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向总裁下战帖 > 正文
第二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曦,-最近还好吗?-已经好久没来看我了,」杜月潼开心地在好友的杯子内注满热腾腾的红茶,顿时香气四溢。「让我想一想,从-上回来看我到现在已经隔了三个多月了,现在都秋天-!」

    「是呀!-的肚子也突然变大了。」夏曦笑得真心,不同于商场上虚伪的笑脸。她好奇地抚上月潼隆起的腹部,彷佛觉得很新鲜。

    「当时才三个多月,看不出有肚子嘛!现在不同-!再过三个月我就要生了。」月潼笑咪咪地在她对面落坐。

    「时间过得好快,当初说要一辈子恋爱的女人,如今快是一个孩子的妈了。」夏曦的神情有些复杂,更多了些感叹。

    「-以为我愿意呀!要不是泰恩硬拖着我进礼堂,我才不想嫁人呢!」

    「那是因为他很爱-,我想在这世界上不会再有人比泰恩更爱。」夏曦瞪了眼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好友。

    「是是是,我知道泰恩最爱我,所以我还是嫁了,我想唯一能忍受我脾气的人也只有他吧!」月潼嘀咕,唇角绽放的却是幸福的笑容。

    微微一笑不予置评,夏曦也唯有在月潼这里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平静,而不是处在尔虞我诈、吃人不吐骨头的商场里。

    「话说回来,小曦,-何时要带男人过来给我瞧瞧啊?」忽地,月潼笑得暧昧。

    身为夏曦十年的好友,她当然明白小曦身处的困境,所以她不断对泰恩强调,小曦就是她的好妹妹,这里就是小曦永远的家,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小曦需要,他们随时展开双臂欢迎。

    「我哪来的男人,-胡说什么!」对月潼大胆露骨的言词,夏曦难得脸红,瞪住她,「注意胎教啊!杜大婶!」

    「不会吧!-到现在还没有对象啊?」月潼一脸不敢相信,「大小姐,再过两、三年-就要二十八岁了,难道-没听说过二十八岁的女人就像过期的圣诞蛋糕一样没人要吗?」

    「真是谢谢-的提醒,」她对这位牙尖嘴利的好友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夏曦轻轻啜口红茶,眸光竟有些飘忽。「不过我真的不急,就算真的没有那个人出现我也无所谓。」

    「小曦……」

    「我对男人只有一个再微小不过的要求,那就是──」夏曦扬起绝美的笑,语气里却是不容转圜的坚定。「绝对忠诚。」

    她要求绝对忠诚的爱情,应该没有多少男人办得到吧!

    至少,她不想步上妈妈的后尘。

    「小曦……」月潼不禁为好友感到心疼。

    「不聊我的事,聊聊-吧!最近甜心屋幼稚园的生意还好吗?」发现自己泄漏太多真正的情绪,夏曦飞快的转移话题。

    月潼深深看了夏曦一眼,心底无声地叹气。小曦还是跟从前一样不肯对人打开心防。「最近房东有意调涨租金,让我和泰恩觉得有些吃力。」

    「调涨很多吗?」

    「百分之十五呢!」月潼很无奈的耸耸肩。

    「嗯,的确是狮子大开口。」夏曦皱眉。

    「说到这个,我有件事想麻烦-,不知道-愿不愿意帮忙?」月潼明眸眨呀眨的。

    「-说我什么时候拒绝过-了?除了大三那年-要我陪-闯进男子更衣室质问泰恩是否偷吃之外。」她取笑着。

    「事隔多年,-怎么还记得?」月潼粉颊微红,过去的糗事就别再提了。「是这样的,附近的吴阿伯正想把他的房子卖了,我看他的房子是透天厝,保养的还不错,如果稍加整修一下,拿来当幼稚园应该没问题,不过价格方面有点贵……」

    「-想买下来当幼稚园?」

    「嗯,有自己的地方总是好的,心里也比较踏实。不过我向来对杀价没什么天分,所以想请-这位商场杀手出马-!」月潼笑得好甜,「不知道对-而言会不会太大材小用了?」

    「没问题,我回去时就绕过去看看,-把详细地址给我吧!」夏曦答应的干脆,「顺便还有-希望的买价。」

    在商言商,她还是先看看地点再说。

    「夏曦,我就知道-最好了。」月潼开心地跳起来给她大大的拥抱。

    「小心-肚子里的宝宝!疯疯颠颠的。」认识月潼十年了,夏曦还是不习惯她亲热的抱抱举动,她故意扯开话题。

    「没关系,我的宝宝早习惯了。」月潼笑着回答。

    ***bbs.fmx***bbs.fmx***bbs.fmx***

    「总裁就是看上这里?」赵千秋-起眼,估量起附近的环境。

    「嗯,虽然在市区,但终究不在市中心,停车不会有太大的问题,」陆子烨的笑容懒洋洋的,「给地主出的价钱出得漂亮些,以尽快取得土地为原则。」

    「我明白。」

    「还有,地一旦买下来,就马上拆掉旧房子动工,进度只准超前不准延迟。」

    「是。」

    「该交代的都交代了,接下来与地主接触的事就交给你,」陆子烨轻拍他的肩,「你办事我放心。」

    「总裁,」一直面无表情站在后方的段野熏低声提醒,「您看那位是夏小姐吗?」

    闻言,陆子烨回过头,果不其然瞧见正缓步走来的夏曦,此刻的她轻蹙着眉仔细打量四周环境,专注的神情令人心动。

    有句话说「认真的女人最美」,这句话套在夏曦身上再适合不过。

    陆子烨漂亮的黑眸微微-细,惊喜狩猎的眸光乍现。这么巧,竟让他们在这儿遇上了。

    陆子烨抛下开始伤脑筋的赵千秋,长腿一迈朝她走了过去。

    「夏小姐,我们又碰面了。」

    炙热的秋阳下,俊美无俦的男人笑得魅惑。

    「是你?」正在盘算该如何向吴老伯谈价钱的夏曦猛然回过神。

    「子烨,玄烨的烨,」这一回他不再和她玩猜猜看的游戏,大方的伸出手示好。「既然我认识-,当然也要自报姓名才公平。」

    迟疑三秒钟,夏曦才很慢很慢地绽开笑容,眼神仍带着戒备。「你好。」她的手轻轻握住他的,交握的瞬间,她的心竟多跳了两下。

    总觉得这名字耳熟,夏曦却无心多想,她的眸光被他的笑容勾摄住,无法移开。

    「夏小姐来这里是要谈公事?」陆子烨随口问,自然地和她并肩一道走,彷佛彼此是多年的朋友。

    「……我找朋友。」思绪飞快转了一圈,夏曦没完全说出实话。

    「这么巧,我也是来找朋友。」魔魅的眸子紧紧锁住她清丽的娇颜,毫不掩饰对她的兴趣。

    他说谎。

    「原来我们的朋友都在这儿啊!」很难得的说出一点意义都没有的对话,自认能将男人心思摸透透的夏曦被陆子烨瞧得心慌意乱。

    这个男人到底是哪一点跟别人不一样?单单只是个眼神,就扰得她不知所措。

    她向来不喜欢失控的感觉,这男人果然很危险。

    「……你能不能别再这样看我了?」她蹙眉问。

    「我怎么看-?」陆子烨挑眉。

    「你心知肚明。」有些没好气,夏曦咬牙回答。

    「我会用这种眼神看-,是因为我对-有兴趣。」双手插入裤袋中,他朝夏曦自负微笑。

    「对我有兴趣?」敢这么直接挑明说的,他是古今第一人。

    「嗯,从我见到-的第一眼起,我对-就非常有兴趣。」他向来有话直说,没啥好拐弯抹角。

    这句话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搭讪词,偏偏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是有撼动人心的力量。

    夏曦美眸微-,静静凝视他许久,心中惶惶不安,因为这句话而微微悸动。

    她竟然会为如此老套的话而悸动?!唉~~肯定是因为他超对她眼的好皮相害的。

    「咦?一向能言善道的夏曦,突然被猫叼走舌头了。」见她沉默,陆子烨扬眉。

    这一回,算不算他赢了?!

    「你说对我有兴趣,是代表你喜欢我,要追我吗?」不甘示弱地,夏曦挑眉反问。

    这种男人别让他得意太久,会得意忘形的。

    「啧啧!这是下战帖吗?」早说这女人不是温驯的小绵羊,她的挑衅更是让他心痒难耐。

    「我只能说想追我的男人很多,对我表白有兴趣的人,你不是第一个。」定定心神,夏曦粉唇扬起一抹灿烂笑花。

    还笑!他以为只有他会笑吗?她笑起来也很勾魂摄魄呀!两个旗鼓相当的人,就看谁能把持住占上风-!

    眼瞳里映满的尽是她绝美的笑颜,陆子烨挑了挑眉。

    这女人上辈子八成是狐狸转世,魅惑人心,极善用自己的魅力。

    「-觉得我追不到-?」

    「我没这么说,」夏曦忽地轻轻倾身向他,似猫的美眸流转着让人心醉的眸光,「我的意思是──你凭什么追上我?」

    哎!这不是同样的意思吗?

    「我不想订下期限,」闻言,陆子烨笑了,笑得很开心、很开心,笑得让夏曦都失了神。「但是我保证,-迟早是我的女人。」

    ***bbs.fmx***bbs.fmx***bbs.fmx***

    啥叫作「但是我保证,-迟早是我的女人」?!

    那个叫子烨的男人简直是自大、自负过了头,要她做他的女人,也得看看她这个当事人肯不肯呀!偏偏……

    偏偏她这个当事人很不争气,每每想起他说的话就觉得身体发热、心跳不止,她到底是着了什么魔?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也算萍水相逢,除了名字,其他联络方式也没留下,她连他姓什么都不知道,又何必在意?但是这句话就像颗种子,悄悄在她心里扎根发芽……

    「夏经理、夏经理。」小秘书不断轻敲玻璃门,夏曦总算慢半拍的回过神。

    「嗯?」夏曦有些不自然的理理发丝,她工作时很少恍神的,一切都是那男人的错!

    「董事长来了,他在总经理办公室等着要见您。」小秘书小心翼翼的回答。

    「我明白了,我马上过去。」敛下美眸,眸底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复杂情绪。

    她是怎么了?为了路上某个野男人的一句话,竟然忘记自己身处何处?

    她可是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夏曦拿起桌旁早已准备好的报告,直接上楼走向总经理办公室。

    「-来了,坐。」陈远鸿就坐在大桌后方,给她的感觉就像高山那头般遥远,他的表情还是一样冷漠严肃。

    夏曦垂眸望着地面,一时间竟有种咫尺天涯的错觉。

    是的,父亲和她的距离,是她一辈子也接近不了的。

    「不用了,我站着吧!」轻轻吸口气,夏曦平静的神情瞧不出心思。

    「既然如此,我们直接切入重点吧!」陈远鸿淡淡的说。「姚姊送来近半年度的营运报表,公司的状况似乎大不如前。」

    「业绩不好,当然要问问业务经理都干什么去了?」坐在后方的陈祺隽跷着二郎腿说风凉话。

    她根本不理会他,把他的讽刺当成马耳东风,数字会说话,光看报表就知道她这个业务经理有多辛劳。

    有时候她也不禁想问自己,如此为陈家劳心劳力、掏心掏肺究竟是为了什么?但是回头想想,除了这里外,她孤伶伶的一个人,也不知道能到哪儿去,所以,纵使再不堪,她还是咬牙忍下来了。

    陈远鸿静静看着仍是面无表情的夏曦,他不是白痴,当然看得出这几年来到底是谁在支撑着亚隆,但他也不戳破。

    「-有话要说吗?」他问。

    「我想争取真崎汽车的代理权。」短短几个字,简单明了。

    「想争取真崎?」陈远鸿挑挑眉,不置可否,「那不容易,-做得到吗?」

    「我会想办法做到的。」

    「嗯,那就去做吧!希望我下次来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真崎的合约书。」

    「我会让你看到的。」夏曦平板地回答。

    「当然要做到,要不然业务经理的位子也甭坐了。」陈祺隽冷哼。

    轻吸一口气,夏曦连回头瞧他都懒。

    听不见、听不见,和陈阿斗说话只是浪费唇舌罢了。

    「夏曦。」陈远鸿对她摆摆手。

    「我先走了。」当然明白陈远鸿摆手是什么意思,就是叫她没事退下。

    可笑吧!这就是他们的父女之情、父女间的谈话,比一般员工还不如。

    不让自己再多想,夏曦抬头挺胸的离开总经理办公室。现在的她只要烦恼该如何取得真崎汽车的代理权,其他的一切──

    她都无所谓了。

    ***bbs.fmx***bbs.fmx***bbs.fmx***

    「……多谢杨经理大力促合这桩合作案,」垂眸看着杨品伦在合约书上签名,夏曦唇瓣扬起甜美的笑容。「你的人情我会记住的。」

    今天她心情大好,与万斯轮胎的合作漂亮入袋,回去正好给只会躲在办公室里玩女人、不知人间疾苦的陈阿斗一个下马威。

    「夏小姐,-答应我的事可不能反悔。」杨品伦语带暗示。

    「这是当然。」夏曦将合约书小心翼翼地收入公事包内,「杨经理尽管回去耐心等着,您即将升迁的消息,我相信很快就会公布。」

    「夏小姐,我很好奇,」杨品伦搓搓手,表情有些兴奋,「-和我们乔总经理是什么关系?怎么有办法说动他让我──呃,-知道的。」

    因为和乔总经理八字不合,他卡在这个不上不下的位子已经三年。

    三年,一千多个日子呀!这对他来说是多么难熬的一段岁月。

    「这是商业机密。」唇瓣扬起的笑容美得让人眩目,夏曦轻松带过。

    「如果夏小姐和乔总经理是熟识,为什么合作案不直接从他那里下手呢?透过他应该会更快不是吗?」杨品伦还有好多问题。

    「负责这类接洽工作的人是您不是吗?这不是属于乔总经理的业务范围,他如果插手就是逾越了,更何况……」夏曦朝他眨了眨美眸,「您替万斯工作辛苦多年,这是您应得的。」

    「对!」这句话说得杨品伦心花怒放,简直说到他心坎里。「这是我应得的。」

    「当然。」做生意的方法有很多种,不管是抓住弱点或是投其所好,向来都是夏曦无往不利的手腕之一。

    「那我先回去,我回去等好消息。」杨品伦一刻也坐不住,向夏曦点了点头,迫不及待的离开。

    「杨经理慢走,」心情真好!好得不得了,她已经可以想象陈阿斗受挫的铁青脸色。「麻烦给我一杯黑色俄罗斯。」她笑咪咪地朝酒保开口。

    「下午就喝酒,这样好吗?」低沉丝滑的男音冷不防从夏曦耳旁响起,彷佛还能感受到他呼出的热气,夏曦着实吓了好大一跳。

    「又是你!」捂着心口,夏曦蹙眉,她方才差点被他吓得跳起来。

    和酒保使个眼色,示意他不用打招呼,陆子烨好整以暇地在她身边坐下。「是我不好吗?」他笑问。

    「我没说不好,我只是……只是很惊讶而已。」随即她-起眸,「怎么会这么巧,你该不会跟踪我吧?」

    刚才,他发现自己极有兴趣的女人就在他所经营的饭店吧-,当然说什么也要下楼晃晃-!

    不过说也奇怪,他很少来饭店进行视察,难得来一趟居然会遇见她,说来还真是很巧呀!

    「-猜猜。」他微笑。

    「……」

    「猜猜呀!」

    夏曦忽地沉默下来。

    被吓着的心到现在还是狂跳不止,已经分不清是因为受到惊吓,还是因为他的出现。心念至此,夏曦忍不住又将他仔细打量过一回。

    好吧!她再次承认,这个名叫子烨的男人真是超对她的眼,简直就是她的致命伤。

    「不猜。」夏曦的粉颊浮现两抹可疑的红晕,她别开视线。

    长得太好看的男人是祸水,她早该知道的。

    「真的不猜?」

    「不猜。」

    「-不猜,就无法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儿了。」陆子烨一副很遗憾的表情。

    她居然对他一点也不好奇,让他连炫耀一下真龙集团的总裁身分的机会都没有。

    男性尊严有那么一点点受到创伤。

    「不管我知不知道原因,你都已经坐在我身旁了,不是吗?」夏曦无所谓的耸耸肩,粉唇微扬。「我也没赶你走呀!」

    「看来-今天的心情不错。」深深看她一眼,陆子烨若有所思道。

    「你从哪里瞧出我心情不错?」这男人是铁板神算吗?把她的心思抓得真准。夏曦狐疑地反问。

    「-在笑不是吗?」优雅的托腮,陆子烨笑答。

    夏曦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她有在笑吗?她怎么不知道。

    「-的眼睛在笑,代表-是真心在笑……」陆子烨指指她的心口,「而不是之前那种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说我之前笑得很虚伪?」这男人,话非得说得如此直接不可吗?!

    「事实不是如此吗?」陆子烨扬眉,朝酒保使个眼色,后者立刻明白的点头。「我见到-的前两回,-就是用那种笑脸面对我。」

    「……」

    「到底发生什么好事情?」陆子烨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好吧!我承认,」迎上他认真的黑眸,夏曦真想举双手投降,不得不佩服这男人的洞察力,「我刚完成一桩合作案,正好可以给我们家阿斗瞧瞧。」

    一想起回去可以瞧见陈阿斗铁青的脸色,她就觉得太快人心,嘿!

    「阿斗?贵公司的阿斗是谁?」她的形容让他真好奇。

    「咳咳,商业机密。」尴尬的清清喉咙,夏曦连忙简单带过。

    无论两人多么水火不容,但在外人面前称呼自家老板是阿斗总是不太好。

    「哦!」

    「总而言之,这桩案子花了我一点工夫,能谈成的感觉真的很好。」夏曦从没想过自己能和人分享成功的喜悦,她唯一的好朋友月潼的生活很单纯,这种话题她听不懂也没有交集,所以她一向不提,总是独自享受胜利的快感。

    「虽说是一点工夫,但-应该也做了不少事前准备吧!-向来不做没把握的事。」陆子烨接过酒保递来的两杯调酒,放在彼此桌前。

    「听起来你似乎很了解我?」夏曦狐疑地-眼。

    「谁不知道亚隆有个能力高超的夏曦,-的名字在业界都快变成传奇了。」他薄唇勾笑。

    「瞧不出你还挺会说话的。」总是有点小女人的骄傲,她也不谦虚。

    「别忘了我在追-,」陆子烨脸不红气不喘地回答。「我要-成为我的女人。」

    他不经意的话令夏曦心口猛然一缩,她静静凝睇他似笑非笑的俊颜,聪颖如夏曦,竟猜不出他话里带有多少真意?

    他总是这样轻易撩拨女人的心吗?这些话他对多少女人说过?还是这只是他众多的狩猎术之一?

    感觉自己的心防逐渐失守,她不禁心慌。他们才见过几次面,为什么对她的影响力却如此之大?

    「你为什么非要我不可?」停顿许久,夏曦问道。

    「因为是。」

    「我没什么特别的。」不着痕迹地蹙眉,她不自然地轻啜杯内的酒。

    那天和他约定绝对是个错误,她应该闪远一点的,现在可好玩了,她无法前进也退不开……

    「-在害怕吗?害怕对我有感觉?」陆子烨笑了,笑得有些放肆邪气,还有一点得意。

    「我才不怕,我只是不懂何必非当被你追逐的玩具不可?」夏曦瞪他。

    过度自大的家伙!

    「-怕了。」陆子烨这句话是肯定而非疑问,「鼎鼎大名的夏曦居然怕我。」

    「我说过不怕你。」秀眉一挑,夏曦冷哼。

    夏家人才没怕过什么。

    「那很好,这样才像我的小夏曦,」激将法果然好用,屡试不爽。陆子烨用手背轻抚过她柔嫩的粉颊。「等着对我动心吧!-会爱上我的。」

    谁是他的小夏曦呀!自动拉近关系……

    「错!大错特错!」不甘示弱,夏曦倾身向他,漾在唇瓣的笑容甜美如蜜,浓密的美睫缓之又缓地轻眨。「说不定会是你先爱上我呢!」

    把她当作什么了?别忘她也是有攻击力的!小看她,保证死得不明不白。

    「哦?」魔魅的黑眸诡谲地看着彼此,距离倏然贴近,夏曦饱满红嫩的粉唇就在眼前,令他有些心痒难耐,-黝的火光从眸中疾闪而逝。

    「你不相信?」没发现他的不对劲,夏曦笑得更媚更甜。

    「不如我们试试看吧!」大手飞快一捞,陆子烨圈住她不盈一握的纤腰让她亲昵地贴向自己,火辣辣的封住她的唇。

    瞧见自家老板大白天就上演火热激情的戏码,酒保的表情有些尴尬,旋即识相的转身整理酒瓶。

    就算不忙,他也要假装自己很忙!

    脑中空白一片,所有反应瞬间当机,夏曦只觉眼前一花,下一秒已经软绵绵的靠在他怀里,唇齿间都是他的气息。

    很好!她被强吻了,而且最最该死的是──

    她非但不讨厌,还感觉挺享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