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谁说我要告白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前

    美丽的三月早晨,春阳暖暖,长坡上夹道种植的樱花开得比去年灿烂,乍看之下,彷佛一条永无止尽的虹桥。

    今天是私立格陵高级中学的开学典礼,刚放完不算短的寒假,整个校园里闹烘烘的,洋溢着青春气息。

    校门口右边、朱红色偌大的公布栏前,一大群学生团团包围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着公布栏上的最新消息。

    「季雅恩真不是盖的,」一名男同学说道,「连放寒假都能得奖。」

    「不然你以为学生会会长这个职位怎么来的?当然是有些本事啊!」人群中有人插嘴回答。

    「话可不是这么说,你以为和学生会有关就一定是好东西?你没看见隔壁那张惩处单吗?」

    「我知道,安沐宇嘛!学生会副会长,很少来学校上课,常常榜上有名,上学期才刚开学,他不就被记了一支小过?这次只是警告,算小CASE了。」学生乙见怪不怪的。

    「啊!我知道,」校园里的小道消息传得最快,学生丙立刻回答,就算互不认识也聊得很开心。「听说是打架对吧?」

    「这已不是第一次了,我听我弟弟的同学的朋友的哥哥说,他国中和安沐宇同校,曾亲眼目睹他在学校殴打师长耶!」

    「真的假的?这么残暴?」

    「骗你做什么?当然是真的啊!」

    「一样都是学生会的人,好坏怎么差那么多?一个是刚开学就记小功、嘉奖,另一个却被记小过、警告?」去年刚入学的新生还不了解学校生态,忍不住提出疑问。

    「你一定是新同学吧?连这个都不知道。」好心的学长帮他解答,「安沐宇家里有钱有势,能当上学生会干部,还不是因为他背景雄厚,所以连校长都不敢得罪他。如果你下次听到『恶魔王子』这个称呼,指的就是安沐宇啦!暗示他家世虽好却个性糟糕!」

    「你们到底有完没完?我看你们其实是嫉妒安沐宇长得帅!」旁边的女同学听不下去了,身为「恶魔王子」的忠实粉丝,她绝不许有人如此诋毁她的偶像。「安学长是见义勇为才和人家起争执,和你们这些胆小怕事的软脚虾不同。说穿了,就是见不得别人比你好。」

    当初小学弟被路上的小混混欺压的时候,不见这些人站出来仗义执言,全躲到角落当缩头乌龟,如今在背后说人坏话,倒是一个比一个大声。

    「喂!妳怎么这样说话?」被骂的男同学面子有些挂不住,老羞成怒的斥骂。

    「我有说错吗?」女同学不屑的扬眉,「你根本就是嫉妒安沐宇学长,因为他跟你不一样,长得不像癞蛤蟆。」

    「安沐宇本来就比不上季学长,季学长长相俊俏、成绩又好,和只会惹是生非的安沐宇就是不同啊!」干嘛做人身攻击,他哪里像癞蛤蟆了?

    「安沐宇学长比较好!安沐宇学长比较有男子气概!温吞吞的书呆子才教人受不了!」

    「谁是温吞吞的书呆子啊──」季雅恩的支持者立刻反驳。

    热闹拥挤的公布栏前,眼看就要成为两派人马的决战地点。

    原本学校的拥护者就分为两派,一派支持温文儒雅的学生会会长季雅恩;另一派支持潇洒不羁的安沐宇,自从三年前他们两人入学后就一直冲突不断,格陵高中的老师们也早已见怪不怪。

    不远处,刚踏入校门的高挑女孩忽地拉住身旁娇小的女孩,她瞇眸望向激动的人群,粉唇扬起一抹笑。

    「明绯,公布栏上有妳季学长的消息耶!」她用手臂推推她。

    「真的吗?」被唤作明绯的女孩脸蛋微红,立刻踮起脚尖张望,「写什么?」

    「写……」高挑女孩拉长尾音,清秀的脸庞有些扭曲,「贺季雅恩同学获春季音乐赏钢琴比赛第一名,记小功乙支以资奖励……」什么鬼东西啊?身为一个男人,居然跑去参加这种诡异的比赛,她光想象就觉得鸡皮疙瘩掉满地,只有明绯才会喜欢这种娘娘腔的家伙!

    「少瑾,这不是很好吗?」果然,明绯眼中立刻浮现羡慕的光芒。

    「哪里好?」她觉得一点都不好。

    如果是空手道或跆拳道第一名,她一定给他拍拍手。

    「季学长博学多闻、多才多艺啊!」

    受不了地睨她一眼,韩少瑾摇摇头,飞快地从她身旁走过去。「我并不觉得。」基本上,如果季雅恩和安沐宇两人硬要她选,她个人当然偏向安沐宇学长。

    男人嘛!当然要有点霸气、有点狠劲才叫帅呀!那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软脚虾能做啥?她韩姑娘一脚就能将他踹到墙边喘气。

    「唉……」走近公布栏,明绯终于看清楚上头发布的消息,她蹙眉,「又是安沐宇学长。」

    「他怎么了吗?」站在前面的少瑾回头。

    「他又被列在惩处名单上了。」怎么三天两头都是他的坏消息?

    每学期见他搜集记过单像搜集邮票一样,大大小小都不知道几张了,怎么还不见他被退学啊?

    「男人见义勇为引起争端是难免的事,妳不用大惊小怪,」路不平有人踩嘛!像她有事没事就会去踩一踩,结果落得格陵一姊的称号,身后还莫名其妙跟了一堆仰慕的学弟咧!「快走吧!妳不是还要去教务处吗?」

    「嗯。」明绯点点头,连忙跟上少瑾的脚步,却又忍不住回头多看了惩处名单一眼。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左同学,请妳等一等,」明绯刚走出训导处,她的科任老师李至平立刻追出来,从皮夹抽出一张百元大钞。「妳去帮我买个鸡腿便当回来。」

    不着痕迹的皱眉,明绯默默的收下纸钞。

    呜~~最讨厌了,每次来训导处公办,李老师都会把她当成小跑腿,一下子要她买饮料,一下子要她买便当。

    现在外头正下着倾盆大雨,她一来一回肯定变成落汤鸡。

    「顺便买杯路口的绿豆冰沙。」

    「好。」不情愿的应声,明绯没将不满表现在脸上,虽说义务帮忙已经成为她个人商标,但她最气的其实是自己鼓不起勇气拒绝。

    回绝人家好象真的很难喔!

    「安沐宇同学,你说这该要怎么办啊?」忽地,训导主任充满压抑的声音从训导处传出来,两人不约而同的循声望去。

    「唉~~又是安沐宇,他就乖乖听训导主任的话不就成了?为什么老是爱和训导主任唱反调呢?」一看见高瘦男孩的背影,李老师就摇头叹气。

    看来才刚开学,安沐宇走训导处就和走自家厨房一样熟络了。

    「安沐宇……安沐宇?」明绯心头一跳,更是好奇。

    她听说过许多有关他的传言,却无缘一见庐山真面目,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里给她遇上了。

    看清他的长相,明绯有些惊讶。他并非如她想象中一脸横肉、满脸戾气的样子;相反的,他长得相当俊秀。

    如果他唇边别扬着让人恨得牙痒痒的痞笑,感觉会更好一点。

    「我下次会注意的。」话声方歇,安沐宇无预警的回头。

    明绯好奇的目光刚好对上他深邃的眼眸,她的心房猛然一缩,莫名红了粉颊。

    好象有种被抓包的心虚。

    「安沐宇同学,才刚开学不到一个星期,你已经累计三支警告,这是不好的行为示范,请你遵守校规,别刻意惹出事端。」训导主任绿豆眼半瞇,语带警告。

    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不受教、意见又多的学生,他说一就是一,哪儿来那么多废话?在这间学校,他说的话就是圣旨。

    安沐宇缓缓收回眸光,双手闲散的背在身后,俊逸的脸庞浮现自己才懂的诡谲笑意。

    「为了表示惩戒,罚你这星期放学后留校做劳动服务。」训导主任当下做出决定。

    「这点恕我无法配合,」安沐宇回眸看向头顶亮晶晶、像颗菲力浦省电大灯泡的训导主任。「我放学后不能留下来。」

    他并不觉得自己有错啊!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留下来做劳动服务?

    有流氓学生调戏同校的漂亮小学妹,身为学长挺身而出教训一下那两个家伙,难道有错吗?

    就算真有错,也不能只处罚他一个,应该把那两个混蛋一起抓来劳动服务,这样他才心服口服。怎能单单处罚他,让那两人逍遥自在?

    他安沐宇做人做事一向讲求公平。

    他的声音不大,却刚好让在场所有人都听见,明绯惊讶地捂住唇,对他的态度感到十分震惊──

    他、他就这样直截了当的拒绝训导主任吗?难道他不想活了,这是忤逆师长耶!

    「你──」光洁的额角青筋暴突,训导主任脸色涨成猪肝红,又慢慢转为铁青。他瞪着安沐宇,像蛤蜊的嘴巴一张一合,就是吐不出半句话。

    这家伙,非要挑战他的权威才甘心吗?

    「主任?」哦喔!看他扭曲的表情好象快中风了。

    「我说的话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训导主任用鼻孔喷气。

    「如果其它两位当事人也一起做劳动服务,我绝对不会有意见。」要一视同仁才公平,总不能凡事只针对他嘛!

    「你──你──」

    「主任,上课时间就要到了,如果你想通了再通知我吧!像我这种好学生总不能让老师等太久。」安沐宇极为优雅的欠身,完全看不出是被叫来训导处训诫的,反而像是督察来校参观。「我先走了。」

    「你──」还是只能发出「你」这个字,训导主任脸色铁青地瞪着他来去自如的悠闲模样,只差一点点就被气到脑溢血。

    那两个学生是校董朋友的儿子,哪是他说办就办的?况且人家都快被他打成伤残人士了,还做什么劳动服务?难道要他们拄着拐杖来吗?

    混帐家伙!

    美眸眨也不眨,明绯怔怔看着安沐宇越走越近的步伐,脑袋里一片空白,心里莫名为他的举动感到大快人心。原来这世上还是有人敢抵抗训导主任的淫威,不是每个人都会屈服……

    训导主任喜欢欺负善良同学的恶名远近驰名,尤其对不敢反抗的女学生最喜欢鸡蛋里挑骨头,大家私底下都称呼他为「变态怪老头」,没想到他今天栽了跟头。

    长腿突然在她身旁停住,终于回过神的明绯连忙垂下目光。

    自己从刚才开始目光就黏在他脸上,就算心里佩服也不该老是看着人家。

    「不喜欢的事,就直接说出来,干嘛硬逼着自己接受?」安沐宇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只敢看自己鞋尖的明绯这才发现他们靠得有多近,他的胸膛就在她的颊边。

    明绯咬住唇没有说话,抬头偷偷觑了俊颜一眼。

    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发现李老师奴役她的恶行?

    从她手中抽走百元钞,安沐宇直截了当地将它塞回给目瞪口呆的李至平。

    「学生不是你的佣人,肚子饿想吃便当──」他潇洒地指往校门口的方向。「请你自便,金园排骨口味众多、价格便宜,这是我的个人推荐。」

    「啊?」没想到会被他发现,李至平顿时神情尴尬。

    明绯忍不住仰头看向安沐宇,又看看一脸铁青的李老师。

    她知道兴灾乐祸是不对的,但是──

    她好象有种窃喜的感觉耶!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听说你又被叫进训导处?」嬉皮笑嘻嘻的挨近安沐宇身边。「这星期第三次啰?」

    「嗯哼。」不置可否的应声,安沐宇大剌剌的仰躺成大字型,舒服的在学校顶楼做日光浴。

    「是为了开学典礼那天,你救了差点被非礼的小学妹那件事吗?」

    「嗯哼。」

    「这次『变态怪老头』要送你什么礼物?」

    「两支小过和一星期的劳动服务。」

    「你答应了?」挑挑眉,嬉皮不相信。

    「没有,不是我一个人的错,当然不能只有我接受惩处。」浓密的长睫眨了眨,安沐宇的唇瓣又浮现很痞的笑。

    嬉皮很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陪他一起躺下。

    「你老是和『变态怪老头』唱反调,总有一天他会抓狂的。」

    「……」还是微微笑着,安沐宇没接话。

    「小安,这样好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嬉皮担忧地问。

    虽然他不是传说中智商一八○的资优生,但他从前可是全国测验成绩排行前百名的风云人物,他应该念更好的学校,而不是沦落到这间名不见经传的私立高中。

    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那件事就好了,那时他为什么没有及时拉住他呢?

    「这样有什么不好吗?」不知道他有多自责的安沐宇反问。

    「也不是不好,」嬉皮苦恼地皱眉,「总觉得不像你。」

    「并不会,你别想太多。」安沐宇笑答。「说不定这才是真正的我。」

    「哈啰!哈啰!有人在吗?」砰然一声巨响,顶楼的铁门倏然被推开,大翔肥胖的身子从窄小的门挤出来,身后跟着一名长相甜美却异常害羞的学妹。

    「大翔,你每次出现非要这样惊天动地不可吗?」被吓得飞掉三魂七魄的嬉皮低斥。

    「唉!我就跟妳说他人一定在这里吧!」大翔没理他,径自回头和学妹说话。

    学妹点点头,再害羞不过的走到闭目养神的安沐宇身边。

    「安学长?」她蹲下。

    「嗯?」安沐宇甫睁开眸,就看见红到不行的苹果脸。

    「你上次救了我,我是特地来向你道谢的。」

    「是妳。」俐落的起身,俊逸的脸庞笑容温和。

    苹果脸红得几乎要冒出烟来,学妹将手中的提袋递给他,「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用不着这么客气。」眸光落在她发烫的脸庞上,他婉拒。

    「这是一定要的,」学妹的语气显得有些急切,「我害学长惹上麻烦,听说学长还因为这件事被记过不是吗?」

    事情的经过她全听同学说了,她也曾跑去和训导主任解释,可是「变态怪老头」根本不想理她,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命令回教室上课。

    唇瓣勾起诡异的笑,他还是摇摇头。「那对我而言是家常便饭,不算什么。」

    其实他是想试试看,到底最高纪录能搜集几张记过单?

    「可是我还是觉得很内疚。」学妹眼眶泛红,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妳叫什么名字?」顿了下,安沐宇问道。

    「小丽。」

    「小丽,东西我收下,那件事妳就不必再放在心上,」安沐宇轻轻接过手,「这样我们就算扯平了。」

    「啊?嗯。」凝望安沐宇教人屏息的笑颜,小丽怔怔点头。

    「妳先回去吧!」

    「嗯。」

    小丽纤瘦的身影才离开顶楼,大翔和嬉皮立刻一脸八卦的围在安沐宇身边。

    「小安,她送你什么?」

    「拆开来看看嘛!」

    「你们可真好奇,」安沐宇挑眉,「没听说好奇会杀死一只猫吗?」

    「快拆啦!」

    安沐宇轮流看了他们一眼,终于慢吞吞的将礼物拆开。

    「耶?」嬉皮率先惊叫,「是围巾?」

    温暖的三月天要围巾做什么?

    「好象还是手织围巾耶!」大翔惊奇补充。

    「这么热的天送围巾给你,难道想让你中暑吗?」嬉皮用诡异的眼光瞪着它。

    安沐宇没说话,眸光落在围巾尾端,用金线绣上的小小字体。

    她把自己的名字绣上去了,不知道算不算变相的告白?

    「小安?」见他发呆,嬉皮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我没事。」粗鲁的将围巾塞回袋中,安沐宇挥挥手要下楼。「要上课了,我们也该走了。」

    看来他又多了一名忠实粉丝。

    呵!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就说要拒绝、要拒绝,为什么还是接下来了?」明绯皱着眉心,懊恼的喃喃自语,「我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敢拒绝人家?」

    纤细的手臂上别着鲜黄色的纠察队臂章,明绯将登记簿抱在胸口,不甘不愿地在校园里巡逻。

    纠察长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不但每天要提早三十分钟到校,又容易得罪同学遭来白眼,大家能推则推,谁也不愿意接。

    想当然耳,这种事又落到好说话的明绯头上。

    反正所有不想做、不喜欢做、不爱做的事,找左明绯就对了。

    「这种时间,谁会做出违反校规的事情?」嘴里叨念着,明绯还是很认命的继续巡视校园。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沿着碎石小道转弯,明绯一抬头就撞见让人脸红心跳的景象。

    安沐宇正和一名长相美艳的学姊上演激狂热吻,只差那么一点点,辅导级就会变成限制级。

    拜托!现在才几点?会不会太不健康了?

    「讨厌!」被吻得粉颊红扑扑的美艳学姊又惊又怒地瞪了明绯一眼,连忙转身整理衣服。

    安沐宇倒是落落大方,他大剌剌的回头,黑眸里闪过一丝兴味。「是妳?」他有些惊讶。

    上回被李至平奴役的小学妹。

    「我、我……」哦喔!看到不该看的,不知道会不会长针眼?

    「妳、妳、妳──」安沐宇故意学她说话,挑挑眉。「身为纠察长还偷看。」

    明绯心一跳,捂着眼急急忙忙的转过身。

    她才没偷看,是他们不应该在这里激情演出吧!

    「要上课了,我先离开。」被人撞见后,美艳学姊一直不敢抬头,小小声的说了声再见,径自转身闪人。

    「拜拜!」相较于他的大方,躲躲藏藏的美艳学姊好象偷情小媳妇。

    觑了他一眼,明绯也准备溜之大吉。

    「站住!妳想跑去哪儿?」他准确无误地抓住她的手肘,将她拉回身边。

    「你、你、你……」抖着声,明绯想后退却挣不开手。

    他该不会因为好事被破坏,想找她算帐吧?

    「别又我、我、我了,都几岁了还结巴,」他恶劣的取笑她,爱笑的俊颜瞧不出心思。「现在该怎么办?」

    「什、什么怎么办?」

    「现在啊!」

    「啊?」

    安沐宇忽地俯下身,非常仔细地端详她绯红的脸,吓了她一大跳。

    「你、你想干嘛?」可恶!又结巴了。

    「其实妳长得还不错嘛!有八十分,只可惜──」他比比她的身高,又比比自己的胸口,「矮了点。」

    「你──」明绯气恼地瞪他一眼,无奈自己被牢牢抓住。

    她长得矮关他什么事?谁像他啊?

    又不是绿巨人!

    「既然妳救了我,我是不是该给妳点奖赏?」不怀好意地望住她紧咬的菱唇,安沐宇笑问。

    俊颜靠得她很近,他的好肤质就在眼前,白皙平滑的脸上连颗粉刺都没有。

    好到有点教人嫉妒。

    「我救了你?」她做了什么吗?

    「是啊!要不是妳及时出现,我的贞操就难保了。」他似假似真的说。

    明绯愣了下,旋即不信的皱眉。

    她才不相信他有什么贞操可言,大清早就和人卿卿我我的家伙。

    「所以,我是不是该赏妳点什么呢?」偏着头,他笑得诡异。

    脑中警铃大作,明绯突然觉得自己像只被抓住的无辜小鸡,而眼前的黄鼠狼正对着她流口水。

    「我、我什么都不要!」再留下来就是笨蛋,明绯小手用力一扯,转身就要跑。

    细腕被紧紧箝住,安沐宇微微使劲,让她不得不又重回他怀里,小嘴还不小心印上他的唇。

    眨眨眼,明绯愣了三秒,立刻激动的跳起来。

    「你──你──我……」那是她的初吻耶!就这样随随便便给了他这个路人甲?

    她本来还期待能在某个灯光美、气氛佳的状况下献给季学长的说……

    哦!可恶!气死人了啦!

    「糟糕!妳偷吻我。」罪魁祸首安沐宇故作惊讶。

    「我没有。」咬牙切齿的否认,明绯气得像只直跳脚的小兔子。

    那是意外,是意外啦!

    「嘘!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长指轻轻点住她的唇,安沐宇黑眸中有种捉弄的笑意,「不要被别人发现喔!」

    明绯用力的擦嘴,美眸恶狠狠的瞪住他。

    这还用说,她当然不要别人发现,她的初吻就这样不明不白送给他,这种丑事她才不会大肆宣扬。

    能不能不算啊?人家她要哀悼三分钟啦!

    突然觉得她变化万千的表情很可爱,含怒带怨的大眼里极富生气,安沐宇忍不住又捏捏她的粉颊。

    「纠察长,要乖乖的继续巡逻喔!」

    「……」

    「我要回教室啰!」潇洒的朝她挥挥手,安沐宇笑得很痞,「下次再见。」

    还在努力擦嘴的明绯没回答,只在意自己的唇上彷佛还残留着他的气味。

    可恶!擦不掉啦!都是这个轻佻的男生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