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谁说我要告白 > 正文
楔子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上午十点整,千丸企业明亮的会议室里坐满前来应征的社会新鲜人,清一色全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女孩。明明是再宽敞不过的空间,却因为充斥着浓浓的竞争气味而让人喘不过气。

    其中表现得最明显的就属躲在角落的左明绯,她恨不得自己是根毫不起眼的柱子,没人会发现她的存在。她手里捏着小纸条,嘴里喃喃念着昨晚好友少瑾帮她恶补的应征标准问答。

    「我一直认为能来贵公、公司是我的荣幸……」还没见到面试官,她话已说得零零落落,抖个不停。

    「下一位,黄小姐。」会议室的门开了又关,宏亮的声音传出。

    眼看又一名应征者走向面试室,明绯小脸瞬间刷白,血液从头顶凉到脚底,她望着小抄,不争气的胃已经开始打结。

    「一切都会没事的。」她小声地安抚自己,语气微弱得连自己都不是很相信。

    服装OK,妆OK,应征资格也OK,什么都很好,只要别紧张就一切顺利、万事大吉。

    大学毕业已经三个多月,却仍处于失业状态当蜗牛给少瑾养。每次面试失败的原因无他,因为左大小姐只要一紧张起来就会语无伦次,和面试官鸡同鸭讲。

    这是她的致命伤,为什么没有一间公司能单凭应征信,免面试就直接录取?如果这样她绝对、绝对没有问题。

    「下一位,左小姐。」

    「啊?哦!」听见自己被点到名,还在神游的明绯先是惊叫了声,然后才在众人怪异的目光中垂头丧气的走出去。

    完了,完了,她最担心害怕的事又要开始了,她最近每两天就要饱受一次这种煎熬。回想起临出门前,少瑾看似温柔实则残忍的警告,她光想象就觉得命苦。

    她屈服在少瑾的淫威之下,答应若这份工作还是得不到的话,她必须连续打扫三个月的房间和负责准备晚餐。呜呜~~她不要啦!少瑾的邋遢是有名的,她不要当她的佣人啦!

    面试室的门敞开着,明绯低首敛眉,乖乖坐到正中央唯一的空位上。

    「左明绯小姐?」年轻的面试官先开口。

    「你好。」微微点了下头,明绯心跳得像擂鼓。

    不过,这个声音好象在哪里听过耶!有些耳熟。

    「我想请教妳几个问题作为是否录取的参考依据,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是的。」

    「第一个问题,妳为什么想来敝公司应征?」

    「因为……因为……」为了她的将来,少瑾不惜用美人计从以前大学学长那里问出千丸企业的面试题库。所以这个问题她有印象,昨夜她和少瑾不断的反复练习过。

    不过「因为」什么东西,她怎么完全想不起来?

    「嗯?」

    「因为……因为……」可恶!又出状况了,她的脑袋融成一团浆糊,所有背好的台词全忘得一乾二净。

    怎么会这样?她昨天才和少瑾演练到凌晨两点的啊!

    毁了!这下铁定毁了!她这辈子注定只能当做家事的米虫。

    「左小姐?」才第一个问题,面试官已经等到头发快花白。

    「因为我想要做有意义、能自我肯定的工作,我、我希望有、有所学习及成长……」应该是这样回答没错吧?印象中好象有这句。

    听完她的回答,面试官微微怔了下,黑眸瞄向试卷的下一个题目──

    为什么要应征此工作?

    她好象有点答非所问,这题才是她回答的标准答案吧?

    「妳为什么要应征此工作?」笔在指间转了转,面试官在思考该如何下笔。

    她该不会又是一模一样的回答吧?

    「嗯……嗯……」明绯又开始努力的想。

    面试官好整以暇地半撑着下颚,瞄了眼腕表。

    又来了?这回要想多久?

    「我觉得……觉得……」明绯坐得非常端正,失去血色的小脸对地面异常死忠,完全不想抬起。「贵公司很好……福利好,企业形象佳,能替这样的企业做事,是、是我的荣幸。」

    算了,她放弃了,她所能回想起来的全都说了,成不成功就看天意吧!

    面试官定定看了她半晌,慢吞吞的合上她的资料,搁在一旁。

    这样胆小如鼠又迷糊的个性想当业务秘书?公司可能先砸招牌比较快。

    「妳对未来的期许呢?」这题试卷上没有,纯粹私人问题,反正她已经被淘汰了。

    「耶?」明绯惊讶地应声。

    少瑾昨天有提到这一题吗?好象没有耶!

    「妳对自己的期许是什么?」他非常有耐心地重复一次。

    没想到他们家的地板吸引力这么大?让她的眼光舍不得移开。

    「做、做一个有用的人。」小脑袋再也想不出更好的回答,她小小声的说。

    「噗!」倏地,对面传来诡异的声音。

    紧张到胃抽筋的明绯强忍住想偷瞄的冲动,还是努力的瞪着光可鉴人的地板。

    刚才失礼的怪声音是什么?该不会是偷笑吧?

    「可爱的小绯绯,妳这个回答又是谁教妳的呀?」面试官轻松闲散的靠向椅背,笑吟吟的问。

    「耶?」听见熟悉的叫唤,明绯瞬间石化。

    他、他刚刚叫她什么?可爱的小绯绯?

    全世界只有一个人会这样叫她,而且她应该已经脱离那个恶魔很久了。

    「妳还不抬头看我?难道妳还想不起来我是谁吗?」面试官的声音更亲切了,却有种算计的味道。

    眨了眨眼,偷偷觑了眼紧闭的门,明绯有种夺门而出的冲动,她当然想起他是谁了,她想忘都忘不掉,但是她可不可以不抬头看他?

    肯定会作噩梦的!

    「可、爱、的、小、绯、绯!」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轻喊,有点不悦。

    他最不喜欢的就是瞪着她的头顶说话。

    「是安沐宇学长吗?」明绯没有办法只好仰头。

    一见到他爱笑的俊颜,明绯的小脸顿时比苦瓜还苦。

    真的是他!她高中时期的噩梦。

    「我们又见面了,有没有想我呀?」他高兴的撑着下颚,像见着老朋友般开心。

    她还是没变嘛!一样呆呆的好欺负。

    呵!

    「我、我……」明绯依旧结结巴巴的。

    她能回答没有吗?不用问也知道不行,如果照实回答,她的下场铁定很凄惨。

    「小、绯、绯……」又来了,恶魔的呼唤。

    「你好吗?安学长。」转移话题是最好的办法,明绯很努力、很努力挤出一抹笑。

    呜呜~~早知道会遇见恶魔学长,她就不来应征了──

    根本是自投罗网嘛!

    「我曾经找过妳,听说妳搬家了。」安沐宇答非所问,深邃的黑眸紧紧锁住她,盯得她坐立难安。

    「嗯。」明绯勉强点了下头。

    「没想到事隔多年我们还是见面了,妳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啊?」他笑容灿灿。

    眨眨眼,明绯欲哭无泪。

    有缘?

    不!不!她这辈子最不希望的就是和他有缘,从他们有交集的那一刻起,她每天都悔不当初,怨叹自己当时眼睛为什么不睁大一点?

    每个青春少女对爱情都有份美丽的憧憬,偏偏她左明绯碰上他后,却变成噩梦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