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作者:银月莞尔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觉得贞儿的手像冰块一般,没有一丝温度,她的身子在不停的颤抖,她使劲抓住珍儿的手腕,力道越来越大,珍儿痛的几乎要叫出声来.

  好容易回到屋里,珍儿才暗自松了口气,她扶着贞儿坐下,想抽回自己的手,可贞儿却依旧死死的抓住她不放.

  "娘娘"珍儿小声叫.

  贞儿却浑然不觉,她的脸比身上的衣衫还白,眼睛里闪着莫名的光,却不知道看向何处.

  珍儿被她的神情吓了一跳,"娘娘,你怎么了?"

  贞儿仿佛回过神来,松开了手,淡淡的说:"我没事."

  珍儿揉揉已然发青的手腕,不敢多言,只看向汪直.

  "血!血!"一边的小宫女突然指着地下尖叫起来.

  汪直和珍儿望去,却见点点滴滴的血迹从门外一直蜿蜒进来,一直到贞儿的脚边.再仔细一看,贞儿白色的裙倨已经殷红一片,灯光下越发骇人.

  两人只吓得魂飞魄散,抢上前去,"娘娘,娘娘!"

  贞儿腹内剧烈的抽痛,仿佛什么东西要从腹内剥离,她咬牙道:"我没事,你们都下去吧!"

  汪直哪敢大意,一边让人去找太医,一边飞也似的去禀告朱见深.

  珍儿扶着贞儿慢慢躺下,她仍是一言不发,那鲜红的血迹慢慢在身下印染开来,就像盛开的花朵.

  急急赶来的太医见此情景也险些昏倒,这万娘娘和皇子要是有个什么好歹,自己的脖子上只怕也要开出朵花来!

  贞儿只觉剧痛难当,神智渐渐昏迷.

  这边朱见深闻讯,一把掀翻了宴席,连龙辇都顾不得坐,一路飞奔,只把一群太监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贞儿!她怎么样了!"朱见深一把揪住老太医的胡子.

  "娘娘情况不好啊"老太医涕泪皆下.

  "混蛋!快救她!"朱见深已是肝胆俱裂.

  "娘娘似受了什么刺激,动了胎气,下血不止"

  "你们快去救她!孩子没了算了,一定要把贞儿救下来!朕求求你们"朱见深再也喊不出砍头的话来,他拉住老太医苦苦哀求,此时的他,再也不是什么九五之尊,而只是一个将要失去爱人的可怜人.

  太医们面面相觑,"为今之计只有一法"一人沉声道.

  "什么法子!快说!"朱见深转身抓住他.

  "金针催产"

  昭德宫里炸开了锅,一切准备停当,太医为贞儿施了针,昏迷中的她只觉腹内剧痛,身体仿佛要被什么撕裂一般,忍不住大声呼痛。

  "贞儿贞儿"

  "是浚儿吗?他在呼唤自己?"她迷迷糊糊的想要答应,猛然一个声音在脑中炸响,"是他杀了他!"

  贞儿猛然睁开了眼睛,眸子里散发着冷意,她直盯着朱见深,轻声问:“是你杀了他,对吗?”

  朱见深正是忧心如焚,不料她突然醒来问这么一句,不由得一愣。

  “是你杀了他吗?”贞儿又问。

  朱见深的心猛然抽搐一下,一种巨大的恐慌从心底升起,他不知如何回答。

  贞儿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再追问。

  “我恨你……”她轻轻的说出这句话,闭上了眼睛,不再看他。

  朱见深头顶一个炸雷,他懵了,呆呆着站着。她恨他?她恨他!不!不可以!他不要这样!她怎么可以恨他?他是那么爱她!

  他想要扑到床前,跟她解释,可被接生的嬷嬷们给推了出去,一个帝王,怎能进产房,大大的不吉。

  朱见深呆呆的站在屋外,一颗心放佛浸在了冰窟窿里,由里到外的冷。眼见着宫女们进进出出,殷红的血水端出来一盆又一盆,染红的棉布拿出来一堆又一堆,身边一片嘈杂,他却什么都听不见了。他的心一直往下沉,往下沉,一个声音在心里对他说:“她恨他,她不想要他的孩子了,她要惩罚他,她不想再陪着他了,她要死了……”

  朱见深突然蹲在地上,抱着头嚎啕大哭起来,周围哗啦跪倒了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