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向总裁下战帖 > 正文
第五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经理,早安。」小秘书笑吟吟的抬头打招呼,却意外发现迎面走来的夏曦脸色似乎有些苍白。

    「早。」

    「夏经理,您不舒服吗?」在夏曦身边做事已经两年了,明白夏经理并不如外传般的冷酷,小秘书立刻关心的询问,「您的脸色不太好看。」

    「应该是昨晚没睡好的缘故,我没事,」夏曦笑了笑,云淡风轻的带过,「今天有什么行程?」

    「方才总经理交代,请您一到公司立刻致电给董事长。」

    「嗯。」不用猜也知道陈远鸿为什么找她?八成是因为她昨天不告而别不开心吧!

    她对公司的贡献他视若无睹,这种小过错他可是丝毫不放过。

    心里的无力感更深,夏曦故作无事的扬眉。「就这样?」

    「还有一封邀请函,」小秘书递出一只精致典雅的信封,「请您星期五晚上务必抽空参加晚宴。」

    「哦?主办者是谁?是什么样的晚宴?」夏曦打开信封,抽出邀请函。

    「似乎是私人聚会,主办者是真龙集团。」小秘书照实答道。

    「真龙集团?」夏曦有些惊讶,注意到邀请人段野熏三个字。

    段野熏?!她敢保证不曾和他有过生意上的往来,为什么他会突然寄来这封邀请函?

    她正想找机会接近真龙集团,没想到机会就从天上掉下来。

    「夏经理,您要去吗?是否要排入行程?」

    「我会去,」夏曦抿抿唇,「-应该知道我对真崎汽车很有兴趣,既然是真龙集团的邀约,说不定能遇见赵千秋,先探探对方的底细也是好的。」

    「您要一个人去?」

    「邀请函只有给我吗?总经理那儿呢?」

    「没有听说总经理有收到邀请函。」她和总经理秘书刘小姐的交情还算不错,这点小道消息还是有的。

    「奇怪,只发给我一个人?」夏曦蹙眉。

    若是有商业上的往来,照理说陈祺隽也会有份才对。

    「夏经理,需要我陪您一块儿去吗?」

    「没关系,我自己去就行了,」夏曦当下做出决定,「只是借机去探探赵千秋,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好,我明白。」

    「除了这些,还有其他事吗?」

    「早上还有一通电话找夏经理,对方没有留下姓名,不过听口气似乎很生气。」小秘书照实禀报。

    「生气?」

    「嗯,他、他一定要我一字不漏的把话转达给您……」小秘书微微脸红,有些难以启齿。

    「他说什么?」她不记得有得罪哪个客户啊!

    「他说……」小秘书的脸更红了,清清喉咙,鼓起勇气的说:「亲爱的小夏曦,-昨夜手机没开机,害我担心了整夜,今天下午我等着-亲自来补偿我……」

    粉颊忽地热烫烫的,夏曦尴尬地望着小秘书,小秘书也尴尬地回望她。

    「……夏经理,您知道留言者是谁吗?」亲自来补偿……听起来真有点暧昧。

    「我知道。」不自然地整整发丝,夏曦点头。她可以想象子烨说这句话时,不悦挑眉的神情。

    不过,接电话的人不是她,他有必要叫人转达吗?还称她作「亲爱的小夏曦」,让她经理的尊严荡然无存。

    「夏经理?」难得见严肃的夏曦脸红,要她转达的男人,应该就是大手笔送一千零一朵香槟玫瑰的神秘人吧!

    「我会处理的,谢谢。」

    ***bbs.fmx***bbs.fmx***bbs.fmx***

    「你给我的报告我都看过了,虽然没有之前的预定地好,但也算差强人意,就依照你的方法去办吧!记住,别再出差错。」舒服地换个坐姿,陆子烨好整以暇地望着赵千秋。

    「我明白,我会尽快办好。」赵千秋惭愧地低下头,忍不住又开始碎碎念。

    讨厌!超讨厌的女人!日后若是有机会遇到她,他一定……

    「千秋,你下个行程是什么?」懒懒的,陆子烨薄唇勾笑,「需要我送你一程吗?」

    「没关系,放我在这儿下车就行,我的车还停在停车场,下午的行程不少,我还是自己开车比较方便。」

    提到下午,陆子烨赫然想起似乎还有某某人欠他一个交代呢!

    都已经什么时候了还不打电话来,若是真把他惹恼了,他就要亲自上门去逮人了。

    赵千秋望向车窗外的景色,「哎呀!下大雨了。」

    「真的不要我送你?」陆子烨不由顺着他的目光望出去。

    「谢谢总裁的好意,我还是自己开车去吧!」黑色轿车缓缓在路边停下,赵千秋打开车门。「明天见。」

    「嗯。」

    「这场雨来得真突然。」赵千秋下车后,黑色轿车再次平顺的滑入车道,陆子烨百般无聊地望向窗外。

    「是,这场雨下得很突然。」坐在驾驶座的段野熏平板的回答。

    漂亮的黑眸忍不住瞪了面无表情的段野熏一眼,他肯定是疯了才会以为他们可以聊上两句。

    他当初到底是看上段野熏哪一点,才将他安插在身边的?多无趣的一个人啊?连回答都那么无趣。

    「总裁,您的电话。」段野熏将手机递给他。

    「谢谢。」

    「子烨吗?我是夏曦,」接起电话,夏曦不确定的声音传来,「……听说你找我?」

    「是的,我昨天找了-一整夜,在所有联络方式都失效后,我还以为-被火星人抓走了,我正打算去火星探监呢!」听见她的声音,久悬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陆子烨轻哼。

    好酸的语气,连火星人都出来了。

    发现他是真的在担心自己,夏曦粉唇不自觉地扬起一抹笑,可一想起昨天的事,心不由有些沉。「昨天因为发生一些事,所以……」陈祺隽的威胁再次浮现心头,她倏然住口。

    不是她胆小,而是她太了解陈祺隽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他的话每每想起来都令她心里不舒服。

    我迟早会得到-的,因为我一直很想知道呛辣如-尝起来的滋味如何?

    「昨天发生什么不愉快吗?」咄咄逼人、趾高气扬才像夏曦的风格,如今她吞吞吐吐的,肯定有问题。

    「不!没什么。」话到嘴边又咽回去,这是她的家务事,没必要说出去。

    这是她和陈祺隽之间的恩怨。

    见她又筑起一道疏离的高墙,陆子烨黑眸微-,没来由的有些恼怒。「我还等着-亲自来补偿我呢!夏曦。」他口气微冷。

    好吧!这家伙居然拗起脾气来了!「你要我如何补偿你?」她叹气。

    「-说呢?」陆子烨挑眉反问。

    整整一夜的担心牵挂,幸好他今早看新闻时没有报导河边出现无名女尸的消息,不然他一定当场吓死。

    不过说也奇怪,他很少对谁牵肠挂肚的,偏偏就是对她……

    「我不知道。」

    「哼!」他还是很不赏脸的轻哼,摆明感受不到她的诚意。

    「不然我请你吃饭,表达歉意。」夏曦没发现自己的语气有些撒娇。

    「我彻夜未眠,在睡眠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觉得我还吃得下东西吗?」他冷冷反驳,赌气意味浓厚。

    他也和自己一样一夜未眠呀!听见他的话,夏曦突然沉默下来,胸口热热暖暖的。原来昨夜无助寂寞的她,在某一个角落还是有人在为她担心牵挂,其实她并非那么孤独。

    「为什么忽然不说话?」漂亮的眼眸-细,陆子烨没好气地问。

    「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话,你刚刚都让我感动了一下。」夏曦轻声回答。

    「我没事干嘛说谎骗。」挑了挑眉,陆子烨薄唇紧抿,他像那种满口谎言的男人吗?「咱们废话少说,-说要请我吃饭赔罪是吗?」

    「你不是说睡眠不足没有食欲?」夏曦微怔。

    「食不下咽难道就不能吃饭?那么我现在饿了,饿慌了,」陆子烨强硬气怒的语气依旧。「用餐地点我选,三十分钟后贵公司楼下等。」

    「三十分钟?不行,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这男人会不会气焰嚣张过了头,三十分钟她连手中的报表都还没看完吧!

    「如果-舍得,-可以让我在贵公司楼下等-,反正不见不散。」话虽说得轻松,但聪颖如夏曦,当然明白自己胆敢再让他多等一秒,保证大难临头。

    「我会尽快。」从没向任何男人低头的夏曦竟然语气微弱了,陆子烨应该是绝无仅有的例外。

    陆子烨还算满意的轻哼,结束电话,朝段野熏开口,「帮我拨电话给吴夫人,请她帮我留一间和式VIP套房。」

    「没有问题。」段野熏点头。

    「嗯。」她忙,难道他很闲吗?他还不是把所有事情先排一边去见她!

    这女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bbs.fmx***bbs.fmx***bbs.fmx***

    「这、这……请问现在是什么情形?」刚泡完热腾腾的温泉浴,身心得到全然的放松,不料才回到房里,夏曦却看见榻杨米上两床铺好的棉被。

    会不会太过暧昧了?!她的粉颊「轰」的一声热烫起来。

    话说,就在一个半钟头前,有名霸道如恶魔般的男人,大剌剌的在她公司楼下拐她上车,让她跷了生平第一次班,因为赔罪人的身分,她不得不答应他的温泉半日行,却没有心理准备的瞧见两床铺得很近的床铺。

    她瞬间石化,变成石头人。

    「我是没有任何不良企图,但如果夏小姐有兴趣的话,我当然尽力奉陪。」漂亮的黑眸瞥了眼再暧昧不过的两床棉被,陆子烨薄唇扬起一抹兴味的笑弧。

    被套的颜色还是令人害羞的红色呢!更显得春色无边,看来吴夫人还真用了点心机。

    呵呵!很好、很好,服务真周到,只可惜身旁的美人没有这个闲情雅致。

    谁、谁会有兴趣啊!已经僵化成石头人的夏曦没好气地瞪他一眼。

    「过来窗边坐吧!夏大美人。」轻啜一口刚送来的温热清酒,陆子烨慵懒地挑眉。

    再三确定他不会恶虎扑羊的把她扑倒,夏曦终于不甘不愿地移驾窗边。

    「时逢秋季,就属这间房的景色最好,-瞧瞧,放眼望去都是红艳如血的丹枫。」陆子烨慢条斯理地将酒杯放至她面前。

    「好漂亮!」原本以为他满脑子的情色念头,夏曦这才发现窗外真的种了满山坡的枫树。

    原来他是特地带她来赏景放松的。夏曦原本红扑扑的粉颊更红了,看来想偏的人是她嘛!

    「-平常的生活太紧绷了,我猜-一点也不懂得放松自己。」陆子烨挑眉,口气同样讥诮。

    他还在生昨夜的闷气。

    「我……没有时间。」她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够用的大忙人,整天都和时间赛跑,当然没有放松的机会。

    「难道-不怕有天因过度紧绷而崩溃吗?」

    「会,我很害怕,但是我没有办法。」她一直相信自己迟早有天会崩溃。

    「既然如此,需不需要我帮-分担一些?」他朝她举杯致意,「例如-昨天遇到什么坏事了?」

    绕了一圈,他还是对她的无故失踪耿耿于怀,夏曦笑了笑,感觉到他是真的担心。「我昨天回家一趟了。」她跟着饮尽杯内的酒,总觉得心慌慌的,很不安。

    陈祺隽给她的阴影似乎太大了,事隔一天,她还是无法忘记。

    「回家?」回家就不能和他联络吗?

    「应该说是回陈家。」夏曦补充。

    「哦?那-应该感到很不愉快吧!」

    脑中又想起陈祺隽过分的举动,夏曦轻吸一口气,笑容顿时有些僵硬。「的确很不愉快。」

    眼尖地发现她不对劲的神情,陆子烨不着痕迹的蹙眉,旋即舒展开来。

    他所认识的夏曦是很坚强的,遇见任何事都能处之泰然,能让她出现这样的神情,肯定是发生很严重的事。

    一件她不愿意说出口的事。

    不想再继续深究她纤弱的身子背负着多少沉重的压力,陆子烨托着腮,俊眸眨也不眨地望住她。

    「过来。」他命令。

    她不想说,他总不能拿工具撬开她的嘴,硬逼她说吧!

    「嗯?」她不解。

    「-过来。」

    迟疑了三秒,夏曦最后还是选择乖乖听话。

    陆子烨也是刚泡完温泉浴,身上散发着一种干净好闻的气味,他仅穿着一件薄薄的日式浴衣,瞧上去有种要命的性感。

    基本上,她一直认为美丽是女人的专利,长得太好看的男人,太没天理了。

    「闭上眼,整个人放松。」他附在她耳边低语,大手力道适中的帮她按摩肩颈。

    没想到他的手还挺巧的,夏曦满足的叹口气,她僵硬的肩膀应该和老人年差不多吧!

    「-什么都别想,放松就对了。」陆子烨轻声诱哄。「-在这里很安全,什么也不必操心,一切有我。」

    「……嗯。」一切有他呀?这句话听起来挺受用的,这是否代表就算天塌下来也有他扛着呢?

    从来没尝过依赖一个人的滋味,半路莫名其妙杀出来要她做他女人的陆子烨,却让她第一次体会到了。夏曦下意识的轻靠向他的胸怀,觉得既温暖又安心。

    看来偶尔跷班的感觉也挺不错的嘛!

    感觉怀中的小女人呼吸渐缓,跌入梦乡,陆子烨薄唇勾起一丝笑弧,垂眸静静望着她的睡颜。

    夏曦的个性太好强,一点都不可爱,就算再大的压力眼看要压垮她,她也不会出声寻求帮助吧!只是她不出声,他当然也没有立场出手扶她一把,以免碰触到她高傲的自尊,他只能从旁给她别的安慰,例如……

    让她无忧的睡得香甜。

    又替自己斟满一小杯清酒,陆子烨转头眺望满坡红色枫景,另一手轻轻环住沉睡中的美人。

    只不过真是糟蹋了那两床柔软的棉被呀!

    唉~~

    ***bbs.fmx***bbs.fmx***bbs.fmx***

    「谢谢你,我今天很开心。」打开车门,夏曦笑容灿灿地回头。

    「-真觉得开心?」见她用力的点点头,陆子烨有些讥诮的挑眉,「我怎么觉得我的手快废了?」

    本来嘛!她香香甜甜的睡了一下午,用来环住她的手不敢移动分毫,就怕惊醒怀中美人,三个小时过去,他的手已经麻痹到没有知觉。

    「你可以叫醒我的。」粉颊微红,夏曦小声回答。

    照理说她的警觉心和防备心应该挺高的,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惊醒她,谁知道今天下午她睡得跟死猪没两样。

    是因为他让她真的安心吗?

    「可是我舍不得叫醒。」陆子烨很理所当然的回答。

    心儿怦怦多跳了两下,夏曦忍不住深深看他一眼。「……晚安。」

    真是糟糕呀!明明再普通不过的一句话,偏偏让她心跳不止。

    看来她是真的不可自拔了,和他之间会发生什么,也只是迟早的事。

    「等等,」陆子烨准确无误地握住她的手腕,「-就这样走了?」

    「不然……」夏曦微怔。

    「那我是不是该知道一些什么呢?例如……我能得到什么回报?我记得-曾说过等价交换。」

    吼~~到底谁才是商人本色呀!急着要求回报的家伙。

    陆子烨话未说完,立刻被柔软的菱唇封住了嘴,他眸中画过一丝暖意,大手搂住不盈一握的纤腰,来个激情热吻。

    不知过了多久,夏曦气喘吁吁地退了开来,似猫的美眸蒙上氤氲之气,粉颊红扑扑的。

    「只是这样?」轻抚过她柔嫩的颊,陆子烨低哑地问。

    每次都点到为止,一点都不满足!

    对!他越来越不满足了。

    「这样还不够,不然你想要什么?」夏曦水亮亮的美眸眨呀眨的。

    「-知道我要什么。」他薄唇勾起慵懒的笑意,俊美得让人屏住呼吸。

    好看得真不道德。

    深深望进他魔魅般的黑眸,夏曦咬咬唇,轻吸一口气,「你要的东西就快了,只差一点点。」

    「只差一点点?」陆子烨感到有趣的扬眉。

    代表他再前进一点点,就能将她吞下肚吗?

    「是的,一点点。」只不过这一点,是她的问题,她必须先突破自己的心防。「晚安-!子烨。」

    「晚安,亲爱的夏曦。」陆子烨在她额上轻轻印下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