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频频道 > 妖仙小怜 > 正文
第十一章 惊残好梦无处寻(一)
作者:叹世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没有再出现,如凤阳所说的一样。出庙门的时候,小怜不由的回头看向那棵时时都飘着飞絮的凤阳树,满眼的疑惑,却是无从得解。

  远处一夕挽着身侧的萧诺,笑盈盈地说,“诺哥哥,我们先走,等会她会自己跟上的。”而一旁的萧诺却似没听到,放眼盯着站在庙门处的身影,紧皱的眉宇间分明的怒意,却不语。一夕见萧诺不理自己,便是把所有的气往小怜身上砸,“臭狐狸,走啦!还找不找你师夫

  被呼喊的声音惊回了心思,只是听到那句臭狐狸,心里没来由的憋了气,小声嘀咕了声“你才臭呢!”讷讷地跟上了他们。

  待他们一席人已远离, 一抹黑色身影飘进了小庙的前院,暗色绸缎扫过壁墙上沿的落花。一个轻旋,来者立身凤阳树前,地上花絮随风起落。抬首对着那树浅笑。

  “不知魔使来我这陋室做甚?”声音自凤阳树间传出,微微几许震撼。

  “道谢。”来者依旧淡笑着,如水一般。

  “哦?”音韵一个高昂,带了几丝疑惑,“凤阳愚昧,不知何时帮过魔使?”此时一和尚模样的男子负手自树后现了身,向楚逸近了几步。

  “昨夜…谢了。”收敛了笑,但全身依旧保持着那份似风的平淡。

  “呵呵!怕是魔使误会了。”凤阳意会后,并未因自己的往事被人偷听而恼怒,反倒是笑了起来,“在下并非帮你。”

  楚逸眼里闪过一丝不解,带了几丝疑惑,难道昨夜同小怜所说的人同妖的爱,不是苦心微妙地映射他们之间吗?

  凤阳低眉浅笑,似乎看出楚逸眼里的疑惑,“难道魔使认为昨夜我所说,是为了你?”

  可来者依旧一幅不解的表情,“难道……不是么?”言语间却也多了几分不确定。

  “非也非也,”折身侧对楚逸,伴着飞花,就似一幅画。思绪飞的远了,话便是变得更加的深远了,“凤阳曾几何时也以为自己是妖,不过……”眼里多了几分痛苦之色,“原来我并不是。”

  一旁的楚逸微微侧头,眉头皱的更紧,眼里的更是迷茫一片。

  顿了半晌,凤阳转过头看向楚逸,淡淡地说,“我是仙。”

  声音似是从天边飘来的云彩,飘渺的很,却是让楚逸一个震惊。他是仙,为何自己竟未察觉到。

  和尚徐徐抬起左手,垂目去看,满眼的哀伤都藏到了深处。

  夜渐渐沉了下来,因未着村店,三人便又得露宿荒野。近十五的月没有云朵的遮掩,泻下的光打白了这一带的高山。月下丛林里,火堆只剩下一点烧红的火星,被微风吹过,一明一暗。三人围着火堆熟睡着,靠在枯树旁的小怜缓缓的睁开了眼,微侧了头。待看见周侧的两人紧闭眉目,才小心的扶着树干起了身。裙裳的磨擦带起一阵悉嗦之声。匆忙地再次回首张望,庆幸他们未被惊动,才放心地迈步离开,朝来的方向。

  清亮的夜光跟丛间一抹浅绿色身影散过溪流,青石。女子提着裙摆,快步的在林子里串,下摆扫过泛着星星露水的矮草,沾染了湿气。她必须快点,在圆月西落之前,在小贼发现之前,赶回幽幽山谷的小庙把不知道的一切问清楚。那些个疑问纠着自己的心整整一日了,故意慢步前行就是为了不要离那小庙太远,她早就决定要再回去一趟了。

  夜里虽然月光很明,可山间的夜路却不怎么好走,几次湿滑的石子差点把她摔倒。吓的一身虚汗之后,便是后悔起当初没有同师父学好技艺,先不说助人,如今自己走个山路就纠结个半死。

  忽然一道影子闪过,衣袂带起一阵风,从小怜头顶扫过,抚动耳侧的发丝,却连来者的衣色都没看清。那道影子停在了小怜前方不远处,起浮不定的肩,不知是追的太急,还是火气太盛。

  过了半晌,男子才转过身来,满眼的怒火,开口便是质问,“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

  “我……”不知为何见到萧诺如此生气,小怜一下子没了说实话的勇气,结巴了起来。

  “怎么不说话了,白日里不是说脚疼吗?现在不疼了?”听不出任何关心之意,都是在质问。其实她身上奇异的凤阳花香,还有她前日后半夜在梦里唤的人名“函智”,他便知道那小庙里的假和尚定是偷偷地同她说了什么。不然她也不会故作脚疼,拖慢行程。难道那些便是重要的可以欺骗他吗?“你要回那小庙?”

  小怜一个机灵,难道他都知道了,知道他是妖?不让自己回去?各种想法在加上萧诺的怒火,小怜心下紧张万分,“他是好人。”

  听见小怜忙替别人解释,竟是那么的刺耳,带着几许讽刺,萧诺又开了口,“好人?他根本就是人。”声调一个高扬,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怒。在夜里突然醒来见不到小怜的时候,心里本就憋着的火气瞬间爆发了。

  小怜看着萧诺红的眼,胆怯地说,“你都知道了。”

  “我从进那屋子的时候就知道了。”

  “那你还……”小怜觉着有些不可思议,他竟知道凤阳是妖,为何还让我们住进那小庙,难道他忘了梧桐郡,杜鹃花的山,还有滨水之北吗?“让我们住进去?”

  “便是知道才住进去的。”

  “那你就不怕他杀了我?喝我的血。”那话却是狠狠地戳伤了小怜的心,煞白了脸面,秀美攒到了一起,眉眼里温热了起来,在月色里变得闪烁不定。他当真不在乎我?

  萧诺甚是莫名其妙,却是看到小怜眼里的波光,心里便是软了几分,话语也柔了下来,怒意随着风散了去。急的上前栓住了小怜的肩,四目相对的说。“他怎敢喝你的血?他自己本就活不久了。”

  “什么?他……”会死?两字生生地憋在了喉咙里。

  “你以为那幽幽山谷里的凤阳花真会日日落的那么繁华么?”萧诺扯了扯嘴角,眼里全是怜爱之色,小心地擦净了笑脸眼角残留的泪才继续回应那期待的眼神,“那不过是他耗着自己的灵力,让凤阳树日日漫天飞花,飘香万里。”

  “灵力?”眼波流转,却不乏惊讶之色,“他不是妖。”

  “当然不是,他是染了凡尘血迹的仙人,他、杀过无辜的人。”因为便是那微薄的杀戮遗留的气息,才让自己驻足那庙门之外,久久不入。“如今如此的耗费自己的本就不多的灵力,怕是……”

  “那他还如此。”鼻尖掠过一丝凤阳花如蜜似糖的甜腻,心里一紧,忽然想起前夜里他的话。他在等她,如此做也是为了等她,等……一只妖,蝶妖。

  “所以他才建了那座庙啊!不过那又没个人去的,半点香火都没有。” 所以我才说他是个假和尚嘛!

  “啊!”突然转身看向不远处幽幽山谷的方向,眼里的同情跟怜悯只见却还带着几分焦虑。定了半晌,夜风吹过淡淡的甜,小怜猛然转身,看向萧诺,“小贼,我想去那。”纤弱的手臂直直地指向那幽幽山谷。

  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小怜,衣衫被夜风吹的似要飘了起来,纠结的发丝被吹散开,分成了一根一根,又聚成一缕一缕,仿佛是人聚人散,只是不知道散的是谁,聚的又是谁。忽然觉得她就要被风吹走,离自己好远,萧诺久久地站着、望着没有说话。

  “小贼,我知道你也是仙,带我飞过去。”说了一路心里的藏匿的话,小怜却没觉着几分的轻松。

  萧诺眉目一个惊颤,却马上又黯淡了下来。原来她都知道了,而我却还傻傻地隐瞒,隐瞒一个不是秘密的事实,却只是藏住了一颗心。颤了颤微张的唇,终又抿了起,点了点头。

  数月之前,滨水之边,奚落城。对于萧诺,那是一段不值得记住的日子;对于一夕,那是一段有价值的岁月;对于小怜,那却是噩梦的梦魇在现实的肆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