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弟弟不是好东西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来最近海蓝姐很甜蜜喔!春风满面的。”午休时间,三名OL装扮的都会女子坐在托斯卡尼大饭店玫瑰长廊边用餐,啃着苹果的巧倩一副很羡慕的口吻。

    “哪有!你可别胡说。”没想到话题会落在自己身上,童海蓝不自在地瞥了两人一眼,极力否认。

    “海蓝姐别害羞了,大家都看得出来,很多人私底下都在讨论海蓝姐变漂亮啰!”子芳煞有其事地说。

    “咦?有吗?”童海蓝感到很惊讶。

    “恋爱果然会让人变美,我也好想谈恋爱喔!”巧倩重重叹气。“我的真命天子到底在哪里?”

    “就算要谈恋爱也要找个好对象,海蓝姐的对象就超好——”子芳嘀咕。

    她怎么没遇见帅气又温柔的男人?

    “其实桀勋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好,别看他长得不错,其实他很孩子气,很不好伺候……”童海蓝急急解释。

    “以上的话听起来有些刺耳,”子芳故意装作没听见,她掏掏耳朵,朝巧倩开口。“是炫耀吗?”

    “是的,”巧倩用力点头。“那是炫耀,特地刺激我们两个。”

    从没想过自己有被排挤的一天,童海蓝觉得好气又好笑。“你们……”

    “太幸福了!幸福到刺眼的程度。”子芳摇头晃脑。

    “对呀!我的眼睛被幸福的光芒刺伤了,谁来救救我!”巧倩干脆演起来了。

    “阿呆!”童海蓝被她们夸张的语气逗笑,白了她们一眼,心里头却是甜甜的。

    其实她也觉得很幸福喔!

    “海蓝姐,你的手机在响。”子芳指指她的皮包。

    “抱歉,我接个电话。”童海蓝接起手机,发现身旁两个小女生已经先一步把耳朵凑过来。

    “海蓝,是我,吃过饭了吗?”是尚桀勋低沉温柔的嗓音。

    “正在吃。”童海蓝粉颊微红,起身避开凑过来的小耳朵。

    “吼,又开始情话绵绵!”子芳很故意地嚷嚷出声。“不公平啦!我也要好男人。”

    “是谁嚷着要男人?”尚桀勋低笑出声。

    “是子芳,她想要好男人,你有没有好男人可以介绍一下?”童海蓝忍住笑。

    “没有了,唯一的好男人已经被你拐走了。”他笑眯眯的,没一句正经。

    “油嘴滑舌!”心头微跳,童海蓝轻哼,“怎么?找我有事?”

    “今天阿珑要虐待我加班,不能陪你去看电影了。”他的声音好委屈。

    “既然阿珑这么说,你就乖乖加班。”

    “他一定是嫉妒我们感情太好,所以故意拆散我们。”他咬牙切齿地抱怨,听得出不甘不愿。“他是见不得人家好的怪老头!”

    他们感情直线加温,正是如胶似漆的甜蜜期,臭阿珑这时要他加班摆明嫉妒,哼!

    话筒另一头突然传来两个男人碎碎念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尚桀勋和阿珑在斗嘴,童海蓝笑着劝哄。“你乖乖加班,我会去找你。”

    “真的,你要过来Dark

    “嗯,我会过去。”

    “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加班吧!”就像讨到糖吃的小孩,他终于让步。

    “嗯,晚点见。”童海蓝笑着收线。

    和桀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幸福,幸福到有些不真实……

    “欢迎光临。”童海蓝推开Dark

    “晚安,海蓝姐。”阿珑第一个眼尖的发现她,微笑的和她打招呼。“来找桀?”

    “嗯,听说他今天被迫加班,我过来看看。”童海蓝笑着解释,在老位子坐下来。

    “真是爱告状。”阿珑一副很鄙视的撇撇唇。

    “桀勋呢?我怎么没看见他?”

    “他就在那群花痴女中间,她们已经连续来五、六天了,都是冲着桀来的,若是没见到桀就会一直来烦我,所以我才会叫桀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来店里。”

    尚桀勋八百年才来店里一次,说什么也得利用彻底,帮店里多赚些白花花的银子。

    “哦!”童海蓝点点头,眸光落在那些年轻辣妹身上。

    清一色是短到不能再短的短裤、短裙,细肩带小背心露出大半春光,年轻就是本钱,不用上妆也很漂亮,只见她们全挤在吧台边,彷佛听见尚桀勋说了什么有趣的事,一个个笑得花枝乱颤。

    忽地,心里隐隐像有根刺,扎得她很不舒服。

    一时间她忽然有种错觉,这里不是属于她的地方,她和桀勋显得……

    格格不入。

    “海蓝姐,你别想太多,桀不会喜欢那些女孩子,都是她们主动黏过去的。”阿珑见她神情有些飘忽,体贴地说。

    虽然桀爱玩,对女人还是挺挑剔,那些姿色普通、穿着俗气的女孩子还入不了桀的眼。

    “嗯。”笑了笑,阿珑的话并没有给她多少安慰,反而勾起她另一个隐忧。

    桀勋年轻俊逸,个性像阳光般开朗,肯定会吸引很多女孩子,未来像她们这样主动靠近他的女人可能不计其数,桀勋会永远不心动吗?

    毕竟她们比她年轻太多,若干年后她已是年过三十的熟女,而她们却是二十四、五岁正值花样年华,到时桀勋还会爱她多久?

    念及此,童海蓝心口微揪,满满的幸福感渐渐消融……

    “海蓝,”尚桀勋好不容易有机会摆脱众花痴女,笑颜灿灿地靠过来,漂亮的黑眸里异芒闪动。“你真的来看我了。”

    “我答应的事一定做到。”童海蓝勉强扬起笑容回应。

    “海蓝,你今天不舒服吗?你的脸色好苍白。”尚桀勋皱眉问。

    “没有,可能太累了。”童海蓝摇摇头。看着他温柔的笑颜,总觉得心中的不确定感更甚。

    “早知道你很累,今天就不让你过来,”尚桀勋不舍地说,猛地回头,“都是阿珑,没事要我加什么班!”

    阿珑听见他的碎碎抱怨,送他一枚大白眼。

    “海蓝,我送你回家。”尚桀勋放柔音调。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没关系,我送你回去。”他坚持。再怎么说他也是DarkBar的半个老板,老板送女友回家应该没人敢有意见吧?

    “桀!”倏地,众花痴女中传出清甜的女声,她黑亮如缎的长发及腰,仔细描绘过的烟熏美眸勾魂摄魄,看向童海蓝的目光充满敌意。“我们还在等你呢!”

    “我有事要离开一下,送我女朋友回去。”尚桀勋摆出抱歉的手势,话倒是说得很坦然。

    “女朋友”三个字引起轩然大波,几乎所有女人的注意力全落在童海蓝身上,有嫉妒、有错愕,就是没有善意。

    听见这句话,惊讶的人不只她们,还有童海蓝,她扬眸望向尚桀勋。

    “她是你女朋友?”黑发美女冷冷重复,语气有些讽刺。“桀,我没想到你喜欢姐姐型的女人,你不觉得她对你而言太老吗?”

    这句话说得很伤人,童海蓝还不及反应,尚桀勋已先出声。

    “Aurora,我喜欢哪种型的女人需要和你报备吗?”他脸色微沉。

    虽然他平时笑容满面,但并不代表他脾气好到可以任人欺侮他的女人。

    “你--”没想到他会反驳,Aurora当场气黑脸。

    “海蓝,我们走。”尚桀勋温柔地牵住童海蓝的手往门外走,不再理会众花痴女,当场转头闪人。

    有时候命运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当你自认遗忘的时候,偏偏它又毫不留情的撞进你的心房,让你连最基本的招架能力都没有。

    童海蓝怔怔看着眼前两年不见的俊逸男子,彷佛浑身血液都凉透了,天地间的一切彷佛都静止了。

    欧贤夫,以为永远不会再见面的男人,如今竟活生生出现在她面前,用如此不经意的方式……

    被背叛的痛楚再次排山倒海而来,是如此的深刻、清晰,她终于明白原来自己一刻也不曾忘记过。

    “海蓝。”相对于她的震惊,欧贤夫显得自然多了,他惊讶地走近两步。“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真巧,不是吗?”童海蓝勉强笑了笑,硬是从紧涩的喉间挤出声音。

    “好久不见了,我结婚那天你也缺席,”欧贤夫垂眸望她,低沉的嗓音极富磁性。“你过得好吗?”

    你过得好吗?这句话从背叛她的男人口中说出来多么讽刺?!

    她怎么可能会好?当她亲眼看见他和别的女人在床上厮混,她怎么可能好得起来?!

    欧贤夫没错过她倔强的神情,他轻轻叹气。“这些年来我一直想见你,但是你一直不肯给我机会。”

    “我不认为我们有见面的必要。”童海蓝别开脸,身子微颤。她的目光在人海里搜寻。

    桀勋呢?他不是去买吃的?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她无法一个人面对欧贤夫,那会让她觉得很不堪。

    她需要一个能支撑她的力量。

    “因为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欧贤夫低沉地说。

    “对不起?”还以为他要说些什么好听的借口,没想到只是一句简短的道歉,童海蓝心头一震,扬眸望向自己曾经深爱过的男人。

    的确,他是欠她一句道歉。

    “我知道无论什么理由都不能否认我偷腥的事实,但是我还是想跟你说声对不起。”他真挚地说。

    过往种种飞快闪过眼前,有快乐、有悲伤,此时的童海蓝完全陷入回忆里,他的话在她心底激起涟漪,她不禁失神。

    “那时的我真的太寂寞了,你全心全意投注在工作上,我们常常一个月也碰不着一次面,那时小君出现,对我百般体贴温柔,我才会……”

    “就算如此,你也不应该偷腥,不管你的理由是什么,那就是背叛!”尚桀勋不知何时出现在童海蓝身后,他俊颜微沉,说出来的话字字像冰。“我若是你,无论什么原因都不会背叛自己心爱的女人,就算相隔两地也不会!”

    “桀勋?”童海蓝闻声回头。

    “若是我猜得没错,你就是她的前男友?”眸光一接触到她泫然欲泣的表情,尚桀勋更气了。

    他不是笨蛋,当然明白恨多深、爱多深的道理,童海蓝此时悲伤的模样在在证明她对他多少还是有感情的!

    他只不过到前方买串烤鱿鱼回来,为什么天地就变色了?

    “他是……”欧贤夫怔住,没想到半途竟会杀出这个年轻小伙子。

    “尚桀勋。”尚桀勋伸手揽过童海蓝的肩,提醒对方他是现在进行式,而他只是过去式。

    既然已经过去,就不该再出现!

    “原来如此。”欧贤夫毫不掩饰黯然的表情。原来海蓝身旁已有护花使者,他的确没有资格多说什么,是他自己先放弃她的。“海蓝,我先走了。”

    “嗯。”童海蓝垂下头,不再多看他的背影一眼,就连再见都没说。

    对不起……这些年来他不断试着联络她,为的就是这句话吗?

    一时间,童海蓝千头万绪,好多好多感情复杂交错,一时竟找不到出口。

    “其实你还是爱着他吧!”忽地,尚桀勋闷闷的声音响起,“从你的表情里就看得出来。”

    “没有,”童海蓝吓了一跳,用力摇头。“我不爱他,早就不爱了。”

    就算爱,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你若不爱他,为什么你的表情会如此哀伤?又为什么掉泪?”他咬牙问,拳头在身旁紧握。

    二十四年来都是女人为他争风吃醋,他仅是笑着作壁上观,他第一回尝到吃醋的滋味,竟是如此的酸涩。

    “我只是……只是有些感慨。”在路上巧遇曾经深爱过的男人,论谁心里都会有些感觉,她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整理心情而已。

    “感慨什么?感慨欧夫人不是你?还是感慨你们没有在一起?”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很有当醋坛子的天分,他也不想去深究,总而言之,醋坛子一旦被打翻就是没完没了。

    他要她的心里只有他一个人,要她满满的感觉都是为他,这样的要求会太苛刻吗?他不懂她为何要为一个抛弃她、伤害她的人掉泪,这让他无法忍受!

    她让他怀疑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付出算什么?!他尚桀勋还没有悲哀到当替代品的地步!

    “桀勋,我没有这样想!”被他尖锐的话给伤到了,童海蓝生气地反驳。

    过去就是过去了,仅此而已。

    她只是需要一个小小的角落,收拾百感交集的情绪,难道他就不能稍微体谅?这无关爱不爱,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时刻。

    “不然你是怎么想?我一回来就看见你楚楚可怜、欲语还休地看着他,你希望我怎么想?”他生气地反问,明知自己反应过度,但因为太爱她了,令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童海蓝恼怒地瞪他。她何时楚楚可怜、欲语还休了?他根本是无理取闹!

    “如果再见他让你很有感觉,我们可以分手!”咬着牙,他撂下狠话。

    她让他太不安,忽热忽冷、忽近忽远,在她身上他找不到属于情人的安定感,仿佛他们随时会SAYBYEBYE!

    “你现在跟我说分手?!”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童海蓝又气又受伤地反问。

    在这种时候,身为男人的他应该抱抱她、安慰她,说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而不是说分手吧!

    “我要你说现在心里只有我一个人,你说得出口吗?”狠下心肠装作没看见她受伤的神情,尚桀勋逼问。

    他要的只是一份确定!

    “我--”话到嘴边顿住,童海蓝凝睇他冷漠的俊颜,这是她从来不曾见过的陌生表情。

    “看样子你说不出来。”薄唇勾起冰冷的笑弧,尚桀勋扭头便走,一股气闷得他快吐血。

    他真的很气、很气,向来随心所欲的他,从来不曾追求一个女人如此辛苦,他甚至连她爱不爱他都无法确定。

    她就这么爱欧贤夫,就这么不爱他?!

    难得抽空的假日约会,到此草草结束。

    跟年纪比自己小的男孩子交往,就是有这点不好!任性!孩子气!无法体会她的心情,只会莫名其妙的发脾气,在半路巧遇旧情人,他居然还质疑她旧情难忘!

    童海蓝心浮气躁地将公文夹扔在办公桌上,回想起那天的争执,她又有满肚子委屈。

    她真的不爱欧贤夫了,她敢对天发誓。但和欧贤夫见面比起来,尚桀勋的态度更让她受伤。深深吸口气,童海蓝明白再把自己关在狭小的房间里,只会更崩溃而已,她需要呼吸一些新鲜空气。

    走出托斯卡尼大饭店,直接右转往街角的咖啡店走去,这时候喝杯咖啡最能有效沉淀她的心情。

    只顾着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童海蓝,没注意到身旁有辆黑色轿车缓缓行驶,车窗慢慢放了下来……

    “童小姐。”充满成熟魅力的中年男子唤她。

    “……总裁?”闻声回头,童海蓝怔怔地望着车窗内的熟悉俊颜。

    “我正想出去用餐,你吃过饭没有?”尚诚如微笑问道。

    “没……没有。”粉颊微红,童海蓝受宠若惊。

    “既然如此,我有这个荣幸邀你一块儿用餐吗?”尚诚如含笑邀约。

    “不太好吧!总裁那么忙……”

    “不碍事,和美女共餐是我的荣幸。”不愧在英国待了十年,尚诚如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种绅士风范,他下车为她开车门。

    “谢谢。”知道无法推却,童海蓝只好硬着头皮上车。

    这是怎么回事?她最近桃花朵朵开吗?只可惜都是些烂桃花。

    不远处,尚桀勋正冷眼瞧着这一切,他俊颜微沉,薄唇紧抿成一条线,手中的巧克力花束丢入旁边的垃圾箱。

    他是来道歉的,他知道那天说的话太伤人,无论再不满,都不该将分手两个字轻易说出口,但现在看起来……

    耿耿于怀的人只有他一个嘛!海蓝完全像个没事人,甚至还坐上他老爸的车,这算什么?!大小通吃吗?

    咬咬牙,尚桀勋转头闪人,漂亮的黑眸蒙上幽光。

    原本就不甚稳固的爱情,崩裂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痕。

    “你今天中午去哪儿了?”回到饭店,童海蓝接起电话,传来尚桀勋冷冽如冰的声音。

    这算什么?打电话来不是跟她道歉,而是追问起她的行踪?童海蓝没吭声,生起闷气。

    “为什么不说话?”尚桀勋声音更冷,两人之间的气氛僵住。

    “你要我说什么?”童海蓝闷闷回答。

    “你中午去哪里了?”他再问一遍。

    讨厌!好讨厌这样的感觉,像个犯人般被审问。

    “去吃饭。”她还能去哪儿?童海蓝不禁负气地想。

    “跟谁?”吃饭不是重点,跟谁在一起才重要。尚桀勋黑眸微眯,想起父亲惯用的把妹招式,胸口一把怒火熊熊燃起。

    “尚桀勋,我不是犯人,你在审问我吗?”沉下娇颜,童海蓝不悦地问。

    “怎么?要你回答跟谁一起吃饭,你回答不出来?”她的回答让他更气,分明是有做贼心虚的嫌疑。

    “尚桀勋,你越来越不可理喻!”这是当初那份甜蜜的爱情吗?她怎么感受不出来,反而觉得苦涩难咽。

    他们究竟怎么了?就因为欧贤夫的出现,他们的爱情就出现裂痕吗?若是如此,他们的爱情会不会太不堪一击了?!

    “和尚诚如一起用餐的事实,就让你这么难说出口吗?”咬咬牙,尚桀勋嘲讽。

    他的父亲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怕是没人能比他更清楚,他风流成性,视女人为玩物,而他现在居然将脑筋动到海蓝身上!

    听见直接他说出总裁的名字,童海蓝足足愣了三秒才回过神,恼怒地反问:“你跟踪我?”

    “如此卑劣的事情我还做不出来,”尚桀勋冷笑。“我只是碰巧看见而已,怎么?老羞成怒?”

    尚桀勋的话深深激怒童海蓝,她讨厌他意有所指的说话方式,好似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一样。“你胡说什么?”

    “有钱多金的男人对你来说就这么有吸引力?前一个欧贤夫,现在又是尚诚如,你到底把我放在哪里?我可不是你养的小狼狗!”尚桀勋怒答。

    “你当然不是我养的小狼狗,因为没有一只狗会像你不分青红皂白的乱咬!”

    “童海蓝,你--”

    “总而言之,我和总裁一点关系也没有,信不信随便你!”对于他莫名其妙的指控,童海蓝已经气得不想辩解。

    一份连信任都没有的爱情,还要它干嘛?

    “若是没有关系,你为什么要上他的车,难道你不是看上尚诚如的钱?”不能怪他疑心病重,他看过太多女人前仆后继想爬上他父亲的床,作着豪门贵妇梦。

    “钱当然很重要,但我还不至于出卖自己。”按住狠狠抽疼的太阳穴,童海蓝犀利的反驳。“只是你有没有想过,没有钱的话,难道两个人要一起喝西北风?”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尚桀勋陡然沉下音调。

    “你真以为凭那份酒保工作,我们会有什么美好的未来?你有没有好好想过?我只是假装看不见而已。”童海蓝气极,口不择言。

    她已经二十八岁了,想要的是一份安定的爱情。为了爱他,她说服自己爱情比面包更重要,她知道他爱玩、率性而为的个性,所以她不想用现实绑住他,只是强迫自己忽略这个问题,而他既然提出来,她当然要跟他说个明白。

    她没有重来的机会,却选择和他在一起,这样的心情他到底懂不懂?

    而他现在却一直因为小事伤害她,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简直欺人太甚。

    “你嫌弃我是个……穷小子?”真不知该怒该笑,身为托斯卡尼的少东,他是第一回被人瞧低。

    “我没有嫌弃你,我只是说出现实面。”她若嫌弃他,还会接受他吗?白痴问题!

    但是她好累,累得没有力气和他争执,就由他去说吧!她想当个备受呵护的小女人,而不是哄小男人的妈妈。

    “你总算说出真心话。”沉默三秒,尚桀勋淡淡接口。

    不能否认,他也有受伤的感觉。

    “随便你怎么想吧!是好是坏,是分是合,你自己决定吧!”童海蓝挂下电话,捂住唇,任泪水无声无息地滚出眼眶,满腹委屈。

    玩玩的心态?这话听来真可笑。

    已经逼近熟女年龄的她,哪有资格玩一玩?又凭什么玩,一旦她下定决心,她就是全心全意的投入,他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透,让她好受伤。

    她只是想找个能疼她、了解她、照顾她的男人,难道就这么难吗?

    我喜欢你,不管未来结果如何,我都想跟你在一起,保护你、照顾你,这样够清楚没有?

    桀勋所说的话她还深深记在心上,交往不到一个月,两人感情却已变质,看来她当初的决定真的是错的……

    仰头望向天花板,童海蓝将泪眨回眼底,故作无事地走出办公室。她手边还有好多事要忙,连伤心的时间都没有,当感情路坎坎坷坷时,唯一可靠的就是工作。

    如果这就是桀勋所说的保护她、照顾她的方式,她只能说她无福消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