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作者:银月莞尔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想这王皇后倒是如此可亲之人."好容易送走了王氏,贞儿不禁慨叹.

  "那是她聪明!"一旁的珍儿撇嘴道.

  "此话怎讲?"贞儿奇道.

  "现在谁不知道皇上对娘娘的情意?有吴皇后在前,她岂不怕步了后尘?主动对娘娘示好,这才是明智之举."汪直贼笑着接口.珍儿也连连点头.

  看着一屋子的奴才都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贞儿不禁苦笑,看来大家都把吴氏被废算在了她头上,这个恶名她是背定了,想必众人口中,她已经成了个飞扬拔扈,谗言陷害的女人.

  “浚儿啊浚儿,你可害了我了!”她端的无比郁闷.

  "呵呵,又在烦恼什么呢?身后传来朗朗笑声,却是朱见深下朝回来.

  贞儿无奈的白了他一眼,懊恼的说:"还不是你惹的,好好的非要废什么后,这下好了,我成个恶人了!"

  "谁敢胡说!我的贞儿是世上最好的女人,是个仙女……"他走近将贞儿搂在怀里,深情的吻着她的秀发.

  贞儿忍不住噗哧笑了,举起拳头轻轻捶打他的肩头," "又说傻话!"

  "皇上,奴才想替娘娘讨个恩典"汪直见两人高兴,趁机插嘴.

  "你又想编排什么!"贞儿狠狠瞪了他一眼,汪直却笑嘻嘻的不以为杵.

  "哦?贞儿还有什么为难之事?快些说来!"

  "娘娘近日一直感伤,进宫多年,双亲远离,不能尽孝,深以为憾.娘娘是个极良善的人,从不为自己说话,做奴才的眼看娘娘日日难过,只得大胆替娘娘说一句,此事全是奴才自作主张,皇上恕罪!"说着,他还扑通一声跪下了.

  贞儿不想他却是提起了自己的爹娘,不由的也红了眼圈.

  “原来只是这等小事,你呀,就是什么都不肯跟我说!”朱见深宠溺的捏捏贞儿的鼻尖。

  “皇上,奴才也觉得小汪子说的极是。您想想,这宫里哪个娘娘背后没有势力?万娘娘身单势孤,难免受人欺负。这次立后之事,不就是万娘娘少了自个儿人的支持?您得给万娘娘树个靠山啊。”一旁的梁芳也参合进来。

  一提起立后之事,朱见深更是激动,“好,梁芳,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三日后,朱见深下诏:擢授万妃的父亲万贵做都督同知;擢授万妃的大弟万通做锦衣卫都指挥使;擢授万妃地小弟万喜做青州知府。

  不仅万家父子成了皇亲国戚,朝廷新贵,连贞儿自己都纳闷,一夜之间,呼啦一下就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一大堆远的、近的、曲里拐弯的亲戚来, 万家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人丁兴旺了?

  贞儿并不理会这前朝的事儿,只要爹娘过的好也就罢了,至于那些上赶着巴结逢迎的人,一概让汪直挡了驾。

  …………………………………………………………………………………………

  成化初年。

  四月的天,草长莺飞,春暖花开。

  “秋千架上春衫薄”,脱去了厚厚的冬装,人也变得轻盈起来。望着一群小宫女追逐嬉戏,贞儿的心情也难得的轻松起来。

  “别总是看这些劳什子书,当心伤了眼睛!”突然有人从背后抽走了她手里的书,她回眸一笑,“不妨事,我也是闲了才看两眼。”

  朱见深轻轻的推动秋千,贞儿白色的衣裙随风飘荡。

  “怎么?前朝可有什么烦心事?”贞儿看他默默无语,眉头紧锁。

  “今日,黎淳上疏,请求追查当初叔皇废朕太子之事。”

  “那皇上心里怎么想呢?”

  “都是过去的事了,朕不想再追究,也并无介怀。”

  “当年郕戾王对你父皇确实过于刻薄,废你太子也着实是有些卑鄙,但他危难之时受命,削平惑乱,使老百姓安居乐业,却也有功……”

  “朕也是这么想的,当年若不是叔皇帝继位,外敌如何能退,父皇又如何能返?”

  “你父皇废其帝号,赐谥号为“戾”,却也稍显失了公正。”

  “那朕就下旨恢复了叔皇的帝号吧。”

  “还有那于谦……确是极冤的……”

  “是,朕要给他平反。”

  贞儿回头笑盈盈的看着朱见深,“皇上果然是个明君。”

  “贞儿才是个善良的好女子!”朱见深探臂将贞儿从秋千上抱下,“朕饿了 ,陪朕用膳去。”

  成化初年(公元1465年),明宪宗朱见深下旨恢复景帝帝号,定谥号为“恭仁康定景皇帝”。 恢复于谦的官职,赐祭,诰文曰:“当国家多难的时候,保卫社稷使其没有危险,独自坚持公道,被权臣奸臣共同嫉妒。先帝在时已经知道他的冤,而朕实在怜惜他的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