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频频道 > 妖仙小怜 > 正文
第三章 初见人世已惘然(三)
作者:叹世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夷地看了小怜一眼,满脸的不相信,可心里却是笑意深刻,这小狐狸还真可爱,傻里傻气的,却很是有意思,看来我这趟还真没来错地方。

  阳光四射着大地,明的四处都魅了眼。

  一道影子从河上闪过,男子只立在河边,手里的木棍上便插了一条还在挣扎的鱼。侧了头挑了眉,看向下风口处的芦草从,意味深长的唇角上扬了起来。

  而一边盘坐在芦草从中的女子一手拿着芦草,一手握着青色玉佩。先是调了调生息,再是拿起了左手的芦草凑到鼻尖闻了闻,然后赶紧凑到玉佩上闻。抿紧了嘴,闭了眼,对着空中狠狠地吸了一口。却是皱眉睁开眼,看向自己闻的方向,待看到男子后便是赌气地扭回了脸,继续刚才一连贯的动作。几次下来,鼻头都被芦草毛的红了起来,在阳光的暖和下显得煞是可爱。

  不远处,小贼已把抓来的鱼烤的翻开了皮,冒起了层层香气。忍不住用手抹了抹了嘴角溢出的口水,小贼满意地继续让火苗添着鱼身。抬头看了眼小怜的方向,笑意渐深。

  “恩。好香了。”似乎声音都传出了鱼的美味一样。惹的小怜沮丧的耳朵猛然竖了起来,一阵小风吹过,带着草香,带着泥土的香,更重要的是带来了鱼的香。不由地让小怜胸前的衣襟被溢出的口水沾湿了,画出一块不规则的图来。待发现自己失态,小怜赶紧用袖口擦了嘴角的遗渍。

  看到小怜的表情,小贼满意地捂住了差点笑出声的嘴。往小怜的方向不停地扇动着鱼香。

  半个时辰之后,女子安静地坐在男子身边,吃着已经挑掉刺的鱼肉,安抚了肚子里不停叫嚣的懒虫。男子则是毫无怨言地给她继续挑着刺,然后递到她嘴边,看着她开心地吃着。不由地想,若是别人给她吃的,她会不会就那么容易地跟着别人走了呢?待回头看见小怜把吹进嘴里的发丝挽到耳后的右手,心便笑了起来。她逃不到哪去的。

  “好吃,还要。”见小贼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呆呆地笑,小怜不禁提醒道。

  琅琊谷。

  一黑衣男子坐在石椅上,身子藏在影子里,看不真实。长衣及地,却未染上尘色。赤足无所畏惧地暴在空气里。满身散发着血腥之气,一双墨绿色的眸子宣告着“老子是妖。”而四周隐居于黑暗中饥饿的绿瞳围着一红衣女子上蹿下跳,发出威胁地低吼,似是竭力的压制沸腾的血液里的躁动不安,等着主人的一声令下,便是要将那女子撕的粉碎。

  忽一绿瞳耐不了性子,飞身迅速地自墙面上扑向那女子,红衣女子长鞭一甩,却让绿瞳轻易地躲了过去,不停脚步地快速奔向女子。就在女子看清了绿瞳的真面目后,却是一个闷哼,那妖物便是飞了出去,撞在壁上又弹到地上,呜咽地哼了声,便是暗了瞳光,瘸拐着挪到一边去,其他的绿瞳便也惧怕着往后踌躇地退了去。

  危机不再,可红衣女子脑子里却只停留在刚才那一刻,那绿瞳竟是未全化为人形的狼,狰狞的脸上血盆大口还残留了未食干净的血迹,那似是人手的爪佝偻地蜷曲,却隐不去锋利。

  “喂,女人。你魔界同我妖界从无来往,怎的跑到我的地盘来了?”声音里尽是玩味跟不屑,未看眼前的女子,只玩赏着手里的心脏,那可是刚猎的。

  楚茵茵这才回过了神来,看向眼前这个深不可测的妖。却只半晌便疏开了眉目,笑意在脸上深了去,竟也是个让人痴迷的笑。

  “你笑什么?”不解,却没多大的耐性。

  “不过是在笑后临国王爷司马侯松……呵呵,王爷分的何必太清呢!” 看似的自以为是,却只有楚茵茵知道自己在赌。若惹了眼前的男人,自己怕不只是死这么简单了。

  男子未开口,脸色却凝了起来,手上一个用力,那还微热的心脏便被捏的没了形,血渍渐到了男子的脸上。微张开嘴,两个锋利的獠牙藏在唇间若隐若现。“本座不知道你说什么!”

  “王爷何出此言,你我可都做过人的,说什么妖魔之分。”

  “呵呵!楚大小姐,我的小狼可还饿的很呢!”

  “呵呵!难道王爷不想知道茵茵来此何意?”笑的两声明显少了刚才的底气。

  “我为何在乎?”司马侯松已折身看向楚茵茵,却是于背光,看不清他的脸,只觉一双隐隐的墨绿色的瞳注视着她。

  楚茵茵手上一个用力,大红的鞭便直直袭向司马侯松,却是不偏不倚地被他接住了。“就你也想伤我?怕是修上百年还差的远。”

  “王爷何不看看这鞭上的血渍。”此时,楚茵茵倒是有点庆幸自己刚刚没有抽到哪妖物,若是沾染了那妖狼的血,怕是要盖住了原有的血渍。

  虽是怀疑跟警惕,却还是侧眉嗅了嗅上面微少的干血。却只一瞬,司马侯松的瞳仁骤然收缩,脑海里闪过一张清新的脸,低眉转目间轻唤一声“王爷”。

  “你杀了她?”愤怒不由地自胸间逸散开去,只不知是因为她死了而怒,还是因为她不是死在自己手上而怒。

  “怎敢?”转眉掐指一算,轻笑了一声,“想必,她现在已经到梧桐郡了。”

  司马侯松微微皱眉看向楚茵茵,眉目一转,心下便是明了。

  梧桐郡。

  阳光变得火辣了起来,烈烈地照着地面。

  小怜撑着一扇荷叶顶在头顶,面色凝重地盯着眼前,细微地汗珠顺着眉侧滑下,湿了足边的草地。而一边的小贼则是顶了另一片荷叶,很期待地盯着小怜的一举一动,气也不敢大放一个。

  忽然小怜沮丧地低下了头,只留一片荷叶给小贼看。许久才委屈地出了声响,“找不到……我还是找不到。”

  小贼皱眉想说什么,小怜却是猛然抬头,“你说……师父是不是真的不要……”后面的话被哽咽的声音淹没地没了踪迹。

  而小贼却是全然慌了神,他当然知道小怜难过,在看到小怜抬起的脸时,他彻底地否定了自己。这哪是难过,这是撕心裂肺了。看看地上的草,全是她低头时哭的泪沾湿了。“你别难过,不一定找不到的。”

  小怜停下了呜咽,定眼看着小贼。。

  “我师父之前教过我寻人的一个术,我可以试试的。”看着小怜期待的表情,便是又接着道,“不过要所寻之人的贴身之物。”

  小怜赶紧把腰间的玉佩扯下递给了他。然后便顺着抽回的袖口擦了擦脸上的泪,却是抹的更花了

  接过玉佩,小贼笑了起来,“真脏。”便是上前拽起袖子给小怜擦脸。却是只擦了几下就被小怜刻意地躲开了去,“你赶紧找了。”虽是急切,却莫名地躲了几分羞涩。

  小贼脸上的笑意淡了去,心里却是对小怜的师父生了微小的醋意。无奈还是讷讷地收回了手,退了两步轻抚了手心的玉佩,一股白色的仙泽便缓缓溢出,抬起手在胸捏了个决。那玉便是褪去了绿色,通体泛白,陡然悬空而立,急速的旋转,发出嗡鸣之声。

  “去兮!”小贼一声令。

  玉突然向上弹去,落入了草丛之中。小贼指了指玉的落向,转头对小怜得意地笑了起来,“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