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作者:银月莞尔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房.

  "梁芳,朕这个皇帝是不是很窝囊?"朱见深从灯影中转过脸,沮丧的问.

  "皇上英明神武"旁边的梁芳被唬的直愣.

  "朕连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皇上还在为废后之事烦恼?"

  "你也看到了,那些重臣都要阻止朕废后."

  "皇上大婚还不满一月,就要废后确实不妥"

  "那个女人敢伤了贞儿!"

  "皇后娘娘掌管后宫,打了万娘娘也算不上多大的过错"

  "朕一定要废了她,不然哪有脸去见贞儿."

  "皇上真要废后,奴才到有个法子."

  ……………………………………………………………………………………

  身上一道道血肉模糊的杖痕钻心的疼,朱见深每天都厚厚的给贞儿涂上几层药膏,直把那些昂贵的要命的灵药当成了糊墙的烂泥来使,却也丝毫没有减轻她的痛苦,连续多日她都全身发烫,完全陷入了昏睡之中。

  就这么,病床上昏昏沉沉的贞儿错过了一场废后的好戏。

  这场好戏的主角是一个太监,名叫牛玉。说起这个牛玉,却是大大的有来头。他乃是先皇朱祁镇的心腹太监,朱祁镇对他的信任只怕比亲儿子朱见深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据称,先皇驾崩前,一共只召见了两个人,一个是亲儿子朱见深,另一个就是这位牛玉。

  话说当年还是太子的朱见深的选妃事宜,先皇就是交给牛玉一手操办的。当年由英宗朱祁镇选定而育于别宫的女子有三名,即吴氏、王氏和柏氏。三名女子一般的千娇百媚,一般的出身名门,真可谓是旗鼓相当。最终朱祁镇临终前授意,圈定了吴氏。凭借先皇的遗旨,在两宫皇太后的支持下,吴氏才坐上了后位。

  可突然有人跳出来揭发这个牛玉收受贿赂,营私舞弊。据称,当初先皇中意的太子妃其实是王氏,吴氏之父花钱买通了太监吴熹,贿赂牛玉,故而在两宫太后复选之时,牛玉假传圣旨,因此吴氏才得以正位中宫。

  牛玉倒也痛快,对自己受贿舞弊的罪行完全供认不讳。

  拿了牛玉的供状,朱见深理直气壮的要废后,两宫皇太后哑口无言,满朝大臣也无计可施。谁敢大不敬违背先皇?

  由此,朱见深顺理成章,一道圣旨曰:“先帝为朕简求贤淑,已定王氏,育于别宫待期。太监牛玉辄以选退吴氏于太后前复选。册立礼成之后,朕见举动轻佻,礼度率略,德不称位,因察其实,始知非预立者。用是不得已,请命太后,废吴氏别宫。”

  不但吴氏被废,连她的父亲也被免官充军,而“舞弊”的牛玉,则被发配到孝陵去种菜。初时,还有那不开眼的迂腐官员纷纷上疏,称牛玉乃是欺君的大罪,仅仅罚他做个菜农,力度不够。结果,朱见深将上疏的官员统统贬到边远的州去。

  至此,一场热热闹闹的废后大戏才落下了帷幕,却是可怜了牵涉进去那么多无关的人。

  当昏昏沉沉的贞儿好不容易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双眼通红,胡子拉碴的朱见深,他温柔的抱着她,低沉的说:“再也没有人能伤害你……”

  贞儿将脸埋在他的怀里,掩住了那瞬间涌出的泪水。

  对于吴氏,贞儿倒并未有太深的恨意,以现代的眼光来看,她还只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十五六岁的年纪,放在现代,还只是个中学生。现今被废,花样的年华,恐怕只能在冷宫中度过一生。

  贞儿心中涌起深深的怜悯和悲哀,既为吴氏,亦为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是将一生都圈在了这深宫之中呢?自己又何尝不是充当了一个阴谋算计的角色呢?今后还能有平静的生活吗?就只能面对这些无穷无尽的陷害和争斗吗?吴氏是这场战争的牺牲品,下一个又会轮到谁了呢?害人她是不会亦不愿的,可就像汪直说的,不害人,就能置身事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