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频频道 > 妖仙小怜 > 正文
第一章 初见人事已惘然(一)
作者:叹世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流年似浮梦,世事沧桑已惘然。

  即使少了坐镇仙山的仙人,七宝仙山依旧是原来的七宝仙山,鸟鸣虫叫,蝶舞风翻。几许轮回,几度春秋,似梦魇,似浮华,却终改不了山上的安然明朗。突兀不齐的岩壁上,潮湿的结着绿色的苔藓,棱角之处水滴集结了岩壁上灵芝的仙气,有节奏而缓慢的滴落到潭里,清脆似铜铃。

  潭底的女子双目紧闭,却很安详。此时,身无一物的**,却肤色白皙,不曾见到一丝的疤。红发随着水波微微的浮动着,轻柔地抚着她的肌肤。头顶的狐耳跟鲜红的长指甲已在水中消失了。除去红发便同正常的女子没甚异样。

  小怜已经不记得自己走在这茫茫的无际的白色空间里多久,只知道自己身着白衣,赤足空手,素面朝天,连简单的发带都没有,法力也似是失了效。踩在白色的地面,却不是冰冷而是惬意的柔和,似水似雾,看不透彻。忽然一道亮光刺痛了双眼,下意识的眯了眼,侧了头。用手挡着眼前,自缝隙里看了过去。心里却是有个声音唤着自己走过去,让人舒心的声音,就像是师父。一步一步的靠近,亮光显得不那么刺眼了;再靠近,光便包围小怜,连同她整个人都裹了起来。

  潭底的女子忽然一动,细小的汽泡翻着滚,打着转地往水外泡去。猛然间,那女子睁开了眼,黑瞳在水底显得格外的黝黑。尚未意识到自己仍在水底,便是急急地吸了口气,却只觉鼻子一酸,慌张地往水外翻腾。一帘水花惊起,打在岩壁之上,又顺着滴了下来。抚了脸上的水,小怜大口大口地呼吸起来。待平静后,便是皱眉莫名的看着周围。为何,我会在这个地方?低头又看了看自己**的身子,便是又挡住胸前,紧张的蹲会水里,忙左顾右盼,见无人才安心的皱眉思索了起来。莫不是我又作了什么坏事?师父罚我蹲冷水?

  终是未果,便讷讷地出了潭水,拇指跟食指一扣,闭眼生疏地念了个决,身上的水渍便是干了,还穿上了一身少女的白裳,头发也顺的变黑了去,简单的束在脑后,看起来,竟显得像个翩翩公子。嘿,找师父去。一路飞奔地跑到了离水潭不远处的小木屋内,一扇一扇的推开门,却是见不到半个人影。房内灰尘厚重的铺在桌上,凳子上,地上,连床上都是,一看便是很久没人住的模样。

  虽不解时为何,但是她有办法找到师父的。抬了鼻头狠狠地嗅了一口,琢磨了一会,便贼笑的认定了一口方向。曾经师父就问过她为什么他怎么藏,都能被她找到。回答很简单,‘师父您老人家味道很独特,找您啊!跟找鸡一样简单。’敢情她是把他跟鸡作了比较,楞是让萧然一个月没给她吃鸡的机会。她求他给她吃一口,萧然却是伸出一只胳膊在她面前。后来自己好不容偷了只回来,烤的金黄金黄的滴着油,刺啦刺啦的在火上燃着。萧然却是一阵袖风,将鸡抢了去,将鸡在小怜眼前舞了舞,道‘你闻我,还像鸡吗?’可小怜一只盯着鸡,想都没想就跟个傻瓜似的忙点头,忽然觉得不对,又忙摇头。气的萧然顺地就闪的没了影,当然鸡还在他手里。

  屁颠屁颠的在树林里蹦跶着,手里撩着腰间的玉佩打转,到处看着,最后定眼在蹲在一棵绿竹下的玄色身影眯了眼,贼了起来。悄悄地放慢脚步,发挥了狐狸的特长,蹑手蹑脚的靠近着。那身影似是什么也没发现,在树下直鼓捣着什么,这也让小怜在心里笑的头仰马翻。待近到了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小怜微微下蹲作势,然后猛然一跳蹦到那人的背上,“哈哈哈哈,师父、师父、师父。”说着,小腿便是缠上了,头还直往那人后脖颈里磨蹭,一脸的开心。师父就是这个味道的,香香的。

  那人却是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冒了一阵冷汗,毫无防备的头朝前的跌倒在地。可身后的人却仍是不放手,脖颈处还传来痒痒的感觉,急忙伸手扯着箍住脖子的手跟盘在腰际的脚。想是身后的人缠人功底已经炉火纯青,任他死掰活拽地却是弄不开来,身子极其不舒服的扭着,肋的他都快断气了,艰难地叫道,“放手,我不是,放…手手手手。”

  小怜趴在背上一阵莫名其妙,以前这样师父都是会变出个假身,让自己真身逃走的,怎的今日还真让她抱到真身了?可师父也不会叫的这么凄惨啊!松开了手,讷讷地蹲坐在地上,皱眉疑惑的看着那人半晌,猛然抓住他的肩,迫使他转过身来面向自己。

  脖上的力道一去,那人便是狂咳不止。还未缓过气来,肩上的力道便又让他转了一百八十度。看清不是师父后,小怜全身便警戒了起来,皱眉满是防备之意的问,“你是谁?”

  那人却是一副被人发现的紧张,贼转着眼珠不语。

  瞄了那人的上下,小怜鄙视的道,“哼!不过是个小仙嘛!怎的?想来我七宝仙山盗宝么?”

  那人一听‘小仙’,眼里的紧张便是散了去,满眼的贼笑奉承的对小怜道,“是是是,小的只想着早日位列仙班,听人道这仙山之上藏有七宝,便是起了贪念,还请仙人放了小的。”一脸的委屈受伤的样看着小怜,可眼底深处却是贼笑着。呵呵!骂我小仙?你还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就你那点仙气抵我皮毛都还不够。骂我小仙,莫不是怕老爹老妈知道我来此盗宝而生气,我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小仙,哼!

  小怜站起了身,鄙夷的俯视着还蹲坐在地的那人,咕噜了一下眼,“你是哪个山头的?”

  “山头?”站起了身,拍着身上的尘土,却听到‘山头’一说,不禁疑惑道。

  “就是问你哪个仙人门下的?”敢情她是把所有的神仙当做是守山的了。

  “额!!!小的尚未派人门下。”真是笨,还山头。

  “这样啊!”故作苦思的模样,揉了揉眉角,然后猛然转头凑到那人面前,“以后跟我了,若你表现的好,我便让你跟我在这山上住下。”

  那人皱眉瞪眼的看着小怜。

  “不用拒绝了,跟我住了山上后,此处的宝贝也都是你的了。”有宝贝么?我怎的不知。“小贼,你叫什么。”

  “萧…...”似是想起什么,那人便又住了口,“叫我小贼好了。”

  “是够贴切的。”望了一眼他刚蹲的竹下,盆大个土坑,不禁笑了笑。小贼见她笑,却是受气的拧着鼻头,动着口型骂道‘笑个死啊,爷我还不是听了人家说在这颗烂竹子下啊!’

  “恩!宝贝不在这,在……”转目看向一脸期待的小贼,却是转了话题,“不过,你得先跟我去找师父。”

  “师父?”

  小怜狠狠地点了点头,若是师父在山里,她肯定可以闻到,可是刚才除了此人身上散出来的淡香有点相似外,别的地方是没有的,除非师父出了山。

  “为什么?”小屁孩一边去,妨碍爷我找东西。

  “哼!难不成你不想做仙人么?”高傲地看着小贼。

  小贼却是不屑的扯了嘴角,鄙视的看了小怜一眼。

  “你莫不是看不起我,”皱眉怒目瞪着他,“你就不怕我把你抓到天上,让天尊把你给捏死去。”

  小贼身形一抖,眼里多了几分慌张,让小怜得意了几分。

  “你?飞的上天么?我听说,能上天见到天尊的至少也要是戴的上凤翎羽冠的仙人吧!”

  “我……我我,”口打结了半日,“可我有神剑令牌,可以通神的。”

  “可……我还听说,那令牌可只有上了岁数的老仙才有,你…”鄙夷的上下打量了小怜,摇了摇头,“最多怕是只有三百年吧!说是仙也可以,说是妖也可以的吧!那令牌该不会是你师父的吧!”

  “师父才不是老仙。”在小怜的潜意识里,老仙便是像孟婆婆那样,满脸地皱纹,头发黑白相间,弓背驼腰。

  “大不了,你帮我找到师父,我把山里的宝贝都给你。”若是师父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山里,纵使有再多宝贝她都不要。

  小贼邪笑了下,看着小怜,“别的我都不要,我就要那把两极剑。怎样?”那剑可是遇鬼杀鬼,遇神杀神。若不是在藏书殿里看了书上的记载说这七宝仙山的狐仙真人拿着那把两极剑,灭了鬼族的内乱,平了仙族的造反,杀了异兽,他才不会跑来这鬼山头找剑。

  师父的两极剑?“哼!你小子眼光倒高,不过我还真知道它在什么地方,”看着小贼两眼放光,小怜又接着说,“不过就我跟师父进的去,所以,在你未帮我找到师父之前,你是拿不到的。”

  小贼倒好,笑的更深了,“那一言为定,我帮你找师父,你给我剑。我们击掌为盟。”

  “不,”一听,小贼便是皱了眉。小怜却是接着道,“我们拉钩钩。”说着便是捏着小拳头,伸出一只小指。小贼不解,却也讷讷地抬起了手。小怜伸手上前勾住了他的小指,两拳相抵,拇指盖章,“谁要是背叛,”小怜眼里出了阴森之色,看的小贼心下一惊,小怜接着道

  “谁就没鸡吃。”

  “啊?什么?”小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他刚听到了什么?没鸡吃?

  怕小贼反悔,小怜马上抽回了手,指着小贼的鼻子道,“喏!拉过勾了,不许反悔的。现在跟我去找师父。”语毕,便是拉着小贼的衣袖往山下的路跑。小贼却一直在苦闷。

  没鸡吃?没鸡吃?她居然说没鸡吃。她怎么知道我最爱吃烤鸡啊!这个奸人啊!

  夜渐黑,鸟儿歇息了,蝶儿屈居于花丛深处,没了踪迹。而黑暗里的仙山却仍旧烟雾缭绕,让人看不透,又是摸不到。

  小怜同小贼坐在一堆明火旁,火光在两人脸上晃动着,火堆里不时传来‘劈吧’的响声。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小怜终于带着小贼辛苦的出了‘丝竹方阵’,回想自己跟着这个小怜左蹦三步,右跳两步,前进五步,后退四步,围这树绕三圈,再反绕一圈的模样,真觉要丢死人了,还好这七宝仙山雾气重,没半个仙半个人半个妖的,不然被知道了,丢脸都丢要西山怒神那了。想着,小贼愤懑地用火棍大力的戳了戳火堆。

  而已边的小怜抹了抹嘴角的油渍,满足地打了个咯,又用舌磨蹭着牙,婆娑的挨到小贼身侧,诡异地看着他,盯的戳着火堆的小贼满身的不自在。

  “干什么?”

  小怜眯了眯眼,一副贼样的伸手指到小贼的鼻尖,“你……是怎的进来的?”

  小贼紧张地直了直背,“走进来的呗。”

  “哼!说谎。七宝仙山哪里是你这些个小楼咯进的来的,山脚的‘丝竹方阵’早就把你打下山了。”

  小贼故作深沉,面带苦涩,憋了嘴,又用手抹了一把泪的哽咽道,“是……我师父。”

  “啊?”

  见小怜同情的皱眉,小贼心下直笑,“为积功德,我便随师父前来这仙山求剑,好去酆都灭魔。”

  “酆都?灭魔?”不解的低了头

  “你不知么?三百年之前酆就成了魔域,城外百里之内都见不到个人影,妖魔鬼怪任意妄为,商人百姓都是绕道而过。”

  小怜咬了咬唇,暗道:三百年前我还没成人形呢!怎的会知道。

  “许是你未出山,便是不知吧!”见小怜苦闷的模样,小贼不由地安慰道。

  “那你师父呢?”

  小贼又憋了嘴,“就是……被你所说的‘丝竹方阵’打的散了真元。”

  小怜一惊,真元都散了,那不就是……不禁胆怯地看着小贼,怕扰起他心里的哀伤。小心地伸出了手,抚在小贼的头顶认真的磨蹭起来,就像以前师父安慰自己一样。

  小贼皱眉的鼓着眼珠看着一脸柔气的小怜,头顶还不时传来的那小手揉捏的触感,瞬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在干什么啊?而小怜却是一汪秋水的看着他,那表情就像在说‘孩子,以后我就做你师父吧!’小贼眼角抽搐了几下,伸手抓住了小怜的手腕,僵硬地拉下了头顶,咬了牙,强忍了怒气道,“我……没事。”

  “说谎。”

  小贼惊讶的抬眸。

  “若是师父……死了,我……才不会没事,我会……很……伤心很伤心的。”一时找不到形容,便是紧张的表达着自己,似乎现在师父失了踪迹自己便是再也看不到了一样,莫名的慌张担心,心里的不安使得小怜眼泪急的模糊了视线,忙用低头袖口擦了擦眼角。

  “你……恨喜欢你师父么?”小贼小心的问道。

  未想什么,小怜便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

  小贼无奈地苦笑了下。想来自己都是骗她的,谁知这只笨狐狸却那么认真,哪来什么师父啊!对于天上仙的他来说,过那‘丝竹方阵’不过小菜,怎会被打的散了真元那么狼狈,自己又不是妖,只有妖邪才会同那竹阵气息相克,妖气重则旺阵气,灭煞气。

  不知何时,小怜抱膝盯着火焰便睡去了,梦里奇怪的火池,却有着熟悉的气,诡异的火焰窜上蹿下,凶猛的似一只猛兽,随时都会吞噬掉周遭的一切。看着火势的蔓延,小怜只觉自己不过是个过客,不痛不痒的站在火池边缘。当火焰漫过自己头顶的时候,一切又再次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没有尽头。

  看小怜睡的甚沉,小贼小心的靠近,将一条金色的细丝绑在了小怜垂在地上的左手腕上,打了个死结,扣住两指,轻声念了个决,金丝便隐了踪迹。满意的抬头看了看依旧沉睡的小怜,心下暗道,‘陪你瞎玩也成,反正回去也是无趣,不过还是防着点的好,这条‘小雀金丝’便当做见面礼了,莫怪莫怪。’

  翌日,燃尽了的火堆仅留黑色的木炭,翠竹雀绿黄的身影在竹林里窜动,鸣叫,不时三五成群的从小怜小贼的头顶俯冲而过,伴随着清脆的响声。不知何时趴到小贼腿上睡的小怜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却仍是不愿醒来,头往小贼的腿上磨蹭了两下,又沉睡了去。

  靠在子槐树上的小贼只是觉腿上酸疼酥麻,又是突来的一阵奇痒,难受的半睁开了眼,大掌揉了揉脸,却自指缝里看见躺在自己腿上熟睡的小怜,腿上的疼痛诡异的加倍的传来。看着那熟睡的女子就似一个瓷娃娃一样安然,便小心的抽了抽腿,见是不动,伸手轻缓地抬起那颗‘重大’的头,那人却直往小贼腿上蹭,还含糊着叫道‘师父,师父……’,声音似是匆鼻子里发出来的。

  “我可不是你师父。”稍一大力,小怜便是被推的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身上一阵痛觉,撑起身子,揉了揉眼。又滚下床了么?好疼啊。

  “喂!女妖仙人,你要我怎的帮你找师父啊!”

  “我不是女妖,叫我小怜就是了。”拍了拍身上粘上的树叶,小怜竟还没计较什么,实则是自己根本没意识到什么。“这里仙山的气太重,等下了山我自能找出师父在哪,你带着我去就成了。”

  “哦。”小贼恍然大悟道,却又似想起什么,面带苦色的看着小怜,“那万一路上你丢下我一个人怎么办?”

  “不会的,除非我找到了师父。”接着专心的摘自己头顶的枯叶。

  “要是你不小心把我弄丢了怎的办?”

  小怜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皱眉思索了起来。是呀,要是丢了,怎么办啊?找师父好找,找他却难找,若是找不到他,他就不能带我在山下找师父,师父说过山下都是人,很凶,不仅杀鸡,还杀狐狸的,拔皮的那种。

  小贼狐疑的靠近,眯了眼,“要不,你给我几根毛,我就能请别人帮我找到你的。”

  小怜不信的看了看小贼,终是点了点头,伸出手背吹了口气,白净的肤色上便是长出鲜红狐毛,捡了撮最长的揪了下来递给了小贼。

  贼笑的接过藏进了衣衫内侧,呵呵!下了山,自己身上的仙气可就难掩了,有这狐狸的小毛,天上的老呆子就难找到我了。

  树林里两个身影一前一后挪动着,后者手里拿了根长棍当拐杖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满脸的痛苦之色。小怜揉了揉痒痒的鼻头,憋着嘴小声地嘀咕道,“怪不得师父不让我下山,这下趟山跟要命似的,出了‘丝竹方阵’,却还有这么长的路,是不是根本就没有什么人间美味啊,小说都是骗人的。”想起多年前在柴房里搜罗出的几本人物游记,提到了‘人间美味’,使得小怜甚是向往,可现在她却是彻底怀疑了那小说的出处跟真实性。

  行在前面的小贼听到了身后的声响,不由地笑了起来,“快点,就快出林子了。”

  “你这句话一个时辰前就说了,跟放屁似的。”差点没站稳,忙抱紧了手里的大棒子。

  小贼转身去拉她,“真的快出去了。”抽了小怜紧抱的破棍子,不理她手舞足蹈的想夺回去,就随手一扔,“抱个烂棍子干什么啊!快走吧!”

  最后拖拽着小怜在树林里窜,小怜死也不肯站起身来,任其拖着自己,心里就想着反正我皮毛厚。

  忽然小贼停了脚步,蹲下了身子,谨慎的竖起耳朵听了听四周的动静。

  “怎么了?”从地上爬起来,凑到小贼身边。

  小贼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惊的小怜也神经兮兮瞪到了眼,捂住了嘴。

  看了看天边飘来的黑云,四周便是暗了下来,连鸟虫都没了声响。小贼心下一阵疑问,此处临近仙境,为何会有魔界的人呢?见来者靠近,小贼便抱起身侧的小怜跳进了高高的草丛里,隐了气息。

  黑云渐近,只一瞬,两道黑风一聚,落叶纷飞,便凝出两道人形,一个白衣,一个红裳。

  “为何跟来?”白衣男子凝眉,怒气地问道。

  红裳的女子却是不答,玩赏着耳侧的长发,嘟了嘴看着男子。

  “回去。”

  “不要。”女子小跑到男子跟前,略带怒气。

  “胡闹。”男子仅看了女子一眼,无奈的又侧过了眉目去。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来找她的吧!”

  男子不语,眉目微闪。

  “你想起来了吧!”

  男子仍是不语,思绪却似是飞了过往,一抹红色的身影,一双清澈的眼睛,却是一个让他心疼的回忆。

  “我就知道……”

  “是领主让我来的。”未等女子说完,男子便开了口。

  “领主?”女子先是一惊,却又马上换会了怒气的眼神盯着男子,“骗我的吧!”

  “莫要多说了,此处临近仙境,你还是先回去吧!”

  “怕伤到我么?”女子委屈的问,却是想着得到那句关心。

  “我是怕师父怪罪。”

  “哼!又是我爹。没我爹,你就不会关心我了吧!做人的时候是,现在成了魔,你还是如此。”女子忍住了怒气,自腰间掏出黑色长鞭,用力一甩,‘啪’地一声,一棵老槐树便是拦腰断了去。女子冷笑了几声,“做人我没你内力强,可做魔,你可没我煞气强。”回首看了看远处临空的七宝仙山,女子不屑地道,“这点仙气还伤不了我。”

  草丛里的小贼却是幸灾乐祸的偷笑着,仙山上的仙气岂是尔等小魔小怪经的住的,口出狂言。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小怜,嘟啷着嘴,狠狠地瞪着红衣女子,一副被小看了后生气的模样,却很是可爱。惹的小贼不由地笑了起来,手里却用了力将小怜紧了紧,怕这只傻狐狸冲动的跑出去跟人家单挑,那可就惨了。

  男子上前抓住了女子的手臂,“莫要再胡闹了,仙山岂是你能小看的。”

  草丛里小怜得意地点了点头,又揉了揉被草丛毛的痒痒的鼻头。

  女子任性地甩开了男子的手,“我当然还没笨到上山,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不过……你们也该听够了吧!”

  话出,鞭出,黑色的犹如一条扑向猎物的黑蛇,快速地甩向了小怜跟小贼所在的草丛。

  小贼心下直呼不好,赶紧抱紧了小怜闪出了草丛。身一离,那草丛便是被鞭子甩的连土都深了一条痕迹下去。

  小怜还未反应过来,人已经被小贼抱着闪到十步开外,回头看了刚才自己待的地方,不由的咽了下口水,要是没闪开,肯定屁股开花了。

  “哇哇哇哇,这位小姐出手也太重了吧!”小贼放下了小怜,手指着刚刚的草丛,大呼道。

  “哼!偷听人说话,那也是你活该。”说着便又是一鞭,又被小贼轻松的躲过了。

  小贼提着小怜的衣领,站在了一棵树枝上,“人?你还算是个人么?”

  “哼!偷听魔说话,更该死。”本就火气四冒,刚好杀了你,消消火气。

  又是几个来回,红裳的女子却未占到任何便宜,倒是被小贼找了空隙,聚了仙气在掌心便要狠狠地拍在那女子身上,好大的口气啊,那就杀了你消消本大爷仙气。

  一掌拍去,却铺了个空。那女子已被身后的白衣男子隔空拉了回去。

  ‘好强的煞气’小贼凝了眉看着那个白衣的男子,抓过一旁呆住了的小怜,笑着对那二人道,“不好意思,我还要带我小妹上学堂,不奉陪了。”

  语毕便闪身逃离。

  白衣男子放开了女子,凝眉追了上去。若是我没看错,那个人就是她,就是她。

  红裳女子见势,忙上前几步,却是提不上气去追,唯有大喊,“楚逸,楚逸,你个混蛋。”

  可早已人去林空,微有几句回音,“我只封了你的气半个时辰,开了穴道后,回去吧!”

  阳光撒在溪水上,随着起伏的波动而闪闪发光,小贼把手浸到溪水里,挽起水便往脸上泼了起来。刚带着小怜逃跑,可吃了他一脸的尘土。洗净了脸,又喝了一口,透心的爽。

  溪边的一棵小树下,小怜蹲坐着,捏着自己的小手在唇边吹着气,抬头见小贼朝自己走来,忙把手藏到了身后。

  小贼早就看到她一直在树下看着自己的手,便是走到她身前,将手伸在小怜的面前,勾了勾手指。

  “干什么?”小怜故作镇定。

  “手。”

  小怜忙伸出右手。

  “不是这只,那只。”指了指藏在身后的左手。

  小怜无奈,讷讷地伸了出来。小贼一把抓过,白皙的皮肤上赫然可见一条两寸长的黑色伤口,黑色似是烟雾一样在伤口旁的肌肤里蔓延。

  小贼不由的皱了皱眉,“怎的不说?”

  “额...…你是小跟班,怎的可以要小跟班保护呢!我……”说道最后却只有无声,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了的。

  小贼内疚地看了看小怜又看了看伤口。

  “不疼的。”

  “真的不疼?”小贼故意恩了恩伤口周侧已变得暗黑的肌肤。

  “啊”

  “不是说不疼的吗?”

  小怜憋了嘴,低了头。

  小贼自怀里掏出了一盒药膏,便将粉色的膏药抹在伤口上,小怜只觉一阵清凉,还很香。伤口周围的黑色便马上没了踪迹。

  “什么药啊!这么好。”干巴巴地看着小贼手里的药膏,小贼却合上了盖又塞回了怀里,惹的小怜直直地盯着他的胸。

  “这药只能除煞气,伤口呢就要等它自己好了。”说着又扯了衣衫上的布条,给小怜裹了起来。

  小怜讷讷地接受,突然想到了什么,便猛然抬头问,“什么是学堂?”

  仔细地包扎着,小贼简单地解释,“就是学习的地方。”

  “哦!还有……我不是你的小妹,我是你的头儿。”

  “好好好,头儿,刚才你怎么就不出手呢?”鄙夷地看着小怜。

  “厉害的一般不出手的。”

  “哦!这样啊!”小贼很是会意地看着小怜点着头。哎!算了吧!不跟小屁孩争。

  树林里,白衣男子怒火四溢,身体周围的黑气笼罩着,黑炎里的眼睛变成了全黑的,跟丢了,就在眼前,就是她,却……一用力,身上的黑气便瞬间向四周袭去,四周的树叶便全部化作了灰烬消散了去,藏匿在树里的鸟笔直的坠到了地上。

  几里开外的小贼回头看了一眼树林,满意地笑了笑,拉起小怜道,“我们该走了。”

  小怜莫名地回头看了看身后,“我们是不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啊?”

  “对对,不过不是人,是魔。”

  “那还是赶紧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