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频频道 > 妖仙小怜 > 正文
第九章 似曾相识燕归来(三)
作者:叹世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的河流,泛着阳光的波纹,闪闪耀耀,晃的人眼睛睁不开。翠玉的树随微风而摇曳,几声鸟鸣,成双成对。金溪边,男子一身黑丝锦衣,脖间袖口金丝镶边,半蹲着沾湿了手里的汗巾,轻拧。起身,徐步走向身后不远处的已落尽芳菲的桃树。

  树下,草间,躺着一玉颜的女子,紧闭着眉眼,脖间的领口处微露出了包裹的纱布,布上侵染了点点鲜红的血迹。男子小心地将她抱在怀里,细细地擦着脸,最后将汗巾几折,敷在了女子额上。轻抚着她此时已红润起来的颊,紧皱的眉间亦喜亦悲。多久没有这样将她抱在怀里了?

  一生要哭多少回,流多少泪,错过多少回,才能遇上,才能不心碎。他还能错过吗?还有机会不错过吗?在萧然那锋利的刀刃,带着温热的血,刺穿他的胸膛时。萧然眼角那讥讽不屑地邪笑,一句‘记起了?’一种失而复得的不真实,却又是刻骨铭心的痛,脑海里的点点滴滴都在告诉自己,原来自己错过了咫尺的爱,还将其放逐天际。一切不过是那句人妖殊途。可笑的是自己居然还想着等杀了她后,为其超度,让她来世为人,莫为妖邪。可悲地笑着,血从嘴角流出的感觉还依稀在目。超度别人,呵呵,连自己都已成魔。

  “怜儿。”那不愿离开她半分的眸子里几许害怕,几许担忧,几许憔悴,几许恐慌。仿佛眼前的人儿随时会随风飘散,散的措手不及。

  睫毛微微扇动了几下,缓缓地张开了眼,待看见眼前的人影,心上一个冰凉,却是没有力气瞬时躲开,只得用力支起自己的身子,推开他的扶持。额间的汗巾落到了草间,小怜不以为然。许是腿软,站不起来,小怜只得胆怯地往一旁爬去,大喘着气。

  “怜儿。”看着推开自己的女子,楚逸心里一阵抽疼,是心脉那块扯动了整个身子。上前从背后扶着了她,想要扳过她的身子。

  “走开,走开,”惊慌地挥拳打着身后的男子,害怕地往后挪,面色一瞬地又白的透明似的,“你是坏人,你是坏人。”

  “我不会伤害你的。”隔在几步之外,楚逸却觉着是天涯,难道如今的他们还要错过,连相爱都那么难吗?等了多久,忘了。等来的还是天涯吗?苦涩地看着小怜。

  小怜却还是警惕地摇着头,往后一直挪,“我认得你,你跟那拿鞭子的魔女是一伙的。”

  在小怜说记得自己的时候,楚逸心里燃起了星星之火的喜悦,却是正待燎原之势,就被天雨灭的只剩灰烬。

  “我是我,她是她,若我要伤你,便不会从狼妖手里将你救出来了。”几句理性主导的话,却是让自己觉着跟她离的那么远,远的陌生。

  摸了摸脖间缠的纱,眼里的戒备换成了残愧,思了几许才讷讷地开了口,“救命之恩,感之不尽,来日再报。”也不知怎的就说出了这么文邹邹的话,小怜的脸更是绯红,婆娑着站起来身要离开。

  “慢着。”

  被身后的声音惊到,小怜难免显得几分惊恐地转身看着楚逸。

  “你……可是要去找你师父……萧然?”心里涩涩地酸了起来,难道你就看不到眼前的他么?

  小怜眉目里尽是惊诧,缓缓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他在哪,我带你去。”楚逸眼里看不出喜悲。

  小怜低眉思了几许,心里难免几丝波动,最终紧锁的眉头终是舒展开了去,“不用了,有小贼带我去。”此次便是没在回头,提着裙摆,向林子里跑去。

  只有楚逸站定原地,看着那抹倩影欢喜地远去,觉着周身全冻结了一样。心里一个劲敌喊‘他把你弄丢了,没有资格’却是跟也子啊喉咙里没有出声。被遗弃了,你看不见我了。你等我多少年,等到我想起了,你却又忘了。我做错了什么嘛?为何六月渐暖,心独寒,寒的彻骨,寒在心脉。手不禁抚在左胸前,那个早就停止跳动的地方,僵硬地颤抖着,抓皱了黑色的锦衣,柔碎了一滴泪。我会等,哪怕天荒,哪怕地老,我都要等到你来想起我。

  幻念之间又闪过梦般容颜,笑在眼帘,只为他笑,为他哭,伸手抚上,却一如既往如烟雾散在空气里。男子可悲地自嘲着,喉结滚动。

  一路快跑,似是早已熟悉同师父略同的体香,小怜朝着那个确信的方向一路飞跑,额角不免泛起几丝薄汗,耳边散落的几缕发丝,随风往后飘去。浅绿的裙摆下,秀足沾了土色,暗绣在衫上的丝花,在树叶间落下的光里时不时地闪耀着。

  同一片林子下,同一片阳光撒进树叶的间隙,落在白衣男子的身上,眉间全是疲惫之色,却还是不懈地往四周张望,顺着手里的金丝迈步。是自己不该让她一个人离开么,这个方向明明就是与下个村落想去甚远。难道……心里不停地责备自己,害怕地咬着唇发白。忽觉手里的金丝脉动了起来。盯着指尖,男子面上先是惊讶,随即喜色上脸,笑了起来,引来身上的一阵颤动。猛然抬头看向金丝的尽头,一抹熟悉的浅绿向着自己奔跑而来。仿佛时间就此停止,心里那绷紧的弦终于松开了去。疏开一口气,不由地抬步往前迎了上去。

  看着渐近的小贼,小怜只想着一头栽进他的怀里,呼吸那不知何时习惯的味道。却是在小贼的一个晃身,那白色的身影后闪出一抹杏黄色的身影,是个女子。忽然踩定了脚下的步子,铮铮地停在小贼几步开外。反而是跑过来的小贼一把把她拉进了怀里,紧紧地拥着。拥的似乎是一罐蜜,甜了心肺。

  “小贼。”小怜几分尴尬藏在小贼的怀里,眼却是不解地看了那似是忿恨地盯着自己的身子,又胆怯地侧眉看了小贼一眼,唇角蠕动了几下,抿了嘴,终是没有说什么。为何,会有个女子?跟着小贼?

  那抹杏黄一声气哼,几分嚣张,几分得意,“小贼?诺哥哥,你不是叫萧诺么?”

  男子却并未理睬,只沉醉于自己的世界里,似是失去了几千年几万年一样,如珍似宝地将眼前的女子护在怀里。把头埋在她的脖颈之间,呼吸着她独有的清香。若无旁人地磨蹭着她的耳根。却看到了那裹着伤口的纱,心里一个纠疼。还是伤了。

  倒是小怜缓缓推开了小贼,皱眉不解地看着他,“她说的可是真的?”虽然问的很平淡,心里却很害怕,难道从一开始这个人连名字都要骗我?忽然又几分后悔,刚刚没有同那个救了自己的人去找师父。反想到他可能也是在骗自己,心里也平静了些,只有一块梗着了心。

  “别听她的,我只是你的小贼。”颤着唇瞪了身后的女子一眼,看着怀里的小怜深情地道,满眼笑意地承诺。让眼前的小怜心里一片明朗,就如同那日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开在了心里,粉了颊,润了心。低眉在他怀里一个浅笑。

  身后的女子明显的不甘,气地直跺脚,恼羞成怒指着小怜拿出了杀手锏,“那你知道他是谁吗?他的真实身份。”见到小怜眼里的忧郁之色,女子得意地叉腰、昂头笑了起来。

  清脆地几声浅笑,小怜眼波流转,看了小贼一眼,又转向那女子,同样得意地说,“我知道。他是我的小跟班。”

  一夕一脸的不可思议,愣愣地看着她,张大了嘴。什么?

  “别理她。”语毕,小贼便是拉起了小怜的手,往林子外的方向走去。

  身后的一夕忽然想起什么,不可思议地大声喊道,“你知道他是天帝的儿子?……”后面那句‘而我是他将来的妻子’还未出口,却又被小怜悦耳的笑声扑灭了。

  女子回首,“若他是天帝的儿子,那我就是他娘亲呢!”

  一旁的小贼惊吓的一个踉跄,眼角抽搐地敲了小怜脑门,瞪大了眼睛,面色严肃,“胡说八道。”

  小怜却以为他是在教训她对天帝不理,偷笑着吐了下舌头。而那本来惊讶的一夕此时却是笑了起来,越来越深,深的有点黑。哼,她居然什么都不知道。果然,也不过如此。顿时,心里所有的不甘跟愤怒都一扫而空,清脆地叫了声,“诺哥哥,等我。”说着也小跑着跟了上去。

  藏在树后的黑色身影,显得那么的无助,靠着的树瞬间绿叶枯黄,一个震颤,落了一地,沧桑地撒在男子身上、发上、眉间。闭紧了眼,他明明不配。明明应该是我的……天帝的儿子?哼!那你就注定是个过客了。

  明明遥途才刚刚开始,却已经显得这样地坎坷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