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邻家坏女孩 > 正文
第十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光希,你们昨天回去谈得如何?”毕璋祺一见到靳光希进办公室,就像只老母鸡一样的碎碎念,“没有吵架吧?”

    “璋祺,帮我去查一下那些照片是从谁手中流出来的,我要知道幕后的主使者是谁。”靳光希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认真地翻阅起桌上的文件。

    “没问题,”毕璋祺点点头,“我马上派人去办。”

    “别忘了去问照片中的男人,我觉得他应该脱不了关系。”

    “好。”

    “这件事要尽速处理,越快越好,”靳光希冷冷的下达命令,“我不想再看见任何有关妤乔的新闻出现,不管要砸下多少钱,都要封住那些人的嘴。”

    “不限金额上限?”

    “不计任何代价。”靳光希薄唇微抿。

    “明白,我会处理到你满意为止。”毕璋祺颔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

    “至于放出这条消息的幕后黑手,我不会让他太好过,肯定会要他付出代价。”靳光希暗黑色的瞳眸冷芒疾闪而逝。

    “嗯。”

    “就先这样吧!如果没其他事,你可以先离开了。”靳光希摆手。

    “光希。”脚步走到门口倏然停住,毕璋祺回头。

    “嗯?”

    “你和妤乔还好吧?”

    靳光希静静看了他半晌,好看的薄唇终于淡淡吐出话,“我们离婚了。”

    “离婚?”毕璋祺忍不住扬高音量,镜片后瞪大的眼睛说明了他的吃惊。

    “我们昨夜已经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书也签好了。”靳光希平静地回答。

    “这么严重?只不过是个恶意毁谤的消息要闹到离婚的程度?”毕璋祺不以为然地说。

    妤乔这时候一定很脆弱,需要他的支持,而他就这样离开,难道不觉得残忍?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们离婚不单单只是一个原因。”他和孙野猫之间有太多的问题,保持一些距离才是正确的决定。“更何况,这样能让整件事只落在我一个人身上,孙野猫任性归任性,应该不会和谁结仇,如果我猜得没错,对方是冲着我或是公司来的。”

    “但是-”毕璋祺还有话说。

    “你先去做我交代的事吧!其他事以后再讨论。”靳光希截断他的话,摆明不想再谈。

    毕璋祺深深看他一眼,知道他不想说的时候是无法勉强他的,他摇头叹气,终于转身离开。

    听见门轻轻关上的声音,靳光希忽地用力甩开手中的笔。

    说穿了,他也不想在这时候离开孙野猫,但这是唯一的选择啊!

    心栖亭:http://.xiting.org

    “乔乔,你别再哭了,妈的心都疼了。”孙母心疼地抹去宝贝女儿的泪痕,搞不懂好端端的怎么会闹成这样。“你不用为照片的事感到自责,你爸和光希谈过,对方应该只是利用你而已,过几天就会没事了。”

    眨眨充满雾气的美眸,孙妤乔眼前的一切好朦胧,床上满满的都是她用来擦眼泪的面纸。

    “妈咪,让我感到最难过的不是照片的事,而是靳光希那个混蛋!”孙妤乔咬牙切齿地低骂。

    对!靳光希就是个大混蛋!

    这几天她的心好痛、好难过,眼睛一睁开就是掉眼泪,脑中不断浮现靳光希不顾她的意愿强迫她签字的那一幕。

    什么嘛!他就这么急着摆脱她?这么急着想回ANNIE身边?

    听见女儿提起靳光希的名字,孙母忍不住重重叹口气,她将女儿搂入怀里。

    “妈不知道你为什么和光希那孩子闹得这么僵?不过既然不开心的话,趁早离开也是好的,毕竟你们一开始就缺乏感情的基础,妈不该因为私心而逼你结婚的。”孙母内疚极了。

    可是他们并没有不开心啊!和靳光希短暂的婚姻里,她觉得很快乐……

    所以她一点都不想分开!

    “当初妈会赞成这桩婚事,除了因为光希是个好孩子外,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因为你。”孙母轻抚过她的粉颊。

    “我?”

    “是啊!你从小就爱跟在光希屁股后头跑,光希到哪儿,你就非要跟到哪儿,最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要当光希的新娘;直到你们长大了,你们的感情还是一样好,或许就是因为如此,大家都认为你们是天设地造的一对,我想靳夫人也是这样想的吧!结果反倒害苦你们两个了。”

    孙妤乔眯细美眸,搜寻孩童时模糊的记忆。

    见女儿似乎没有印象,孙母微笑地从她的床底下拉出一个小纸盒,纸盒里装满写得歪歪扭扭的信纸,好像是写给某人的信。“还记不记得光希出国唸书的那年,你也是天天这样哭着要找光希。”

    孙妤乔随手拿起一张,看着信上童稚的字迹写满童言童语,正如母亲所说的,都是希望靳光希早点回国的字句。

    “或许就是因为你的关系吧!靳光希一念完书马上就回来了,他可是记着对你的每一句承诺。”

    眼前的世界又朦胧了,孙妤乔吸吸鼻子,一张一张读着自己小时候要寄给光希的信。

    她那时应该还很小吧!孙妤乔忍不住想,生字认得不多,夹杂好多注音符号,可是期盼靳光希回来的心情却是那么强烈。

    什么叫作不想改变现状?或许唯一改变的人就是她。

    回想起自己和靳光希在厨房僵持的那一幕,孙妤乔突然觉得自己真像超级大猪头。

    靳光希一直都很宠她,她却习惯挥霍他的好,他要离婚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意冷心灰。

    越想心越痛,眼泪一滴、两滴、三滴……滴落在信纸上模糊了宇迹。

    是她让靳光希心灰意冷的,是她逼自己走到这种地步的,因为自己太自私太任性,不曾想过他的感受。

    “乔乔,别哭了。”见宝贝女儿的泪像是永远都流不完,孙母心疼地拍抚她的背。

    “妈咪,原来都是我的错!都是我造成的。”孙妤乔难过的回抱住母亲,“可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她和靳光希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了。

    心栖亭:http://.xiting.org

    “光希,幕后黑手已经查出来了,”毕璋祺面色难看地报告,“是你绝对想不到的人。”

    “是谁?是我们身边的人吗?”靳光希站了起来。

    “是你身边的人,”毕璋祺摇头叹息,“是ANNIE。”

    “ANNIE?”闻言,靳光希倏然变了脸色。

    “她给了陈品尧一笔钱,要他演一场戏设计妤乔,从头到尾妤乔都被蒙在鼓里。”

    “怎么说?”

    “是陈品尧硬约妤乔见面,和妤乔一点关系都没有。”当他去找陈品尧时,陈品尧主动招出一切,也对孙妤乔感到很内疚。

    他没料到,自己一时的贪念竟会引起如此的轩然大波。

    “这么说来,孙野猫和陈品尧不是男女朋友罗?”靳光希狠狠蹙眉。

    难道他一开始就误会妤乔了?

    “不是,”毕璋祺斩钉截铁的回答,“他们见面的次数最多不超过三次。”

    “陈品尧这个臭小子!”靳光希抿紧薄唇,俊颜铁青难看。

    “他不知道事情会闹得这么大,还上了新闻,他自己也吓坏了。”

    “吓坏了?”靳光希冷嗤,“孙野猫所受的苦又岂是‘吓坏了’三个字可以带过。”

    “他也只是奉命行事,真正的幕后黑手,你可别忘了。”

    修长的指尖在大桌上轻敲,靳光希看向毕璋祺的眸光冷峻。“你觉得ANNIE为什么要这样做?”

    “还能有什么原因?肯定是妤乔让她感到威胁,所以才会想办法陷害妤乔,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毕璋祺顿了下,“看来她的确成功了。”

    眼前匆地浮现孙野猫泪眼迷濛说什么也不肯签字离婚的模样,靳光希心狠狠一揪,愧疚感猛然袭上心头。

    从一开始他就误会孙野猫,她从来没说过喜欢陈品尧,可他却一心一意这么认为,难道是因为嫉妒蒙蔽他的理智?

    在看到照片的刹那,他早已无法平心静气,所以才会做出愚蠢的决定。

    孙野猫现在肯定很受伤吧!

    “璋祺,麻烦你帮我去安排一场戏,我有重大的事要宣布。”靳光希扬眸瞅他,“把该还回去的、该拿回来的,全部做个总结。”

    “没问题。”毕璋祺颔首。

    心栖亭:http://.xiting.org

    “乔乔,下楼吃饭罗!今天张婶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鱼。”

    “好。”一身轻便家居服的孙妤乔从楼下踱下来,当她看见哥哥居然也在家时,漂亮的脸蛋难掩惊讶,“哥,你今天没加班啊?”

    孙灏平脸上画过一丝不自然的神情,点点头。“没什么事,我就先回来了。”

    “哦~~”孙妤乔应声,没注意到他的不自在。“一起吃饭吧!”

    “乔乔,你最近好像瘦很多,下巴都尖了。”孙灏平关心地道。

    “瘦一点好啊!你们男生不都喜欢瘦一点的女生吗?”她强颜欢笑。

    “太瘦不好……”摇摇头,孙灏平喃喃自语。

    古怪地瞅了哥哥一眼,孙妤乔发觉他今天好像有点下大对劲。

    “大家都坐下吃饭吧!”孙父先坐下来,招呼大家吃饭。

    “好。”孙灏平点头应声,连忙开了电视才坐进餐桌。

    “哥从前吃饭的时候不是都不让我看电视吗?怎么今天反常了?”孙妤乔笑问。

    “习惯会改的嘛!看电视很好啊!”奇怪,明明天气不热,他却满头大汗。一定是心虚的缘故!

    都怪那个人!要不是非要他帮忙不可,他现在也不会坐立难安。

    ……靳氏集团午间的鸡尾酒会已经开始,根据靳氏集团发言人毕璋棋表示,稍晚靳氏集团将会有重要消息宣布……

    听见新闻播报,孙妤乔的动作突然停顿下来,怔怔的看向电视荧幕。

    “灏平!你找死啊!还不快去把电视关掉!”孙母狠狠瞪了儿子一眼,深怕心情尚未平复的女儿再次受到伤害。

    “我、我、我吃饭。”孙灏平当作没听见的用力扒饭。

    为了兄弟情义、为了宝贝妹妹的幸福,就算会被老妈五马分尸,他也得打落牙齿和血吞。

    “你这孩子平常很聪明,今天怎么突然少根筋了?”孙母低骂,“你不怕乔乔想不开吗?你不关我去关!”孙母碗筷一放,用力站了起来。

    “妈,你先等等,”孙灏平连忙拉住母亲,“我会这么做当然是有原因的。”

    “不管什么原因都-”孙母还要再骂,却被电视里低沉慵懒的声音吸引住。“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一副以光希的未婚妻自居的样子?”

    “她就ANNIE,靳光希的现任女友,”孙妤乔的语气太过平静,反而让人觉得不安,“她的确有资格以光希的未婚妻自居。”

    “乔乔……”孙灏平担忧地看妹妹,深怕她看到这里就不想继续,幸好她没这样说,不然功败垂成。

    “刚才有记者猜测,靳光希或许是要宣布和ANNIE订婚的消息。”

    “他要订婚?那乔乔怎么办?”孙母忿忿不平的说。

    “妈咪,我们已经离婚了,”孙妤乔轻声解释,眸底掠过一丝哀伤,“ANNIE和他交往在前,现在要宣布订婚也不为过。”

    怨不得人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她曾经也有机会,是她自己选择放弃!

    “我不管了,我要去关电视!”孙母再也受不了女儿悲伤的模样,生气地走过去。

    “妈咪,等等,”孙妤乔匆地叫住她,美眸圆睁,“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陈品尧怎么会出现在酒会里?”

    “陈品尧就是跟你一起被拍到的男孩吗?”

    “就是他。”

    “……我今天是来向孙小姐公开道歉的;之前的风波都是因为我,我不该一时贪婪接受别人的提议而设下陷阱。其实我和孙小姐只是再单纯不过的同学,我没有想到会对她造成这么大的伤害,真的很抱歉。”

    陈品尧朝镜头深深的一鞠躬。“而教我这么做的人就是这位ANNIE小姐……”

    “这是一场闹剧吗?”看着电视荧幕里ANNIE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优雅美丽的气质不再,像个泼妇般尖声大叫,孙妤乔茫然的喃道。

    原来这是ANNIE设下的陷阱,就等着她这个大笨蛋跳下去。

    “ANNIE这下完蛋了,她的少东夫人梦也碎了,”孙灏平严肃地看着妹妹,“其实这场酒会是光希特别安排的,他说要帮你讨回公道。”

    “光希?”心中一突,她喃喃重复。

    “他还说如果你看完后肯原谅他,他会在我们家后院等你。”他朝后院的方向指了指。唉~~原来中间人的角色也不好当,他都快憋不住了。

    “你说他在哪里?”孙妤乔怀疑自己的听力。

    “咳咳,在我们家后院。”孙灏平不自然地清清喉咙。

    “他为什么会在后院?”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有内贼帮他开门罗!那只内贼就是他。“你到底要不要去见他?”

    心栖亭:http://.xiting.org

    “嗨!好久不见!”见到孙妤乔出现,靳光希总算放下心中的大石,尴尬地向她打招呼。

    “嗨!”强忍着心中的悸动,孙妤乔简单的回应。

    “酒会的现场直播你看了吗?”见她没有要说话的意思,靳光希只好自己找话说。

    “看了。”她轻轻点头。

    “我一直想替你讨回公道,希望这样的结果你还满意。”

    “嗯嗯。”

    “孙野猫,其实我是来接你回去的,”靳光希轻吸一口气,“落地窗旁的沙发少只野猫趴在上面,我觉得很不习惯。”

    “那么你干脆养只波斯猫就好啦!”孙妤乔耸耸肩,“不一定要我。”

    “……”这女人真是不可爱!难道她听不出他在找借口吗?“一个人在深夜里工作的时候,少了声音吵闹也显得太安静……”

    “养只鹦鹉陪你也不错啊!鹦鹉最适合孤单老人了。”孙妤乔不赏脸嘀咕。

    “你明明知道我的意思,你就不能配合一点吗?”靳光希瞪她一眼。

    “对于我的‘前夫’,我有什么好客气的!”孙妤乔不甘示弱的反驳。

    一想起他强迫自己签字,她就觉得心痛。

    “谁是你前夫啊!”靳光希皱眉。

    “就是靳少爷光希你啊!”还想不认帐咧!“字都签了,不是前夫是什么!”

    “我又没将离婚协议书送出去,我们还是夫妻。”前夫、前夫,听了就不舒服。

    “干嘛不送出去?你不是巴不得我们赶快离婚吗?那天硬要我签字的人不就是你这只种猪!”越说越生气,她的眼眶红了半圈.

    就知道她还在为这件事耿耿于怀,靳光希咬咬牙,“对不起,我不该强迫你。”

    “……你刚刚说什么?我突然收讯不好,没有听见。”粉唇微弯,孙妤乔很故意的说。

    “对不起,我不该强迫你,是我看见你和陈品尧的亲昵照片,一时被嫉妒冲昏了头,才会做出那样的蠢事!”靳光希没好气地重复。

    心里有丝甜蜜,孙妤乔强忍住笑意。

    “啊啊~~我还是没有听……”剩下的话来不及说完,她只觉得眼前一花,被炙热的唇办给狠狠封住。

    “这样听清楚了没?”靳光希挑眉问。

    “听清楚了啦!”她粉颊红透,很窝囊地咕哝。

    吼~~用这招,很没礼貌耶!

    “那甘愿回家了吗?”

    “甘愿了。”

    “甘愿就好!”

    躲在落地窗后,孙氏三口笑咪咪地看着这一幕。

    就说他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嘛!果然没看错。

    “光希哥哥!光希哥哥!”小女孩拚命迈开胖胖的小腿,很努力的跟在前头四肢修长的少年屁股后面。

    “光……”一个步伐没踩稳,小女孩顿时和地面做了最亲密的接触。

    “痛不痛?”少年总算停下脚步,皱眉扶起小女孩。

    “光希哥哥,”小女孩没有哭,只是绽开两个甜甜的笑窝,一时眩惑少年的眼。“你什么时候要娶我当新娘?”

    都已经跌到鼻青脸肿了,满脑子还只想着这个?少年没好气地瞪住她,心里却是软软的。“好啦!等你长大就娶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