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向总裁下战帖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秘书,总经理在吗?」三-高跟鞋踩在光洁的地砖上铿锵有声,夏曦像旋风般从电梯内卷出来,绝美的脸庞浮现浓浓的怒意,似猫般的美眸彷佛要喷出火焰,整个人因愤怒而燃烧起来。

    「夏、夏经理,」面对她冷若冰霜的娇颜,刘秘书紧张的站起来回话,「总经理他在……」

    「人在就好,」夏曦粉唇扬起一抹讥诮的冷弧,脚跟一旋,直接往紧闭的办公室门走去。「我有事要当面问他!」

    「夏经理,」眼看喷火美人就要直接推门进入,刘秘书连忙挡在门前,「总经理他在、在忙。」最后两个字她说的好心虚。

    「在忙?」扬起一道秀眉,刘秘书这种神情夏曦当然不是第一次看见,「我看他是在忙着玩女人吧!」她冷冷的帮她补充。

    「啊?」没想到被一语道中,刘秘书的表情顿时变得尴尬,「这、这……」

    「-让开,我现在有比他玩女人更重要的事情找他。」面无表情的,夏曦示意她闪开。

    「是。」咬咬唇,刘秘书最后还是选择识相的退开,夏经理的脾气她是知道的,无论有什么理由千万别忤逆在盛怒中的她,不然后果自负。

    在门前迟疑了一秒,夏曦还是扬起玉手敲门。

    先敲门也算给陈祺隽面子,让他有时间整理服装仪容,他有多爱玩女人她还不了解吗?比起父亲陈远鸿有过之而无不及,再不堪的画面她也见过。

    这就是人人所向往的豪门,-脏、冷漠、现实。

    没等门内的人有所回应,夏曦默数到十,直接大剌剌推开门,果不其然满室春色无边……

    「夏曦,-越来越讨人厌了!」正埋首柔软雪峰的陈祺隽厌恶地抬头,他皱眉。

    夏曦冷眼瞥向惊慌失措扣上衣扣的年轻女子,她稍稍退开一步。「出去!」她冷冷下达命令。

    这女人看起来很年轻,二十?二十一?夏曦从来不明白这些轻易交出自己身体的女孩脑袋里到底装些什么?双十年华应该有很多事可做吧!绝对不包括和不知长进的小开厮混在一起!

    受到惊吓的年轻女子头也不敢抬,拉着衣襟匆匆跑出去。

    「你除了玩女人就没别的事做吗?」关上门,夏曦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

    「说吧!-来烦我又为了啥事?」不耐烦地挑眉,陈祺隽连正眼瞧她都懒。

    「听说你上午把叶叔骂了一顿,还跟他说从此不必再合作,这是真的吗?」夏曦忍住气质问。

    「是叶老头向-告状吗?」陈祺隽双腿高高跷上办公桌,一副那又如何的高傲神情。

    「叶叔没跟我说任何事,我是听别人说的。」她咬牙回答。

    「哎哎!-身边爱嚼舌根的人倒挺多的。」陈祺隽撇撇唇。

    「真有这回事吗?」她懒得跟他抬杠。

    「就算有又如何?谁教叶老头也不认清自己的身分,凭什么对我说教?」陈祺隽挑眉冷哼,「我看他不顺眼已经很久,仗着老爸时代的合作对象倚老卖老,老是自以为是,搞不清楚已经改朝换代了吗?」

    一股怒气闷在胸口,气得夏曦快吐血,她美眸微。「只因你一人的喜好就可以决定不合作吗?难道你不知道外头的景气有多差,我们公司正面临重大考验,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口上!也只有叶叔这些年来念着旧情,零件进价从不曾调涨,而你却……你却……」

    阿斗!天生的阿斗!真是气死她了!

    「我说夏曦夏小姐,有件事-大错特错,这间公司是『我』的,是姓『陈』的,和-一点关系也没有,-在操哪门子的心啊?别忘了,-只是老爸在外头玩女人生下的野种,靠着陈家施舍才有今天,凭什么在我面前大呼小叫。」陈祺隽懒洋洋的挑眉反问。

    紧闭着唇,夏曦不发一语,更不让自己有任何的表情,这些话她已经习惯了,早已麻痹、麻木,这些陈家人各个都要提醒她一回──她夏曦是受「陈家」施舍才有今天!

    陈远鸿遵守当年的约定将她抚养长大,却不让她入陈家的姓,的确,陈家在她身上没省过一毛钱,但她的身分地位就像他们捡回来的狗,吃陈家的米就必须卖血卖命。

    商场上的人都知道,陈家有个能力过人的私生女!

    「不过话说回来,要找个好的合作厂商不是-业务经理的职责吗?不然要-做什么?尤其-长得这么美、身材火辣诱人……」陈祺隽从大桌后走出来,背着手在她身边绕一圈,不怀好意的眼神令人作恶,彷佛在打什么歪主意,「只要双腿一开不就有好的合作对象上门?!」

    「陈祺隽,你嘴巴放干净一点。」夏曦冷冷警告。

    「我有说错吗?-的确长得很美啊!美得教人心痒难耐,」小时候的夏曦已经瞧得出是个美人胚子,只不过这几年更出落的美艳动人,就像朵盛开的牡丹。

    陈祺隽温热的气息吐在她颈边,令夏曦寒毛竖立,感觉想吐!

    「多可惜啊!听说-我有血缘关系,要不然我肯定吃掉-,不过──谁能确定-那个贱人母亲怀的真是我老爸的种……」说着,他竟想咬向夏曦雪白的颈项。

    「啪」一声,夏曦结结实实赏他一个巴掌,力道之大,让陈祺隽俊颜留下清晰的五指痕。

    「搞清楚,我不是你可以碰的女人。」夏曦面无表情地瞅他,倔傲不屈的神情展现出夏家人特有的傲骨。

    揉揉被打偏的脸,陈祺隽目光倏冷,悻悻的退开。

    「听刘秘书说-今天晚上要和万斯轮胎谈合作案,-最好谈得成,要不然我保证会让-很难看,现在……」陈祺隽大手往门口一指,「马上给我滚!」

    「我会谈成的,你尽管放一千两百个心,」夏曦骄傲地打开办公室门,忽地,她又回头,「还有,我会请叶叔继续和我们合作的。」冷冷的丢下话,然后踏着坚定的步伐离开。

    独留在总经理办公室的陈祺隽俊颜微微扭曲,黑眸迸出算计的光芒。

    总有一天……

    他会让不知死活的夏曦屈服在他的脚下!

    ***bbs.fmx***bbs.fmx***bbs.fmx***

    讨厌!

    她真的很讨厌这种眼神,彷佛她是个待价而沽的商品。

    很难得的无法专心,夏曦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受到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炙热眸光,她频频回头,却找不到眼神的主人。

    真是很讨厌啊!

    「这种小事劳烦夏经理亲自出马,看来贵公司很看重这次的合作。」万斯轮胎代表杨品伦的目光好热烈,他上上下下又将美艳逼人的夏曦打量一回,脑袋里转的是每个男人都在转的念头。

    如果能和她共度一夜该有多好?保证销魂蚀骨……

    「我们当然看重,万斯是轮胎业的大厂,占有率达市场的百分之七十,如果可以签订长久合约,我相信对彼此都是双赢局面。」装作不明白他在打什么歪脑筋,夏曦客气有礼的回答。

    「哦喔!双赢的局面啊!但是对我有什么好处呢?」杨品伦略短的手指大胆抚上她雪白的玉腿。

    「杨经理想要什么好处呢?」夏曦忽地笑了,笑得极美,笑得男人盯得双眼发直。

    「咳咳!-也知道的,男人嘛……当然……咳咳!」杨品伦吞吞吐吐,不好意思直说。

    她当然知道他想要什么!每个男人看见她都变成用下半身思考的猪,夏曦的笑容顿时有些冷。

    「杨经理,你先别急着问有什么好处,先看看双方公司能得到什么好处,事成之后……」她很自然的反握住他的手,巧妙地不让他再吃豆腐,浓密的长睫将厌恶的情绪隐藏得很好。「我保证会好好答谢杨经理。」

    如果她会因为小小吃豆腐的举动大动肝火,她就枉费担任业务经理这个职位了。她很懂得善用自己的魅力,更懂得如何让自己全身而退,男人嘛!不就这么回事,只长精虫不长大脑!

    这些年来,她夏曦还不曾遇过不臣服在她脚下的男人。

    「哦?夏经理要如何答谢我?」杨品伦眼睛一亮,脑中突然出现好多小蝌蚪。

    「要先看杨经理能让我们的合作达到什么地步,」先丢下饵,再慢慢等他上钩,夏曦轻笑,「反正不会让杨经理失望的。」

    「合约内容呢?」耗了这么久,满脑袋精虫宝宝的杨品伦总算问到正事。

    「这是初拟的合约,细节部分我们再商讨,我们还会见面的不是?」夏曦从公事包内取出牛皮纸袋。

    「对、对!我们还会见面的。」这句话说得杨品伦龙心大悦,频频点头。

    「杨经理可以拿回去慢慢看,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出来,」夏曦抄起桌上的帐单,今天饵放够了,点到为止,「我等你的电话。」

    「好。」

    粉唇扬起一抹笑,夏曦起身请服务生结帐,忽地,她又感受到背后炙热的眸光,这一回她飞快回头。

    啊哈!她终于找到了,把她待价而沽的男人。

    明知道夏曦已经发现他的存在,男人神色未变,也没有任何惊慌的神情,仅是静静的看着她,薄唇懒洋洋的勾起笑弧。

    这个男人,真是胆大自负过火了!

    夏曦本可以置之不理,偏偏今天不知着了什么魔,也可能跟早上被陈阿斗塞了满肚子气有关,总之,她秀眉一挑,直接往男人的方向走去。

    她倒想问问他在看什么!

    ***bbs.fmx***bbs.fmx***bbs.fmx***

    原来她就是商界里盛传的夏曦。

    陈氏企业有名的私生女,果然如传闻中美艳逼人,合身的套装包裹住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吸引住每个男人的目光。

    听说她业务能力超强,硬是帮陈氏企业谈下好几个合作案,要不是有她在,陈氏可能早出现危机,不知道如此难得的奇才愿不愿意投入他麾下?他向来求才若渴啊!只不过──

    她的脾气似乎不太好?!瞧!此刻她不就一脸不悦的走过来吗?

    「先生,」绝美的五官近看更是教人怦然心动,夏曦明明美眸含怒,偏偏笑容甜得可以滴出蜜来,「从刚才就一直盯着我看的人是你吗?」

    「是的。」陆子烨轻轻颔首,深不见底的墨黑色瞳眸迎视夏曦直勾勾的眸光,唇瓣的笑意还是懒懒的。

    「请问你在看什么呢?」她尽量保持和颜悦色,就算心底很想挖出他的两颗眼珠子。

    「看。」陆子烨言简易赅。

    还真是直接明白啊!

    心里有些诧异,夏曦并没有表现出来,她微微-起美眸,仔细打量眼前的俊颜。

    凭良心说,这个男人长得还挺顺眼的,好吧!她承认,是很好看,超对她的眼,但真正让她吃惊的是这男人的眼神和态度。

    他的确一直在看着她,就算她如今已经站在他跟前,他炙热的眸光依旧。但他瞧她的眼神和其他男人不同,他并不是想一口把她吞下肚,而是像在估量她有多少价值……

    对!就是这样,好像她是拍卖会上的骨董花瓶,而他在考虑值得出多少价买回家。

    「我们认识吗?」生平第一次,夏曦竟猜不出男人究竟在打何主意,她以往强烈的直觉此刻严重碰壁。

    眼前的他太平静、太高深莫测,面对他,夏曦有种面对大海的错觉。

    这男人城府可以再深一点没关系,她最讨厌让她看不透的男人。

    超级讨厌!

    「我认识-,」彷佛带着某种魔魅的眸子瞬也不瞬望住她的,陆子烨朝她举杯致意,「或许-也认识我。」

    只是不曾见过我。他在心中暗暗补充。

    感觉像无聊透顶的搭讪词汇。挑了挑眉,夏曦娇颜闪过一丝懊恼,她肯定是疯了才会站在这里陪他玩文字游戏,累了一天不说,明天还有满满的行程,更何况叶叔那边她是非亲自去一趟不可。

    「请你别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了,感觉好像……」话到舌尖自动停住,夏曦皱眉,看向他的眼神古怪。

    感觉好像要看进她灵魂深处,看透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基本上,她并不喜欢这种感觉,她已经习惯对身旁每个人筑起高不可攀的墙。

    「感觉好像什么?」陆子烨笑了,笑得勾魂摄魄很不道德,黑眸闪耀着诡谲的火光。

    意外的有些心慌,夏曦原本兴师问罪的气焰完全消失,主导权顿时拱手让人。

    他为什么能轻而易举的看透她的面具?而她却猜不透他?这男人是恶魔吗?他狂放邪肆的气息绝不是天使。

    「我走了。」狂跳的心脏激动难平,夏曦转身闪人。

    危险!她还是保持距离为妙。

    「夏小姐,晚安。」见她要走,陆子烨有礼的回应。

    他真的认识她!夏曦脚步微顿,但终究没有回头,她没有勇气问他为什么知道她的名字。

    这是第一回,她遇见无法掌控的男人。

    「哎~~我刚刚就一直在想您好眼熟啊!结果真的是陆总裁,我曾在一场酒会里见过您一面……」夏曦纤丽的背影方走远,杨品伦矮胖的身影立刻跳入陆子烨眼帘,逢迎巴结的声音让他厌烦的蹙眉。「您也是来谈生意的吗?」

    腰弯得不能再弯,杨品伦此时的态度和稍早有如天壤之别,甭说要拿什么好处,只要陆子烨能和他多说两句话,他就死而无憾了。

    真龙集团,旗下事业包含金融、电子、制造、药品等等,分公司横跨世界三大洲,所生产的产品如空气般渗入日常生活里,上从百万名车,下至维他命,无所不包,而真龙集团的新任总裁──陆子烨,更是荣登世界百大富豪之列。

    在杨品伦眼前的,是名尊贵如帝王般的男人。

    优雅托腮,陆子烨冷冷的打量卑躬屈膝的杨品伦,薄唇勾起冰刃般的笑痕。

    他向来只对自己有兴趣的东西和颜悦色。

    「我不管你是谁,」陆子烨魔魅的黑眸瞅他,冰冷不带感情,「你打扰到我了……」

    ***bbs.fmx***bbs.fmx***bbs.fmx***

    「叶叔,您别气了,我代他向您道歉。」夏曦叹气,有些撒娇地劝着仍怒气冲冲的叶叔。

    「我不是生他的气,和扶不起的阿斗有啥气好生的?」嘴里说不气,叶叔仍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我只是不希望陈大哥辛苦建立的公司毁在他手上。」

    「不会的,亚隆不会倒的,叶叔别担心。」夏曦连忙安抚。

    或许她父亲不是个好爸爸、好情人,却不能否认是个好商人,就算他现在因身体不适提早退休,仍有很多合作伙伴挺着亚隆,这或许是亚隆没轻易的被陈祺隽玩倒的原因之一吧!

    还有个最主要的原因是──有她夏曦在,她向来不容许陈祺隽做太愚蠢的决定。

    「小曦,祺隽太不长进,公司的事-要多担待,别让那个败家子毁掉-爸多年的心血。」叶叔叮咛。

    「我明白、我会的,」夏曦深深吸口气,「叶叔的气消了吗?您可是亚隆最重要的合作厂商呢!」

    「看到-我的气早消了,」叶叔慈蔼的笑着,为她的杯子斟满茶,「不过陈大哥也真奇怪,明明有个这么棒的女儿,偏偏不让-入籍陈姓,让-总得背着私生女的臭名。」

    表情有些不自然,夏曦故作无所谓的耸肩。「无妨,我不介意。」

    就算真介意,二十年来她也习惯了。

    「阿斗、阿斗,聪明如陈大哥,怎会生了个阿斗儿子!」想了想,叶叔忍不住又碎碎念。

    夏曦淡淡微笑,不予置评。

    「小曦,-老实告诉我,亚隆的生意是否已经大不如前了?」顿了会儿,叶叔试探地问。

    「大环境的改变多少对公司有些影响,」夏曦轻声安抚,「但叶叔不用担心,没您想象中那么糟糕,更何况听说真崎汽车打算在这里设厂,如果能取得独家代理权,我想对公司的助益很大。」

    「咦?原来真崎汽车要在这里设厂啊!」

    「嗯,我下半年度的目标都放在它上面。」

    「真崎汽车不是真龙集团旗下的事业吗?没想到他们终于想通了,」叶叔皱眉,「不过代理权应该不好争取吧!至少真龙集团的赵千秋就不是好对付的人。」

    「我不担心,」夏曦绽出美丽的笑容,美眸里闪耀着自信的光芒。「对于真崎我是势在必得。」

    ***bbs.fmx***bbs.fmx***bbs.fmx***

    「总裁,有关真崎设厂的地点,您做好决定了吗?」身为陆子烨的贴身特助,段野熏面无表情的问。

    状似懒洋洋的坐在大桌后,陆子烨优雅地托腮,俊美无俦的脸庞似笑非笑,瞧上去有些邪肆。

    这种男人,唯我独尊惯了。

    「熏,你觉得设在哪里好呢?」修长的指尖不住在桌面上轻敲,代表他虽然看似闲散,其实脑里的思绪转得飞快。

    曾有人把他形容像豹,优雅、沉静而且危险,不管大猫平时瞧上去多么懒洋洋,其实随时随地都是蓄势待发。

    「我大胆推测,总裁应该会喜欢市区那块地。」段野熏还是面无表情。

    「没错,我的确比较满意那里,」陆子烨微微颔首,「就交给千秋去办吧!真崎进入台湾的第一站就是那儿了。」

    「是。」

    「熏,你昨天也有看到夏曦吧!」正事谈完聊琐事,陆子烨挑眉,「你觉得她如何?」

    「麻烦的女人。」段野熏照实回答。

    「麻烦的女人,」陆子烨薄唇有些笑意。说的好,夏曦这种性子像火的女人的确很麻烦,「那你觉得她长得如何呢?」

    段野熏古怪的瞥了陆子烨一眼,彷佛对他的问法很疑惑,「漂亮。」

    这个天生表情缺乏的家伙,连称赞女人漂亮都要用这种死人表情吗?陆子烨在心里无奈一叹。

    「你觉得有可能把她招揽到我们旗下做事吗?」陆子烨又问。「千秋应该会喜欢有如此强劲的对手。」事实上,他最喜欢看赵千秋伤脑筋的模样,所以他常常给他找麻烦,让他每天都伤透脑筋。

    「不可能!」这一回,段野熏连想都没想就回答。

    「是呀!她对陈家的忠诚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人家明明把她当成工具利用,连个姓氏都吝啬给她,她倒是心甘情愿的掏心掏肺,」陆子烨修长的指尖又开始不住在桌面上轻敲,「熏,那你再猜猜,我能降服她吗?」

    「总裁喜欢她?」段野熏连惊讶都面无表情。

    「说什么喜欢,我们只见过一次面,」他是到哪里找到这个脑筋古板的秘书?八成他当初是看上他的「处变不惊」、「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本事吧!「我只是对她很有兴趣而已。」

    打从第一眼见到夏曦,他就对这个女人非常有兴趣。

    是什么样的女子能在商场上翻云覆雨,让一家岌岌可危的公司重燃生机?她的手腕和能力他听太过了,也曾幻想她的模样,直到他有缘见到夏曦本人后,却惊讶的发现她也只不过是名再娇弱不过的女人而已,纤细的骨架和腰肢彷佛不禁一折,而这样的女人却能让亚隆起死回生。

    不管是要将她招揽麾下,还是收为自己的女人,都让他跃跃欲试,他向来喜欢挑战,当然包括难以降服的夏曦。

    夏曦呀!夏曦,他们会再见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