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弟弟不是好东西 > 正文
第十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度假村的合作计划,托斯卡尼集团第三代少东尚桀勋于昨日下午返抵国门,年轻单身的他被誉为最有身价的单身汉,为托斯卡尼集团创下许多傲人成绩……

    童海蓝啪一声关掉电视,美眸望向阴雨绵绵的窗外,唇瓣扬起一抹淡到不能再淡的微笑。

    桀勋果然办到了,他成为一个成熟稳重有担当的男人,可想必身边也出现很多门当户对的红粉知己吧!

    当年的他充满年轻魅力,现在更是让人怦然心动。

    两年前,她毅然绝然辞去托斯卡尼大饭店经理一职另谋高就,她的骄傲不容许人家误解她是因为豪门少奶奶的美梦才跟桀勋在一起。七百多个日子过去,桀勋不曾捎来只字片语,有关他的音讯全石沉大海。她不怪他,因为他们也只是口头约定而已。

    她不会忘记他们曾有过的点点滴滴,也感谢他曾深深爱过她,她永远不会再如此深爱一个人了。

    电话铃声倏然响起,童海蓝心一跳,接起,是母亲的声音。

    “海蓝,最近寒流来袭,你有没有多加衣服啊?”童母关心地问。

    “有,屋子里正开着暖气呢!”童海蓝笑着回答,心里多少有些怅然。

    不是桀勋……不是他……

    “上回我寄给你的相亲簿你看过没有?你今年也三十了,总不能永远不嫁吧?江先生人不错,你要认真考虑看看。女人到一定的年纪,还是要找个好男人嫁的。”童母碎碎念。

    “好,你帮我约时间吧!”这一回,童海蓝应得干脆。

    “啊?你答应啦?”童母反而吓一跳。

    “你不是急着把我嫁出去?帮我约时间吧!”相亲簿她根本没看,也不想看,反正她永远不会再深深爱一个人了,看不看有差别吗?

    “我是希望有好男人照顾你,才不是急着把你嫁出去。”童母正色纠正。

    “妈咪帮我约时间吧!”懒得辩解,童海蓝轻声回答。

    “什么?你要相亲?”听见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子芳吓掉手中的刀叉。

    “三十岁的女人去相亲很奇怪吗?我也不想永远单身一个人。”童海蓝若无其事地吃着凯撒沙拉,说得好像出门买鸡蛋一样轻松。

    “但是少东回来啦!他不是和你有约定吗?”巧倩激动地反问。

    “那只是应景话,那种情况、那种气氛,他顺口说说而已,何必太认真?”童海蓝轻笑,将酸涩深埋心底。

    他若真有心,回国的这一个礼拜早来见她了。但是他没有,就像从前一样音讯全无,她不是死皮赖脸的女人,她不会主动去缠着人家。

    她不怨他,真的不怨,天下间山盟海誓这么多,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人?至少他们是真的相爱过。

    “海蓝姐,相亲不好吧?跟没有感情基础的人结婚过一辈子,这样真的好吗?”子芳还是觉得不妥。

    “就算有感情基础又如何?变成怨偶的比比皆是,”童海蓝笑颜灿灿,要她们放心。“我明白该怎么做,你们不用担心,更何况我若结了婚,我妈才会放心。”

    话是这样没错,但……

    “海蓝姐,你就这样决定和少东分开吗?”巧倩小心翼翼地问。

    “或许我们两年前就已经分开了。”童海蓝说得很无所谓。

    “海蓝姐,你什么时候相亲?”不对劲,真的不对劲。海蓝姐的语气太平静,反而让人心底毛毛的。

    “下星期二中午,地点在……”

    秦特助打开门缝,偷偷觑了会议室的众人一眼,旋即哀怨的回头。

    “不是吧?少东不见了?”他黑了半张脸。

    经过两年的洗礼,他还以为主子转性了,没想到劣根性仍在,眼看会议即将开始,主子他又跑哪儿去了?

    “不知道,方才有两名台北托斯卡尼饭店的女职员和少东说过话之后,少东就不见了。”黑衣男子为难的回答。

    “她们是说了什么?有什么比这个国际合作案更重要?”秦特助没好气的问。

    他的心脏不好啊!主子非得这样玩他不可吗?

    “她们好像说什么童海蓝要嫁人了……”

    “少东大驾亲临,海雅真是蓬筚生辉啊!”海雅餐厅的经理一脸谄媚的出门迎接。

    尚桀勋冷冷打量狗腿的经理一眼,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我刚才吩咐你的事,做的如何了?”

    “少东吩咐的事,我当然不敢马虎。您看,靠窗第三桌的男女就是了。”他朝前方一指。

    “嗯。”不再理会他,尚桀勋大步走过去,漂亮的黑眸冷光乍现。

    这两年他的辛苦是为了什么?整天做些他讨厌的事情,还不是为了做到对她的承诺。如今他好不容易回来,却换来她打算嫁给别人的消息,教他怎么不恼又恨!

    童海蓝,她该打屁股。

    “童小姐,虽然我们没有感情基础,但是请相信我是个负责任的男人,我会好好对待你的。”相亲男诚恳的说。

    “嗯。”童海蓝点了点头,有些失神,不太能想象自己要和这个大众脸过一辈子。

    “童小姐脾气倔强,像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你确定真能忍受?”倏地,童海蓝身后传来阴恻恻的嗓音,教人不寒而栗。“还有,童小姐不爱做家务,家里乱得跟狗窝一样,这样你也可以容忍?”

    闻言,童海蓝不悦地皱眉。

    人家哪有他说的这么差劲,可恶!毁人名誉,她只不过懒得拖地而已。

    “啊?”相亲男没想到半途会有人杀出来,一脸错愕。

    “还有,童小姐没事爱小酌几杯,爱喝酒的老婆你也无所谓吗?”阴恻恻的声音又说。

    “喂--”人家她在相亲耶!被他这样一揭底,她还嫁得出去吗?再也忍无可忍,童海蓝回眸瞪向来人,四目交接的瞬间却忘了呼吸。

    尚……桀勋。

    “你居然背着我相亲,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尚桀勋危险的眯细黑眸,他咬牙道:“而且还选在托斯卡尼集团旗下的餐厅相亲,看来你是存心气死我。”

    无法反驳,因为泪水早不争气的冲上眼眶,童海蓝颤抖地捂住唇,还以为是幻觉。

    一定是幻觉吧?桀勋竟然出现在她面前。

    “你以为掉眼泪,我就不会怪你吗?”心中也是激动难平,尚桀勋仍坏嘴巴的说,大手一伸将她拥入怀里。

    看他们两人紧紧抱在一起,被晾在一旁的相亲男目瞪口呆。

    是了,这是他的怀抱、他的声音,童海蓝再也止不住眼眶的泪水,哭倒在他怀里。

    “我以为……以为你忘记了。”她又哭又笑地说。

    “我怎么可能会忘记!我这么努力还不是为了变成能配得上你的男人,我曾说过等我回来,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的。”顶着她的发心,尚桀勋气恼的皱眉。

    结果两年她都等了,却不肯等到最后。

    “因为你迟迟不来找我,我以为……”童海蓝委屈的吸吸鼻子。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谁知道秦特助把我的行程排得满档,让我连制造意外惊喜的机会都没有。”尚桀勋轻哼。

    那个狗奴才完、蛋、了。

    “那现在怎么办?”童海蓝为难地问,她相亲相到一半,总不能把人家丢着不管。

    “什么怎么办?谁敢跟我尚桀勋抢女人!”尚桀勋俊眸微瞪,霸道一如从前。“你是注定要被我捧在手心疼的女人,谁都抢不走!”

    不管经过几年,他还是这么孩子气啊!

    童海蓝笑着眨眨美眸,将泪眨回眼底。“是的,我是你的女人,从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注定了。”

    在玫瑰长廊的那一天,在他们四目交接的瞬间,就注定他们的生命将紧紧系在一起……

    三个月后春天

    “朱总经理,您今天来得真早,是因为忙婚礼的关系吗?”子芳看见迎面而来的朱能家,笑容可掬的上前问。

    笑的有点奸。

    臭着一张脸,朱能家的绿豆眼眯到不能再眯。“托斯卡尼集团少东的大喜之日当然不能马虎,我一大早就来巡视了。”

    “朱经理不愧是台北托斯卡尼的大人物,少东的婚礼幸亏有您才能筹备得这么顺利。”闻言,子芳笑得更灿烂了。

    “嗯……”听见子芳谄媚到不行的话,朱能家得意的鼻孔微扬。

    “所以说托斯卡尼前进非洲的第一站、背负艰巨的拓荒使命的人选真是非您莫属,少东果然慧眼识英雄,挑了您这位最好的人才去。”明明快笑得胃抽筋,子芳还是努力摆出严肃的模样。

    当猪头总经理的派令公布时,不知道多少女职员起立鼓掌叫好,简直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

    太快人心!

    哪儿痛就往哪儿踩,说的就是子芳这种人。一听见子芳提起他远调非洲的惨事,朱能家再也得意不起来,他恶狠狠地瞪她,当然听出她话里的挖苦。

    谁教他谁的麻烦不找,偏偏挑上未来的少东夫人,害他好好的台北托斯卡尼大饭店的总经理做不成,现在要远去非洲开垦!

    非洲耶!不知道会不会都和猛兽为伍啊?

    “朱总经理,这是少东夫人想喝的热巧克力,您要端进去吗?”年轻的服务生问道。

    “我拿吧!”就算再不甘心也只能咬牙忍了,朱能家小心翼翼地端走马克杯。

    没想到报应来得真快啊!快到他措手不及。

    “海蓝姐,你今天真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新娘,见到你穿白纱,害我也好想嫁喔!”巧倩坐在她身边,一副赞叹又羡慕的模样。

    黑亮如缎的长发挽起,露出雪白的颈项与小巧的下巴,削肩式的合身礼服展现童海蓝高佻匀称的好身材。

    她握住巧倩的手。“会的,迟早有一天你也会穿上白纱的。”童海蓝笑说。

    “两位美女聊完了吗?婚礼即将开始,请把我美丽的新娘还给我。”新娘休息室房门拉开一道缝,尚桀勋俊逸的脸庞探进来,半开玩笑地说。

    “当然。”巧倩连忙站起,把宝座让给他。

    童海蓝和他深深对望一眼,在他宠溺的微笑里,她将自己的手放入他掌心。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远处隐隐约约传来钟声,阳光灿烂耀眼,放眼望去是一片红色玫瑰花海,每走一步花香随风而来,美丽得恍若人间仙境。

    仿希腊凉亭下,列队两旁的除了前来恭贺的宾客之外,还有各大媒体的记者,迫不及待想记录下这一刻。

    “听说,你很佩服想出如此胆大狂妄点子的男人?”尚桀勋垂眸笑看她,唇瓣扬起一抹傲气的笑容。

    “你是指玫瑰花海?”童海蓝微怔。

    “嗯。”

    “有魄力挪出这么大片上地种下大片玫瑰花海的人,的确让人佩服。”童海蓝点点头。

    “不瞒你说,其实这是我二十岁时提出的点子,而我爸也采纳了,没想到那时就让你动心了。”尚桀勋挑了挑眉。

    “噗——”瞧他得意的笑容,童海蓝嗔了他一眼。

    骄傲的家伙。

    眼看凉亭近在眼前,童海蓝感觉到尚桀勋更握紧她的手,掌心的热度透过她的手,直传进心底。

    她相信……她的幸福也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