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作者:银月莞尔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轻轻走进英宗皇帝的灵堂,只见一个身影伏在灵前。几日不见,他竟消瘦成了这般模样,两颊深深的陷下去了,昔日温柔清澈如小鹿般的眼睛,如今布满了血丝,那么暗淡无光。

  贞儿的心放佛被谁狠狠的揪了一下。

  “我说了不要来打扰我!”听到脚步声,他并未回头。

  “浚儿……”

  他全身一震,猛然转身。

  “贞儿!”

  他想起身奔来,却险些栽倒。贞儿忙上前一步,将他揽入怀中。

  他将头埋在她柔软的怀里,所有的情绪一下子宣泄了出来。

  “贞儿……父皇死了……我好怕……”他像小时候一样在她怀里低低的啜泣。

  贞儿一如从前,用手轻轻的抚摸他的后背,温柔的说:“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

  天顺八年(公元1464年)正月,明英宗朱祁镇驾崩,太子朱见深继位,改元成化。

  呼啸了一夜的寒风终于停止,久违的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照射在窗棂上。朱见深轻轻的起身,贞儿还在甜甜的酣睡中。乌黑的秀发柔顺的铺在绣枕之上,更衬的她肤白如玉,她还和十六年前一样,纤尘不染,就像天上的仙子。他痴痴的凝望她娇美的睡颜,俯身在她颊边深情的一吻,这才不舍的离开。

  贞儿懒洋洋的睁开眼睛,慢慢坐起来,两名候着的宫女急忙过来:“奴婢服侍您穿衣……”

  身后的宫女们抬来了十几只大箱,里面全是各种各样、五颜六色、极其精致的衣衫,摆满了一屋子。

  她不禁哑然失笑,这么多衣衫,一辈子也穿不完了。

  她素来喜爱白色,也从来不在这些穿戴上留心,就随手捡了件素雅的衫子穿在身上。

  她洗漱完了,拿起一把梳子,慢慢梳理有些凌乱的长发。镜中一张美丽的脸,丝毫不见一丝岁月的痕迹,还是少女般的清丽。

  这些日子,他把皇宫里最好的东西全都搬过来了,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都是这一辈子从不知道的珍品,他真是费尽了心思。她虽生性清冷,不好这些物品,却也不禁感到心里暖暖的。

  “圣驾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她却并不回头,也不起身,依旧慢慢梳理自己的头发。

  “贞儿,你起来了?怎么不多睡会呢!”

  她没有做声,他大步走来,接过她的梳子,轻轻替她梳理起来。

  那瀑布般的黑发,让他怦然心动。他放下梳子,抱着她的肩头,脸轻轻贴上她的面颊,“贞儿,当我的皇后好不好?”

  她身子一震,“你知道我不求这些的……”

  “我知道,可是我想,我就要你做我的皇后!还记得沂王府遇刺的那个晚上,我说过的话吗?这辈子我只要你做我的皇后!”

  她心头一热,慢慢转身,将脸贴在他的胸口,“浚儿,我不要什么品级地位,更不要金银珍宝,我只想一辈子在你身边陪着你……”

  朱见深搂紧了贞儿,“我知道的,可是我不愿委屈了你,我一定要给你最好的。”

  “可是……”

  “你放心,一切有我……”

  ………………………………………………………………………………

  “什么!你要立那个女人为皇后?你疯了!”周贵妃,不,现在应该是周太后了,完全顾不得她一贯的美丽优雅,失声尖叫起来。

  “儿子决心已定,望两位母后成全!”

  “不行!绝对不行!你开什么玩笑!”

  “儿子是认真的!”

  “她只是个卑贱的宫女,而且她已经三十多岁,怎么能立为皇后?你想让全天下的百姓都笑话我们皇家?”

  “儿子只想要贞儿做皇后,除了她,我不要任何人!”

  “疯了!疯了!你真是疯了!那个女人有什么好,把你迷成这样?”

  “我不知道她哪里好,可是我爱她!”

  “荒唐!什么爱不爱的?你是皇上,不是贩夫走卒!立后是何等大事,岂能儿戏!”

  “儿子心意已决,如果不能立贞儿为后,儿子就不当这个皇帝了!”

  “你!你……”周太后险些背过气去。两旁的宫女急忙上前抚胸又捶背。

  朱见深直直的站着,满脸的倔强。

  忙活了好一阵,周太后才回神,她也发了狠,“要立那个女人为后,你就先一道圣旨将哀家赐死!”

  “依我看啊,这皇后的人选是先帝早就定下了的,现在先帝尸骨未寒,皇上也不好就违了先帝的旨意,传出去,只怕天下人要说皇上不孝。皇上若真是喜欢那万贞儿,不如就立她为妃,只要有皇上的恩宠,是不是皇后又有什么打紧的。”

  一直旁观的钱太后急忙出来打圆场,她虽是正牌太后,但因朱见深终究不是自己亲生,故此话语间倒多了几分客气。

  “不行……”周太后刚要又反对,却被钱太后悄悄扯住了衣角,还不断的使眼色,她只好悻悻的坐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