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弟弟不是好东西 > 正文
第九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已经连输三拳了,如果这拳再猜输我,你自己说该怎么办?”尚桀勋半托着腮,微醺的俊眸笑看身旁的妙龄女子,边摇晃杯内的伏特加。

    “你想怎么办?”妙龄女子粉颊红扑扑的,她娇嗔。

    “不然这样好了,大家一视同仁,猜输一拳脱一件,不敢玩的出声。”尚桀勋挑了挑眉,向身旁的众娘子军们下战帖。

    “哎呀!讨厌,你摆明占便宜。”右方的长腿辣妹皱皱鼻子,语气里听不出拒意。

    “对呀!这样不公平啦!”妙龄女子轻声抱怨,娇软的身子却往他怀里靠。

    “哪里不公平?我身材很好的,难道你们不想看?”尚桀勋唇瓣勾起慵懒笑痕,笑得众美眉们一阵脸红心跳。

    “桀,你喝多了。”人家情场失意,身为好友的阿珑当然得陪他出来散心,但尚桀勋越玩越过火,他忍不住出声提醒。

    “是吗?我喝很多?”敛下俊眸,尚桀勋似笑非笑地反问。

    雪树伏特加加入一些蔓越莓汁,口感酸甜却后劲十足,到底喝了多少他也没印象,反正他如何也感觉不到醉意。

    反而格外清醒。

    “阿珑,我们难得来夜店玩,你何必这么扫兴!”Aurora不满意的嘀咕。

    “玩是无所谓,别玩出火就好了。”阿珑轻啜一口酸甜的酒液,淡淡地说。

    桀现在左搂右抱的模样若是被海蓝姐瞧见,后果保证不堪设想。

    “出来玩就是要开心,你想那么多干嘛?”尚桀勋冷嗤。

    天下女人那么多,少一个童海蓝算什么,只要他肯笑一笑,自动贴上来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

    谁说他尚桀勋非要童海蓝不可,没有她,他还是过得很开心……

    真的很开心……

    “我参加!”Aurora替自己斟满酒,用力举手,年轻漂亮的娇颜笑眯眯的。

    她喜欢桀很久了,若他跟女朋友分手更好,她就有机会趁虚而入。

    “你?”尚桀勋有趣地看她。

    “这一拳若是我猜输,我不但喝光这杯酒,还脱掉上衣。”Aurora挑衅地扬眉。

    “这么敢玩?”尚桀勋轻笑。

    “若是你输,你也必须脱光上衣。”Aurora目光灼灼地看他。

    “呕……”头晕地靠在墙边,尚桀勋乏力地闭上眸。明明不要命似的灌下一堆酒,意识却还是一样清醒,胃在翻搅,却什么东西也吐不出来。

    当然吐不出来,除了酒,两天滴米未进的人想吐出什么?!

    “桀?你还好吗?”刚沐浴完,Aurora身上充满甜腻的香气,她关心地扶住他结实的臂膀,长发有意无意地撩过他胸前。

    “嗯,我没事。”他微笑。

    “我扶你坐下休息吧!”Aurora不容他拒绝,硬是扶他坐在床边。

    一手横在眼上,尚桀勋疲累地躺向柔软大床。

    整整两天了,他吃不下也睡不着,甚至想醉都没有办法,脑中烦烦乱乱的全是童海蓝,他完全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他想保护她、照顾她、爱她,但她的抗拒让他束手无策,到底要他如何做她才会开心?

    “桀,你在烦恼什么?”Aurora顺势爬上床,笑看他,媚眼如丝。

    他倏然睁开眸,没有回答。

    “你可以不用想那个女人,你有我啊!”Aurora的吻轻轻印在他唇上,一个、两个、三个,像雨点般细碎。

    尚桀勋只是静静看着她诱惑的动作,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

    “只要你愿意,你可以爱我。”Aurora贴在他耳边低声说,吐气如兰。

    是呀!他可以爱她,等着他垂怜的女人不计其数……

    “如果你爱我,就不用再为她伤神,因为我比她还要爱你。”Aurora像条蛇般在他身上扭动,熟稔地点起爱欲的火苗。

    尚桀勋垂下俊眸,思绪意外冷静。

    是不是受比施的人幸福?正如Aurora对他一般,所以海蓝才能对他如此冷淡。

    念及此,他胸口猛然一紧,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深不见底的黑眸里有好深好深的哀伤。

    “Aurora……”他低唤。

    “嗯?”

    “很抱歉,我无法爱你。”若是从前的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好好和她缠绵悱恻一番。但是现在不行,无论他表现得多开心,心底的寂寞仍是浓得化不开,他无法将海蓝从脑海中忘记,更不能背叛……

    他爱海蓝,很爱、很爱。

    他决定好好面对他们之间的问题,坦白的、直接的。

    “桀?”没想到他竟会拒绝,Aurora错愕地从床上坐起。

    他一把拿起挂在椅上的外套,头也不回的掩门离去。

    夜好深,深得好孤独。

    童海蓝静静坐在床边,美眸空洞地望着远方,清冷的房内只有一盏台灯发出微弱的光线。

    三个钟头前,她接到阿珑打来的电话,说他已经被气得半死不想再管,要她去接桀勋回去,两个人面对面把话说清楚。

    没想到,当她赶过去的结果,却是眼睁睁目送他和一名长发美女搭车离开。那个女人她认得,她们曾在DarkBar有一面之缘。

    桀勋和她一同过夜吗?现在他们在做什么?她可以打电话追问,但是她没有,当爱情离开的时候就是离开了,逼问也没有用。

    种种纷乱的画面掠过眼前,他--就像其它男人一样,终究还是背叛她了吗?

    墙上的钟滴答滴答响着,再过三个小时天就要亮了,童海蓝的胃全揪在一起,她不断告诉自己一定要相信他,感情的基础在于信任不是吗?

    一定要相信他,一定……

    门外突然传来开锁的声音,童海蓝娇躯一震,飞快冲至玄关,正好迎上尚桀勋深不见底的眸光。

    浑身力气彷佛瞬间被抽光了,童海蓝靠着墙边虚脱地跪坐,泪水先一步滚落眼眶。

    他果然还是回来了,桀勋果然还是回来了。

    一直以为很冷静的自己,到现在才发现并没有想象中坚强,原来她是那样不安的……

    “你怎么哭了?”话还没说,她倒是先掉泪。这是他第二次看见倔强的海蓝哭泣的模样,尚桀勋直觉将她搂进怀里。

    “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我以为……你会跟她在一起。”颤着声,童海蓝哽咽的低语。

    “跟她?”他皱眉。

    “我都看见了,我亲眼看你和她搭车离开,”童海蓝泪眼汪汪地抬眸望他,复杂的心情不知从何说起。“就是和我在DarkBar有一面之缘的漂亮女孩,我以为……以为你已经决定放弃这段感情。”

    “我没有放弃。”尚桀勋喉结滚动了下,坚定的回答。“我不想放弃。”

    飞车过来的路上,他想了很多,就是没有放弃这项选择。

    “我也没有放弃,我并没有嫌弃你的意思,我真的没有,不管你是桀勋,还是托斯卡尼集团少东,对我而言你就是你!”童海蓝急急解释,泪盈于睫。

    如果这是他们裂痕的开始,她愿意道歉,只要他们能像从前一样甜蜜快乐。

    “那是我不懂事,不该说那些话气你,”尚桀勋粗糙的拇指轻轻抹去她的泪痕。“阿珑曾开玩笑的告诉我,我一定会惹你哭泣,那时我不相信,现在不得不佩服他。”

    “桀勋……”

    “海蓝,那天你说过的话,我仔细想过了,现在的我,的确没有能力保护你、照顾你。”敛下漂亮的黑眸,尚桀勋轻声道。该是他担起责任的时候了,他心知肚明。

    从前他率性而为、一切都好似无所谓,那是因为他找不到最重要的东西,现在--

    他找到了。

    “……”闻言,童海蓝呼吸一窒。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决定要放手了吗?

    “现在的我,不是能让你依靠的男人,我太任性、不够温柔体贴,只知道顺着自己的意思走。你的要求如此简单,我却办不到。”他唇瓣扬起一抹自嘲的笑弧。

    “桀勋,你现在说的话让我好不安,你想……分手?”心跳得剧烈,童海蓝眼前的世界变得模糊。

    他们在一起终究太勉强吗?虽然深深相爱,但毕竟思想观念相差太远,基础不稳的爱情难以长久。

    所以,他们还是得面临分手的命运吗?

    这个认知让她好心伤,情绪近乎崩溃。

    “不!我不想分手,我绝对不会离开你。但是我想成为能保护你、照顾你、能配得上你的男人。”紧紧地将她拥在怀中,尚桀勋用力地仿佛要将她揉入骨血里。

    “桀--”

    “你等我!我一定会成为符合你期待的男人!不会再让你失望、让你哭泣,到时等我回来,你将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的泪一滴滴流入他的心底,炙烫了他的心。他从没想过会惹她这么伤心,他以为能给她幸福的。

    他真的这样以为……

    最后,尚桀勋离开了,独留下哭得伤心欲绝的童海蓝。

    他们的约定没有期限,只有他的一句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