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频频道 > 妖仙小怜 > 正文
第八章 似曾相识燕归来(二)
作者:叹世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潮湿的石洞里,几许光束从洞顶的石缝里照下来,让洞内朦胧地明了些。一汪深不见底的黑潭,接着从洞顶凝结的水。一滴滑落,清脆地击起了几点纹路,在寒色里泛了冷光。一抹融在黑暗里的身影,坐在石床对面的太师椅上,冷冷地看着床上的女子。

  女子微动了一下眉头,似有些疲惫,缓慢地睁开了眼睛,惊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黑暗。动了动身子,却发现手脚都被束缚了起来。用力挣扎了几下,不过徒劳。

  “哼~!”一声冷笑,满是嘲笑。

  小怜受惊地望了过去,一双墨绿色的眼在暗处邪笑着盯着她,“放开我。”几分怒色自皱紧的眉间直直射向那藏在暗处的妖。

  “听说蛇是怕狐狸的~!” 声音里传来轻蔑地玩味,全然没有理会小怜,低眉看向手里的某物,却因在暗处,看不清楚是何物。

  小怜警惕地盯着什么也看不清的暗处,压制着因恐惧加速的呼吸,“你想怎样?”不过四个字,却颤抖地暴露了小怜所有的害怕,咬着下唇。

  暗处的手缓缓地挨近了潮湿阴冷的地面,将手里的某物放了出来,邪恶地看着那滑溜溜地东西慢慢地滑向小怜,嘴角的笑意渐深,期待着之后的欣赏。

  虽看不见他做了什么,可小怜却隐隐感觉到有东西向自己爬了过来,毛骨悚然地寒冷。赶紧将身子往床内挪了挪。心里的恐惧顿时变成了对小贼的期待。

  黑暗里突然觉着有个冷飕飕地东西爬到了自己的腿上,小怜尖叫着想要将它踢远,可那物却是紧紧地缠住了小怜的脚,凉意自背脊爬起,额头却渗出了冷汗。束紧的双腿只能任由那冰冷的威胁箍的生疼,冰凉的没有丝毫温度。

  是蛇,心下一个震颤。

  脚上一疼,是利齿破皮而入的感觉,脖间的伤痕也随之隐隐作痛。一阵酸痛,有丝丝寒气从腿上的伤口处不断地注入体内。闷哼了一声,却痛地无能为力。双手覆在身后,只能蜷缩着倒在了是床上。那利齿一直未松开,死死地咬着、缠着,等待着猎物的窒息。感觉着那寒气随着血脉游走,凉透了心,只一会便是没了动弹的力气。眼泪不争气地滑落,薄唇微颤想要呼救,却没有声音。

  细琐的衣衫摩擦的声音在暗处作响,绿色的眸子满意地讥笑着。缓身上前,靠近了石床,伸手擒住了仍死死咬住小怜小腿的毒蛇,将其抽离了她的身。捏在手里不看,只一个用力,蛇的头骨被捏粉碎,甩手一扔,服服帖帖地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黑影用刚才捏死蛇的手抚上了小怜的额头,却引来小怜一阵颤惊,似比那寒气来的更猛烈的毒侵了身一样。嘴角上扬地看着手下的玩物,指腹划过小怜的脸蛋,似是捏死她比捏死刚刚那条蛇还要容易。

  小怜一惊面色发白,半张着发紫的薄唇,全身没有一点力气的躺着,呼吸也变得艰难起来,眼前本就看不清的黑暗,变得更加模糊了起来,没了躲闪的任由眼前的影子抚着。

  手指顺着小怜的脸滑下,沿着脖颈,伸进了衣衫,锋利的指甲轻轻一勾,划破了薄薄的一层纱,露出了白净无暇的玉肩泛着微汗。墨绿色的眼神里闪出了一丝迷惘,一丝意乱。许久才俯下头,胆怯地伸出舌尖,尝试地轻轻沾湿,只觉一股久别重逢的清香扑鼻而来。闭了眼,下了唇,紧紧地贴在了肩上啃噬起来。

  而几近昏睡的小怜未有什么察觉,只用着最后一点意识睁开自己将要沉睡的眼,让自己记住怎么呼吸,努力地呼吸着。

  一路吻下,落到了小腿,指尖划开裙裳,黑色的血渍沿着白皙的肤,凝出了一道痕。未曾多想,便将唇瓣贴了上去。只是此时的眼里没了邪恶,没了玩味,没了任何表情。

  官道上,小贼握着带血的短匕,警觉地看了地上最后一只狼彻底倒下,才舒了口气。却又马上向林子里跃去。辗转回首,却没找到小怜的踪迹。正苦思着她不应逃离的如此之快,却忽然一杏黄色的身影从一棵樟树上垂直跃下,长剑直指树下的小贼。

  小贼一惊,快速地用短匕相接,将那身影格挡了出去。

  杏黄色身影在空中一个轻旋,稳稳地着了地。转身笑盈盈地扑进了身后小贼的怀里,“萧诺。”

  “一夕。”被称作萧诺的人一脸惊讶地将怀里的人拉出,“你怎么会在这?”

  女子狡黠地笑了起来,却含了半分的羞涩,红彻了半边的颊,“找你一起私奔啊!”

  习以为常地苦笑了一下,“我可没说跟你奔啊,别拿我做逃跑的借口。”

  “不行么!”女子严肃地看着他,“难道就不能同你私奔么?”

  “当然不行。”男子斩金截铁。

  “哼!”女子作怒地侧过了脸,将满肚子的气压下去后,才酸溜溜地道,“你倒是好,找了这么满是花开草绿的地方玩,都不带上我。”

  花!一字便让小贼如梦初醒,想起某个不顾自己的危险都要带上那朵粉色的杜鹃逃跑的女子!她会不会让人给抓去了,她好像幻回了原形,若是被这山间的猎人抓到,那皮跟命肯定都是没了。顿时,小贼便也没了跟她继续闲聊下去的势头,对她的怒意也视而不见。

  “我办正事呢!”没再理会她,抬手捏了个决,空气中便是升起了一根随波浮动的银丝。一夕见萧诺久久不理睬自己,生气地转过身子,却见他使了‘小雀金丝’的术,不解地靠近。小贼两指捻住丝的一端,打了个结,便准备顺着银丝的方向寻去。

  一夕忙抓住萧诺的衣袖,“你找谁?你对谁用了‘小雀金丝’?”紧张中却带了八分的气愤。

  将她的愤怒尽收眼底,小贼好笑地看着她那紧张的表情,刮了下她的鼻尖,“我对谁使,还要跟你报告吗?”说着,便是转头离开。

  一夕生气地摸了摸鼻尖,眯着眼看着萧诺。哼!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若是男的,就此作罢;若是女的,‘赶尽杀绝’。还不禁将手劈进手心,如劈死一直蚂蚁一样凶残。抿着嘴笑了起来追了上去,“诺哥哥,等我。”

  石洞内,司马侯松吸尽了陷入昏迷的小怜体内的蛇毒,用指腹擦去了唇角的一抹血迹,看着似是熟睡的小怜,浅笑了起来,露出了唇角的獠牙。

  “我又救了你……是不是要报答我。”对着没了知觉的小怜缓缓问道,却更似命令,就如同刚刚的毒蛇不是他故意放的一样,而自己的救助就理所当然要有回报。

  “看来,你是默认了。”司马侯松笑意渐深,脑海里闪过一个惊讶却羞涩的素颜,一个久远到快要被时间淹没的素颜。

  不待床上的人有任何反应,司马侯松已伸手抚上那已被划开的衣衫,抓住了肩下的一片,慢慢地扯开,让如雪似蜜的肌肤一点一点的暴露出来,挑起了男子眼里点点星火。

  忽然一阵掌风飞来,水潭闪起片片纹路,皆是吹向一个方向,将下落的水滴也融进了风里,成了有形无形的暗器,袭向床上正俯身下去的男子。司马侯松忽觉背脊一阵凉意,快速地直起了身子,折身拂袖,以掌相迎。风拂过他的耳侧,撩起的发丝随即上扬,又下落。眼神盯着风拂来的方向,空气里安静地又是一滴水落进了潭里,清脆地在洞内回荡。

  许久,司马侯松笑出了声来,满是不屑地昂头道,“都已不是人了,何必藏头露尾。”

  又是一阵寒风袭来,此时却伴随了一墨色的身影,手持长剑,直直地刺向司马侯松。司马侯松却是一个媚笑,微一躲闪,扣指将剑身一弹,扭了剑气。来着却也不惊,在空中一个转身,以手撑地,狠狠地一个扫腿。司马侯松忙一格挡,顺着力道,退到了石床之外。

  楚逸转头看向面色苍白的小怜衣衫不整的摸样,又扫过她脖间、腿上的伤口,怒意四起,忿恨地转头看向司马侯松,满眼的杀意。挥剑指向淡然地站在床下的男子。

  司马侯松负手而立,看着楚逸不屑地笑着, “原来魔域之人如此的说话不算数。”

  “哼,妖道魔域向来进水不犯河水,何来不算数之说。”心下的怒意未减半分。

  “若不是你魔道中人引我来,我又怎会在此。”

  脑子快速闪过一个红色的身影,却被强迫着没了踪影,“王爷怕是弄错了。”语言变得强硬了起来,在床上几个翻转,剑花如雪,来来回回地十几道剑气划破了空气,飞向司马侯松。便是在男子躲闪剑气之际,楚逸揽起床上的女子闪向洞外。

  躲过最后一道剑气,司马侯松耸眉怒视楚逸跃走的方向,嘴角一裂,露出了尖尖地獠牙,自喉间发出怒吼,面目竟闪出了几分狼的容貌。随即,无数道幽暗的眸子自周围亮了起来,‘嗖嗖嗖’地都冲向洞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