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作者:银月莞尔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望着那小小的襁褓,只觉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心被掏空了似的,想要走过去抱起,却全身无力。

  珍儿壮着胆子慢慢走过去,只看了一眼,却马上以手掩嘴,堵住了差点脱口而出的尖叫。她回过头看向贞儿,神色凄惨,轻轻摇了摇头,贞儿轻叹一声,闭上了眼睛。

  “皇儿!朕的皇儿怎么样了!”

  一阵嘈杂,却是朱见深闻讯赶来,顾不得一干人的跪拜行礼,他直扑进房,一把抓住贞儿的胳膊,使劲的摇晃着,“贞儿,儿子呢?我们的儿子呢?”

  贞儿不答,一双清眸里满是痛苦之色。

  朱见深猛扑到床前,却吓得连连后退,险些栽倒。他喉咙里一声嘶哑的喊叫,抱着那小小的身子,痛哭失声。

  “是谁!是谁害了朕的儿子!朕要将他碎尸万段!”

  一贯温和的他,此时却像极了一头发怒的狮子。

  门外候着的汪直走进来,扑通跪下,“奴才已经盘查过昨夜值守的侍卫,并细细查过了门窗,并无人闯入的迹象,也验过了两名奶娘的尸身,并无中毒……”

  “她们确是中毒了……”贞儿一声轻叹。

  “什么毒?谁下的毒?”朱见深吼道。

  “你们可闻得这屋内有异味?”

  朱见深用鼻子轻嗅几下,确有一股异味,甚是呛人。

  “珍儿,将窗子都打开通风透气。”

  贞儿走到屋内,望着床边的一个暖炉,里面尚有未燃尽的炭灰。

  “昨夜可是燃的石炭?”她轻声问道。

  “太医说小皇子身子羸弱,受不得寒,这屋里一直都烧着暖炉,昨日惜薪司特意送来了两筐石炭,说是比往日用的木炭好……”一名奶娘连忙答道。

  贞儿走到床边,俯身望着那小小的婴儿,却见他双眼紧闭,面色潮红,口唇都呈现不正常的樱红色。贞儿只觉万箭穿心,泪如断珠,一滴滴落在那娇嫩的小脸上。

  “贞儿,你快说,是谁毒害了朕的皇儿!”朱见深一把抓住她的手。

  贞儿一把甩开他的手,颤声说道:“报应……都是报应……”

  “这异味乃是石炭燃起时生成的毒气……”

  “……”朱见深瞪大了眼睛。

  “石炭之中,杂有硫磺,毒气较木炭更大。且这石炭,想是淋过雨水,甚为潮湿,未能充分燃烧,毒气更大。”

  贞儿看着众人疑惑的目光,不禁苦笑,怎么能跟他们讲清楚这是一氧化碳中毒呢?

  朱见深似懂非懂,但是他听明白了一点,是这石炭害死了儿子!

  “来人,把惜薪司的奴才们统统砍了!”

  贞儿突然抬头,冷冷的注视着朱见深,惨然道:“莫要再累及他人了!这都是报应!报应!”

  朱见深在那锋利的目光下不禁打了个哆嗦,“贞儿……我们的儿子……”

  “唉……死了也好……死了也好……”贞儿轻叹一声,起身慢慢走出房外。

  “贞儿……贞儿……”

  她不再理会朱见深凄凉的呼唤,握住腰间的玉佩,告诉自己什么都漠不关心了吧,但是,却只觉心痛如割,脚下一个踉跄,嗓子微甜,一口鲜血直喷出来。

  跟随的宫女一声惊呼,忙扶住了她,她只觉天旋地转,再也无力支撑。

  成化二年(公元1466年),贵妃万氏所产皇长子未及满月而夭折。明宪宗朱见深大悲,心痛成疾,数日不朝。

  且不提他这里伤心欲绝,这后宫的嫔妃们却个个欢欣鼓舞。最得宠的万贵妃的儿子没了,这太子位又是没主的了。想想万氏已经三十八岁的高龄,想再生个儿子恐怕也困难了,这为皇上生出太子的任务自是人人有份,万氏想再垄断也是不可能的了,大家伙儿的春天终于要到来了。

  朝中的反万派更是乐翻了天,这万家在朝中已经做大做强,要真是再控制了太子,那这天下还不就成他们万家的了?这真是阿弥陀佛,苍天有眼,祖宗保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