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谁说我要告白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现在

    「你说你今天面试时遇见了谁?我没有听错吧?」少瑾嘴里的食物咬到一半,瞠目结舌地瞪著一脸哀怨的明绯。

    「你没听错,就是他。」放下手中的饭碗,明绯叹口气。

    「真的是安沐宇?」

    「就是他。」那个毁了她初恋的恐怖恶魔。

    「你们还真有缘,」短暂的震惊过後,少瑾终於又开始咀嚼,「原本以为你已经逃出魔掌,没想到若干年後居然还能碰在一起。」

    台湾虽然不大,但也有两千一百万人,除了有缘之外,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俩的相遇。

    「那是孽缘吧!」明绯咕哝。

    想当年他当著季学长的面给她一个热吻後,就这样快快乐乐的毕业去了,在剩下的三个月里,他们连面都没见过一次,更别提什么交往。他倒好,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她却留下来独自面对蜚短流长,被一群爱嚼舌根又心存嫉妒的女同学说得像弃妇一样。

    要不是隔没多久父亲因为调职的缘故,她跟著转学,她很可能得继续过著水深火热的日子。

    最可恶的是,他害她的初恋还来不及发芽就夭折,如今回想起来简直就是场恶梦!

    如今又让他们碰在一起,到底是为什么?

    「安沐宇当初这么喜欢你,说不定你这次的工作有希望喔!」少瑾一副就事论事的模样。

    「他才不喜欢我。」明绯纠正。

    他只是爱欺负她!

    「不!我真的觉得你这次很有机会录取。」她的第六感向来很准。

    「就算真的录取,我也不愿意和那个恶魔一起工作。」明绯小声嘀咕。

    会折寿的。

    「由不得你选择,我们还有房租、水电要缴,」少瑾板起脸,活像个恶婆婆,「如果安沐宇真的录用你,你就得乖乖的去上班!」

    「少瑾……」

    「别忘了,是我牺牲色相才帮你拿到千丸企业的面试题目,为了你,我和四眼田鸡浪费了一整晚的时间,连日剧的精采大结局都没看到,你竟然还敢犹豫!」

    「少瑾,他是个恶魔耶!难道你忘了,因为他,我的高中生涯有多惨澹吗?」莫名其妙变成女性公敌,那种滋味很不好受耶!

    美眸半眯,少瑾斜眼打量她。

    「那是过去的事了,顾好现在的生活比记恨更有意义。」

    「记恨?我才没有咧!」她只是记取教训罢了。

    「你听好,如果录取,你是非去不可。」

    「少瑾——」明徘苦著脸哀求。

    她如果真的和安沐宇一起工作,肯定会被欺负得很惨!

    「没别的选择,」少瑾很坏心的抢走她手中的饭碗,「你不会希望以後都吃泡面过日子吧?」

    这、这是威胁吗?

    「……知道了,我会去的。」咬著唇,明徘可怜兮兮的将碗拿回来。

    唉~~她怎么会忘记家里有个比恶魔更可怕的巫婆呢?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你今天的心情好像不错。」再平常不过的晚餐约会,同样安静的气氛,薛爱玫却能明显感觉出男人隐敛唇边的笑意。

    他已经好久不曾这样高兴了,为什么?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安沐宇,扬眸望了她一眼。「有吗?」

    「有!」薛爱玫点点头,体贴地帮他把酒斟满,「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黑眸里闪烁著温暖的光芒,安沐宇唇角上扬的弧度更加明显。

    「没什么,只是遇见高中时期的老同学。」

    「同学?」女的?

    「学妹。」他更正。

    薛爱玫望住他,心中无端端有根刺。「漂亮吗?」

    「什么?」

    「她漂亮吗?」薛爱玫轻声重复。

    安沐宇怔了下,旋即笑著问:「怎么突然这样问?」

    「因为你笑得很不一样。」所有女性该有的直觉她都有,一向不多话的安沐宇今天整个晚上表情都很柔和,想必和那名学妹有段不错的回忆。

    「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你太多心了。」安沐宇大掌轻轻覆上她的手,「真的只是学妹而已。」

    薛爱玫静静看了他半晌,微乎其微地点点头。

    她和安沐宇在一起两年多,他的个性她多少摸得透。他绝对不会说谎骗她,但是他不想说的事,再怎么逼问也不会有结果。

    就像刚刚的回答,他已经表示得很明申-他不想多做解释。

    「怎么了?在想什么?」见她失神,安沐宇笑问。

    「我在想……」美眸眨了眨,映在瞳仁里的净是他潇洒的俊颜,「当你想起我时,会是怎样的表情?」

    薄唇勾起笑痕,他轻捏她的手心。「想疼你的表情。」

    「嗯。」薛爱玫回他甜甜一笑,努力不让自己的失落表现在脸上。

    她是他的未婚妻。自认不论出身、长相、学识都能配得上他,但是他们之间淡到不能再淡的感情,让她不禁怀疑他会选她成为他的妻子,就只是因为他们很匹配,而非有一点点的喜欢——

    至少,她从不曾从他口中听见「爱你」两个宇。

    「你又发呆了。」安沐宇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嗯,今天有点累。」薛爱玫不自然的理理发丝,勉强挤出微笑。

    「我今天早点送你回去休息吧!别累坏了。」安沐宇伸手招来服务生结帐。

    「我——」抓住餐巾的手用力得指节泛白,薛爱玫数次欲言又止。

    「怎么了?」

    「我……今天能去你住的地方拜访吗?」她终於鼓起勇气说出口。

    对她突如其来的提议感到讶异,安沐宇愣了下,浓眉微蹙。

    「不方便吗?」小脸失去血色,薛爱玫大眼惊慌地望他。

    糟糕!他会不会觉得她很轻浮?

    「现在?这种时间?」安沐宇迟疑。

    「嗯。」

    「这么晚了,我觉得并不好,」安沐宇轻拍她的手,笑著婉拒,「你今天也很累了,下次吧!」

    「可是——」薛爱玫还有话要说。「我——」

    他们是未婚夫妻啊!有关系吗?

    「我送你回去吧!」安沐宇牵起她的手,温柔的语气里透著坚决,「有什么事下次再说。」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啊~~」门口倏地传来惊天动地的鬼叫,刚下班回来的少瑾拿著信封,兴高采烈的冲进明绯房间,「明绯!明绯!千丸寄通知书来了,你快拆开来看。」

    「耶?」正在试用最新邮购产品瘦脸器的明诽转过头,像木乃伊的脸显得很诡异,「真的吗?」

    「啊~~」又是一声再震惊不过的尖叫,少瑾抖著手,错愕地瞪著眼前套著橡胶怪面具的好友。「那是什么鬼东西啊?你是和『沉默的羔羊』里的安东尼霍普金斯借的吗?」

    「瘦脸器!这是瘦脸器!」明绯像是受到污辱般的嘀咕,「这是日本的最新产品,听说可以让脸变小喔!」

    「你的脸很大吗?」少瑾完全受不了,迫不及待地帮她拔下来,「我一只手就可以罩住你整张脸。」

    「可是我觉得我的颊肉好像太多了,笑起来好像两丸鸡蛋喔!」

    「那是可爱,你没看过日剧里的松嶋菜菜子吗?多少女孩想要还没有咧!」话声怱地一顿,少瑾眯眸瞪她。「老实说,这个鬼东西花了你多少钱?」

    心头一跳,明绯心虚的栘开目光,两根食指相互点啊点的。「没、没多少啊!」

    「没多少,到底是多少?」擦著腰,少瑾像个准备碎碎念的老妈子。

    「就、就有打折啊!我觉得很便宜就买了。」

    「那是多少钱?」完全不让她逃避,少瑾执著的追问。

    「一千多元。」

    「什么?一千多?」少瑾立刻跳起来,「小姐,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失业中啊?一干多元你可以买几个便当、几碗泡面你知道吗?居然浪费钱去买个怪面具,等万圣节用啊?」

    明绯可怜兮兮的抓住两边耳珠,显得很无辜。

    原本以为搬出来住可以逃过老妈的唠叨,後来发现少瑾才是狠角色,功力绝对比老妈有过之而无不及,老妈还算小ㄎㄚ的。

    电视上广告那么频繁,人家她只是好奇买回来用用看嘛!有必要这么激动吗?

    吓得她心儿怦怦跳。

    「好险千丸的通知书已经寄来了,不然你就等著喝西北风。」少瑾没好气地将信封递给她。

    「你怎么知道一定会录取?」明绯咕哝。

    「因为你和安沐宇交情匪浅啊!难道你忘记了你们当初在大庭广众下的激狂热吻?」想起当年,少瑾笑得暧昧。

    嘟著唇,明绯瞪了她一眼。

    那件事她已经自动将它从脑海里删除,她就别再提了,行不行?

    粗鲁地将信封封口撕开,明绯摊开通知书。

    「啊咧?」她皱眉。

    「怎么样?」听见好友发出怪声,少瑾好奇地凑过来,「什么时候上班?」

    「没录取。」

    「什么?」少瑾的声音显得有些支离破碎。

    「千丸没有录取我。」明徘直接将通知书递给她。

    「不会吧?!不敢置信的接过手,草草将通知书看完,少瑾忍不住低咒。「X的!」

    「少瑾,你骂脏话。」明绯拧眉看她。

    「安沐宇居然完全不念旧情,就这样把你给刷掉了?」少瑾捶胸顿足、哀痛逾恒,「那男人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完了,她必须再继续养这个很会花钱,又不事生产的家伙了。

    不知道如果把那个怪面具拿去当,能不能换张伍百圆大钞回来?

    「我跟他才没有旧情!」明绯不高兴地澄清。

    她躲他都来不及了,哪来的旧情可言啊?

    「再怎么说他都占了你便宜,至少该表示一下咩!」

    「少瑾——」她这种语意不清的话会让人误会耶!好像她被诱骗失身一样,还要拿点遮羞费回家。

    「只好另寻目标了。」少瑾很无力的趴向床铺。

    明绯受不了地白她一眼,失业的人又不是她,正主儿都没反应,她的反应会不会太夸张了?

    其实她心里还偷偷有松口气的感觉,和恶魔学长一起共事,压力实在太大了。

    怱地,客厅里电话铃响,明绯推了少瑾一把。

    「少瑾,电话!肯定是找你的。」

    「哦……」情绪低落的少瑾意兴阑珊地走出去,孰知一接起话筒,听见的竟是低沉悦耳的男中音。

    「你好,请问明绯在吗?」他话说得不疾不徐,听得出是对自己极有自信的男人。

    「她在,」少瑾愣了三秒,压住话筒对房里的明绯比手画脚。「请问你是……」

    「你、你好,安、安学长吗?」做了几次深呼吸,明绯战战兢兢的接起电话,不自觉地又开始结巴。

    「是我,你好吗?」安沐宇的声音清亮,显示心情极好。

    「还不错。」至少在接到他电话前都还可以。

    「收到我们公司寄给你的通知信了吗?」

    「嗯,刚收到。」

    「很抱歉,虽说我们是旧识,但我觉得那份工作不适合你,我必须公事公办。」

    「没关系。」既然如此,没必要亲自打电话来通知吧?这算二度伤害耶!

    「除了敝公司,你现在有其他更好的工作选择吗?」安沐宇继续问道。

    明绯沉默了下,不知道该不该照实说。

    耳朵凑在话筒旁偷听的少瑾,连忙用力的狂摇头。

    「明绯?」话筒另一端安静太久,安沐宇还以为对方睡著了。

    「目前没有。」怕自己再不回话会被少瑾激动的眸光给瞪穿,明绯勉为其难地回答。

    如果回答有,她可能当场变成被害人,少瑾则是谋杀犯。

    「那实在太好了,」安沐宇的声音顿时变得亲切,让明绯身上的寒毛全立正站好,「我这里有个职缺,不知道你何时方便来上班?」

    「职缺?」把她从录取名单刷掉後,现在又要她去上班,这男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嗯,临时空出来的职缺,」其实是他想尽办法硬挪出来的,不过这是秘密。「不知道你何时方便?」

    「这——」要她去上班,总要说明一下工作内容和待遇吧!万一是要她去扫厕所咧?

    「怎么?有困难吗?」

    「也不是……」为难的看向少瑾,明绯欲言又止。

    「如果你是担心待遇的问题,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安沐宇笑声爽朗,「不如就暂定星期一,可以吗?」

    「安学长……」能不能不可以啊?她有种会掉入陷阱的错觉耶!

    「你有我的联络方式吧?」不等她回答,安沐宇自顾自的问。

    「有。」他上次给她的名片,她还留著。

    「那就这样敲定,我们星期一上午九点见。」完全不给她考虑的机会,安沐宇飞快的收线。

    「安……」瞪著嘟嘟响的话筒,明绯很无奈地挂上电话。

    好像只要一碰上安沐宇,她就会被牵著鼻子走。

    屡试不爽。

    「看来你别无选择了。」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的少瑾摊摊手,脸上的笑容很诡异。

    有问题喔!特地打电话来要明绯去上班,看来她对安沐宇而言是有那么一点点特别。

    「能不能别去啊?」哭丧著脸,明徘有种会被啃得一乾二净的预感。

    「为什么不去?」一想到不用再继续饲养这只不事生产的蜗牛,少瑾心情极好的在沙发坐下。

    「很恐怖的。」少瑾不会了解她的心情的。

    看到他,她的心会变得很慌、很慌,好像就要从嘴里跳出来一样。

    从前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明绯啊//」少瑾望著她,突然笑得很温柔,像极了童话故事糖果屋中诱骗小孩上当的巫婆,「别忘了,如果你不工作,要连续负责三个月的环境清洁和晚餐,而且还只能吃泡面喔!」

    「少瑾,我突然觉得你很缺乏朋友爱耶!」明绯挫败地嘀咕。

    就说她心中有种莫名的恐惧,她还赶鸭子上架。

    呜~~这就是她多年的挚友吗?她交友不慎啦!

    「NO!NO!NO!」挑著眉,少瑾朝她摇摇长指,「我只是告诉你,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长痛不如短痛的人生大道理。」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你好,」从一踏入千丸企业的办公大楼,明绯脆弱的胃部就开始打结。她挤出和善的笑容,希望能给人较佳的第一印象,她朝坐在门口、浓妆艳抹的总机小姐开口。「我找安先生。」

    总机小姐精心描绘过的大眼冷冷瞥她一眼。

    「哪一位安先生?」

    「耶?」明绯微怔。

    怎么?这里姓安的很多吗?

    「哪一位安先生?」总机小姐的态度并不差,却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安沐宇。」

    「安总经理?」不是很相信地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一回,总机小姐拿起话筒和对方低声说了几句。

    「七楼。」总机小姐挂下电话,看她的眼神顿时变得奇怪。

    「谢谢。」走入电梯内,明绯还是能明确地感觉出身後如影随形的诡异目光。

    只不过是找安沐宇,她的表情有必要这么奇怪吗?

    是见到鬼喔!

    「左小姐?」电梯门甫打开,一名模样严肃、戴著粗框眼镜的中年女子就站在门口迎接。

    「我是。」明徘心头一惊,连忙点头称是。

    现在是怎样?列队欢迎吗?

    「安总经理在等你。」中年女子目光凌厉,不著痕迹地将她打量一圈。

    「是。」不安地偷偷瞄了眼腕表,明排心中不由犯嘀咕。

    这问公司的气氛真诡谲,让她有种想要脚底抹油拔腿就跑的冲动。

    「请问你和安总经理是如何认识的?」中年女子的声音一如她的人,低沉而严谨。

    「我是他的高中学妹。」明绯低首敛眉,小心翼翼的回答。

    中年女子又飞快地瞥她一眼。

    「你从哪个国家留学回来?」美国?日本?

    「我,我念的是本土大学。」她的胃已不只是单纯的打结,而是打蝴蝶结。

    「T大?」

    「不是,」她这种资质驽钝的学生怎么可能和第一学府沾上边?「一般私立大学。」

    中年女子皱眉,领她前往总经理办公室的脚步更快。

    她们会有这样的态度不是没有原因的。

    一向事必躬亲的安总经理,前几天忽然向人事室要求一个助理秘书的名额,人选还必须由他内定,这件事在公司引起一阵议论,大家都不禁好奇究竟是谁会让安总经理亲开金口。

    现在看来……

    很不怎么样嘛!

    「就是这里,」中年女子面无表情地在紧闭的门前停步,「安总经理已在里头等你。」

    「谢谢。」明绯话还没说完,中年女子已经扬长离去。

    明绯愣了下,气闷地转身。

    看吧!只要扯上安沐宇绝对没好事,才进公司不到十五分钟,她已经连续看了两张扑克脸。

    她是招谁惹谁了?

    「咦?你到了,我正想下去找你,」小手还来不及碰到门板,办公室的大门已倏然打开,明绯无预警地对上笑容灿灿的俊颜,「我们走吧!」

    「走?」明徘一脸莫名其妙,「走去哪?」

    她才刚到耶!不用填些资料办理报到手续吗?

    「开两个会议,签份合约,就这样。」安沐宇偏头想了下,黑眸望她,「会用电脑吗?」

    「当然。」明绯咕哝。

    这个问题真伤人,她再怎么不济,也是个大学毕业生,至少用MSN聊天时,电脑是必备工具啊!

    「会就行了,」安沭宇将手中的笔记型电脑塞给她,「快走吧!我们快迟到了。」

    「耶?哦……」看他匆忙的模样,明绯也不自觉地焦急起来,她抱紧手中超轻薄的电脑,跟他一起快闪进电梯内。

    不过,回头想想,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耶!

    他们都还没谈到职位、待遇和工作内容,就这样开始了吗?

    就说只要碰见安沐宇,她就会被牵著走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