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邻家坏女孩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靳色狼,我发现贵公司真的足人材辈出呢!”心满意足地将鲜美鹅肝酱送入口中,孙妤乔美眸笑得弯弯。

    “哦?”手持香槟杯,不断含笑向众人点头致意的靳光希挑挑眉。

    别太相信孙野猫的赞美,小心有诈。

    “你看左前方身材五短、肚子圆胖、头顶稀疏的阿伯像不像肯德基爷爷?再回头看你右后方,那个脖子很长、嘴巴很大的男人如果将脸涂白,简直就是东方版的麦当劳叔叔,既有肯德基爷爷,又有麦当劳叔叔,不是人材辈出是什么?”

    闻言,靳光希忍不住笑瞪她一眼。

    口没遮拦的野猫。

    “……左边身材圆滚滚、头顶像灯泡的中年男人是姜经理,你别看他长得像肯德基爷爷,处理事情可是果决明快。”靳光希解释。

    “我只是说他像肯德基爷爷,可没有质疑他的工作能力喔!”孙妤乔不服气地嘀咕。“况且他长得和蔼可亲,做业务部经理最好了,有亲和力又让人想亲近,保证业绩蒸蒸日上。”

    不着痕迹地蹙眉,靳光希有些讶异地瞅她。

    “干嘛这样看我?”背上的寒毛都立正站好了。

    “姜经理的确在业务部任职。”靳光希顿了下,仿佛在斟酌言词,“没想到你除了挑服装的眼光一流外,看人的眼光也挺准的嘛!”

    “开玩笑,你以为我整天只会吃喝玩乐啊!我看人很准的,就像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颗花心大萝卜,自命风流又好色。”孙妤乔没好气地白他一眼。

    “我是花心大萝卜?”靳光希微微眯细黑眸。

    “如果你想当种猪我也不反对。”明明说出来的话挟棍带棒,孙妤乔却对靳光希笑得既天真又灿烂。

    “你胆敢叫我种猪,小心我立刻把你抓起来打屁股。”靳光希俊眸微瞪。

    孙妤乔向他做了很丑的鬼脸,摆明不信他的警告。

    “对了,靳色狼。”

    “嗯?”

    “你怎么会突然邀我一起来参加公司的庆功宴?”她好奇地问。这可是史上头一遭咧!

    “你不是直嚷着一个人在家像自闭儿,带你出来透透气罗!”靳光希云淡风轻的带过。“顺便让你知道我每天早出晚归可不是出去玩的。”

    以往这种场合,他通常都是和ANNIE连袂出席,但是最近ANNIE的情绪似乎不是很稳定,逼得他喘不过气。

    或许……该是分手的时候了。

    “哦~~”孙妤乔尾音拉得长长的,“我还以为你都去酒店啊、三温暖啦!”

    “你觉得我像是喜欢去声色场所的男人吗?”他很是不满。

    本想点头称是,但在接收到他犀利的眸光后,孙妤乔马上很“卒仔”的摇头。

    “当然不像。”

    呜呜~~她昧着良心说谎啦!她要被雷公爷爷劈了。

    “看你从踏进门开始就像小猪一样一直吃,嘴边都沾到奶油了。”靳光希温柔地帮她擦去唇边的奶油。

    “谢谢。”她眨着水灵灵的大眼向他道谢,四月交接,仿佛有种奇异的电流缓缓流过。

    她清丽的娇颜映满自己的眼瞳,靳光希心一动,亲昵地揉揉她的发心,明白自己对她的感情真的不一样了。

    只不过,含笑相望的两人没注意到左后方不远处,闪光灯悄悄一闪,又一闪……

    心栖亭:http://.xiting.org

    “耶?你在家啊?”甫打开家门,孙妤乔万万没想到家里竟会有活人,她震惊地呆在门口。

    咦?今天是下红雨还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太阳公公还没下山,靳色狼居然已经在家里。

    稀奇、稀奇,真稀奇。

    “你那是什么表情?”靳光希黑眸微眯,见她像个小呆子一样站着。“还不是你一天到晚叨叨唸唸要我早点回来。”

    “我惊讶嘛!”孙妤乔嘀咕,心里竞有那么一点甜滋滋的,“谁知道你说真的还假的。”她轻轻关上门。

    “我再不回来岂不被你怨死。”他抿紧薄唇。

    唉~~他果然是太宠她了,居然连公事都摆到一边去,就为了回来陪她。

    看他拿着水杯晃来晃去,孙妤乔终于察觉哪里奇怪了。

    他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件小裤裤,不!应该说是四角裤。

    看似削瘦的身材其实有副宽厚的肩膀和胸膛,漂亮的肌肉线条肌理分明,还有几滴晶莹的水珠滴在他结实的腹肌上,瞧上去令人垂涎三尺……

    猛然回过神,孙妤乔粉颊猛然红透。

    垂涎三尺引她是见鬼了才会对靳色狼垂涎三尺,她的神经肯定又不小心接错线了。

    她最近的神经真常接错线。

    “靳色狼!”见他没理会自己,还一副很舒服的样子在沙发上坐下来,孙妤乔有些咬牙切齿地喊。

    “嗯?”靳光希懒洋洋的回眸,夕阳金色的光芒斜斜照进屋里,这一次不只是腹肌,就连微湿的黑发也笼罩一圈光晕,俊逸出色的脸庞让孙妤乔呼吸一窒,心跳连连错了好几拍。

    可恶!他刚沐浴完的模样简直好看到没天理,几乎可以用“秀色可餐”四个字来形容,直可媲美杂志里的男模特儿。

    帅到令人想痛泣!

    “孙野猫,我看见你的头顶在冒烟。”靳光希撑着下巴取笑,她脸红的模样真有趣呵!

    “冒烟?哪有?”孙妤乔小手直觉的摸上头顶。

    “脸红到冒烟。”他故意慢半拍地解释。

    “靳色狼!你不准再笑了,快收起妖精笑容,别想勾引我,本姑娘是不会上勾的!”有种被抓包的心虚,孙妤乔瞪着他让人怦然心动的笑,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好快。

    “妖精笑容?”靳光希摸摸脸,天地良心,他哪有勾引她啊?

    “还有,快去把衣服穿起来,穿成这样也不害臊!”孙妤乔不敢再看他。

    “孙野猫,该不会是因为我穿这样,所以你害羞了?”闻言,靳光希眸光诡谲地瞅她。

    “什么?你在胡思乱想什么,我哪会害羞啊!”孙妤乔越说脸越红,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对你有什么好害羞。”

    从前熟归熟…起码见到面的时候都是衣服整齐,那会像现在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小内裤?

    更何况,现在她对靳光希的感情有点模糊了,他不穿衣服会让她紧张。

    还有可能喷鼻血。

    “你害羞了。”这一回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语气。“你该不会没见过男人的美丽吧?”他取笑。

    不服气地蹙眉,孙妤乔粉唇噘得老高。“男人的美丽我见多了,保证比你想像中还要多很多!”

    只不过多是杂志上的模特儿,濒平在家才不会穿得像他这么“清凉”。

    “很多?”靳光希挑挑眉,听见这句话心底不太舒服,眼前匆地浮现上回死皮赖脸跟在孙野猫身后的男人。

    早知道孙野猫一向很受男生欢迎,但从没想过她会看过“很多”男人的美丽,这个认知让他很--

    火大!

    “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见他突然安静下来,孙妤乔奇怪的问。

    他应该还有话要反驳吧!然后她再犀利的刺激回去,唇枪舌剑才像他们的相处模式。

    “孙野猫。”

    “嗯?”

    “你说你看过很多男人的美丽?”冷着俊颜,靳光希站起来缓缓向她靠近。

    “啊?”见他一步一步逼近自己,孙妤乔不争气的连连后退。“对啊!不可以吗?”拜讬!他没穿衣服耶!多少保持一点安全距离吧!

    “你口中的很多到底是多少?两个?三个?还是十个?”靳光希嗓音暗哑地问,有种危险的气氛在他们之间流动。

    “我、我、我-”背猛然贴上墙壁,孙妤乔无路可退,只能眼睁睁看着俊颜在眼前放大,她紧张地眨眨眼,突然觉得口干舌燥。

    她哪记得几个啊?时尚杂志每期都有不同的猛男……呃,帅男。

    “为什么不回答?”一手看似闲散地抵在墙边,靳光希牢牢将她圈在自己与墙壁之间,面色诡谲地垂眸瞅她。

    舔舔干涩的唇瓣,孙妤乔完全不敢抬头,剧烈收缩的心脏仿佛就快爆裂了。

    见鬼了!她明明认识靳色狼已经很多年,却从来不知道他会有这么危险的一面,好像自己随时会被一口吞下肚一样。

    隔着薄薄的衣料,靳光希灼热的体温传了过来,她开始感到有些晕眩。

    “孙野猫,你究竟看过多少男人的美丽?”语气越温柔代表越生气,靳光希紧咬这个话题。

    “其实也没几个……就是杂志上那些平面模特儿罢了。”她嗫嚅。

    “杂志上的男模?嗯?”微微眯细黑眸,他摆明不相信。“活体真人呢?”

    “活、活体真人就你一个啊!”孙妤乔眨着无辜的大眼回答。

    他以为每个人都像他一样不爱穿衣服啊?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很洁身自爱的好不……”最后一个“好”字忽然消音,孙妤乔震惊地扬眸望他。

    是她的错觉吗?她、她、她刚刚好像被舔了一下。

    孙妤乔粉颊倏然红透,头一低,想逃出他的控制范围。

    靳色狼居然舔了她?难道他以为她是巧克力香草双色霜淇淋吗?

    只可惜孙妤乔刚刚才钻出他的手臂之外,雪白的皓腕立刻被人攫住,她还来不及惊呼出声,旋即撞上他坚硬的胸膛,两片炙烫的薄唇狠狠封住她的。

    这一回她很确定自己被吻了!孙妤乔美眸圆睁,迎上他深不见底的合黝黑眸,对靳光希火辣的吻感到一阵地转天旋。

    她应该赏他一个耳刮子当作强吻她的代价,或是狠狠踹他的陉骨也行,但是她却没有,只是像块太妃糖般软化在他怀里。

    她到底哪条神经又接错线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靳光希终于依依不舍的放开她,合黑色的瞳眸中闪耀着她从来不曾看过的光芒。

    她摇摇晃晃地靠向墙,粉颊红扑扑的。

    “我-”顿了下,靳光希嗓音嘶哑地开口,“刚刚……”

    “你什么都不要说,都别说,”孙妤乔飞快地截断他的话,“什么都不要说。”

    靳色狼居然吻了她,这样的关系变得很奇怪,他们是吵吵闹闹的欢喜冤家,但是他们并不是一对恋人啊!

    只是,心中甜滋滋的感觉她又该做何解释?

    她该不会喜欢上靳色狼了吧!

    心栖亭:http://.xiting.org

    他和孙野猫的关系面临重大改变。

    从前爱撒野要任性、说起话来百无禁忌的孙野猫,开始跟他玩起躲猫猫的游戏,他前脚刚进门,她后脚就偷溜,摆明躲着他。

    这样的感觉让他-非常不满意。

    “总算逮到你了。”这一天靳光希故意提早回家,大刺刺的挡在厨房的入口,看她还能往哪儿逃。

    没料到下午三点竟会在家里看见大忙人靳光希,她震惊地瞪着他,仿佛他刚搭乘飞碟从火星降落,吓得她手中的葡萄柚滚落。

    滚啊滚,刚好滚到靳光希的脚边。孙妤乔瞪着那颗叛逃的葡萄柚,心中低咒了声。

    “为什么躲着我?”瞧也没瞧葡萄柚一眼,靳光希的语气听起来异常平静,有种山雨欲来的味道。

    “我没有躲你。”孙妤乔嗫嗫嚅嚅,话越说越小声,灵活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找着逃生出口。

    “不用看了,除非你有本事从柜子上爬出去。”靳光希毫不留情地戳破她的妄想。

    孙妤乔忍不住瞪他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偏要挑这种时候来堵她?

    她现在的心情很烦哪!他知不知道?

    明明是从小玩到大的邻家大哥,竟变成会让她心跳加速的男人?难道就因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关系?那么是不是她跟任何男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都会有同样的改变呢?

    她不懂,也很迷惘。

    “是因为那天我吻你的事吗?”她不肯说,他开口问总可以吧!

    孙妤乔还是睁着似猫的美眸瞪着他,就是不说话。

    看着她的倔强表情,靳光希无声地叹口气,明白她一点都不想讨论这个话题,但是总不能这样一直逃避下去吧!

    其实他仔细想过了。或许他们曾经真的就像兄妹一样,但是某条界线一旦超过就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这一点他们彼此心知肚明不是吗?

    眼下他们只有两种选择-

    面对或是拒绝?他们是天天要见面的人,绝对不包含逃避这个选项。

    如果他选择接受,那么她呢?这只带着爪子、野性难驯的野猫会怎么选?

    “乔乔,你不把心里所想的说出来,我怎么会明白?”靳光希柔声问。

    美眸瞪得更圆,像是恨不得把他瞪出两个窟窿来。

    在这种时候,叫什么乔乔啊?不准用那种感性的嗓音对她说话!

    “我无话可说。”孙妤乔轻吸一口气,别开脸不肯正视他。

    她的心真的好乱,他别在这时候逼问她了,行不行?给她一点时间,她迟早会想通的。

    靳光希敛下俊眸,闱黝的眸光一闪而逝。

    “你在逃避,但是为什么?你想逃避的是我们改变的关系,还是逃避我?”

    “我没有逃避,我只是不明白,”孙妤乔的声音听起来好无肋,“我们像从前那样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改变不可?难道在一起就会比较好吗?”

    “……”他也不明白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啊!

    “我不想改变,我们像从前那样无话不谈的感觉不是很好吗?这样就好了呀!”

    “这就是你的答案吗?”靳光希的语气里没有太多的高低起伏,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所以你一直躲着我。”

    孙妤乔没有回答,只是狠狠咬住下唇。

    “那么我们就回到最初吧!就当作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他轻轻吐出话,脚跟一旋往房间的方向走去。

    一会儿,孙妤乔听见关门的声音,她的眼眶热热的,眼泪无声无息地滑落。

    一滴、两滴、三滴……最后在心里形成一个水洼。

    他们的最初在哪里?为什么她想不起来?

    心栖亭:http://.xiting.org

    惊爆!靳氏集团接班人靳光希秘密结婚,对象是孙氏大药厂孙梃树的千金孙妤乔,两人的亲密照片曝光……

    血色从ANNIE绝美的脸庞褪尽,灰色眸子狠狠眯起,她泄恨地将杂志扯烂,歇斯底里地撕个粉碎。

    骗人!靳光希骗人!靳光希是个大骗子!

    他说他没有爱上孙妤乔,他和孙妤乔不是那样的关系,结果杂志上的照片就是最好的证明。那样温柔的眼神、温柔的神情,他怎能说他不曾动心!

    发狂似的将桌上所有的东西全扫落地面,ANNIE用力喘着气,美眸蓄满怨恨的泪水,她不断啃着指甲,焦躁地在屋里来回踱步。

    靳光希是她的,是她一个人的,他曾说过只爱她一人,和孙妤乔结婚只是权宜之计,他怎么可能会变心?一定是孙妤乔那女人给他下了什么蛊,所以光希他才会一时糊涂。

    对!肯定是这样,不会有错,绝对是孙妤乔那女人有问题,只要毁了孙妤乔,光希就会看清楚那女人的真面目,回到她身边来。紧张地将发丝塞入耳后,ANNIE从地上拾起方才撕毁的杂志,胡乱翻找着。啊哈!她找到了,征信社的电话。她颤抖地拿起电话,小心翼翼的按下电话号码。只要她毁了孙妤乔,光希就会回到她身边,一定是这样的,绝对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