞的头发,看着晨浪禁闭的双眼,病态的苍白脸色让南宫志敏联想到见到晨浪后他说的那些话。

  一把背起晨浪几个闪身消失在森林里,随后一道漆黑色的剑影毫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晨浪此时正处在唤魂界,模拟着梦老所给的那套剑法在一遍遍的演练中领悟着其中的剑意,剑势。完全不知道外界南宫志敏发疯一般的寻找遥鹄他们的“荒唐”事情,否则按照晨浪现在的性格一定会极力阻止南宫志敏甚至会与之动手一番!

  “噌!”黑色流光闪现,一柄漆黑如墨的长剑飞到晨浪身前,“来得好!看剑!”晨浪看到来剑哈哈一笑,虚空凝出一柄灵气剑就与浮在空中的黑色长剑过招。“乒乒乓乓!轰轰~”唤魂界的小部分土地上落满了大大的深坑,半空中一人一剑正在对拼,冒出的火星点燃了唤魂界的激情,新生的动物们一个个似有灵性般蹲坐在沌龙林旁,看着唤魂界的主人在衍剑!

  所谓衍剑便是自己一人持剑,以无上念力分化出一丝心神控制着另外一柄剑,与自己拼杀。虽说是一个人控制但晨浪自己的感觉却并不舒服,但心神已经浸入到那种亢奋的剑意中去了,魂体只得在唤魂界抽以灵气补充着不时耗尽的真魂力。

  “魔化!”晨浪渐渐发现自己的魂体支持不住了,而自己离摸到那剑诀的真剑意之差几厘之隔,毫无疑问直接进行最后的冲刺:初阶魔化!

  魔化有三个阶段,分为初级魔化、魔化、终极魔化。各阶段的魔化都有着不同的威力,一层比一层高,各阶段都被一种特殊的力量在牢牢的封印着,在特殊的情况下才得以解封丝毫,而后促成了现在的魔化分级。魔化,顾名思义便是身体通魔化,吸收周身大量的灵气,进入身体后经过特殊的转变成为魔化的离子,而后滋润身体使之进一步彻底通魔;瞬间使身体的力量暴涨,魔化阶段越高还会有一定的几率激发通魔者体内的潜在能力,使之在一定得时间内爆发出自己本身修为的N倍能力。

  魔化后的晨浪一边揣摩着那丝剑意、剑势,一边用心神浇灌着那柄真魔剑的魂剑体使之与自己对抗。剑走势在,剑离意散,晨浪渐渐触摸到了那丝难以捉摸剑意、剑势;“呯~”一剑扫开虚空劈过来的真魔魂剑体,晨浪一个右手中的剑在身前猛的向左后身斜划下去。左手微微按在右手腕上,轻轻向上一抬,后用力像身体左侧一拨;与此同时右手握剑猛的向右上方的魂剑体奋力砍去,剑身在挥动的同时更是暴起一层闪亮的红色光晕。腰身用力一挺,一道血红色的巨大凤凰自剑身中飞出,而后变成无数柄小魔剑一般的模样,而后纷纷化成无数个小凤凰,无数只血红色的小凤凰一同射向了那柄疾驰过来的真魔剑的魂剑体……

  “呯呯~”声不断响起,晨浪虚脱的趴倒在地,手中凝起的灵气剑也悄然散去,黑色的魂剑体在晨浪分化出的那丝心神的控制下突破了层层阻挠而后射向瘫坐在地的晨浪。一路划破虚空,带起瑟瑟尾随的风声,看其速度非常的慢,实际上却有超过光速的速度。晨浪在这一剑中微微体会到了一丝什么,看着飞来的黑色魂体剑丝毫没坐阻挡措施,陷入了沉思。他忘记了,那丝分化的心神完全是战斗的指令啊!

  “叮!”一声响脆的撞击声,将晨浪在深思中惊醒。黑色的魂剑体还悬浮在离晨浪几米远的半空中,显然刚才的一击被什么挡下了;晨浪一拍脑袋“怎么把你忘了!”手指飞速掐动几个法诀,一个原始的漆黑色六菱图案,飞出掌心贴住了黑色魂体剑,而后魂体剑上似乎被解开了什么,一改吐出的凌厉杀气,温和的气息取代了杀意,剑身在空中飞舞几圈后插向了晨浪身边的地上。

  一路不停歇的疾驰飞奔,南宫志敏已经游遍了凤云国,甚至都跑了小半个东翔国!依然没找到所谓的晨浪那一班兄弟。虽然只是疾奔,踏剑、缩地更是不断使用,即便这样,南宫志敏竟然还有些疲累了!也许是背着晨浪的原因吧!

  选了一处高山一闪身与晨浪双双不见,站在山上的南宫志敏忽然想到了什么,用力一拍脑袋“他们长啥样啊!?”(不知道啥样你满世界的找人家~哎!痴货

  ‘晨浪也没细告诉自己他的那班‘狗兄弟’叫啥名,自己咋办啊!?晨浪不能白死!以后去修真界一定要想办法把他重新复活!!一定!现在,那就让整个凡人界陪葬吧!’南宫志敏看着依旧毫无声息的晨浪,心中坚定的打定主意。

  “晨兄,多日不见,风采依旧啊!哈哈!”

  “啊?呃,那个什么南宫志敏,你干嘛?”

  “晨兄,我看不如咱们下山玩玩吧!?呵呵,那里可是我一直梦寐以求想去的地方啊”

  “下山?你有兴趣自己下吧!”

  “一起啊~一起出去,如果不好玩咱们再一起回来啊!

  “……………………………………”

  “………………”

  看着晨浪如同沉睡般的样子,南宫志敏眼角湿润了,回忆一幕幕的闪现在眼前;许久,南宫志敏轻轻放下晨浪,将之非常仔细的平放在山脚下的一块比较大的巨石上,在其身边打下几个禁制,并将整个山以法力圈固起来。在入山口的石壁上用剑生猛的刻下了几个大字:入者即死!!

  雄劲沧咏的字体上散发出的丝丝冰冷的寒意,辟谷中期以下的修士绝对踏不进山门!凡人界压根就没几个修真者,有也是飞升期的老家伙,他们是绝对不会理会这种小打小闹的……

  “晨弟,等为兄回来,带你去修真界重凝三魂七魄!使你复生!!”飞起的南宫志敏看着身下越来越远的晨浪,呢喃轻语。被愤怒冲昏头脑的他完全没注意到晨浪身边多出了一柄黑色的,魔剑!天际划过一道疾驰的黑色光影,乍一看,如同云彩一般,不过速度却是云彩的几十倍!原来是驰聘在刀身上的南宫志敏!

  第四十九章

  “搞什么?”晨浪在唤魂界出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块人为削平的石床上,身上散落着几朵血红色的枫叶,身旁更是还插着一柄黑色的剑!四周散碎的岩石铺成了一小片石头路,在石头路上偶尔还有一颗颗树木不屈命运般的生长着,越往北越陡,不算长的石头山路上几乎每隔几米远就有几棵树,很显然这是在山里!

  ‘自己不是在森林里听南宫志敏讲‘杀人论’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难道是梦老把我弄过来的!?没道理啊~’晨浪翻身坐了起来,看着四周的环境心中不住的疑惑。

  “管它是怎么回事呢!先去找大哥他们!”晨浪对与遥鹄他们终究选择了相信,梦老的话被晨浪紧紧的封闭在了心底深处;他坚信遥鹄他们不会骗自己,即使,骗了自己……

  微微感知了一下自身的修为,晨浪小不自喜的高兴了一把,经过唤魂界的衍剑,自己的修为更上一层楼,达到了金丹中期!!而且在丹田中的八颗凝魂丹也消失了一颗!很显然,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又消耗了一粒凝魂丹!“唤魂界肯定又有什么变化了。”洒然一笑,翻身下了石床,看到插在地上的剑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惧意。

  “这不就是那天被我丢弃在森林中的那个剑柄吗!?怎么会变成了这般摸样!?”晨浪拔起地上的剑仔细端详过后,惊讶的自语道。“怎么?!”晨浪的拿剑的手忽然被剑身散发的凌厉剑势刮伤,一滴鲜血滴在了剑柄上,却被剑吸收了!随后一团红色的光晕包裹了晨浪手中的剑,温暖的感觉让晨浪放弃了扔掉剑的念头,感受到光晕内剑的变化,晨浪惊讶的看着手上的红色光团。

  片刻,红色的光晕散去,一柄通体黑色的长剑显现出来:纯黑色的剑身,长约三尺半,约三指宽,剑柄处毫无修饰,原本那个宝石槽印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道微微凸起的一条漆黑的龙影,龙头延伸到剑身,双目中不时亮起点点红芒,让人感觉龙影内有魂一般。

  看着改变如此之大的剑,晨浪心中纳闷不已,‘在别的地方好好的,怎么到我手里就成了这般摸样啊!?难道我特别!?’虽然没有当初还未封印的魔剑真身散发出的霸气与煞气那般强烈,那般耀眼的拉风感,但感受到那丝莫名的感觉,晨浪心中明了了:这柄剑,就是魔剑真身!

  虽然不解在这柄剑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它回来了,这就足够了!“魔剑真身与魔剑魂剑体不是可以合成为真魔剑吗?听那个叫逆神的家伙管魔剑魂剑体叫逆神魂剑体,那么,魔剑叫逆神的话,那次见到的那个家伙?逆神吗?”晨浪回想起几天前在那处异空间见到的那道雄伟拔赫的身影,猛然想起了自己拿出魔剑魂剑体的时候逆神说的话。

  “剑中有灵,修之极致化人行方为大乘,可与主人共同作战,也可单独以身化形作战,乃剑中至高无上的存在。剑灵的强弱归于主人的修为,剑本无灵;沁主人之心血,饮敌人之精血,时过十年之久后,在持剑主人血祭的情况下方可使剑产生少许灵性,是为灵剑!若剑本身有灵那血祭只是引出了剑中存在的剑灵,需在主人的心血浇灌下浸染长达三天三夜之久,剑灵才会与主人有一丝契合,剑灵的归否与主人的修为强弱有很大的关系!”曾经晨浪问梦老什么是剑灵时,梦老给予的回答再次被晨浪在浩瀚的心海中翻阅出来……

  “血祭后产生的灵剑?还是血祭后解封的剑灵??”晨浪摆弄着黑色的剑身自恋的狼嚎,灵剑也好,剑灵也罢,现在的晨浪根本就不会在意,他在意的是这柄剑够拉风!虽然没有以前的魔剑真身拉风。

  “恩,不管了,就叫你黑剑吧!!咦?这座山??”一阵凉爽的微风将浸在热血幻想中的晨某人拉回了现实,神识一展要出去时,敏锐的发现了这座山的不同。因为,这座山好像被某个跟自己修为差不多的修真者禁锢了!

  “有意思!是哪个家伙做的?正好现在闲的无事!敢在我身上动手脚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晨浪一甩黑剑,扔到空中人一跃踏在了剑上,看着四周无形的禁制轻蔑道。在凡人界要让晨浪知道害怕某个人?恐怕还真不可能!哪怕是金丹后期的南宫志敏的霸刀,也在晨浪手里走不过百招便被晨浪杀死当场。剑乃百兵之主,万种之王,是恒古以来不变的道理,剑修注定了攻击力超强!

  “不知道南宫那小子去哪了,哎~真是头疼!”(人家南宫志敏更头疼!)晨浪神识在禁锢的山四周来回探查了几遍发现并没有南宫志敏的影子,摸着脑袋一个劲的摇头叹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晨浪多成熟一样。

  “不管了,去找大哥他们,不知道二哥怎么样了,那粒疗伤丹可是修真者服用的,不知道二哥吃了有什么副作用没!?哎~走了走了……”晨浪踏剑在虚空,一溜烟找不到人影了。“哎~黑剑就是不同凡响啊!”御剑疾驰,听四周风声赫赫,一股豪情洒在了晨浪心神。

  “剑啸苍穹破九天,豪漫驰聘仙宫官。朝不露汐魂彰影,人来剑去扫无嫌!”朗声颂道,豪语在其所过之后依旧淡淡回响;也不知道晨浪抽什么疯,大字都不识几个竟然学着人家诗人吟诗……

  一路飞奔,再无他话,晨浪来到了东翔国,此时的东翔已经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房屋倒塌,没有一处是完好无损的,残肢断臂挂遍满墙,血流成河的街道上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眼睛大大的睁开,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脸上挂着还未消失的恐惧!

  见此情景,晨浪心中一紧‘莫不是发生什么大灾难了?怎么会这样?!大哥他们有没有事!?’神识毫无限制的最大化延伸,覆盖了几千米的东翔国土,“怎么会没有!?”晨浪心中一阵怒火填胸,“最好不要有事!不然,哼”眼中闪烁着莫名的紫色妖异光芒,闪身不见了,一路上仔细的用神识寻找着遥鹄他们。

  “恩?这气息!!”一路飞跃无数倒塌建筑,看着满地的残肢断臂晨浪心中慢慢升起一阵嗜血般的爽感,刚飞到东翔国皇城,忽然在城内激起一阵响亮的兵器撞击声而又轰隆隆的房屋倒塌声,一阵熟悉的气势让晨浪惊讶出声,随后又一股极强的气压冲出皇城直达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