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弟弟不是好东西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尚诚如走出机场大门,冷锐的眸光扫过眼前前来接机的众人。

    “尚总裁,您搭了一天的飞机肯定很辛苦,要先回去休息吗?”徐经理恭敬地问。

    “我直接回公司。”年过五十,瞧上去仍像四十出头的尚诚如冷冷回应,举手投足间有股成熟男子的魅力。他的眸光落在站在人群后的秦特助身上。“秦特助,我有话问你。”

    “总裁。”被点到名,秦特助心一跳,明白最担心的事终究发生了。

    “桀勋现在人在哪里?”

    “少爷他……”

    “你还没找到他吗?”见他结巴为难的模样,尚诚如轻哼。

    “很抱歉,总裁。我的确还没有少爷的消息。”这已不是第一次他把人给弄丢了,秦特助冷汗滑过背脊。

    “连签约这种事都可以扔下不管,他任性而为的性子似乎更变本加厉,分不清事情轻重。”尚诚如面无表情地说。

    “是我的错,是我没看好少爷。”垂下头,秦特助感到很自责。

    但是他真的玩不过尚主子啊!他根本不是尚主子的对手……

    “不关你的事,那小子的个性像脱缰野马,除非有天自己想通,否则谁也绑不住他!”桀勋是他的儿子,他的性子他还会不了解吗?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他们父子的感情会降至冰点不是没有原因。

    “总裁,那现在您……”徐经理小心翼翼地问道。

    “回托斯卡尼大饭店,我会在那里住几天。”尚诚如长腿一跨坐入车内。

    “是。”

    艳阳高照、碧空如洗,放眼望去净是一片蔚蓝,童海蓝双手环胸,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笑颜灿灿的尚桀勋。

    “你又来做什么?”耀眼阳光下,他俊美的五官更形出色,漂亮得教人无法逼视,就算平时态度谈吐轻浮,仍掩不住与生俱来的贵公子气息。

    他绝对不是出生于平常人家,她心知肚明,只是不明白为何他对自己特别有兴趣?

    “我想见你啊!”尚桀勋如此回答,笑得黑眸弯弯。

    “尚桀……”甜言蜜语听久了可是会上瘾的,她必须在上瘾前先戒掉,和他保持安全距离才行。

    “叫我桀或勋。”他笑眯眯地打断她的话。

    “……桀勋,”她瞪他,表示称呼没有再更改的余地。“我一点都不适合你,你不觉得应该去找和你年纪相仿的女孩子交往比较好吗?”她试着以大姐姐的身分开导他。

    “不觉得。”尚桀勋慢慢蹙起眉。

    额角滑下三条黑线,她发现他的回答还真干脆。

    “为什么你不适合我?因为我的年纪比你小吗?我们才差四岁呀!”尚桀勋不满意地反问,表情执拗。“现在应该没有人在意年龄问题吧!”

    “不单只是这个原因。”这一回换童海蓝伤脑筋的皱眉。

    如果时光倒回几年,她二十四岁、他二十岁,或许他们还有机会,但是她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一个即将步入熟女年纪的女人没有资格再玩爱情游戏,她理想中的男人必须成熟、稳重、有责任感,以上三项条件他没有一样符合。

    好吧!她不得不承认他很有魅力,但是魅力并不能构成相爱一辈子的条件。

    “那是什么原因?”他朝她逼近一步,背光的俊颜显得有些阴暗。“还是你也觉得我不够认真?”自从上回被阿珑批评后,他就一直耿耿于怀。

    “我没这样说。”仿佛被人一语道破心事,童海蓝表情画过一丝错愕。

    “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会觉得我对你是认真的?”尚桀勋轻哼。

    “你不用勉强自己……”

    “我没有勉强自己。”他心中有说不出的闷,为什么每个人都不相信他会认真谈段感情?既然如此他就好好的认真!先想尽办法留在她身边,就不相信无法打动她的心。

    “其实我们只是……只是……”童海蓝不自在地拨拨长发。“我们只是一夜情而已,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可以对自己所做的事负责,你不用对我感到愧疚,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闻言,尚桀勋俊颜微变。通常都是男人急着撇清关系,啥时角色对换,变成他急着被撇开?

    “在你眼中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事关男性尊严,他不满的反问。

    “我--”

    “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你的态度伤害到我了!”

    咦?才说一句他就生气了?童海蓝不禁有些头疼。他到底想怎么做?

    “虽然我的年纪比你小,不代表我就不能保护你、照顾你,在爱情的世界里是不分年龄的。”尚桀勋皱紧眉,如子夜般漆黑的眸子紧紧望住她。

    他的话震撼了童海蓝,她怔怔凝望他年轻的俊颜,总觉得心底有股软软的感觉在骚动。

    或许他自己没发现,他此刻的神情就非常认真吧!

    “笨蛋,事情哪有你想象中那么容易?”她瞪他,语气柔软许多。

    “任何我想要做的事,到我手中都会变得很容易,”尚桀勋握住她的手,眼神坚定。“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

    “海蓝姐,你上次说的事解决了吗?”见办公室里没有其它人,子芳再也忍不住心中好奇,靠过去低声问,一双大眼睛眨呀眨。

    “哪件事?”童海蓝正在整理影印好的资料,狐疑地回头。

    “就是你--你朋友喝醉醒来,旁边多个男人的那件事呀!”子芳用手肘轻轻撞她一下。

    “哦——那件事已经处理好了。”眼前忽地浮现尚桀勋满不在乎的笑脸,童海蓝不自在地将头发塞入耳后,笑着搪塞。

    “你有没有问问‘你朋友’,到底是哪个男人睡在她旁边?”子芳还是很好奇。

    向来冷静自持的海蓝姐竟会发生如此重大的意外事件,教她们如何不八卦?

    “我怎么可能会问这种事?”童海蓝有些老羞成怒的眯细美眸,“我说你呀!上班时候要专心,别老是想一些--”

    “根据我跟巧倩的讨论结果,海蓝姐的活动范围不出DarkBar,所以一定是DarkBar里的某个男人,我们这样猜应该没错吧?”粗神经的子芳没注意童海蓝已经变了脸色,仍一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子芳!你、你该不会告诉巧倩了?”童海蓝震惊地问。

    “我不是故意的,昨天吃中饭时不小心说溜了嘴,但是我有强调是海蓝姐的朋友喔!绝对不是海蓝姐。”子芳很无辜的解释。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童海蓝咬咬牙,恨不得当场掐死她!现在完了,如果再传出去的话,她的颜面可要扫地了!

    “海蓝姐,你该不会在生我的气吧?”眼看童海蓝气白了脸,子芳小心翼翼地问。

    “我当然生气,啥时你兼作广播站了?”她没好气地瞪她。

    “海蓝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子芳可怜兮兮地垂下双肩。

    “算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千万别再让其它人知道。”事已至此,再责怪也没用,童海蓝缓下语气。

    “哦!”

    “海蓝,有没有想我啊?这个周末我们去约会吧!”当作没看见阿珑青筋暴跳的模样,尚桀勋十分大方的在DarkBar营业时间里做爱的联机。

    “这个周末我要工作。”童海蓝不冷不热的回答,直觉瞄了眼腕表,发现他固定会在这个时间打电话给她。

    “又要工作?”托斯卡尼都是如此苛刻员工吗?连假日都没有。

    “基本上我到年底都不会有空。”不想给他错误的期待,童海蓝直接浇他冷水。

    “你冷淡的态度真让人伤心。”但尚桀勋仍不打算退缩。

    “我说你呀!”有些头疼的按按太阳穴,童海蓝觉得有必要和他把话说清楚。“有哪个笨蛋会放着酒吧里的小辣妹不爱,偏偏来找我这个欧巴桑?”

    “你只大我四岁,请别用欧巴桑称呼自己,”他不悦的嘀咕。“还有……别人会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我偏偏就只喜欢你。”

    “你真的……”一时间不知道怎样沟通,童海蓝很无奈地叹气。

    “若是你没有休假,我们要不要来个午餐约会?我明天中午去找你?”尚桀勋继续努力。

    “不要!”童海蓝想也不想一口回绝。

    “午餐约会也不要?”他有些不满地咕哝。

    “我很忙,没时间陪你玩游戏,”既然确信他们之间没有未来,态度冷漠是必要的。“劝你还是去找年纪相仿的女孩吧!我不是你的对象。”

    “你说话的方式真伤人,”皱起眉,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受伤。“但是你听着,我绝不会放弃你!”

    听见他坚定的语气,说她不感动是骗人的,她缓缓闭眸。“你迟早会放弃的,等你不再对我有兴趣的时候。”

    “我不会!”尚桀勋有些恼了。

    “你会,因为这是人之常情,现在的你只是觉得新奇而已。”

    “我不会,我不是那种人。”倏然眯细黑眸,尚桀勋咬牙回答。

    “你--”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绝不放弃。”不想再听她说那些令人生气的话,尚桀勋草草收线,俊颜阴鸷。

    “怎么?又碰了软钉子?”阿珑斜眼睨他,心知肚明的问。

    “嗯。”深深吸口气,尚桀勋拿起调酒器,倒入些许的兰姆酒,动手调制客人所点的调酒。

    “早说过别对海蓝姐下手。”阿珑不冷不热地说。

    朝他投去凌厉的眸光,尚桀勋冷冷出声。“我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这些话!”

    “这场游戏迟早会玩出火的。”阿珑语重心长地警告。

    尚桀勋抿紧唇不再答话。

    “童经理,今天晚上蒋老板要举行的庆功宴,你都安排好了没?”朱能家负着手走在三楼长廊的波斯长毛地毯上,态度颐指气使。

    “都已经准备妥当,没有问题。”童海蓝点点头。

    “别又出错啦!上回高米科技的事把咱们饭店的脸都丢光了,千万别再犯。”

    “是。”早知道猪头总经理喜欢翻旧帐的个性,童海蓝已练就一身左耳进右耳出的好功夫。

    “别嫌我啰唆,我也是为你好,女人到了一定年纪就要找个人嫁,总不能工作一辈子吧?我想应该没有人愿意看一个人老珠黄的欧巴桑站在门房大厅接待,这样多少会影响到饭店的形象。”朱能家想了想,突然又开始给她机会教育。

    咬咬牙,童海蓝当作没听见,这已不是猪头总经理第一次暗示她该滚蛋了。

    话说回来,如果宾客不想看见人老珠黄的欧巴桑站在门房大厅,难道又会愿意看见身材五短、油滋滋、肥腻腻的中年阿伯吗?

    去!

    “像你们业务课的小商我就满喜欢的,当初我还以为会是他升任业务经理呢!结果却教人大失所望啊!到时你打算嫁人离职时跟我说一声,我好教小商尽早准备。”

    哇咧!尽早准备什么呀?!她人都还没离开,他已经盘算要找谁接手,简直欺人太甚。

    童海蓝轻吸一口气,决定予以回击。

    “这点请总经理尽管放心,就算我结了婚,我还是一样会为托斯卡尼大饭店尽心工作。”她面带微笑,语气轻柔地说,满意地看着猪头总经理大惊失色的模样。

    “难道你结婚后不打算离职吗?”朱能家瞧她的诡异目光彷佛看见外星人降临。

    “现在物价上涨,生活不易,我想双薪家庭是很正常的。”童海蓝煞有其事的说。

    “你、你……”彷佛听见她不肯离职的刺激太大,朱能家的大饼脸顿时涨成猪肝色,嘴巴一张一合的说不出话来。

    “朱经理,原来你在这里,我有事要找你商量。”忽地,一名高大俊逸的中年男子快步朝他们的方向而来,后头还跟着一名女秘书,举手投足间难掩自信风采。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的男人,童海蓝不知怎么回事,就是觉得这男人有些眼熟。

    “总裁,您有事只要吩咐一声,我就会去找您的。”一见到中年男子,朱能家马上变得卑躬屈膝。

    原来他就是托斯卡尼集团的总裁!童海蓝心一跳,连忙鞠躬。在饭店工作这么久,这还是她第一次遇上总裁!

    “我急着要出去,我们边走边谈吧!”尚诚如的眸光落在童海蓝绝美的脸庞上,一丝异芒从眼底疾掠而逝。

    “当然,总裁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朱能家巴结地说。

    “这位是--”对朱能家谄媚的嘴脸视若无睹,尚诚如话是对着海蓝说的。

    “她是业务部经理童海蓝。”发现总裁似乎对她有兴趣,朱能家笑容微僵。

    “没有想到台北托斯卡尼的业务部经理竟是名美女,能有你这位员工真是我的荣幸。”尚诚如薄唇勾笑。

    受到称赞的童海蓝心怦怦直跳,终于发现总裁笑起来的模样像谁了。

    尚桀勋!

    尚桀勋再过一、二十年应该也是这副极富成熟魅力的模样吧?只可惜她无缘看见,想必到时他身边肯定会围绕无数美女。

    “谢谢总裁夸奖。”轻吸一口气,童海蓝阻止自己继续胡思乱想,她客气地回答。

    深深看了童海蓝一眼,尚诚如将注意力移回朱能家身上。“朱经理,跟我走吧!”

    “是、是。”揉揉肥软的大脸,朱能家笑答。

    “子芳,等等你先帮我再巡一次场地,音响和设备也要注意,我去买杯咖啡,马上回来。”将手中的资料夹递给子芳,童海蓝笑着说道。

    “没有问题。”子芳点点头。

    “要不要我帮你带吃的回来?我记得你中午也没吃吧?”

    “嗯,如果不麻烦的话,请海蓝姐帮我带份黑胡椒牛肉潜艇堡。”偏头想了想,子芳笑眯眯的回答。

    “黑胡椒牛肉潜艇堡啊!”童海蓝有些惊讶地瞥她一眼。

    没想到子芳的食欲还真好,一点也不忌口,不过年轻就是本钱,怎么吃都不会胖,不像她,现在随时都得注意脸上的小细纹和腰间的小肉肉。

    怨念!

    “海蓝。”才走出饭店大门口,耳边就响起小声的呼唤,童海蓝直觉回头,发现有名年轻男子躲在电线杆后面朝她招手,细瘦的电线杆根本遮不住他高壮的身躯。

    “桀勋?你躲在那儿做什么?”童海蓝错愕地看着他,“我不是叫你别来找我吗?”

    “我也不想躲在这儿呀!要不是……”尚桀勋皱皱眉,有些忧心的朝饭店门口望去。

    他向来面无表情的总裁父亲比预期提早两个月回国,看来他在会议前临阵脱逃的事已经传到他耳里,可怜的秦特助现在肯定快疯了。

    “要不是什么?”见他偷偷摸摸,童海蓝好奇地朝他看的方向望去。

    “海蓝,”尚桀勋眼捷手快地将她拉开,不让她知道自己在瞧什么。“你一定还没吃饭吧?走!我们一块吃。”他连忙转移话题。

    “不!我没空,买完咖啡我还要赶回饭店,今天晚上有个很重要的宴会,主办人是我们绝对不能得罪的大人物,我必须好好监督才行。”童海蓝一口回绝。

    被她不断拒绝惹得有些恼,尚桀勋眯细漂亮的黑眸。“我相信托斯卡尼大饭店里人才济济,再忙也不缺你一个。”

    “这是个人的工作态度问题,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无所谓,托斯卡尼大饭店就不会有今天的成绩!”童海蓝不赞同的反驳。

    年纪轻就是这样,分不清事情的轻重缓急,满脑子只知道玩,她更加肯定他俩一点也不适合!

    若是和他在一起,她已经能预见当自己辛苦工作时,他则是每天游戏人间,她可不想多养一个弟弟,她要的是能照顾她、保护她的男人!

    咬咬牙,尚桀勋俊颜微变,满腔热情换来一阵数落。

    “看样子我在你眼里一无是处,做什么都不对。”他冷冷回答。

    刚才的话肯定是伤到他了,童海蓝咬咬唇,数度话到嘴边又吞回去。

    虽然时节已入秋,但午后的温度仍是高得吓人,从他身上微微冒着热气的状况看来,他应该顶着艳阳等她一段时间了。

    念及此,她不禁心软。

    “桀勋,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只是什么,她说不出来,只知道她的感觉全乱了。

    漂亮的黑眸冷冷地睇着她,尚桀勋紧抿薄唇不发一语。

    “改天我比较有空闲的时候,我们再一起好好吃顿饭吧!”童海蓝放软语气。

    “你在可怜我吗?”听见她的回答,尚桀勋更恼。

    活了二十四年,他第一次遇见如此冷漠无情的女人!偏偏他又爱得要命!

    “我不是!”他的回答也惹恼她了。

    “算了,我不是千里迢迢来找你吵架的,”深深吸口气,尚桀勋不高兴地别开脸,反正这不是他第一次自讨没趣,算他犯贱总可以吧!“既然童经理不赏脸,我走总可以吧!”

    童海蓝呼吸一窒,“童经理”三个字狠狠扎了她心头一下。

    走几步,回过身,看见她似乎有些难受,尚桀勋不自觉地皱了眉。唉!他还是舍不得看她难过。

    “我没事,我心脏强得很,没真的生你的气,等我心情平复一点,我会跟你联络。”尚桀勋淡淡的说。

    敛下美眸,童海蓝没有勇气扬眸看他,总觉得自己太过残忍。

    即使在气头上,他仍惦记着她的感受,换作别人早甩头就走了吧!或许桀勋很孩子气,但他对自己的好却很真挚。

    “时间不早,你快回饭店吧!”尚桀勋掉头离开,艳阳下,他颀长的背影似乎有些落寞。

    童海蓝深深睇他一眼,有些失神的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