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法师凶恶 > 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这儿也能捞经验
作者:鸿渐于野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吃完了饭,自然还要喝茶,刚才于慎行提了让曹家星向金炎正和苏明海二人请教,金炎正就指点了曹家星几招战阵用刀的散手。
  苏明海见金炎正每一出刀,身前身后都是刀光,仿佛有七八只手在同时挥刀一般。但这人的刀法,看上去让人眼花缭乱,其实一招就是一招,一刀就是一刀。金炎正的刀法,乃是尽量借用翻腕之力,刀势即快,而且往往将刀身藏于背后,再翻腕出刀,这样刀尖走过的路程长了,力道自然也大。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出刀方法,才会显得声势吓人,四面八方都是刀光。[WWW.ZhuiXiaoShuo.com]
  曹家星得了这几招散手,大为惊喜。饶他为人老成,也不免有些失态,当下就不避冒昧,在堂下演练起来,生怕一时疏忽忘记了。于慎行对曹家星一路护卫的所行所为极为满意,有意要提拔这个青年将军。待他练得熟了,笑着对苏明海道:“苏大人,你可不要藏拙啊,也帮着指点几招如何?”
  本来金炎正一个前辈既然已经指点了,苏明海就不便再说话。但如今见于慎行执意不肯放过,略略谦逊了几句,就对曹家星道:“曹将军,我看你是骑战士出身,后力长远,精于防守,不知可是如此?”
  曹家星忙道:“是,小将一直走的骑战士一路,比旁人要耐打一些。”
  苏明海点头道:“一个武者,最要紧的是知道自己的长处所在,骑战士往往在后段发力,最关键就是要能守能防,对于出手的刚猛,却不必过份追求。”
  曹家星刚刚还沉浸于金炎正几招散手的威力强大之中,但他不是不知道这些道理,闻言立刻惊醒。旁边金炎正也不以为意,反而点头赞许道:“苏大人此乃实诚之言,这几招散手,乃是让你在占据了上风后,尽快的结束战斗。你若是拿来和人家一开始拼命,那反而是害了你了。武者最要紧的,是坚持自己的道路,这个道理,你务必要记得清楚。”
  曹家星心下战战兢兢,连忙点头称是。苏明海又道:“上马冲杀,我也并不擅长,不过在防守方面,倒还有一点运劲的技巧,这便给你说说,你却还要自家取舍,做个参考。”
  一般武者交流都是有的,但往往只涉及招数,绝不会透露运劲的方法。苏明海此言一出,旁边众人皆是意动,曹家星更是诚惶诚恐,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的好。苏明海却有意赚些人情,遂上前将一手太极云手的运劲方法,变化成盾牌的使法,细细和曹家星说了。
  曹家星乃是六级的人物,学起来极易上手。运转了几遍盾牌,大喜道:“好一路功夫,我才初学乍练,怕就能在盾牌防守中,多坚持一半以上的时间!”
  面向苏明海躬身道:“大人恩德,曹家星没齿难忘,日后当以师事之!”
  金炎正也看出其中奥妙,大笑道:“你以师事之,可没屈着。这一路运劲手法,玄之又玄,足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来仔细钻研。便是我这个老头子,也得益匪浅。”又以手点居航节道:“你可看清了,这运劲之法,不但可以使盾,以后若能真正领悟,还能化入拳、剑之中。航节,你性子平和,与人打斗,也喜欢借力使力,得了这等运劲手法,以后大有裨益,还不快快上前谢过苏大人?”
  他这一句客气话说出来,以后金氏一门徒众,就可以光明正大用上这路手法。居航节果然过来向苏明海道谢,苏明海也知道金炎正的意思,知道万万不能推托,端坐在椅上,受了居航节一礼。这才对金炎正道:“金大人镇守悦平行省,抵御魔物侵袭,在下年少,武艺尤须磨练,却是想在前辈治下做一个草民,也好为这儿的百姓出一份力气,还请前辈答允。”
  他知道悦平行省东面有这么大一块污浊之地,就起了捞经验升级的心思。此刻见金炎正好似欠了他人情,有些难为情的意思,立刻就打蛇顺棍上,提出了这个要求来。
  金炎正可不知苏明海杀人杀魔物都有经验的,闻言还以为他少年血性,大喜道:“哈哈,我正愁势单力薄,苏兄弟肯来这儿落户,那是再欢迎不过了。”说话间已将苏大人都换成了苏兄弟,生怕他事后反悔,又忙道:“我这便在洎阳郡中为兄弟你腾一座大宅出来,兄弟去了帝都之后,只要喜欢,随时可到这儿来居住!”
  洎阳郡虽然也比较靠近血染之地,但终归不是边境,苏明海要的是时刻有魔物可杀,立刻道:“此地有前辈在就已足够,我想得是在武艺上有磨练的机会,金前辈,你帮我在塔杨郡学山一带找个地方落脚即可。”
  塔杨郡在悦平行省西北,北部和怀玉公国的新平行省交界,西面则以学山、白土岭的山脊线为屏障,防御血染之地魔物的进袭。而学山镇,就是塔杨郡西部边界的一个大镇。
  金炎正明显有些迟疑,开口道:“学山虽然是塔杨郡大镇,但那里虽然有神殿的净化,土地多少也会被魔气侵染,产出极少。苏兄弟到了那里,对以后家族的发展却是不利啊。”
  苏明海本为经验而来,又怎么会因此而嫌弃,笑道:“无妨,我一则是磨练武功,二则也想为悦平百姓出一份力气,对于田地产出,并无所求,只要能过得下去就行了。呵呵,况且我囊中颇丰,一时倒也没什么过日子的烦难。”
  金炎正忙道:“哈哈!苏兄弟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可不能如此说话,你若是愿去那里落脚,一应用度,自然由我奉上。只是八年前魔气爆发,学山镇的大户逃跑一空,着实萧条得紧。大宅子也是有,但年久失修,我虽然可立刻命人修缮,但终归简陋,怕是要委屈苏兄弟啊。”
  苏明海笑道:“无妨,在下只求武艺精进,对于起居之事,却没有什么要求,前辈随意安排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