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邻家坏女孩 > 正文
第三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爸,你别担心,就在家先陪着妈,公司的事情我会处理的,”接到父亲不放心的电话,靳光希一手插在裤袋中,闱黑色的瞳眸居高临下的望着窗外的街景。

    “妈现在最需要有人陪在身边。”

    “知道,我会的,你放心吧!嗯……”匆地话声一顿,他皱眉,“你的意思是,乔乔也答应妈的提议?”异常惊讶的情绪在心底疾掠而过。

    孙野猫在某些地方和他极度相似,如果说她是只不受拘束的野猫,他肯定就是匹脱缰野马,两人都拥有热爱自由的灵魂,而她这么爽快的答应这桩婚事,难道她都没想过往后的日子要如何度过?

    “总经理,”念头还在转,门外传来两声轻敲,张秘书先探进头,后头跟着面色略显苍白的孙妤乔。“孙小姐找你。”

    靳光希旋过身,漂亮的眼瞳迎上孙妤乔复杂难懂的眸光。

    “爸,我临时有客户来拜访,”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直觉撒谎,不想让父亲知道孙妤乔在这里。“我晚点再拨电话回去。”

    草草收了线,靳光希长腿一迈来到孙妤乔跟前,朝她微笑,感觉到彼此之间的气氛有些怪异,不复以往的轻松。“坐啊!干嘛傻愣愣站在那儿。”

    白皙的肌肤因为一夜未眠,青色的血管依稀可见,似猫的美眸还残留昨夜哭过的痕迹,孙妤乔扬眸睇他,贝齿紧咬住下唇。

    “怎么不说话了?你平常不是叽叽喳喳像只小麻雀的吗?”靳光希故作轻松地开口。

    “靳妈妈的情况还好吗?”从昨夜答应婚事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就彻底改变了,站在她眼前的不再是靳光希,反而显得有些像陌生人。

    “还可以,我爸正在陪着她。”

    “没事就好,我一直很担心靳妈妈的身体状况,”话声一顿,孙妤乔轻吸一口气,“光希,关于靳妈妈的提议我答应了。”

    闱黝的眸光疾闪而逝,靳光希不着痕迹地蹙眉,旋即舒展开来。“嗯,我听说了。”

    “是吗?你已经听说了。”孙妤乔反应迟缓地点点头。

    漂亮的眼瞳深深看了她一眼,靳光希一时间显得有些烦躁。

    “乔乔,关于这件事我们应该好好谈一谈,”靳光希神情严肃,客观地说道:

    “我知道我妈一直很疼你,或许这对你而言是个无法卸下的人情包袱,但是你没有必要因为这样就答应这个不合理的要求。”

    “你觉得不合理吗?”她反问。

    “你觉得合理吗?”靳光希挑眉问,“就算我们平时的感情再好,但我们终究不是一对恋人啊!”

    眨眨美眸,孙妤乔将眼泪眨回眼底。

    光希说的没有错,正是因为没有错,所以她心中特别有感触。

    “我不希望你太勉强,毕竟这是我们家的事,没必要连你一起拖下水。”

    “我并不觉得勉强,”孙妤乔朝他微微一笑,“你别担心。”

    “妤乔,”不是只有她了解他,他也了解她啊!像她这种倔强的性子,再苦也会往肚里吞。“趁还来得及反悔,你千万要想清楚,我和你真的适合在一起吗?”

    “如果我们都不答应,就让靳妈妈不快乐的走,这样你也无所谓吗?”

    无声地叹气,靳光希没有回答。

    他当然做不到,若是做得到的话,他自己就拒绝了。

    “你不必为我担心,”孙奸乔沾染水气的美眸雾濛濛的。“倒是你,你真的愿意娶我吗?会感到勉强的人应该是你吧!你舍得下身旁那些波霸美女吗?我的胸部可是很平的喔!”她故意轻松地反问。

    见她泪眼迷濛还要逗他开心,靳光希的心像打了干千结,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涌回胸口。

    “笨蛋!”又心疼又感动,他扬手赏她一记爆栗。

    “好痛!”孙妤乔揉揉头,忍不住也笑了出来。

    不知道这算不算苦中作乐啊?唉……

    “光希,”匆地,孙妤乔轻声唤,颊边绽出两个甜甜的小笑窝。“你放心,我比你想像中还要坚强,你就放心的来娶我吧!”

    望着她过度灿烂的笑,靳光希眯细黑眸,心疼的感受在发酵。

    她这年龄应该正向往着爱情吧!结果却毫无选择的必须踏入婚姻,她答应的时候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

    “孙野猫。”他沙哑的低声唤。

    “嗯?”

    “我替我妈妈谢谢你。”轻抚她冰凉的粉颊,他轻声道谢。

    “不客气。”

    心栖亭:http://.xiting.org

    “妈,你今天身体还好吗?”赶着出门上班的靳光希在母亲的颊上送上早安吻,“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的精神还不错。”靳母皱眉笑答。

    应该很少癌末病人像她这样气色不错、又精神饱满的,自上回从医院回来也一个多星期了,说实话,她真的感觉不出有哪里不适,想重回医院检查却又提不起勇气,要再听一次自己已经时日不多的感觉当然不好,她不想再重温一回。

    “没有不舒服就好,”靳光希忍不住又多看了母亲一眼,总觉得她红光满面,气色好到不行。“妈,有任何问题记得叫姚婶打电话给我。”要不是知道母亲不可能拿自己的身体来开玩笑,他几乎要以为母亲是藉由装病来逼婚了。

    “我会的,你别担心,”靳母点点头,“对了,光希,你和乔乔的婚事办得如何?”

    “都处理得差不多了。”

    “那喜帖都寄出去了吗?”

    “昨天就寄出去了,”靳光希顿了顿,“因为时间太赶,又怕太忙会累到妈,所以我们只宴请几位亲朋好友,一切从简。”

    “这样啊?那房子呢?你们婚后不是要搬到郊区那间房子去住?”靳母点点头。

    “房子已经重新装潢,就快完工。”

    “这样就好,我们可不能亏待乔乔。”靳母叮咛。

    “我明白,妈不用担心,”听见孙野猫的名字,靳光希不着痕迹的蹙眉,旋即舒展开来,“今天乔乔放学后会去看新房子装潢得如何,小细节我都有注意。”

    说到孙野猫,她最近就像失踪人口,找都找不到。

    “嗯,你去上班吧!公事重要。”

    “好,有问题记得打电话给我。”走出家门,靳光希拿出手机再一次拨给孙野猫。

    您拨的电话目前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心栖亭:http://.xiting.org

    “乔乔,你是不是有心事?最近瞧你都闷闷不乐的?”宋雅果用吸管用力戳动杯内的冰块,她回头环顾四周一圈。“居然还会拉我来PUB喝酒,一点都不像你。”

    孙妤乔没吭声,只是怔怔望着手中莓红色的调酒出神。

    “乔乔,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坐在这里发呆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虽说这里的气氛极好,播放的音乐也不是震耳欲聋的电子乐,但是要她莫名其妙低头猛喝酒也不是办法。

    “……”

    “乔乔,到底发生什么事?你最近常常神神秘秘的丢下我先走,打你手机也不接,你不说我怎么帮你忙?”宋雅果嘀咕。

    “雅果,我……”孙妤乔空洞的视线终于迎上她的,“我要结婚了!”

    “什么?”宋雅果震惊地瞪住她,“你是说真的吗?”

    “嗯,就在下个月的第一个星期日,你记得要来参加喔!”孙妤乔叹出一口长气。

    “结婚?你要嫁给谁啊?”宋雅果的音量不自觉扬高,“更何况你还没毕业就要嫁人?”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孙妤乔双掌合十地看着她。“你千万要帮我保密。”

    “乔乔,你到底要嫁给谁?”宋雅果皱紧眉,从好友的脸上她完全瞧不出新婚的喜悦。

    “还能有谁……就是靳光希罗!”孙妤乔用力吸口长岛冰茶,琴酒淡淡的苦味在舌间漫开。

    “你说谁?”宋雅果表情微僵,脸上血色瞬间褪尽,“你说要嫁给谁?”

    “我刚刚不是说了,我要嫁给靳光希。”孙妤乔又是重重一叹。

    其实她的开朗和坚强都是装出来的,心中十分忐忐不安,有好多好多苦闷积压在胸口说不出来。

    不管她表面上再坚强,想到从此以后要和另一个男人同床共枕,她还是会惶惶下安啊!就算对方是熟悉不过的靳光希,她也会感到害怕。

    不知道光希最近有没有发现她在躲着他?手机不接就算了,连今天下午约好去看新屋装潢的事她也临时爽约,但是没办法,她还没调适好自己的心情,把本来像哥哥的人当恋人看待。

    这样的关系-很奇怪。

    “你要嫁给靳光希……”宋雅果紧紧握住冰凉的杯子,种种复杂的情绪在翻搅,有不信、有羡慕、还有-

    嫉妒!

    认识乔乔多年,她从来没有嫉妒她的好命,只有这一刻,她真的嫉妒她,其实她暗恋靳光希好多年了,却因为自知配不上他而始终不敢表达。

    可乔乔却不必付出什么,就可以轻易的得到他?

    为什么所有的好事全教她一个人给独占了?

    “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嫁,却又不得不嫁。”孙妤乔不知好友的心思,吐露着真心话。“我好闷。”

    “……”

    “我和靳光希本来无话不谈,像兄妹一样,忽然之间,我竟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说话了。”这种感觉真不好。

    “是吗?你真感到那么为难?”宋雅果吐出来的话好酸涩。

    “如果换作是你,你应该也会有我这样的感受吧!”孙妤乔空洞的眸光落在远远的一点,没发觉好友不对劲的神色。

    “乔乔,既然如此,我们今天就来喝个痛快吧!”不想再继续这个不开心的话题,更怕自己接下来会说出伤人的话,宋雅果命令自己转移心思,“把所有的不痛快一次发泄出来。”

    “嗯?”没料到宋雅果会说出这样的话,孙妤乔惊讶地抬眼看她。

    雅果的心情也不好吗?

    “我们尽情的喝,把所有不愉快的事都忘了吧!”宋雅果一口气将杯内的调酒喝光,用力将玻璃杯往旁边一搁,负气地朝酒保开口。“先生,我要一杯Tequila

    Bomb……”

    当靳光希接到宋雅果的电话,要他来认领一只坐在吧枱边摇摇欲坠的小醉猫时,时间已是晚上十一点了。

    说实话他不太高兴,甚至隐隐还有些火气。

    一个女孩子家跑到酒吧去买醉,成何体统?

    “很不舒服吧?”靳光希抿着薄唇,冷眼看着扶在墙边干呕的孙妤乔。“吐出来会好一些。”

    活该难受!谁教她喝酒不懂节制!

    “我已经没有东西吐了,”孙奸乔深吸一口气,胃还在不停的翻搅,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严重晕船,天旋地转。“吐不出东西。”

    很想摆脸色给她看,偏偏孙妤乔此时美眸含泪的模样显得可怜兮兮,教他一句句责备的话梗在喉间说不出来。

    “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孙野猫年轻贪玩,也不是第一次在外喝酒了,却是第一次醉得如此狼狈。

    “应该不多吧?”看见他没好气地伸出手,孙妤乔考虑了一下才握住他的手,踩着不稳的步伐在秋千上坐下来。“我先喝了长岛冰茶,雅果帮我点了杯威士忌沙瓦、还有Tequi1a

    Sunrise,最后一杯是TequielaBomb……”

    越听额角青筋越是暴跳,靳光希重重一哼。

    喝喝喝,喝死她算了!怎么不干脆连“深水炸弹”一起点一点!

    “曾几何时,你已经变成小醉猫一只?无论我什么时候看到你,你都是醉醺醺的。”靳光希在另一个秋千坐下来,语气嘲讽。

    见她低头不语,只是坐在秋千上轻轻摇晃着,靳光希眉头狠狠锁紧。

    “孙野猫。”他唤。

    “嗯?”

    “你在躲我吗?”也懒得拐弯抹角,他挑明问。

    惊讶的神情从她脸上掠过,似猫的大眼直勾勾瞪住他瞧,好似讶异他竟将话话说破。

    “我打你手机,你不肯接,就连今天临时爽约,你也只是留言给璋祺请他转告,这不是躲我是什么?”他直逼视她的眼,不让她逃避。

    “……”

    “还是你反悔嫁给我了,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靳光希放软语气。“如果真的反悔也不用感到歉疚,由我来处理吧!”

    “我没有反悔,我答应过的事情绝不反悔。”她小声地道,娇颜有抹豁出去的倔强。

    她只是有点怕,会怕应该是人之常情吧!

    “要不然就是嫁给我真的很恐怖,让你非得喝得像只小醉猫不可?”他自嘲。

    “其实我也没喝得那么醉,”孙妤乔摇摇头,“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啦!”

    靳光希深深看了她一眼,好看的薄唇微扬。“孙野猫。”

    “嗯?”她扬睫望他。

    “我曾告诉过你别太勉强,你又何必把所有的事情压在自己心上?说穿了,你也担心往后的改变吧!”

    “嗯。”她老实的点点头。

    “其实我也是,”靳光希目光落在黑暗中的某一点,“这样突然改变的关系让我们都很不习惯。”

    “原来你也会有这种感觉,我还以为你大风大浪见多了,不为所动呢!”孙妤乔小声嘀咕。

    “你心里烦应该跟我说,毕竟我也是当事人,况且-”靳光希怜惜地揉揉她的发心。“在这整件事情中,我觉得你是最无辜的。”

    “干嘛这样说,靳妈妈很疼我是事实,嫁给你……”她顿了下,笑笑的看他,“也不是真的很讨厌啦!只是觉得很怪罢了。”

    “乔乔,不如我们做个约定吧!”靳光希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

    “什么约定?”孙妤乔疑惑地抬眸看他。

    “这件婚事知道的人不多,我们孙、靳两家也进行得相当低调,”靳光希敛下眸,浓密的长睫掩住他复杂的心思。“我一直认为因为妈的一句话就要绑住你一辈子是不对的,你还年轻,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乔乔,我们就维持一年表面的夫妻生活,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实际则是各过各的生活,等一年后……我们就离婚吧!”靳光希薄唇勾起淡笑。

    “这样好吗?”没想到他竟会提出这样的建议,孙妤乔怔忡,“这样会不会……”

    “孙野猫,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靳光希语气轻松,“要绑住你一辈子你才会觉得痛苦吧!一年后就能重获自由,这样不好吗?”

    当然好,但是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还有两家人,到时他们要如何向爸妈交代?“爸爸和靳伯父不会同意我们离婚的。”

    “呆猫,坏人交给我做就好啦!”靳光希揉揉她的发心要她放心,“到时我就当个千夫所指的浪荡子,你当然就有理由脱离我的魔掌罗!”

    “光希,这样做你肯定会被骂死的。”孙妤乔不赞同的蹙眉。

    “你别替我紧张,到时我自有办法,”靳光希扬扬眉。“你还是先担心要如何演好一年恩爱的夫妻吧!”

    “怎么演?要演什么?”

    “例如新婚夫妻的亲热场面啊!”靳光希边说,性感的薄唇边贴近她,黑眸里闪耀着戏谵时光芒。“浓烈的热情香吻!/”

    “靳色狼!”孙妤乔猛然跳了起来,连忙推开他的俊颜。“你活腻啦?连本小姐的豆腐都敢吃!”被他这一惊吓,她方才沉重的心情瞬间消逝无踪,眼下只想教训这只胆大包天的色狼。

    “呵!”靳光希含笑看着她恢复生气的模样,果然比之前要死不活的德行好多了。

    这才是他的孙野猫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