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作者:银月莞尔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得广建寺院,弘扬佛事,则其灵魂可得超度,离苦得乐,往生净土……”

  “多谢大师指点。”贞儿双手合什,虔诚的行礼。

  继晓和尚面带微笑,合手回礼,一脸欣慰。

  “梁芳,亏得你为我引荐大师,功不可没,你自去领赏吧。”贞儿转头看向梁芳。

  梁芳满脸堆笑,忙躬身答道:“为娘娘分忧是奴才分内的事儿,奴才不敢邀功。”

  “这差事就交由你办吧,可让韦兴协助你。”贞儿淡淡的吩咐。

  “奴才定尽心尽力,办的妥妥帖帖。”梁芳大喜过望。

  贞儿闭上眼睛,心里默默的念道:“我为你做这许多,只望你不再受苦……”

  几日来,他总是出现在梦中,有时全身浴血,有时火中挣扎,有时深陷黑沼,有时被怨灵缠身。面对他伸出的手,贞儿却总是抓不住,救不得,每次都大汗淋漓的惊醒,发现泪已湿了枕头。

  是他给她托梦吗?是他在向她求救吗?他因她而冤死,心里定是充满怨恨吧!

  心魔难消,纵是自现代社会穿越而来,贞儿也难免要求助于僧道之事,只求心安。

  “圣驾到!”

  朱见深下朝回来,一脸的疲惫。继晓和尚忙告退,梁芳心虚,怕朱见深责骂,也忙趁机溜了出去。

  朱见深凝视贞儿良久,嘴唇动了几动,终又无奈的长叹一声。

  贞儿自顾喝茶,却不理会,两人静坐良久。

  “皇上可有烦心事?”

  忽的她开口问道,许久以来,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跟他说话。

  “没,没有……”朱见深连连摇头。

  “臣妾听闻近日彗星屡现,朝中非议甚多……”

  “你……这……”朱见深张口结舌面红耳赤。

  贞儿面无表情,双眸看着他。

  “臣妾还听闻,大学士彭时、尚书姚夔等多次联名上疏请皇上‘溥恩泽’,以绵后嗣?”

  “这……这……”

  “皇上准备如何应对?”贞儿依然是波澜不惊。

  “我……我不理会他们……你放心!”

  “哦?皇上这么做置臣妾于何地?让臣妾如何立足?”她突然变了口吻,咄咄逼人。

  朱见深听她一口一个皇上,一口一个臣妾,已是倍觉逆耳。相伴多年,她从不这样相称,总是像幼时一样,叫他“浚儿”,从不像别人那般恭敬,却让他倍感亲近和温暖,现在的她让他感到陌生和疏离。

  “皇上既为天子,行事自不可妄为,皇上是这后宫众嫔妃的企盼,皇嗣之事更是关系到江山社稷,皇上理应顺应众意,广施恩泽,充实皇室才是!”

  “你……你怎可说出这番话来!我……我的心意你岂能不懂?”朱见深听她侃侃而言,只觉心如刀割。

  “只因皇上的任性,臣妾这些年来,成了众矢之的,尽受污蔑和责骂,担了多少恶名,臣妾恳请皇上不要再陷臣妾于不义,您就放臣妾一条生路吧!”

  “这后宫多少如花美眷,日日期盼皇上的宠幸,臣妾恳请皇上……”

  “啪!”朱见深满面怒火,摔碎了手中的茶盏。

  “你……这可是你的心里话?”他瞪着贞儿。

  贞儿闭了眼,握紧手中的玉佩,狠心道:“句句真言,恳请皇上成全……”

  “你……贞儿……你心里可曾爱过我一分……”朱见深凄然道,他紧紧的看着贞儿,眼睛里满是期盼。

  她轻抚着手中的玉佩,却不忍再看他的眼睛。

  “我只爱他一人……”

  朱见深仰头大笑,眼角却是一片湿润,“好……好……如此……朕就遂了你的心愿……”。

  “梁芳!摆驾钟粹宫!”

  梁芳跑进来,看着二人,心中惶恐,不知如何应对。

  “贵妃娘娘放心,朕这就‘溥恩泽’去了!”他凄然看了她一眼,一甩衣袖,愤然离去。

  听着他愤慨的声音,贞儿亦是心如刀割,紧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出声留他。

  成化四年(公元1468年)秋,彗星屡见,是谓不祥之兆,大学士彭时等上疏,乞正宫闱以绵圣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