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频频道 > 妖仙小怜 > 正文
第五章 沧海桑田君莫忘(二)
作者:叹世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明的个所以然来,可草叶上的露水还未干尽,小湖上海仍泛着白雾,本是清凉淡雅的小郡,却是仍旧没有半点生气,许是连虫鸣都没有。些许的妖气惊醒了躺在地上的小贼,皱眉缓缓睁开了一条缝,警惕地周围气泽的摇摆不定。

  “恩~!”床上的女子喑语了一声,身子在被子里蠕动了几下,懒懒地伸出手臂揉起了眼。却是余光扫过躺在地上的小贼,一开始开以为是自己将他踹下床的,却突然想到昨夜里似乎是说‘男女授受不亲’,那小贼是自己要睡地上的。实则小怜心里想的却是,我是狐狸,虽是修成了人形,可还是分雌雄公母的,跟你一个人的没法比,类别就不一样,怎可相提并论。虽是这么想却还是没敢说,怕那小子一个高兴让自己睡地上去,说什么畜生睡地上床上都一样,那吃亏的可就是不识相的自己了。不过小怜当然还是很识相的。

  凝神看了熟睡的他一会,掀开了被子,小跑到了他旁边蹲着,眼神细细地描着他的眉眼、薄唇,应当可以用俊俏这个形容词吧!小怜心里默默地想着。不知道为什么,自昨日小怜总觉着自己对眼前这个人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有一只小虫子钻进了心里,叨扰着她的心,时而会痒痒的。忍不住伸出了手,小心的点了一下他微皱的眉心,见没什么反应便是准备再点一次。却是突然想到那日与他四目相对时误会的眼神,当下便是收回了手。正了色轻声唤道,“小贼。”

  熟睡的男子猛然睁开了眼睛,正色盯着小怜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小怜虽是不解,却是看小贼那紧张警惕的摸样便是闭紧了嘴,一动不动地蹲着。只小心的用一双小狐狸眼睛往四周的墙壁瞅了瞅,却是什么也没着奇怪,唯一奇怪的就是小贼的模样。难道刚才他是装睡的,不然醒的如此之快。

  终于诡异的气泽在房子四周东窜西窜之后慢慢地弱了下去,直到消失不见。可连小贼都不知那是何物,带着凌厉地杀气,还不止一方,有弱有强。看来此地不宜久留了。

  “收拾收拾东西,咱走吧!”

  “可我还想吃街头那老伯的圆子。”想到要离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师父说消失就消失,小怜总觉着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找到的,那回来的事也变得遥遥无期。就许了自己心里最后一点不舍吧!

  小贼挑了挑眉,“其实我也挺想吃的。”

  街道还是一如既往的空寂,青石板铺成的道上散落的树叶,房屋上剥落的朱漆,凉风扫过,三分静七分寒。一个转角,却是人群围着什么哀声唏嘘。有的则是习以为常地摇着头,无奈地惋惜着散去。

  小怜跟小贼对视了一下,均是不解。慢慢地靠近,却是微薄地血腥味叨扰了小怜的鼻子,不禁用手挡在了鼻前。心下一个颤抖,有人…死了。

  小贼自稀疏的人缝里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佝偻的身躯蜷缩在一团,面上的沟壑此时却是僵硬地好比岩石,可嘴角却是微微上扬的慈祥。是那个老伯。心下一个抽搐,转眼,正好看见挡在小怜跟前的人要闪到一旁去,便是赶紧捂住了小怜的双眼,轻唤,“别看。”

  眼上被挡住了视线,可心里的猜测却是得到肯定,皱眉苦涩地斜眉看向一侧的小贼,“是那个老伯吗?”

  小贼面目为难地点了点头。

  小怜鼓足勇气,抚开了小贼的手。本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承受,却是在看到那单薄的身躯安静地躺在冰冷的青石板上的时候,嘴唇还是颤抖地发白,面色也瞬间僵硬了起来,咬着下唇忍住想要奔涌的泪。昨天明明还好好的,还在对我笑……转眼扫过那凌乱的摊铺,难道是我误了他收摊的时辰么?

  此时来了两个较为壮实的男子,将老者的尸体抬到了推车上。周围的人便是哀伤地目送。

  “哎!算是好的了,至少留了个全尸。”一看起来四五十岁的男子无奈地道。

  “是啊!燕老伯也算是个钟情的人,听说他妻子去了也才一个月,他便也随她去了。”旁边一人也随之附和。听到此,小怜看到远去的车上,老伯苍白的手紧紧抱住的那个青花瓷坛,即使是死都不愿放开的爱人。

  “昨夜里我还听到他在唱小曲。”

  “我也听到了,大晚上的还在街上唱,他…根本就没打算活了吧!”

  “在这梧桐郡里,活与不活又有何分别,死了还少了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过了一会,周围的聚众便也散的尽了,徐徐地一些小贩也出了摊,却还是没把冷清的气氛扫尽,怕是这冷已经冷到了梧桐郡的骨子里,难以根除了。

  许久,小怜都不说一句话的看着那倒在地上的摊旗,上面的字‘圆子一碗一文’被老伯的血迹污了。小贼担忧地看着她,小心地开了口,“小怜?”

  深吸一口气,小怜转过头来,坚定地看着小贼道,“我一定要找到师父,让他回来,让原来的那个七宝山、梧桐郡都回来,不管遇到什么,我都不会放弃。你……可愿同一起?”心里怕小贼拒绝自己,小怜又加上了一句,“若找到,我一定会给你两极剑的。”这次的坚定不同于在山上那么的肤浅,却是掏出了一生勇气,像是对自己的诅咒,虽痛苦,却坚不可摧。

  本来小贼还心有窃喜,却听到小怜给自己的条件,那份喜悦便莫名的没了,盯着她,久久不应。墨色的眸子里透出隐隐地伤痛,微小的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

  “大不了,七宝山的宝物都分你。”见小贼不语,小怜又补充道。因为她也怕这个陪着自己下山,带着自己逃避魔物陌生人也离自己而去,那自己还有什么。记忆?记忆都是错乱不堪的。

  “你可知这七宝山上除了两极剑,其他宝贝是什么?”语速很慢,似是怕小怜听不明白,说的字字清晰,抑扬顿挫。那墨色的眼眸深的没了底一样认真地看着小怜,含着半分的期待。

  小怜低眉思瞬,“知道。”说谎吧!不要被看穿就成。

  顿了一下,终是扬起嘴角,小贼满意地笑了起来,她知道,她都知道。转瞬便是正色言道,“那就好,千万别忘了今日的话,此生此世,三生三世,只要你神识尚在,便不可忘记今日的诺言。”带了几分强迫,许了几分诱拐,消无声息地将她骗进一个瓮中。

  “好,我们击掌为盟。”小怜扬起了秀腕。

  挑起半边眉毛,“不拉钩?”

  小怜一惊,有点畏惧的看着他,难道被发现了?“不了吧,还是用你们的方法立约,免得你说我骗你。”若是山上的宝贝太好的话,师父舍不得,我却送了人,肯定拔了我的狐狸皮坐裘衣。反正是你们的立约之法,毁了自是对我不起什么作用了。

  “好。”似是怕小怜反悔,小贼快速地迎上了小怜的手。‘啪’的一声,便是一个让小怜纠结了一辈子的约在这荒凉凄冷的梧桐郡响彻了整条街。

  击完掌,小贼顺势握住了她的小手,用力一拉,将她搂进了怀里。真是莫名,莫名地可以让自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对一个小小的女子心动不已。将头藏在她的颈窝里,裂开了嘴笑的甜到了心里,仿佛瞬间万物皆为虚妄,唯汝是真。

  窝在小贼怀里的小怜,却是惊讶于只是用他们的方式立了个约定便是让他高兴成这个模样,看来他们是很重视击掌为约的方式。必定是此法见效快,见效狠,犹如师父不让自己一个月吃鸡的快很准一般。看来以后自己也不可动不动就这么骗他了。想想也没有什么可以再骗的了吧!伸出手,轻轻地搂住了他,就像师父搂着自己一样,还轻轻拍着自己的后背,鼻子里‘哼哼’着什么歌调。

  你可知,这七宝山上有一只世间难求的千年火狐位居七宝中的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