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向总裁下战帖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一直认为自己是尽心尽力的,不管是对陈家或是对任何事。

    所以不管陈家一家人对她的态度再苛刻,她还是选择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没想到只是一篇无中生有的文章,她过去所有的努力被全部抹杀。

    试问,她怎么会甘心?!她付出了多少啊!

    「喝杯热饮暖暖身体吧!」陆子烨温柔的嗓音传进她耳内,他将手中热腾腾的咖啡递给她。

    「谢谢。」拢拢包在身上的薄毯,夏曦低声道谢。

    陆子烨静静看着眼前像猫般蜷曲在床上的美丽女子,在她身旁落坐,漂亮的黑眸紧紧锁住她的。

    「我是真的生气了,在-难过失意的时候,为什么-完全没有想到我?难道我不值得让-依靠吗?」轻轻拨开她额前的刘海,他状似不经意的问。

    美眸圆睁,夏曦没想到他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在她面前一向玩世不恭,连说起话来也似假似真。

    看来他们之间已经不只是场爱情拔河了是吗?在彼此用尽心机想分出胜负的感情世界里,他们同时都输掉了真心。

    他和她都是输家,也是赢家。

    陆子烨蹙眉,破坏了他原本该是好看的俊颜。「我讨厌失去-的感觉。」

    他讨厌她这种将自己封闭起来的作风,她可以依靠他的。

    真的可以。

    「子烨,」感觉好不容易停住的泪再次决堤,夏曦眼前的世界好模糊,因为他的温柔,她空洞的心此时涨得好满好满。「谢谢你。」

    「谢我什么?」陆子烨眉头攒得更紧,没好气地问。

    「谢谢你关心我。」夏曦可怜兮兮地挤出笑容。

    「别跟我说这种话。」微微-细黑眸,他轻哼。

    现在再来巴结为时已晚。

    「其实我比你想象中还喜欢你,只是我害怕将它表现出来,」夏曦吸吸鼻子,「我对被爱的感觉太陌生,陌生到害怕接受。」

    「嗯?」扬扬眉,他的心情好一些了,以上的话还算动听。

    「我有跟你说过吗?」将马克杯放在一旁,包裹着薄毯的夏曦跨坐到他身上,深深凝睇他漂亮的俊颜。「能认识你,或许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事。」

    他的用心她感觉到了,那么她呢?一直口口声声说要等价交换的人该付出什么?

    「应该不会有更美好的事了。」挑着眉,他又哼。

    发现他孩子气般的任性模样,夏曦粉唇忍不住弯起浅浅的笑弧,因为她再次闹失踪,所以惹恼他了吧!他真的很讨厌找不到她,但是这种感觉,却让她感到小小的幸福。

    她环住他的颈项,轻轻与他耳鬓厮磨。

    「夏曦?」她以为这种亲昵的小动作就能让他息怒,那她就大错特错-!

    「子烨,现在的你喜欢我吗?爱我吗?」眨了眨富含水气的美眸,夏曦含住他的唇。

    「嗯。」陆子烨微微-眸,还是不太高兴。

    为什么喜欢她和爱她要用现在进行式?也可以是未来式呀!平时自信满满的她,对于爱这一点倒是显得客气了。

    她大可以跟他要求一辈子,这样才像商人本色的夏曦,只要求眨眼即逝的现在,怎么想都觉得是赔本生意。

    反正是等价交换嘛!她要他的一辈子,她当然要拿自己的永远来换!

    「那么请你答应我一件事,倘若有天你不再对我有兴趣,不再爱我,别让我最后一个才知道好吗?」夏曦将他压倒在床,乌亮的青丝垂落在他颊侧,蒙着水气的美眸直勾勾望住他深不见底的黑眸。

    有母亲的前车之鉴,她好害怕自己一旦在感情路上跌倒,这一辈子就再也无法站起来。不敢直接要求永远,是害怕从他嘴里听见拒绝,男人向来不是最讨厌被约定束缚吗?

    「夏曦!」浓眉锁得更紧,陆子烨越听越恼怒。不知道她是太客气还是对自己太没信心?

    干嘛可怜兮兮的对他做这种要求?这种微小的希望只会让他既生气又心揪。

    该死的,真是让他很生气。

    「答应我。」咬住唇,绝美的脸庞浮现非要答案不肯的倔强。

    「我答应-,」咬咬牙,陆子烨不情愿的从齿缝中迸出话,应允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让他觉得自己活像负心汉。「若是有天我不再爱-,-将不会是最后知道的人。」哼哼!开心了?

    基本上根本不会有这么一天,可恶!

    不禁微微瑟缩了一下,明明他只是回答假设性的问题,但一时听了仍让她骨头泛寒,她不敢想象一旦不幸成真时,她会陷入怎样的绝地里?

    心念至此,夏曦轻柔如雨点般的吻密密落在他的脸庞,像是豁出去似的。

    「夏曦,-这是做什么?」柔软的娇躯紧贴住他的,要一个男人对喜欢的女人在这种情况下保持君子风度简直是不可能。陆子烨低哑地问。

    她现在有两种选择,一是识相地跳开,和他保持两臂宽的安全距离;二是继续赖在他身上,等着被生吞入腹。

    不过依他个人推荐,他还是比较喜欢后者。

    「子烨,你喜欢我不是吗?你应该也想得到我吧!」一个一个解开他胸前的衣扣,颤抖的手指透露出她的紧张,夏曦缓缓的吻上他温热的胸膛,「今夜让我变成你的女人好吗?」

    嗯,这句话说得真大胆,让他的心猛一跳。

    陆子烨一个翻身将她反压在身下,有时候他真的摸不清她的想法。

    「让我成为你的女人。」剧烈的心跳猛烈撞击胸骨,撞得她胸都痛了,夏曦舔舔唇,努力维持平静的表情。

    「夏曦,-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他蹙眉。

    她的建议他真的超乐意奉陪,但他不希望天亮后,她才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

    哭过的娇颜有种一碰就碎的脆弱,让人瞧在眼底更加蠢蠢欲动。

    「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不是小孩子了,」夏曦眸底闪过一丝懊恼,粉唇印上他弧形优美的薄唇,一个吻、两个吻、三个吻……「除非你想停。」

    「我怎么可能会想停……」陆子烨话未说完,夏曦突然动作飞快地扯下他的衬衫,彷佛要阻止他说下去。

    「-真是……」陆子烨黑眸危险的-细,三十年来,他第一次扮演「慰安夫」的角色,可是夏曦的表情如此寂寞,就像极度缺乏爱的小女人。

    心中无声地叹口气,陆子烨低头温柔地封住她的唇,带领她进入瑰丽的密境……

    等明早天亮后,他们再来好好讨论她该如何对他负责好了。

    ******bbs.fmx***

    大床上,俊美的男子睡得正沉,浓密的长睫形成一道弯弯的阴影,头发有些凌乱,毫无防备的睡颜有抹孩子气的性感。裸露的宽厚胸膛、劲瘦的腰身隐入上好的埃及棉内,完美得宛若希腊的阿波罗神。

    「总裁,时间差不多,您该起来准备了。」段野熏站在玄关处低声开口。「总裁?」没听见回应,他不确定的又唤。

    「嗯?」长睫-了-,陆子烨懒洋洋的睁开星眸,却发现床旁的温度已冷。

    空气中彷佛还飘散着她甜甜的香味,却已不见她的踪影。

    「夏小姐天刚亮就离开了。」精明如段野熏,当然明白他想问什么。

    「天刚亮就离开了?」陆子烨皱皱眉,说不出现在是什么感觉。

    通常这种吃饱喝足拍拍屁股走人的该是男人会有的行为吧!被留下来的再怎么说也不该是他呀!

    亏他昨夜那么卖力,背上还留下她狂野的猫爪印。

    「是的。」由于陆子烨住在自家经营的饭店最顶楼,装潢布置当然不同于一般住家。电梯直达后,隔着彩色玻璃砖,玄关另一头就是开放式的吧-,和舒适柔软的特大号双人床,站在玄关说话是最好的选择。

    「这么急着走。」黑眸微-,陆子烨有些不悦,他们还没讨论出该如何给他交代呢!「她有说去哪儿吗?」

    「她说去找朋友,好像是大学时期的同学。」段野熏有问必答。

    「嗯,」大手爬梳过浓密的黑发,陆子烨心中已经有了决定,等等出发到公司的路上再拨通电话给她好了。「除此之外,她有话留给我吗?」

    「有,夏小姐要我转告您……」段野熏尴尬的清清喉咙,「多谢招待。」

    足足怔了一秒,陆子烨俊颜不禁微微扭曲。多谢招待?!那他昨夜忘了跟她说声「请慢用」。

    不过,这种不服输的说话方式才像夏曦,她一直都是朵扎手的玫瑰,昨夜不经意流露的脆弱只是昙花一现。

    坐起身,他眼尖地发现床单上点点干涸的血迹,薄唇慢慢勾起一抹笑意。看在他是她第一个男人的份上,他心情特好的不予计较。

    「总裁,」他们家总裁大人和夏小姐的感情渐趋稳定当然很好,不过眼下有个更严重的问题要处理。「萧小姐今天中午将抵达机场,她来电问您要亲自去接机吗?」

    「美善?」闻言,陆子烨俊颜微冷,「她一个人先过来了?」

    「是的,她提早出发。」

    「她来做什么?」有些恼怒地掀被下床,陆子烨薄唇紧抿。

    一整天的好心情全给破坏了。

    「她是来找您复合的。」段野熏悄悄的叹口气,彷佛已经预见一场风暴酝酿。

    当千金脾气忒大的萧小姐遇上个性倔强的夏小姐,光想象就觉得伤脑筋。

    萧小姐一直不肯承认已和总裁「分手」,她认为他们只是「暂时分开」,换句话说,总裁还是她的男人,如果有女人介入的话……她对付情敌的手段可是很激烈的。

    女人如果争风吃醋起来,什么温柔体贴、淑女气质都荡然无存。

    「复合的机率是零,我和她最多就是工作伙伴而已,」陆子烨重重一哼,「随便派个人去接她吧!我是不会去的。」

    「是。」

    「麻烦!」陆子烨不悦地皱眉。

    ******bbs.fmx***

    「照-的说法,-现在失业-!」杜月潼扶着腰,很吃力地在夏曦对面坐下。「这样好呀!我本来就不喜欢-继续帮那些没血没眼泪的家人做牛做马,说不定这是好的开始。」

    「月潼,-真的那样想吗?可是-是否想过,除了亚隆,我还能去哪儿呢?」夏曦接过她手中的茶壶,替彼此斟满热腾腾的红茶,悄悄的叹口气。

    从前是很忙,忙得连找月潼喝杯茶的时间都没有,如今她却闲得不知道该做什么?

    「错!世界这么大,-应该要想除了亚隆之外,-哪儿都能去,就是别再待在亚隆受人欺负!」月潼认真的反驳。

    「……」

    「如果-怕没工作,到甜心屋来帮忙也好呀!我和泰恩快被那群小萝卜头给操翻了。」月潼笑吟吟地说。

    「-明明知道我对小孩没辙。」夏曦皱皱鼻尖。

    「试看看嘛!被小萝卜头欺负,总比被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商人欺负好。」

    「再说吧!我想先休息一阵子。」

    「-早该休息了,」月潼端起杯,小心翼翼的吹凉。「话说回来,我们这儿就是-的家,我和泰恩连-的房间都准备好了,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搬来和我们一块儿住。」

    「多谢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夏曦摇摇头,「我怎能打扰你们夫妻的生活?更何况小宝宝就快出世了,你们应该要有自己的空间。」

    「拜托,小曦,-就是我们的家人呀!干嘛说那些客套话,我不听、不听,」月潼任性地捂住耳朵,「我和泰恩很早之前就已经有共识,-是我们永远的家人,这里就是-的家。」

    胸口热烫烫的,暖暖的感情就要满溢出来,夏曦轻吸一口气,浓密的长睫巧妙的掩住她微红的眼眶。

    其实老天对她还是挺好的,有子烨、有月潼……

    「小曦,我问-一个问题,-可要老实回答我喔!」忽地,月潼暧昧地凑过脸来。

    「-说。」

    「-是不是有男友啦?」她朝夏曦眨眨眼。

    「-怎么突然这么问?」想起昨夜的激情缠绵,夏曦很不争气的脸红了。

    一想起那火热纠缠的一幕,她就脸红心跳的,所以一大清早就逃之夭夭,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陆子烨。

    「因为-的脖子上有吻痕啊!」月潼一脸羡慕,「看来他很热情喔!」唉~~她好久没和泰恩亲热了呢!

    直觉遮住裸露的颈项,夏曦粉颊红到不能再红。

    陆子烨那家伙啥时在她身上留下这种羞人的印记,她怎么都不知道?这下可好,她要如何出去见人?

    「如果-有对象也是好事,那就有人照顾-啦!」月潼还是笑咪咪的,「说来听听,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不就是个人嘛!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夏曦越说越小声,因为她已经收到月潼射来的凌厉目光。

    「快说!孕妇脾气很不好的,更没什么耐性!」月潼-眼威胁。

    见好友圆润的脸庞快变成母夜叉,夏曦没辙的开口。「他啊~~他那个人蛮横、骄傲、自大,以为世界是绕着他转动的。」

    「还有呢?」不老实的家伙,只想说人家的缺点,她就不信只凭骄傲自大四个字能让夏曦倾心。

    望着好友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夏曦的表情终于柔软下来,「但是他对我偏偏很温柔,他给我的体贴细心是我从来不曾感受过的,在他面前,我不用戴任何面具武装自己。」

    「这样很好呀!-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恭喜-找到好男人。」月潼开心地握住她的手。

    能让夏曦卸下心防,不用想也知道他一定煞费苦心。

    「是吗?真的很好吗?」夏曦慢吞吞的露出笑容,声音低到不能再低,「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心中就是有点不确定。」当彼此关系更近一步,她却忍不住想退缩。

    「小曦,在感情的世界里-太过保护自己,爱情这东西,本来就是有苦有甜,」月瞳真挚地说,「我和泰恩不也是一路风风雨雨的走来吗?若是-永远不踏出第一步,就永远也不会知道有什么等着。」

    「月潼……」

    「说不定,他就是-生命中的MR.RIGHT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