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频频道 > 妖仙小怜 > 正文
第四章 沧海桑田君莫忘(一)
作者:叹世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梧桐郡的时候,小怜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记得昔日的梧桐郡每逢过年过节,都是沿街挂满了大红灯笼,便是自己住在山上都可见得郡内的热闹跟繁华。染红黑夜的烟花爆竹更是让小怜无比的向往山下的生活,每每过节小怜都会跟师父站在无望崖边看着山底的热闹跟人间的美丽。可如今……那些繁华是假的么?还是师父做出来的蜃楼?

  小怜颤抖着唇看着凄冷的街道,虽只是傍晚时分,街上为数不多的小贩已经陆陆续续地收拾着摊位。闻香,小怜望向街边,‘圆子一文一碗’。那是师父常带回来给自己吃的圆子。快步跑到摊位边。忙着收摊的老者佝偻着被看见她,却还是问了句,“姑娘,要吃圆子吗?”

  虽是没多大的口味,但小怜还是讷讷地小怜点了点头坐了下来。

  “老板,两碗。”小贼也跟了上来,坐到了小怜对面,看着小怜若有心事地盯着桌面。不由地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回过神,小怜没看小贼,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问那老者,“老板,这梧桐郡怎的这么冷清?记得以前逢年过节不是很热闹嘛?”

  老者用汤匙鼓捣在锅里鼓捣了几下,习以为常地道,“要怪只怪它在这‘七宝山’的脚下。”

  “为何?”

  “仙山仙山,有仙则灵,如今那仙去山空,这小镇哪还有什么神仙的庇佑。反倒是这山上的宝物米了妖物们的眼,白天还好,只要一到晚上便是安宁不得。”老者抬眸看向小怜,大量了她一会才道,“二位是外地的吧!劝你们明日赶紧离开的好。”说完便将乘好的圆子端到了小怜小贼面前。

  “妖物?”小贼面无表情却带了几分的不屑,不过想到那些个妖物竟也是为了宝物来的,同自己有几分神似,便是感觉头顶亮灯。憋了憋嘴,装作无事地吃起了碗里的圆子。

  “那仙人去哪了?”小怜急切的问道。

  “传说太多,却都信不得。有人说飞天了,有人说入魔了,还有人说灰飞烟灭了,事实却不得而知。”

  小怜的心随着老伯的说辞一点一点悬了起来,却又被最后那句不肯定的话安抚了下来,“老伯为何不走?”

  “呵呵,”老者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收了一下东西才回过头淡然地道,“活了大半辈子,够了。再说,老祖宗都在这……”

  虽是不明白‘老祖宗’这东西是不是比性命重要,但看老者淡然自得的摸样。小怜便也不再问了,只是心里难受。莫不是师父真的走了,连自己、仙山、梧桐郡一起都丢弃了么?眼眶不由地红了起来,却不想被小贼看见,低着头吃着碗里的圆子。味道记忆里的不一样,但是却更加的难受。

  小贼迅速地刮完了一碗,“老板,这郡上还有没有能住人的地方?”自进了这小郡以来,瞧见的客栈虽多,但都是闭门不开的,而且还有妖气盘绕。当下便知那绝非是人住的地方。

  “啊,让我想想对了,你这街直走,然后左拐的那户。”

  转头看见把头都埋进碗里的小怜,小贼凑了过去,“你洗脸呢?”

  小怜一慌,忙用袖口擦了擦眼角才抬起头。

  “怎么了?”小贼恍惚间看到了她眼角的晶莹,心下不由地怜惜起来。

  “没事,呛到了。”

  “哦~!”半信半疑地又凑了过去,仔细地检查了她微红的眼睛,心下的猜疑变成了肯定,自也没了戏弄她的心情。自腰间变出了两个铜子,丢在了桌上,就要起身离开。

  那铜子在桌上打了好几个转,晃悠地字惊了小怜的眼,忙抓了起来,“尚虚?”铜板上浮雕起的两个字让小怜满是疑惑,“不是元庆年间么?”

  一句话惹的老者回首惊奇地看向小怜。

  一旁的小贼赶紧抢过她手里的铜板放回了桌上,轻声道,“土包子,你在山上待久了吧!连改朝换代了都不知道。”回首对着老者假笑到,“我妻子她病糊涂了。”没等小怜给自己辩护,小贼拉起小怜便逃离了。

  老者无奈地摇了摇头,接着收拾着自己的摊位,可动作却是比往常慢了许多,抬首望了望快要沉没的血红的太阳,淡然地笑了,慢是慈爱。艰难地蹲下身子,从摊位下取出了一个青花色的小瓷坛,抱在怀里,安然地闭目坐在了地上,似是等待着什么,安静地等待着。

  其实说是可住人,到了才知道是一对夫妇的家。因着丈夫腿脚不便,而举家迁徙过难,便是无奈地留住在此地,靠女子织布换些吃食。妇人把小贼小怜引到了一间空房,简单的桌椅,简单的床,却散发着潮腐的气息,一看便知是空闲了很久的房间。小怜不由地皱了皱眉。

  “夫人若是不惯,我可以去那些艾草熏熏去味。”

  “那便有劳了。”小贼拱手道谢,把钱递给了妇人,妇人接过便是离开了。

  小贼走到窗前推开长年紧闭的窗,‘吱丫’的一声惊走了窗前那棵枯树上的乌鸦,忽闪着翅膀向远处飞走了。

  “那是何时的事?”

  “嗯?”对小怜突如其来的发问,小贼莫名。

  “就是你说的‘改朝换代’。”

  回走到小怜跟前,小贼无奈地笑了笑,“大概有百年了吧!你说的元庆年间是三百年前的奉天朝,如今是南明皇帝的尚虚九年。”连我这日日住在天上的都比你知道的多,真不晓得你这住地上的是怎么混的。

  一时间,小怜感觉自己的时空错位了一样,努力的想着脑子里记得的东西,却是跟眼前的一切完全对不上号,冥思苦想也是不对。脑子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师父不要自己了’。回想了自己醒过来的时候是在潭水之中,平时只有被师父惩罚才会是蹲冷水。心下便是越来越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怎么办?师父不要自己了。一种莫名的孤独感侵蚀了小怜的心,似是寒冬里被大雨淋湿的彻彻底底,发自心底的冷。

  看着呆呆站着的小怜,小贼的猜测便是中了七八成,上前把她搂进怀里,安抚着她的背,“别想太多,等找到你师父便什么都明了了。乖,不哭。”

  “咚咚。”小贼侧眉,是那妇人礼貌地敲了敲开着的门,笑了笑便是将手里抱着的艾草放到了门脚,“夫人跟公子还是早点歇息,这郡上夜里可不安生。”说完便是离开了。

  小怜没有退出了小贼的怀抱,总觉得那里有着异样的温暖,让自己空掉的身子依靠着。

  街道上空旷的只剩下凄冷的寒风,今日却多了一个小摊,依旧是傍晚时分的摸样,摊位下仍旧独坐了一位老者,怀抱着小瓷坛在冷风里哼起了‘芙蓉小调’,却只几声就戛然而止的只剩下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