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频频道 > 妖仙小怜 > 正文
第七章 似曾相识燕归来(一)
作者:叹世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媚,高山流水,芳草萋萋,山间遍布了成片成片的杜鹃花,给满山的翠色抹上层次的红,似一抹胭脂,彩妆了美人的腮。一辆棕色的马车缓缓晃过,赶车的人心不在焉地赶着车,眉眼却是在开着正盛的杜鹃花之间搜寻着什么,待看定了,脚下一个用力,眨眼间便在花丛间一个来回,又到了车上。若不是那摇摆不定的花枝与男子手上一朵粉色的杜鹃,还真不知道他离过了车。

  将花儿在眼前细看了一下,满意的笑了起来,转头,伸手把花递进了车厢。

  厢内,女子忽见一朵粉色的杜鹃花出现在眼前,先是一愣。久久才伸出手去接过了那粉似烟霞的花,捏在手里,只觉脸颊刷的红了起来。嘴角不由地上扬,把花凑到了鼻尖,花香不浓,淡雅的很。倒是花的粉色同女子面上的红染成了一片,分布清是花红还是人红。

  小贼在车外偷偷撩起车帘的一角,看见低头浅笑的小怜,心里似是灌了蜜似的,顺着心脉传到了四经八脉,乃至全身。

  却是不过一会,天色莫名地暗了下来,几片诡异的厚云遮了阳光。马儿也变得焦躁不安,蹄子只在原地打转,不愿再前行,几声马啼,传来恐惧的意思。

  忽然草丛里传来悉悉索索地声音,诡异地晃动的芦草让小贼警惕起来。细琐声快速靠近,待到能触及人身便是一团黑色的物体高高跃起,扑向小贼。小贼快速甩过马鞭,狠狠地抽在了那黑物身上。黑物受击,生生被甩出去十步之外,却又快速地隐入草丛之中。如此敌暗我明的境地,让小贼提起来十分的警惕。

  车内的小怜见马车无故地停了下来,不解地探出头来,却被诡异的场面惊的悬起了半颗心,担忧地问道,“怎么了?”

  “没事,不过遇上几只不成器的妖物。”谈笑间,却也没有放松警惕。

  ‘妖物’一词让小怜的脑子闪过卖圆子的老伯躺在冰凉的青石板的模样,心下便是一抽,慌张地看向四周。

  见车内的人现了身,四周的妖物瞬间跃出十来只,齐齐袭向马车。小贼挥鞭打落的几只却没有跃回草丛中,反而更为凶狠地冲向马车。几个来回,小贼的马鞭被妖物咬住,只得弃鞭,空手相抵。

  而其中一只妖物忽然袭向了马儿,只一瞬间,红色的血便从马儿的脖颈之处止不住的流,撑不住一个踉跄倒地不起。而车厢也随之倒地,小贼赶紧搂住小怜跃出了马车之外。却又陷入了妖物们的包围之中。

  小怜紧紧地拽着小贼的衣袖,害怕地紧紧地挨着他。小贼低头看了小怜半晌,眼神坚定地道,“等下我缠住他们,你快走,去下个村落等我。”

  还未等小怜反应过来,小贼已经用力推开了小怜,再次同妖物们纠缠起来。

  “快走。”小贼见小怜呆呆地站在那一动不动地,不禁大声地催促起来。

  小怜受惊,微颤着睫毛,心里十分害怕,却不又不愿离开。低头间,看见掉落在不远处的那多粉色的杜鹃花,又看了看陷入苦战的小贼,几步上前拾起了花儿,攥在手里,转身就往林子里面跑。

  因是山路,绣鞋几步实在是慢,小怜捏了个决把自己现了原形,把花叼在嘴里,忙捣糊着四腿,使劲跑。身后的厮杀声也渐渐远去,可却因为担心害怕,涌满眶的眼泪顺着眼角落到风里。脑子里全是两人从相识到现在的点点滴滴,那个在仙山的竹子下鼓捣的背影,那个在草丛里仅仅抱着自己的身影,那个给自己上药的身影……

  一个止步,却是让自己整个的在地上滚了一圈才停了下来。扭头准备往回跑,却看见身后站着一只有自己两个大的黑狼,墨绿色的眼睛盯的小怜背脊发凉。胆怯地退了两步,想绕过它,却见黑狼也转了个角度,仍旧直直地对着自己。

  小怜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从狼的眼神里看到了得意、忿恨。但一心担忧着小贼,小怜不能耽误时间了,放下嘴里的花,瞪大了自己的狐狸眼,压低了身子,对着黑狼龇牙咧嘴的示威。

  黑狼却是不屑地俯视着她,不紧不慢地向小怜靠近。

  小怜狠狠地再次发出低吼声,却呵不退靠近的黑狼。以为对方只是一直普通的野狼,小怜后退鼓足了力气,扑向黑狼,准备恶斗一场。

  在小怜扑过来的瞬间,黑狼眼里仍旧全是蔑视,一个闪身,轻松地躲过了小怜的攻击。几步闪到小怜放在地上的粉色杜鹃旁,抬起一足,毫不留情地踩在脆弱的花上,蹂躏着,粉色的汁沾到了它的足上。眼神却是观察着小怜的面色。

  见花被毁,小怜甚是恼怒。若说刚刚的示威是装出来的,那现在的就是真的发怒了。没有任何示威的过程,小怜盯着黑狼,眼里满是气愤,快速扑了过去。

  这次黑狼没有闪躲,迎着小怜,一个简单地反扑,咬住了小怜的脖颈,就把小怜牢牢地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只见她起伏不定的腹。眯着眼看着小怜的表情,慢慢地将利齿嵌进她的皮肤,似是在欣赏着猎物的恐惧。

  小怜试着挣扎了几下,却是徒劳,她清楚的可感觉到皮肤被刺破的感觉,疼痛迅速地袭来。痛苦地闭上了眼,只恨这臭狼动作怎么不快点,如此不是折磨是什么。

  可是就在小怜放弃挣扎的时候,黑狼松开了嘴,却没松开圈固住小怜的腿。小怜不敢相信地转头看向黑狼,惊奇地看到那头野狼居然诡异地笑了起来。只一会,狼又俯下头来,小怜惊恐地紧紧地闭上了眼,全身颤惊不已。那狼却是伸出舌头舔着小怜伤口旁混于毛色的鲜血,“我是妖。”富有磁性地一语,似是床头情话,缠绵、撩人,呼出的热气舔着小怜的耳侧。

  小怜猛然张大了眼睛,心里没了底。他是妖?心里闪过同小贼颤抖的团团黑物,难道都是狼妖。斜眼看着墨绿的眸子,里头印着自己大红的身影,却让人看着没来由地毛骨悚然。转眉看向被狼踩碎的花,小怜鼻头一酸,眼泪涌了出来。前掌合十,又换回了人形,面上已经沾了土色,却一变人形就大哭起来,放声大哭,“小贼,救我。哇啊~~~~~~~~~~!”因为一用力,脖颈间明显的红痕又涌出血来。

  黑狼在她后颈一个用力,哭声一个婉转没了踪迹。黑狼也幻做了人形,覆在小怜身上,一声黑衣,却是赤脚,将小怜整个地圈在怀下。墨绿的眸子里尽是妖冶,伸手抚了抚小怜的侧脸,擦了擦她脸上的尘土跟泪水,再次俯下头去,舔去了那渗出的血珠。然后将其搂进怀里,闪向林子的更深处。

  三百年?四百年?五百年……

  一抹翠色的身影,那抹他担忧致极的身影,柔弱地不盈一握。眉间一点红痣,浅浅一笑,婉转一声“王爷”,只要能与之相守,让他弃城罢池又有何妨。别人唤之祸水,自己却依旧认之为红颜。

  夜漆黑了林间的一切,树叶被风吹的诡异地颤抖,发出刷刷声,鬼魅地朝来着招着手,似是要把你招进一个无法自拔的地狱。披着战甲的男子惊慌担忧地穿梭在其中,呼喊着一个眷恋的名字,“怜儿。”

  城池要灭又有什么要紧,姓南的来攻城,那便来就是了,我司马侯松何以畏惧,不过番邦蛮族。可她不见了,消失了,让我没来由的揪心。

  战场上的将军,后临的王爷,却是在听到妾室失踪之后,弃了整整十万大军、同后临国几代守住的天下。

  “怜儿!”又是一阵呼喊,她说要走,真的走了么?心里就像被几百只手拧着,生疼,空虚,害怕失去她。以往战无不胜的自己从未害怕过任何,如今却是处处小心,为情小心。呼声,惊煞了古树上栖息的鸟儿,一阵展翅后又没了动静。

  晃眼间,见远处杏树下站着熟悉的翠色身影,连忙奔了过去,急切地想要紧紧地搂住她。只手一捞,却是幻境,光虫聚成的幻象散开了去,成莹莹的点在空气里飘散。一股诡异的想起随着光虫的散开,迷失在周围。可男子却是不以为然,只惊慌于她的不在。“怜儿。”又是担忧地一声轻唤,心里却是失落到了底,几近绝望、崩溃。

  转眼环视,四周不知何时点起了盏盏绿光,成双成对的移动是狼。这是作为军人的警觉,拔出了腰间的佩剑,没有半点畏惧之色,开始了求生的战斗。

  杏花随着风在空中旋飞,被血气染成了煞眼的红色,剑同肉的摩擦,利齿刺进了皮肤,受疼的闷哼。一切都在如此的夜里发生的那么血腥,残酷。脑子忽然晃过曾今魏丞相的一句话,‘她是妖。’可我不信,不信,死都不信。不信…就死。

  终,夜还是平静了下来,却有着血的味道孤独地融进了风里,飘荡。浅绿色的绣鞋缓缓行向飘雪似的杏树,裙摆扫过浮草,不禁也染上了点点红星,却依旧不同那血腥相似相容。

  快要按灭的双瞳望着满天的花瓣,竟分不清史星辰还是花瓣。耳边传来草被压下的声音,脚步停在了身侧。挣扎着转动眼珠望了过去,是她,真的是她。那淡漠地表情,对自己竟丝毫没有怜惜。可悲地扬起了带血的嘴角。

  翠色的身影在身侧蹲了下来,容颜变得更加的清晰,她依旧那么楚楚动人,惹人怜爱。

  “我是妖。”清清楚楚,似清泉从深渊的冻溪传来,似是解释,却更是想自己死的明白吧。

  闻者淡然,却因着她的漠不关心,不施怜悯而气愤难耐,然而那仅有的气愤都已再无力气从眼神里传达。

  “恨把!一定要够恨。”女子似是怕他听不见,故意压下了头,在他的耳侧说道。垂下的发丝落到了他的脸上,丝丝香气入鼻,生生世世都忘不了。

  芊手拂过,褪去了他胸前的阻碍,指尖对准了他还隐隐作痛的心脉,毫无留情地下了手,将那颗作祟的疼抽空了去。血渐到了她玉一般的面上,顺着白瓷的皮肤往下淌。未作任何擦拭,女子起身毫不留恋地里去,将他弃在了荒野。正如他弃了后临的一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