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弟弟不是好东西 > 正文
第三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唔……”轻轻翻个身,将小脸整个埋入身旁温暖的肩窝,童海蓝发出痛苦的低吟,感觉脑袋里像有一整排的小兵列队在打鼓,敲得她头好疼。

    她不应该喝这么多的,她到底喝了几杯Taquilabomb?七杯?八杯?反正确切数字她已经不记得,昨夜的记忆出现断层,连到底是如何回到家都感到很神奇……

    如果能请假就好了,可是今天早上有场记者会,中午还有两场订婚喜宴,不亲自去一趟她实在不放心……唉——真的好温暖喔!依偎在这温暖的胸膛里,真让人舍不得起床。

    等……等等!温暖的胸膛?!哪来的温暖胸膛呀?!

    童海蓝倏然睁开美眸,震惊地瞪着身旁温暖健美的男性躯体,惊天动地的惨叫出声。“啊——”

    砰一声,她的反应太过激烈,摔落床下狠狠撞到额角,痛得眼冒金星。

    一大清早就被她恐怖的尖叫声惊醒,尚桀勋慢吞吞坐起身,光滑的丝被滑落腰际,露出让人喷血的性感身材。

    他伸个大大的懒腰,俊美的脸庞更显慵懒。“早安啊!美女姐姐。”

    “你--”可惜受惊过度的童海蓝完全没心情欣赏他的美色,先低头看看只穿单薄衬衣的自己,又看看他近乎全裸的模样,血液瞬间冲上粉颊。

    天啊!青天霹雳!他们该不会……做了吧?!

    仿佛听见窗外有打雷的声音,童海蓝又恼又狼狈地抓过棉被直遮住半裸的身子。她不懂自己怎会做出如此愚蠢的行为,就算打击再大,她也不该发生一夜情啊!

    更何况对象还是比她年轻的臭小子。

    “美女姐姐,你没事吧?似乎撞得很用力。”尚桀勋关心地问,当然没错过她快抓狂的表情。

    “我说过不准叫我美女姐姐!”童海蓝负气地低吼。她近乎崩溃地将小脸埋入膝间。

    因宿醉的关系头已经很痛了,现在发生的事情让她更头痛。

    “不然我叫你海蓝姐,”相对于她的狼狈,尚桀勋倒是笑得很开心。“海蓝姐、海蓝姐……”呵呵!每喊一次就不禁让他想起波拉波拉岛。

    “安静!”布满血丝的美眸狠狠瞪他一眼,童海蓝咬牙警告。

    “好吧!好吧!我不叫,你的头真的没事吗?都肿起来了。”他起身想要抚上她红肿的额角,却不料腰间的丝被往下掉……

    “等等!别动!”童海蓝直觉捂住眼睛,脸红耳热地低喊。“你滚回床上去,别轻举妄动。”

    尚桀勋有些啼笑皆非地看看她,又看看自己。

    她该不会以为他棉被下什么也没穿吧?!

    “我没事,真的没事,你别再靠过来。”童海蓝不断深呼吸,却发现沐浴在金色朝阳下的尚桀勋瞧上去比之前更年轻,他今年到底多大年纪?二十四?二十五?

    不管他几岁,可恶,她都有摧残国家幼苗的罪恶感。

    “昨、昨天的事……”纵使平常再能言善道,她还是结巴,“是我先……还是……”

    “还是什么?”懒懒地倒回床上,尚桀勋饶富兴味地瞅她。

    “没什么。”目光尴尬地避开他小麦色的健壮胸膛,童海蓝不由脸红心跳。她昨夜肯定是醉翻了,才会什么都不记得。

    “你不把话说完,我怎么知道你想说什么?”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童海蓝没好气地嘀咕,终于从床角找到已经皱得像梅干菜的PRADA套装。

    含泪!

    “你要走了?”眼看她手忙脚乱地穿上皱巴巴的衬衫、长裤,尚桀勋皱眉。“就这样走了?”

    不跟他说一声谢谢?他昨天可是千辛万苦像扛米袋一样,扛着烂醉如泥的她回来休息耶!早知道就把她丢在酒吧里自生自灭。

    “不然我该做或该说什么吗?”童海蓝迷惑地回望他,紧张地不断抚平衣服上的皱痕。

    她没有一夜情的经验,这在她认真严谨的人生里是第二次败笔,她到底该怎么做?

    将她无意识的小动作全看在眼底,尚桀勋薄唇扬起一抹恶劣的笑弧。“难道你不问我以后要怎么办?如果你怀孕了怎么办?”

    怀、怀孕?!

    童海蓝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觉得自己快崩溃了。

    对呀!如果他们昨夜没有预防措施的话,她极可能怀孕,眼前的臭小子不用看也知道没能力抚养孩子,她已经预见未来悲惨黯淡的人生。

    一名可怜辛苦的单亲妈妈带着小孩四处奔波,在接洽客户的时候还必须抽空帮小孩换尿布……OH!

    眼看童海蓝漂亮的脸庞血色褪尽,完全陷入自己的思绪里,尚桀勋强忍住笑意。“身为男人,我应该要负些责任。”

    负责!他要拿什么负责?!思及此,童海蓝又开始不自觉抚平衣服的皱痕,无意识的动作重复一次又一次。

    “为什么……为什么我对昨夜的事一点印象也没有?”童海蓝懊恼地喃喃自语。一步错步步错,她要如何向恐怖的母亲大人交代?!老妈若知道她发生一夜情的话,不把她碎尸万段才奇怪!

    “如果你很遗憾对昨晚没有印象的话,小弟现在就可以奉陪,帮助唤起你的记忆--啊——”

    尚桀勋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大抱枕准确无误地砸在他脸上。

    “再见!”童海蓝再也听不下去,飞快地夺门而出,独留下快笑翻的尚桀勋。

    唉!她真的很可爱哪!害他一颗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海蓝姐,你今天怎么比较晚?记者会已经开始了。”子芳一见到童海蓝立即上前,狐疑地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一回。“呃,海蓝姐,是我的错觉吗?你今天的样子似乎有些狼狈。”

    “有吗?会吗?”童海蓝不自然地干笑两声。“应该还好吧!”

    “海蓝姐,我记得你昨天也是穿这套衣服,难不成你昨天没回家吗?”粗神经的子芳心直口快,惹得童海蓝一阵心跳加速。

    “昨天因为喝太多了,所以……”

    “所以海蓝姐昨天住别人家?”子芳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并没有多想。

    “嗯。”总觉得这个话题很危险,童海蓝连忙转开。“子芳,记者会的安排还好吗?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一切都照海蓝姐的指示。”子芳点点头。

    “没事就好。”童海蓝按按抽疼的太阳穴,却意外发现她左耳的钻石耳环不翼而飞。“可恶。”她跺足低呼。

    “怎么了?”走在前头的子芳愣住。

    “没什么,只是耳环不见了。”童海蓝懊恼地皱眉。

    这副耳环几乎花掉她半个月的薪水,如今少了一边,真是让她心痛啊!

    “哦!”子芳小心翼翼地瞅了童海蓝一眼。今天的海蓝姐有点怪,似乎有些魂不守舍,不知怎么回事。

    “子芳,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的看法。”忽地放缓脚步,童海蓝欲言又止地看她。

    “海蓝姐请说。”

    “就是有没有可能……我是说喝得很醉的情况下,有没有可能会想不起前一晚发生的事情?”童海蓝这辈子从来没有对一件事这么难以启齿,说完脸都涨红了。

    “海蓝姐,你说的是什么事情?”子芳听得一头雾水。

    “就是……就是一觉醒来后身旁多了一个男人,却不确定他们之间是否有发生什么……”童海蓝越说越小声。

    “啊?”子芳震惊地望住她。

    难不成海蓝姐昨天……

    “我是帮朋友问的,”眼看子芳瞧她的目光诡异,童海蓝急急解释。“不是我,是我朋友。”

    “哦!原来是帮朋友问的,”听见她的回答,子芳转转灵活的眼珠子,并没有采信。“通常这种问题都是帮朋友问的。”

    “子芳,你在嘀咕些什么?”童海蓝眯细美眸。

    “没、没什么,”子芳轻咳几声。“如果喝醉的情形下是有可能不记得前一晚发生的事情。”

    “是吗?那就是有可能发生了。”童海蓝心中无限哀悼。唉!事情怎么会变得如此复杂。

    “海蓝姐,你醒来时身边的男人是谁?我认识吗?”子芳很八卦的问。

    “就是--”话到舌尖猛然顿住,童海蓝机警地住口。“就说是我朋友,不是我!”她瞪她。

    “是、是、是,是海蓝姐的朋友,不是海蓝姐。”子芳扮个鬼脸,摆明不相信。

    “子芳,把下午所有宴会数据都给我吧!”不再继续这个没营养的话题,童海蓝重打起精神开始忙碌的一天。

    太伤脑筋的事就先别去想了呗!反正想破头也不会有结果。

    “哈啰!海蓝姐。”刚走出托斯卡尼饭店大门,尚桀勋玩世不恭的笑颜冷不防出现在她眼前,看样子他应该已经等她一段时间了。

    “是你!”见到他,童海蓝吃惊地睁圆美眸。“你来做什么?”

    忙了一整天,暂时忘记自己做的荒唐事,如今一看见他,记忆又如潮水涌回脑海里。

    “你冷淡的态度真让我伤心,我是因为想你才特别过来的。”尚桀勋捧着心口一副心碎肠断的模样。

    “少恶心了,你到底来做什么?”像是做坏事怕被抓包的小孩,童海蓝一把将他扯进暗处,担心被熟人撞见。

    若被人发现她和这名嬉皮笑脸的臭小子发生一夜情,教她以后如何带人?

    不用想,保证威严扫地。

    “我是想说既然我们已经那个了,总要互相认识一下,你应该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尚桀勋笑颜灿灿,深刻俊美的脸庞凑得极近。

    “那个?!哪个?”童海蓝被他语意不清的话搞得一头雾水。

    “哎哎!你知道,就是昨晚我们那个了嘛!”尚桀勋用手肘轻轻撞她一下,表情暧昧。

    “……”被他一直那个这个的话惹红了脸,童海蓝忍不住扬眸瞪他,却又拿他无可奈何。

    “你应该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告诉你,我的名字叫尚桀勋。”他执起她的手,在掌心处一笔一画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大掌包住她的牢牢合起。

    看着他认真的表情,童海蓝心跳有些快,仿佛他的指尖有种魔力,深深把他的名字、烙印在她心底。

    “这就是我的名字,你可以叫我桀。”他扬眉。

    “我记住了,你可以走了。”僵硬的抽回手,童海蓝不愿再看他温柔的笑颜,或许应该说--

    她不愿意面对心中隐隐发软的感觉。

    他不是她理想中的男人,百分之百不是,既然如此他们应该保持距离为妙。

    “这么急着赶我走,我可是特地溜出来见你的。”尚桀勋皱眉嘀咕,平时灿烂耀眼的俊颜此时显得特别失落。

    明知道他全是装出来的,童海蓝还是于心不忍,她闷闷出声,“还有什么事吗?”

    “有啊!就是这个,”尚桀勋从口袋中取出晶灿的钻石耳环。“这应该是你的吧!”

    “原来在你这里。”童海蓝想要拿回,却见他调皮地握回手里。“你--”

    “这只钻石耳环就当作我们的定情物好了,你一个、我一个,代表我们感情不会散。”

    “你胡说什么,这只耳环很贵的!”她瞪他。

    “谁教你从没认真看过我,如果你肯认真看我的话,我就不用非要拿你的耳环不可。”尚桀勋轻哼。

    “谁说我没认真看过你。”

    “你当然没有,我就是知道,”桀勋轻轻拨开她额前的刘海,这个无心动作惹来童海蓝呼吸一窒。“虽然我的年纪比你小,但我也是个男人,可你却没把我放在眼里。”被人忽视的感觉是很受伤的,尤其对他这名天之骄子来说。

    定定看他一会儿,童海蓝忽地笑了,笑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笑得尚桀勋一时心跳怦怦、心痒难耐。

    原本只是觉得她聪慧可爱想逗逗她,发现她看似精明能干,却还对男女感情有颗纯真的心,相信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诺言,如今他却有想要假戏真做的冲动。

    “好吧!那你希望我如何看你呢?”童海蓝扬眉反问。

    “首先,你必须把我当男人看,让我们之间的地位平等。”一丝诡谲的光芒从尚桀勋眸底疾闪而逝。

    “哦?为什么?”

    “因为从现在开始我要你当我的女人。”尚桀勋一把将她扯入怀里,炙烫的唇狠狠封住她的。

    他和她的爱情战争就从现在开始。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星期日早上八点,刺耳的门铃声响起,摆明不开门不罢休。

    童海蓝从柔软的丝被里懊恼地坐起,红肿的美眸露出凶光。

    昨天被尚桀勋一搅和,直到凌晨两点才回到家,对于严重睡眠不足的人来说,现在按电铃的家伙简直是不知死活。

    想到尚桀勋,立刻想起他火辣辣的热吻……

    “该死的!”想得太出神,左脚不知绊到什么东西,差点直接撞上门板,童海蓝发出不雅的低咒。“是谁?”

    “还会有谁,当然是你家阿娘我!”铁门外传来她绝对不会错认的威严女音,惊得童海蓝睡虫一下子全跑光。

    “妈,你要来怎么没跟我说一声。”猛然吓醒的童海蓝连忙开门恭迎大驾。

    冷冷瞥了眼邋遢狼狈的女儿一眼,童母侧身进屋。

    “海蓝,不是我爱念你,你自己说这间房子还能住人吗?”纳入眼帘的是比废墟还糟糕的恐怖场面,童母硬是从堆积如山的衣服中挪出一个空位坐下,拧紧的秀眉不曾松开。

    “最近是结婚旺季,饭店比较忙,”童海蓝手忙脚乱地捞起散落一地的衣服,匆匆往衣橱里塞,她干笑两声,“下个月就轻松了,我会腾出时间打扫。”幸好母亲没看到厨房的惨状,要不然肯定会被念得更惨。

    “忙?我是不知道你在忙些什么,周末假日也不会打通电话回家,要不是我亲自上来,我看你都快忘记还有个娘吧?”童母食指滑过茶几桌面,指尖的灰尘让她当场青筋暴突。

    真脏。

    “我怎么会把妈给忘了!我是真的最近比较忙。”好不容易将衣服全塞进衣橱里,童海蓝拨拨长发,在童母面前端正坐好。

    “一名单身女子的屋子乱成这样,有哪个男人敢要你?”童母冷哼。

    “是,我会改进。”童海蓝硬着头皮道。

    “我说海蓝呀!”童母灵敏的鼻子嗅了嗅,微眯的眼眸露出精光。“你昨晚喝酒了?”

    心头重重一跳,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童海蓝的头摇得像博浪鼓,神情特别无辜。“没有,我滴酒不沾。”哎!她家娘亲大人的嗅觉会不会太敏锐了?小酌几杯也闻得出来。

    “没喝就好,别忘了你曾经因为急性酒精中毒送医,快把我给吓死了。”童母的语气虽然严厉,但仍能听出其中的关心。

    “我记得。”两年前的那一夜,她至今仍记忆深刻,不敢忘,也不能忘。

    滂沱大雨的夜晚,她从满怀期待的新嫁娘沦为弃妇,饱受打击的她不知道究竟喝下多少酒,等她再度醒来时已经在医院里了。

    “再过半年你就要过二十九岁生日了,有对象吗?”

    “什么对象?”听见童母的问话,童海蓝一阵头皮发麻。

    “你别想装傻,你小妹海燕第三个宝宝都快出生了,身为大姐的你连对象在哪儿都不知道。”童母瞪她。

    “妈,感情这种事急不来,总得要有缘分嘛!”她干笑。

    “说到缘分,还记不记得小学坐在你隔壁的小胖?他前阵子离婚回去了,听说以后打算在家乡长住。虽然他离过婚,但是人品还不错,身边又没小拖油瓶,你要不要……”

    “我不要!”童母话还没说完,童海蓝已先一步捂住耳朵。

    她只不过是二十八岁,就非得随便找个人送作堆吗?对象还是她从小最讨厌的死胖子。

    不要,她说什么都不要。

    “你喔!”见女儿一脸抗拒,童母很无奈的撇唇。

    “妈,你别逼我跟那个死胖子在一起。”童海蓝气鼓脸。

    “好,我不逼你,但是你自个儿也得努力,否则别怪我下次带相亲簿来给你挑。”明白女儿的倔性子,童母嘀咕。“女人哪!就是要找个好男人来照顾自己,看你爸有多疼我就知道了。”

    “我知道,我会努力找个好男人。”她也很想找个好男人,可惜她所认识的好男人不是死会就是未成年。

    命!

    “海蓝,我猜你今天也是要工作吧?”顿了顿,童母识趣地转移话题。

    “嗯,但是我上午都有空。”

    “那你就陪我吃顿饭吧!吃完饭,我刚好搭下午的车回去。”童母摇头叹气,心底清楚视工作如生命的女儿万万是不可能请假的。

    “当然,再忙也要陪妈妈吃饭呀!”童海蓝立刻撒娇地抱住童母,明白母亲一大早搭车北上就是放心不下她,非得亲自来看看才安心。

    没来由的,尚桀勋俊逸深刻的脸孔突然跃入脑海,童海蓝的心微微一动。

    唉!真的乱了。

    “桀勋哥,你这两天的心情似乎很好,居然会帮阿珑哥整理吧台。”珊咪撑着扫把笑眯眯地说。

    在阿珑哥这里叨扰的这几天来,她发现尚桀勋有一手很高明的调酒功夫,但绝对不碰任何有关清洁的事物,可他现在居然反常的主动清理起吧台,真是太神奇了。

    “会吗?你也觉得我的心情很好?”将吧台擦得亮洁如新,尚桀勋挑起一道浓眉。

    “珊咪,你别理那家伙,每当他找到新对象时都是这副德行,只是不知道这回他的兴趣会维持多久。”坐在一旁喝咖啡、吃早餐的阿珑闲凉接口。“珊咪,你要记住,千万别被这种男人骗了。”

    “嗯。”珊咪用力点头,望住阿珑的眸光似乎隐藏了一丝异样的情绪。

    “阿珑,你这么说话真伤我的心。”尚桀勋没好气地睨他。

    “我说的是实话,你喜新厌旧的个性我还不了解吗?哎……还有这里没擦干净,”阿珑眼尖地挑出吧台细缝的小污渍。“老实说吧!你这回又看上谁了?”

    “一名聪慧美丽的大美人儿。”阿珑不愧是最龟毛的处女座,连如此细微的地方都看得到。

    “店里的常客?”阿珑猜测。

    “应该算是。”

    “居然对我们店里的客人下手,”阿珑嘀咕,“是哪个倒霉的女人变成你的猎物?”

    “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偏不想说。”尚桀勋恶劣地说。“波拉波拉岛,我最亲爱的波拉波拉……”

    “问你人名,你在嚷什么波拉波拉岛--”匆地,阿珑脸色一变,倏然拉住尚桀勋的臂膀。“桀,你该不会是说海蓝姐吧?”

    “耶?这样你也猜得出来?”尚桀勋的表情好惊讶。

    “不准!你爱找谁我都不管,就是海蓝姐不行,她不是你玩爱情游戏的对象!”阿珑正色警告。

    “你干嘛这么激动?”尚桀勋怀疑的眯细黑眸,“你该不会喜欢她吧?”

    “当然不是,”阿珑瞪他一眼。“只是像海蓝姐这样自尊心强的女人,如果在感情路上再跌一次跤的话,肯定一辈子都爬不起来了,你这个花心萝卜没事别去招惹人家!”

    “说不定我是认真的。”尚桀勋挑眉。

    “不可能。”阿珑想都没想的冷哼。“你尚桀勋的字典里没有‘认真’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