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作者:银月莞尔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几日,朱见深都很晚才回来,眉宇之间总是笼着层愁云,夜里总是辗转反侧,唉声叹气。他虽不说,贞儿也明白他是为了立后之事烦恼。

  废后容易立后难。朱见深自是铁了心要立贞儿为后,然而满朝上下皆不赞同。容貌没关系,才学没关系,出身也没关系,可单只年纪这道硬杠杠就成了过不去的坎儿。堂堂大明朝怎能立一个年近四十的女人为后呢?周太后更是放了话,要立万氏为后,她就三尺白绫去陪伴先帝!

  最终还是钱太后出来打了圆场,既然废吴氏的理由是先帝遗命王氏,那就该当立王氏为后,方能使人臣尽服。

  天顺八年(公元1464年)十月,明宪宗朱见深下诏,立王氏为皇后。

  …………………………………………………………………………………………

  听得汪直回报,皇上把自己关在上书房,不用膳,也不见人,贞儿不禁摇头暗笑,都做了皇上了,还是一副孩子脾气。

  “朕说了,不吃!不吃!不吃!都给朕滚远一点!”

  才走到上书房外,就听见他嚷嚷。

  “让我滚到哪儿去呢?”贞儿抿嘴轻笑。

  “贞儿!你怎么来了?”朱见深转过头,不禁涨红了脸。

  “你不来看我,我只好来看你喽。”贞儿笑盈盈的看着他。

  “我……我……”朱见深结结巴巴,好不尴尬。

  “你……你……你什么?”贞儿故意学他。

  “我……对不起……”他沮丧的低下头。

  “哦?你怎么对不起我了?”贞儿一本正经的问。

  “我……还是不能立你为后……我愧对于你……”他好看的眼睛蒙上了水雾,无奈、愧疚、不甘,交织其中。

  “傻孩子……”他认真的神情让贞儿眼角发热,移步上前将他揽在怀里。

  “贞儿,你知道吗?那天看到你满身是血,我的心就像被人摘了去。我好怕……好怕……我好怕你会离开我……”朱见深抱住贞儿,将头埋在她的衣裙里,深深的哽咽。

  “不会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贞儿轻抚他的头发,止不住的珠泪滚落下来。

  “你放心,浚儿已经长大了,今后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虽然不能让你做皇后,但是我一定让你成为宫里最尊贵的女人!”

  一夜缠绵,满腹柔情都化作了浓浓的爱欲。一遍又一遍的索取,两个人都在这刻骨的销魂中沉溺。姿容才识又如何?身份地位又如何?年龄差距又如何!又有什么能比得上十六年的相依相守、不离不弃?

  …………………………………………………………………………………………

  进入深秋,青青的草叶子都慢慢转黄,还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霜。贞儿喜菊,朱见深就命人在昭德宫里遍植菊花,俱是名贵品种。此时竞相开放,整个昭德宫都飘忽着淡淡的菊香。

愉,贞儿比平日里晚起了些,才刚梳洗完毕,就得了信儿,新上任的皇后娘娘串门儿来了。

皇后来拜访一个妃子?这是唱的哪出戏呢?难道这位新皇后赶上门儿来要给她个下马威吗?贞儿心里直犯嘀咕。

  “贞姐姐,妹妹不请自到,叨扰你了!”

  还没等她迎出门去,这位王皇后,就自己进来了。

  贞儿慌忙见礼,还没等欠身,王皇后一把搀住,亲热的说:“姐姐莫要跟妹妹生分了!咱们姐妹哪来那么多礼数。”

  王皇后这热乎劲到弄的贞儿不知应对了。仔细看来,这王皇后比吴氏倒是另有一番滋味。若吴氏堪比牡丹,富贵娇艳,这王皇后就可比海棠,妩媚动人。娇小的身躯玲珑妖娆,眉目间盈盈含笑,更多了几分亲切和气。同是名门之女,大家闺秀,却没有吴氏那般凌人之气,让人观之心生好感。

  王皇后拉着贞儿坐下,倒真有几分亲姐妹的感觉。

  “姐姐莫疑,咱们姐妹都是皇上身边的人,理应像亲姐妹一般相互照应,那样皇上才能安心啊。”

  “皇后娘娘教训的是。”贞儿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姐姐真真是折煞妹妹了。姐姐比妹妹年长,在皇上身边时间又长,以后妹妹还仰仗姐姐多多提点呢,你这么说就是不愿跟妹妹结交了!”

  “……贞儿不敢……”

  “以后咱们就姐妹相称,你要不答应,妹妹可就恼了!”王皇后娇嗔道。

  “这……贞儿从命就是……”

  “这才是我的好姐姐!”王皇后说着,从手腕上褪下一只晶莹剔透的碧玉镯来,“妹妹没什么好东西,这只镯子是祖母给的,妹妹戴了好些年了,这就送给姐姐做个见面礼吧。”说着,拉过贞儿的手,不由分说就给套上。

  贞儿虽向来不喜这些劳什子,但从前曾为孙太后掌管衣饰,倒也识得几分。看这只玉镯润洁无暇,却是价值不菲。她慌忙推辞,“这……这太贵重了,贞儿受不得……”

  “姐姐这是瞧不起妹妹吗?”王皇后嘴角微撇,已是泫然欲泣,真真是我见犹怜。

  贞儿却也没了主意,倒像是欺负了人家。

  “那贞儿就谢谢了。”她向来不善与人攀谈,今日更是被这王皇后弄昏了头。

  “这才是我的好姐姐!”她马上就破涕为笑,喜气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