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作者:银月莞尔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的紫禁城,没有了白日里的金碧辉煌,多了几分狰狞和恐怖。在黑暗的掩盖下,不知酝酿着多少罪恶。

  “那小崽子真是命大,几次三番都没弄掉,居然还给生出来了,这可怎么办!”

  “主子莫急……”

  “我能不急吗?你看皇上对他那个稀罕样,摆明了是要立他做太子,将来那个老贱人就成了皇太后,我们还能有出头之日吗?”

  “他现在还是个未足月的奶娃,能不能养的大还难说呢……”

  “现在那昭德宫跟个铁桶似的,谁都进不去,你又如何下手?”

  “哈哈,主子莫急,奴才自有妙计!”

  “你有什么计策?”

  “主子您看!”

  “这黑不溜秋的小石头有什么用?”

  “呵呵,此乃‘燃石’?也叫做‘石炭’。”

  “石炭?”

  “正是!这石炭乃是山西所贡,比宫里常用的木炭要耐用的多。”

  “你还怕那小崽子冷,特意巴巴送这石炭去给他取暖?”

  “主子有所不知,这石炭……”

  …………………………………………………………………………………………

  “娘娘,您就别再跟皇上闹别扭了,皇上对您、对小主子的好,咱们这些做奴才的看着都感动。”珍儿一边端过一碗药汁喂贞儿服下,一边絮絮叨叨的劝她。

  贞儿喝完药,斜靠在床榻上,静静的不语。

  “娘娘……”珍儿看她不为所动,忍不住又叫。

  “珍儿,你可有心上人?”她突然出声打断了珍儿。

  珍儿羞红了脸,嗔怪道:“娘娘跟奴婢打趣……”

  “若是有,就出宫去吧……”贞儿淡淡的道。

  珍儿急忙跪下,“娘娘!不要赶奴婢出宫!”

  “你不想出去吗?”

  “奴婢要一辈子服侍娘娘,求求您,不要赶奴婢出宫……”珍儿连连磕头,清秀的小脸急的通红,已经泪花闪烁。

  “傻丫头……”贞儿摇摇头,轻轻的叹息一声,不再说话。

  “贞儿!贞儿!你快看哪!他在对朕笑呢!”

  朱见深抱着儿子屁颠屁颠的跑来,大惊小怪的喊着:“你看你看!他真的在对朕笑哦!”

  看着襁褓中粉嫩的婴儿,贞儿的嘴角不由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这些日子以来,这是第一次。可是突然摸到身上那残缺的玉佩,她的心又痛了起来。

  “珍儿,我想睡了。”她冷冷的吩咐。

  珍儿看着朱见深,不知所措。

  朱见深碰了个钉子,讪讪的笑笑,“那你好好休息……”他抱着儿子乐呵呵的出去。

  贞儿拉过被角盖在脸上,遮住了默默流淌的泪水,她握紧玉佩,告诉自己不要再心软。

  …………………………………………………………………………………………

  清晨,一声凄厉的尖叫打破了昭德宫的宁静。

  “娘娘!娘娘!小皇子出事了!”珍儿惊慌失措的闯进来。

  贞儿猛然坐起,“何事?”

  “小皇子……他……”珍儿结结巴巴的说不成话。

  贞儿的心已然揪在一起,她披衣翻身下床,“带我去!”

  “您……还在月中……不能出去啊……”珍儿慌忙拦着她。

  “快走!”她轻声斥道。

  珍儿不敢再拦,忙搀扶着她去往皇子的房间。

  “昨日是刘嬷嬷和王嬷嬷当值,已到辰时,奴婢还未见她们起身,便在门外唤她们,迟迟不见回答,奴婢心中惶恐,进得内室,却看见……却看见……”

  身后跟随的奶妈,已吓得话都说不顺溜。

  贞儿顾不得什么,跌跌撞撞的跑去。

  待她走进房,却见两个奶妈,一个倒在门口,一个倒在床榻之下,面目甚是痛苦,似有人掐着其脖颈一般。贞儿将手探其鼻息,又摸脉搏,竟早已死去。

  她头一晕,无力的靠在墙上,望着床榻上的襁褓,她竟不敢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