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永镇仙魔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以身化剑 杀敌杀己
作者:知白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样的变故,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小說,
  左会凌空而起,到了雁雨楼身边从背后偷袭,一只手如刀子一般插入雁雨楼的后腰,然后还用力的拧了一下。左会深知雁雨楼的强大,所以得手之后没有犹豫,插进雁雨楼后腰的手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修为之力……嘭的一声,一股血被炸的如绽放的梅花一样。
  雁雨楼的身子从天空笔直的跌落下来,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左会居然才是对方真正的杀招。而为了杀雁雨楼,左会不惜真的重伤。或许雁雨楼戒备过左会,但是左会那伤还是骗了他。
  而就在这一刻,陈羲振翅飞了起来。
  他在半空之中接住雁雨楼,然后朝着远处飞速的掠了出去。
  “凭你也能拦得住?”
  左会冷哼一声,伸手往下一按。
  一只巨大的手掌从天空出现,狠狠的抓向陈羲。左会的修为很强,纵然他真的受了伤但也远比陈羲要强大。他之前试探过陈羲的修为,知道陈羲最强也不过是堪堪接触到了灵山境而已。
  灭杀这样的修行者,左会自信以一根小拇指就能做到。
  飞行中的陈羲振翅往一侧偏开,可是那只大手如影随形般无法甩脱。眼看着就要抓住陈羲的那一刻,陈羲一翻手甩出去三点红芒。到了这个时候,陈羲已经不能再压制修为了。
  三点红芒迅速的钻进那只大手里,然后在瞬息之间将这形成大手的修为之力凝集起来,变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青色光团。青色光团在半空之中停顿了那么片刻,隐隐有挣脱之力的迹象。
  的威力自然不容小觑,但是境界相差太悬殊的话的力量无法长时间的压制左会的修为之力。陈羲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如果压制不住左会的修为之力,就必须提前爆开,可提前爆开的话,陈羲带着雁雨楼还没有脱离出危险区域。
  “好精妙的功法。”
  就在这时候,陈羲抱着的雁雨楼居然说了一句话。
  陈羲低头看时,发现雁雨楼的脸色白的没有一点血色,后腰上被炸开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这一下若是换做别人可能早就已经死了。但是雁雨楼虽然虚弱到了极点,但强悍的保持着冷静。
  “这功法精妙之极,但是你修为上终究还是差了一些。”
  雁雨楼伸出手,往前指了一下。
  本来已经濒临崩溃的在雁雨楼的修为之力下,重新变得稳定。然后那个拳头大小的青色气团,开始逆向朝着左会那边飞了过去。
  “这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功法?”
  雁雨楼问。
  陈羲嗯了一声:“是。”
  雁雨楼勉强笑了笑:“你是我见过最可怕的年轻人,这种功法太过逆天了。以后如果不是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你不要用,被人发现的话他们必然会逼问你这功法如何施展。等到你的修为至少到达灵山境五品的时候,这功法的修为才能真正的发挥出来。”
  轰!
  就在雁雨楼说话的时候,陈羲的那三点红芒迅速的离开了青色气团。紧跟着那气团爆炸开来,巨大的威力之下就连左会都不得不后退避让。因为陈羲爆开的是左会自己的修为之力,其威力自然毋庸置疑。
  左会向后急退,伸手一划在身前布下了三层结界。
  “你们走不了的,今天这个局就是为了杀雁雨楼。我们耗费了如此多的人力物力,如果再让雁雨楼走了,我们也没脸继续混下去。神司摇摆不定,平江王早就想把神司铲除。你是神司最强万候,除掉你,神司就相当于去了一条臂膀!不能得到就除掉,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神司往林器平那边靠过去。”
  飞弥道长虽然被毁了他最强大的武器,但是几个人之中他是受伤最轻的。眼见着雁雨楼被陈羲带着要走,飞弥道长冷哼一声:“平江王不需要神司存在,你是第一个,接下来就是你们神司噩梦的开始。”
  他一抬手,一道剑意直奔陈羲的后背。
  “你是个不错的人。”
  雁雨楼缓缓吸了一口气,格外认真的对陈羲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入局吗?就像你说的,我完全可以装作视而不见,这样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可能我要说的这句话你听了有些不真实,你会怀疑,会觉得矫情。但是我希望你记住……我是神司的万候,神司的存在是为了大楚的稳定完整,我身为执法者,发现违法之事……纵死不能放过!”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种人活的很纯粹。”
  他猛的一挣,从陈羲怀里挣脱开。
  “神司执法。”
  他勉强漂浮于半空:“杀尽邪徒。”
  然后他的身体开始发光,一种炙热的让人无法睁开眼睛的光芒。他整个人变得那么璀璨那么耀眼,他的人变成了一柄剑。一柄发光的剑,一柄让任何人都不能不为之胆寒的剑。光剑出,飞弥道长的剑意灭。
  “除恶务尽,不死不休!”
  雁雨楼的话在天空中飘荡,那剑如流星,向远方逝去。
  “洞……洞藏……”
  飞弥道长的脸色好像猪肝一样难看,他喃喃了三个字之后转身就逃,没有任何犹豫,逃的那么干脆。雁雨楼以身所化的光剑瞬息而至,从后面追上他,然后光剑从飞弥道长的后背刺了进去又从前面穿透出来。
  “啊!”
  飞弥道长惊恐的叫了一声,然后身子开始消融。就好像强光照射下被撕裂的黑影一样,飞弥道长的身子变成了黑色的条状的东西,逐渐变得细小,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个人就这样彻底被抹去,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一个凡人死去,还会留下三尺黄土一孤坟。飞弥道长这样的大修行者死去,连灰烬都没有留下一丁点。
  雁雨楼以身所化的光剑击杀飞弥道长之后,剑在半空之中兜了一个圈子后直奔左会而去。左会大惊失色,转身催动修为之力,用最快的速度逃避。可是不管他多快,光剑都比他更快。
  “你我联手,尚且有一战之力,若是被他分而击之,你我都必死无疑!”
  左会一边逃跑一边呼喊刘遮天。
  “我说过,我已经不会再参与任何事了。这是你们楚人之间的事,和我没有关系。”
  刘遮天已经远远的退开,见飞弥道长死了之后立刻加速逃走。此时雁雨楼化作的光剑,在他们看来就是死神。纵然他们三个都是到了灵山境巅峰的大修行者,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把握能挡的住雁雨楼这决然一剑。
  雁雨楼,已经不计生死。
  或许他心里还有不能放下之事,但是他选择了放下。就如他对陈羲说的那样,可能没有谁真正的了解他。他叫雁雨楼,他是一个愿意为了维护大楚,愿意为了铲除罪恶而死的人。陈羲看着那光剑远去,忽然间想到了樊迟。
  樊迟说,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一些人守护着什么。
  雁雨楼,何尝不是?
  “不要!”
  左会哀嚎了一声,加速朝着刘遮天那边拼尽全力的飞过去。刘遮天脸色大变,一边逃跑一边喊:“这是你们楚人之间的事,与我无关!你不要跟着我,你死就死为什么还要拉上我?你这个混蛋,离我远一点!”
  噗!
  光剑击穿了左会的头颅,就好像爆开了一个西瓜似的。一道虚淡的影子从破碎的躯壳之中分离出来,想要朝着远处飘走。光剑上的光芒变得更加璀璨炙热,那虚淡的影子被照的逐渐瓦解然后消散。
  鼎鼎大名的火阳城城主左会,想抛弃肉身灵魂出逃,可是却连这样都不能做到。他的灵魂也被剿杀,死的那么透彻。光剑击杀左会之后速度显然慢了些,但却没有放弃,依然追向了刘遮天。
  “我自己了断修为好不好?!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刘遮天一边逃一边哀嚎:“我自断修为也就是废人一个,只求你让我活着好不好?何必这样赶尽杀绝,你这样耗费自己的生命精元来追杀我,即便杀了我你自己也会因为生元耗尽而死!你自己很清楚,你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你就算杀了我你自己也不可能活!”
  “人生一世,总有些东西不容侵犯。纵死,何惧?”
  一道清冷高傲的话语在天空之中出现,语气是如此的冷傲决绝。这就是雁雨楼,一个从来就无惧生死的人。
  与此同时,陈羲和另外两个人同时掠上高空,但是他们的修为不足以让他们持续飞,而且即便能飞也跟不上光剑和刘遮天的速度。一个是离狼,他的眼睛都红了,咬着嘴唇拼了命的追,试图把雁雨楼拦下来。另一个是之前消失不见的纳兰放弓,他手里还拎着几颗人头来不及丢下,眼泪就在他的脸上滚落。
  之前雁雨楼让纳兰放弓悄然离开,去城主府里查探情况。雁雨楼那个时候其实也有些怀疑左会了,但是纳兰放弓回来的稍稍晚了些。这几颗人头,正是左会手下几个幕僚的。让左会受伤博取雁雨楼的信任然后偷袭,就是这几个人想出来的办法。
  而在地上,已经伤重到连走路都走不了的彦虎将长剑举起来,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他只等着雁雨楼击杀刘遮天之后,便自杀追随雁雨楼而去。
  “你们追什么?难道你们还不了解万候大人的性子?他总是说我出手不留余地……他何尝给自己留过余地?我们这几个人,早就已经从骨子里变成了和万候大人一样的人,天地之间,自有正气长存。我做鬼,还愿追随万候大人,在阴曹地府再杀一次那些邪徒!”
  彦虎的剑就在自己的咽喉处,随时准备追随雁雨楼而去。
  “慈悲”
  天空之中忽然传来一声明明很温和但振聋发聩的声音,只有两个字,却震得人心都为之颤抖。那声音之中似乎有一种无法去排斥的力量,让人的心神为之一静。
  然后一尊金身大佛出现在云端,大佛伸出两只手,在雁雨楼所化的光剑微微一顿时候,两只大手合拢之后将光剑捧在手心里。
  “静心,明悟,去念,体己……”
  金身大佛低头看向雁雨楼,低低吟唱一首佛音。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