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向总裁下战帖 > 正文
第八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高跟鞋踏在光洁地面铿锵有声,浓郁的香气随着美艳女人的到来而渗入总裁办公室。

    她一把推开紧闭的房门,精心描绘过的秀眉挑起,犀利的目光扫过正在开会的众人,最后落在一脸不豫的俊颜上。

    「陆子烨,你是故意给我难堪吗?」萧美善冷声质问。

    好整以暇的靠向椅背,陆子烨的表情不比她好看多少,他语气冷淡的开口,「我已经派人去接机了。」

    「我希望你『亲自』来接我,」萧美善轻吸一口气,美眸凌厉地扫向安静站在一旁的段野熏。「段野,我让你转达的话你没说吗?」

    「萧小姐的话我已据实转达。」面对无妄之灾,段野熏还是保持面无表情。

    「既然你据实转达,为什么子烨没有去接机?」萧美善咄咄逼人。

    「我不是-随传随到的对象,」陆子烨不愠不火的嗓音插进来,十足冷淡。「我也有自己的事要忙。」

    「我也很忙呀!为了你我还不是抛下一切先来找你了。」咬咬唇,萧美善的声音里多了丝委屈。

    「既然萧小姐也很忙,的确不必急着先过来,等手边的事情处理完毕再过来也不迟,」陆子烨敛下眸,不再多看她一眼,「其他人员不是下星期才抵达?」

    「陆子烨,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高兴看到我吗?」萧美善尖细的嗓音不由得高亢起来。

    「我只是觉得没这个必要。」

    「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所以对我特别冷淡?」萧美善不甘心地走至大桌旁,-细眸。「说,这回又是哪个女人迷惑你?」

    俊美的脸庞没有一丝表情,陆子烨修长的指尖不住在桌面轻敲。「萧小姐,我没有必要向-报告我的私事。」

    「陆子烨你──」

    「萧小姐,我们正在开会,我相信千秋还有很多事要向我报告,请-回避一下。」他淡淡截断她的话。

    咬咬牙,萧美善怒气冲冲地瞥了眼赵千秋和段野熏一眼,极不甘愿地后退两步。「好,那我在外面等你。」

    不着痕迹的蹙眉,旋即舒展开来。陆子烨扬眸瞅她,没有开口。

    「不论多久,我都等你。」脚跟一旋,萧美善一如进来时的气势,如旋风般狠狠的卷了出去。

    「呼!」有种想抹汗的冲动,一直不敢吭声的赵千秋呼出一口长气。

    萧小姐高傲的姿态,他一向敬谢不敏。

    冷着脸不发一语,陆子烨俊眸眺向窗外,不懂萧美善为什么这么会挑时间,偏偏选在这节骨眼跑来凑热闹!

    他和她之间的事已经过去三年多,当初他受不了她的千金脾气,干脆的一拍两散,却从此有种被缠上的错觉,他发现她不明白何谓分手两字,更不懂她哪来的自信,认为他绝对会回心转意?

    偏偏碍于萧董事一直是他敬重的长辈,且日本方面的生意全都仰赖他,他才不好发作,要不然他绝不会忍受美善的任性行为。

    他是真的很忍耐。

    「总裁?」段野熏的声音唤回他飘远的思绪,「会议──」

    「熏,先帮我拨通电话给夏曦,」有些头疼的按按眉心,陆子烨低声吩咐,「我想知道她人在哪里。」

    「是。」

    ******bbs.fmx***

    「呜哇哇~~我的娃娃被抢走了啦!」年约三、四岁的可爱小女孩坐在地板上嚎啕大哭,鼻涕眼泪狂喷,完全不计形象。「我要娃娃啦!」

    「来拿……来拿呀!只要-拿得到就给-呀!」将手中的芭比娃娃拿得老高,恶作剧得逞的小男孩频频扮鬼脸。「爱哭鬼,来拿啊!」

    「呜~~还给我啦!」芭比娃娃被抢走的小女孩哭得嘶声力竭。

    夏曦怔怔看着满园子狂奔的小朋友们,耳边听见的都是高分贝的尖锐声响,她愣在当场,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这种地方……好恐怖!可能比商场的尔虞我诈更恐怖,向来觉得自己聪颖过人的她如今呆若木鸡。

    月潼怎能受得了?她现在只想拔腿就跑。

    「嘿!夏大美人,-呆掉啦?」扶着腰,月潼慢吞吞的走过来,「小美在哭,-不去抱抱她吗?」

    「我、我没有办法。」无意识退了两步,夏曦摇摇头。

    「去抱抱她,」月潼微笑,「小孩子很好哄的,-抱抱她就好了。」

    「我?」秀眉蹙紧,夏曦还是摇头,她这辈子没抱过小孩,「我不行的。」

    「-不试试看,怎知道不行,」月潼笑着轻拍她的肩,「-以后总要抱-的干儿子吧?就当作实习吧!」

    「月潼……」

    「快去!」月潼不容拒绝的挑眉。

    有些不情愿的移动步伐,夏曦发现小美圆圆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瞅着自己,还没走近她身边,就主动伸出短短的小胖手要抱抱。

    抱起小美,夏曦觉得有股奶香扑鼻而来,甜甜的,不讨厌,小美的小手紧抓住她的衣服,彷佛她是最重要的存在。

    最重要的……夏曦的心突然整个柔软下来。

    好久好久以前,妈妈总是这样疼爱的把她抱在怀里,就算记忆很模糊,那种最重要的感觉却深深印在她心底。

    「没-想象中恐怖吧!」月潼拿纸巾轻轻拭去小美脸上的脏污,「虽然小孩子是恶魔,但他们也有像天使的时候喔!」

    「我──」心中不知道在感动什么,夏曦原本有话要说,却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给打断,「抱歉,我接个电话。」

    「夏小姐吗?」电话那头是似曾相识的男中音,夏曦才刚应声,电话那端立刻换人出声,语气带着浓浓不悦。「-在哪里?」

    听见陆子烨既霸道又带着关心的嗓音,夏曦胸口没来由一紧,立刻想起激情缠绵的昨夜,很不争气地红了粉颊。

    「我在……」偷偷觑了月潼一眼,夏曦尴尬地半转过身。

    吼~~她在心虚什么呀?月潼又不见得知道是谁的来电,偏偏她就是很心虚。

    「一起床就不见-,我不喜欢。」陆子烨轻哼,感觉真差。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咬咬唇,夏曦低语。

    她昨夜肯定是某条神经接错线了才会那么大胆,如今,光听他的声音就觉得不自在。

    「为什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我?昨夜我们不是已坦诚相见吗?」陆子烨又是一哼。

    「……」粉颊轰一声烧烫起来。要不是她再也腾不出手,她肯定先要捂住小美的耳朵,这话题儿童不宜耶!

    他肯定是故意的。

    「-不能吃完拍拍屁股就走。」陆子烨的声音极为平板,听不出到底是说认真的还是存心逗她。

    「并没有!」虽说成为他的女人是她自己提议的,但明明被吃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的人是她耶!他怎能恶人先告状?

    「-今天会回来吗?」短暂的停了三秒,他忽地换了话题。

    回来?这两个字好诱人,让人真有归属感,好像是问她何时回家一样!

    「我已经开始想念-,我喜欢-和我同床共枕的感觉,喜欢和-分享体温,」电话那头的陆子烨无声地叹气,为什么她就不能多依赖他一些,稍稍满足他的大男人心理。「想回来的时候记得拨电话给我,我会去接。」

    就只能说这么多了,自尊心极高的猫不能逼太急,否则只会把她吓得逃得更远,他必须慢慢一步一步来……

    「子烨──」咬着唇,夏曦眼眶微红。这男人对她还真小心翼翼、呵护备至呢!在这世界上,应该不会有人比他更了解她吧!

    「记住,我在等-的电话。」追女人不曾如此辛苦的陆子烨收了线,一回头,却看见目瞪口呆的两人。

    连泰山崩于前应该都面不改色的段野熏已目瞪口呆,显然他方才说的话够让人吃惊了。

    「千秋,你没事报告了吗?」冷下脸,陆子烨重重一哼,总裁的面子总要顾的。

    「啊啊~~当然有……」强忍住唇边不住抽动的嘴角,赵千秋将笑意硬吞回肚里。

    哎哟!原来他家总裁大人也挺铁汉柔情的嘛!

    ******bbs.fmx***

    「你说要涨价是什么意思?从前不是都那个价吗?」一抬眼瞧见新任业务经理唯唯诺诺的站在面前,陈祺隽火气更旺。

    「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得到夏经理被免职的消息……」收到陈祺隽扫过来的阴冷目光,他猛然住了嘴。

    「夏经理?谁是夏经理?现在的经理不就是你嘛!」陈祺隽嫌恶地-眼,「烂泥扶不上墙,看来我让你坐这个位子是浪费了。」

    「不!不!」额上沁出冷汗,他低下头,完全不敢直视喜怒无常的顶头上司。「我是说他们不知道从哪儿得到夏曦免职的消息,一个个全都要求要涨价,就连和我们合作将近三十年的叶老板──」

    「那个叶老头又怎样啦?」陈祺隽不是很有兴趣的问。

    「他第一个要求要调涨。」哎哎!早该知道这个位置不好坐,上班第二天就给他出了大麻烦,他会不会是亚隆有始以来寿命最短的业务经理啊?

    「叶老头真是活腻了,他还真以为我非要他不可吗?」陈祺隽抿紧薄唇,一脸不耐烦。「当初要不是夏曦非要与他合作不可,我早不想和他有往来,换了、换了!」

    「我也曾想过,可是叶老板在业界挺有影响的,一旦停止合作,后面会牵动好多厂商跟着同进退,这样的话……」

    「听你这么说,叶老头是在逼我-?」陈祺隽阴狠地问。

    「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他紧张的结巴。

    「我就不信少了那些烦人的老头,亚隆真的会倒闭,」陈祺隽薄唇勾起冷弧,「全给我换了,谁-唆就换了谁!」

    「呃,总经理,这样不太好吧!」

    「哪里不好?还是连你也有意见?」他挑眉。

    「没、没有。」他可不想变成历任最短的业务经理,「我会照您的吩咐去做。」

    「知道就好,」陈祺隽忽然笑了,笑得让人很不舒服。「这才不枉我提拔你嘛!」

    「是,多谢总经理的提拔。」

    「知道该怎么做就快去做吧!少来打扰我。」他摆摆手,「快走!快走!」

    「是。」

    ******bbs.fmx***

    「你现在要去哪儿?」咚咚咚!三-高跟鞋焦急地跟在男人后头,「我也要去。」

    「……」

    「你回答我!」咚咚咚!三-高跟鞋继续跟。

    「……」

    「陆子烨!我在问你话!」眼看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前方的男人坚持保持沉默是金,萧美善也不顾在办公场所里会引来多少人侧目,她气恼地大吼,狠狠跺足。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敢如此对待她,好吧!她承认自己的个性是任性骄纵了些,可他陆子烨也好不到哪儿去呀!她千里迢迢飘洋过海来找他,他居然连正眼瞧她都不肯!

    简直欺人太甚!

    长腿终于停下步伐,陆子烨俊颜蒙上寒霜,冷冷回头。「萧小姐,这是办公场所,请-自重。」

    「别叫我萧小姐,我讨厌你叫我萧小姐,我要你叫我美善!」她气鼓了脸。

    闻言,俊眸里的温度更冷。「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工作伙伴,我想萧小姐是最好的称呼。」

    重重倒抽一口冷气,萧美善一脸不甘心。「陆子烨,你从前不是这样对我的。」

    挑了挑眉,她口中的从前应该是三年前的事吧!

    「我和-的感情已经是过去,重提往事对彼此不具任何意义,萧小姐何不放眼未来?」他自认对前女友绝不苛刻,向来抱持好聚好散的想法,但是萧美善的任性妄为已经将他逼至忍耐的临界点。

    「我并不认为是过去,我觉得还有机会,」咬紧唇,萧美善又气又急,她那么爱他,到底该如何做才能让他回心转意?总而言之,她绝不轻言放弃。「你对我的不满,我全都会改,这样总可以了吧!」

    蹙紧眉,他发现她的思考模式是单行道,完全听不进去旁人所说的话。

    这个缺点,她一辈子也改不了。

    「我们只能当朋友。」他简单明了的回答。

    「陆子烨,你──」

    「我希望萧小姐这次回国纯粹是为了真崎汽车,而不是因为私事。」他冷淡地打断她的话。

    「……你真以为我在日本都不知道吗?我全都听说了,」停顿三秒,萧美善用力地喘着气,「你的新欢是名见不得人的私生女,难道你不怕对真龙集团带来负面影响吗?」

    心中隐隐有了火气,陆子烨看她的眸光一片冰寒。

    「我和-毫无瓜葛,哪来的旧爱新欢可言?对!我不否认,我就是喜欢夏曦,-有任何意见吗?」

    夏曦,这个名字像把利刃狠狠扎进她心底,萧美善眼前泛起红雾。

    「陆子烨,你别逼我!」

    「我逼-什么?为什么-总是认不清我们已经分手的事实?」陆子烨漂亮的眼眸微。「我丑话先撂在前头,夏曦是我的女人,-那些阴险的小手段少动到她身上,之前的就算了,我不予计较,若是-胆敢再犯一次,我绝不留情。」

    「你现在是在威胁我?」萧美善顿时气红了美眸。

    「我是警告-,」忽地,陆子烨薄唇勾起如冰刃般的笑弧,冷漠地教人不寒而栗。「-知道我向来说到做到的。」

    ******bbs.fmx***

    夏曦咬咬唇,垂眸望着紧握在手的手机,心中惶惶不安,不确定自己做的是否正确──

    她是真的打了电话给陆子烨,因为她不知道离开甜心屋幼稚园后能到哪儿去?

    而陆子烨接到她的电话后,开心的表示二十分钟之内就会出现,以某某集团的总裁来说,他似乎显得太清闲了吧?如此轻忽的态度,难道他不怕公司被有心人士掏空吗?

    天色渐晚,朦胧的街灯亮起,夏曦望着人来人往拥挤的人潮,一种突如其来的孤独一点一点啃噬她的心,有种天下之大、何处是我家的感慨。

    「夏大美人是在等我吗?」一辆黑色轿车冷不防停在她面前,车窗内露出陆子烨自负的俊颜,他扬起腕表。「距-拨电话到现在,刚好十九分整。」

    一见到他的笑颜,夏曦心中那份孤独突然不翼而飞。她深深看他一眼,忍不住粉唇微弯。

    「陆大总裁真是悠哉,说到就到,你如此不专心于公事,不怕公司被卖掉吗?」就算心中是暖洋洋的,她还是牙尖嘴利。

    她这辈子应该都学不会温柔吧!她想。

    不以为然地挑眉,陆子烨耸了耸肩。「我知人善用,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他绅士地替她打开车门,「我没跟-说过吗?我看人的眼光极准。」

    「哦?那么你看我是怎么样的人?」

    「我的女人。」陆子烨脸不红气不喘的回答。

    「……」这个家伙!

    「夏曦,我很开心-拨这通电话给我,」陆子烨在她颊边偷香得逞,眼眉间春风得意,「开心-终于想通。」

    「我想通什么?」每每一遇见他,她就会自然而然的被牵着鼻子走,所有原定的计画都自动失效。

    「想通要依赖我,我很期待被-依赖。」

    冷不防望入他温暖的黑眸,夏曦竟有种迷失其中的错觉,她定定神,连忙慌乱的移开视线。

    「夏曦,把-租的套房退了,搬来跟我住吧!」大手稳稳握住方向盘,陆子烨忽地说道,漂亮的俊颜表情认真。

    「我为什么要搬过去?」她皱眉。

    「因为我会想念-,」如果她还是学不会坦率,没关系,他不介意当先开口的人。「经过昨夜之后,我发现跟-分享体温的感觉很好,没有-我会觉得很寂寞。」

    「……」他一定是故意的,他怕她一个人会不开心才会说出这些话,夏曦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心中的感动,只能悄悄握住他的手,而他也紧紧反握住她的。

    「不如让我养-吧!我还没养过任何生物,连只猫都没养过,-是第一个,」陆子烨的语气似假似真,她却听出包含其中满满的关心,却又小心翼翼的不碰触到她过度骄傲的自尊。「让我每天睁开眼就看得见-,可以给-一个甜蜜的早安吻。」

    「……我很难养的。」喉间像梗了硬块,夏曦的声音是连自己都意外的沙哑。

    他真的很花言巧语哪!偏偏对她受用到不行。

    「让我养养看吧!嗯?」他薄唇勾笑。

    「陆子烨,我话说在前头,我真的很难养,你要有心理准备喔!」别过头,不让他瞧见眸底闪烁的泪光。

    他和她之间永远都不会是等价交换,因为他给她的,早远远超过她所能回报的。

    「我说过了,」陆子烨很无所谓的挑眉。「让我养养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