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谁说我要告白 > 正文
第五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谢你们,希望下次还有合作机会。」安沐宇含笑和对方握手道别,年轻俊逸的脸庞神采奕奕,完全看不出从上午九点开始就狂操八小时没休息,「再见。」

    「拜拜。」一群人做鸟兽散,独留下摇摇欲坠的明绯陪伴他。

    「明绯?」一整天紧凑的行程终於结束,安沐宇回头没看见她娇小的身影。

    「明绯?」朝四周望了望,还是没找到她的人。

    该不会第一天上班就被喘不过气的行程吓到,包袱款款逃之夭夭了吧?就算这样,也不能带走他的电脑当见面礼啊!

    「我在这里。」微弱的声音从底下传来,安沐宇循声垂头,看见一名扶著电线杆蹲在路旁的小女人。

    「你在干嘛?」微微蹙眉,他忍不住问。

    很难看耶!好像无家可归的小流浪汉。

    「我站不起来……」声音有气无力的,明绯整个人显得很黯淡。

    「你不舒服吗?」这才想起她跟著自己一起忙碌,从早上到现在滴水未进,该不会累出病来了?

    上班第一天就将员工操得不成人形,他算不算恶老板?

    呵!

    「我……」很想给他一个比较不尴尬的解释,但她不争气的肚子咕噜咕噜叫,脑袋里什么都想不起来,「我好饿,太饿了……」

    少瑾嘴巴坏归坏,却从不曾让她饿著,每天还是让她这名寄生虫吃香的、喝辣的,今天可能是她二十四年来最饥饿的一天。

    只要再让她饿一点点,只要再一点点,她马上就要去参加饥饿三十的活动了。

    「噗!」极失礼的偷笑声再次从她身後响起,明绯不用回头,也猜得出他那张恶劣的笑脸。

    反正只要能欺负她,看她生不如死的模样,就是安沐宇生平最大的乐趣,不是有句台词是这样说的——

    别人的痛苦,就是我的快乐。哈!哈!哈!

    咬住唇,明绯连瞪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走吧!」他朝她伸出手。

    「还走?走去哪?」甜美的小脸顿时比苦瓜还苦,她可怜兮兮的扬眸瞅他。他非要把她压榨成人乾才甘心吗?

    「吃东西,要吗?」见她宁愿抱著电线杆也不愿牵他的手,他乾脆在她身旁蹲下来。

    「食物?」明绯的美眸刹那间聚满光彩。

    「精致美食。」他笑看她表情丰富的脸庞。

    「特大碗半筋半肉牛肉面?」

    「鲜嫩多汁的牛排和肥美味甜的秋蟹,怎么样?要去吗?」薄唇扬起好看的弧度,「我请客。」

    「你是说真的吗?」美眸眨呀眨,明绯不是很相信。

    依他爱捉弄她的个性,谁知道到最後会不会是海鲜泡面一碗,加黑胡椒牛排口味的洋芋片?

    这样也算海陆大餐啊!

    「我是认真的,」拿过她手中的笔记型电脑,他起身,「我拿我的人格担保。」

    恶魔会有人格吗?明绯定定凝望他带笑的俊颜半晌,心中还是半信半疑。

    没办法,她被他欺负到怕了。

    「还不走?」他再度朝她伸出手。

    「嗯……」想动,却因为血糖过低而感到头晕目眩。

    「怎么?站不起来吗?」笑容微凝,他关心地问。

    「嗯,给我一些时间——耶?」话声还在舌间,一只大掌无预警地搂住她的纤腰,轻而易举的将她扶起。

    「这样不就好了。」他笑得很无害。

    原本要告诉他男女授受不亲,他不能随便就抱著她不放,但是明绯想想还是算了。

    反正他为所欲为又不是第一次了,她不信当年的轻浮浪荡子如今会有多文质彬彬。人家不都说,牛牵到北京还是牛吗?

    更何况饿得头晕眼花的她,现在也没多少力气和他做无谓的争辩。

    就算她认栽了,可以吧?

    「我们走吧!」大手没有要收回的意思,安沐宇低敛的黑眸里有著自己才明白的温柔笑意。

    能再次遇见她,他真的很开心,仿佛那段年少轻狂的岁月又回来了,她对他而言就是种特别的存在。

    如果他们相遇的时间能更早一点,那会更好。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所以安学长每天过的就是这种三餐不定时的忙碌生活罗?」虽称不上狼吞虎咽,但明绯的吃相绝对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她用餐巾拭拭唇,望著对面举止优雅的男人。

    慢条斯理地将牛肉送入口中,安沐宇凝望她的黑眸眸光诡谲,他等到食物吞下後才缓缓开口。

    「吃东西的时候说话,是很没有礼貌的事情。」他故意坏嘴巴的说。

    等了老半天,等到头发都快白了,换来的却是这样没营养的回答。明绯嘟著粉唇,迁怒似地用力将盘中的牛肉碎尸万段。

    她不该被美食收买和他闲聊的,这样只会自讨没趣而已。

    「那是因为有你,」原本以为话题结束,没想到他又突然聊起来,「有时候我连晚餐都是随便买碗面打发。」

    攻击螃蟹的动作停下,明绯很为难地扬眸看他。

    有时候真的觉得他很难相处耶!想找话题时他泼冷水:想专心填饱肚皮时他又打开话匣子。

    其实他是故意和她唱反调吧!

    「安学长一个人住吗?」不说话好像显得她没礼貌,明绯只好回应。

    「嗯哼。」

    「一个人住比较自由吗?」

    「嗯哼。」又是再简单不过的应声。

    明绯微恼地瞥了他一眼。一旦她发问,他又一副爱理不理的死德行。

    吼!

    「安学长没有女朋友吗?」为了报答有免费的美食可吃,明徘认命的继续找话题。

    怱地放下刀叉,安沭宇用餐巾拭嘴。

    「为什么突然这样问?」黑眸里眸光闪烁。

    警觉地望了眼神色有异的恶魔,明绯额角滑下三条黑线。

    哦喔!踩到地雷了。

    「有、有个女孩子照顾学长的生活起居,这样不是很好吗?」可恶!明明有那么多话题可以聊,她偏偏问了个蠢问题。

    笨蛋!

    「找个女孩子陪在身边,就因为想要有个人照顾自己吗?这样和找个伺候人的老妈子有什么不同?」修长的手交叠成塔,他极认真地反问。

    啊咧?这话题有些严肃喔!

    「你觉得——」黑眸瞬也不瞬地锁住她,直勾勾的眸光瞧得明绯心慌意乱。「什么样的女人最适合我?」

    「我?」震惊地指指自己,明绯下禁错愕。

    她和他又不熟,顶多被他欺负过几次,这问题怎么会问她这个陌生人?

    「就是你。」他颔首。

    没想到吃顿饭还要动脑筋,明绯很哀怨的转动小脑袋瓜。

    「想出来了吗?」不懂为什么每问她一个问题,他总有种等到天荒地老的错觉?

    「我觉得适合安学长的女孩子要美丽、聪明、能干,最重要的是要温柔体贴。」这样才能容忍他没事就爱欺负人的坏习性。

    「就这样?」静静听她把话说完,安沐宇扬眉。

    「就这样。」明绯小心翼翼的点点头。

    这样还不够吗?这样的女人有九十分了吧!

    浓密的长睫眨了眨,安沐宇性感的薄唇扬起一抹诡谲的笑弧。

    「小绯绯,你还记得从前的事吗?」

    「记得。」又来了,又叫她小绯绯,她最怕听他这样唤她。

    绝对没好事。

    「还记得我当众吻你的事吗?」

    「记得。」这是她这辈子挥之不去的梦魇,她的初恋就这样毁在他手上——还有她珍藏的初吻。

    「我当著同学们的面前,宣布我们要交往的事情……」俊颜线条柔和,他含笑看著明绯又红又尴尬的小脸。

    「嗯……」

    「你又知道我为什么後来又去找你,所以知道你搬家的消息吗?」话锋一转,安沐宇若有所指地问。

    「不知道。」明绯像机器人般僵硬地摇摇头。

    「因为那时我是认真的。」安沐宇慢条斯理地回答,俊颜含笑,「那时我很喜欢你。」

    「耶?」流泄著优美钢琴旋律的餐厅里,倏地传出杀风景的破碎惊叫。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咦?第一天上班就这么晚回来,看来不错喔!」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窝在客厅吃零食的少瑾语调轻快。

    「……」

    「吃过饭没有?我有留寿司给你。」

    「……」

    「上班环境怎么样?安沐宇有欺负你吗?」没注意到明绯失魂落魄的模样,少瑾继续笑问。

    「……」

    「明绯?」总算发现她沉默得很诡异,少瑾从杂志中抬起头,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你还好吧?怎么呆呆的?」

    甜美的小脸上没有太多表情,明绯整个人瘫进懒骨头沙发里,受惊过度的她还没有完全回神。

    「明绯?说个话吧!你别吓我。」

    「我没事,只是——」说不上心底是什么感受,明绯心情乱糟糟的。

    「只是什么?」

    「只是受到惊吓。」安沐宇刚才的那段话算不算迟来的告白啊?看他似真似假的戏谑神情又不像。

    「惊吓?你发生什么事?还是安沐宇对你做了什么?」少瑾马上像护卫小猫的母猫,竖起身上的毛来。

    「不是啦!是他说了很奇怪的话。」而自己的心理反应更奇怪。

    慌慌的、乱乱的,有些窃喜又有些失望……

    吼!她到底是怎么了啦?神经接错线喔?怎么会感到窃喜咧?

    「明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我听。」少瑾立刻好奇的凑过去。

    「你还记得很久以前,安沐宇当众宣布我们交往的事吗?」

    「当然记得,害得你未来的高中生涯惨不忍睹嘛!所以你才会趁著搬家的理由转学。」

    「他刚才在用餐时告诉我……」

    「等等,」少瑾耳尖地挑出她的语病,「你和安沐宇去吃饭?」

    「嗯,我整天忙到没吃东西嘛!所以他请我吃晚餐啊!」

    「除了你们两个人,还有其他人吗?」眯细美眸,少瑾逼问。

    「没了,就我们两个人。」粗神经的明绯照实回答。

    「吃什么?」巫婆开始变脸了。

    「牛排啦!焗烤奶油蟹啦!咳咳,少瑾你干嘛?谋杀好友啊?」话还没说完,明绯被忽然扑上来的少瑾给压倒。

    「可恶!你居然享用大餐没约我,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家伙!」少瑾用鼻子喷气。

    「那种情况下怎么约嘛!」明徘只得讨饶,「更何况是鸿门宴,让人吃得消化不良啊!」听完安沭宇的话,她就像尊石雕像般僵在当场,面对眼前再豪华的美食,她都了无胃口。

    残念!

    「你说吧!安沐宇和你说了什么?」心里稍稍平衡一点,少瑾没好气地问。

    「他说……他说……」回想起他的话,明绯又开始心跳加速、冷汗直流。「他当年说要和我交往的事是真的,而且……」

    「把话一次说完。」说得断断续续的,这样听的人很累耶!

    「他说他当时很喜欢我……」不知道她左明绯何德何能?居然能被安沐宇给喜欢上,她是不是该感动的涕泗纵横?

    好险当年他没把话说完,不然她可能受不了刺激当场昏厥。

    「他喜欢你?」少瑾听了也很震惊,嘴巴张得大大的,可以塞进两颗小笼包。「他喜欢你什么?」

    明绯丧气地垂下头,这个问题她也有问安沐宇,他居然也很直言不讳的回答她。

    「他说——」无奈地长叹一声,明绯额角滑下三条黑线。「他喜欢我好欺负。」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早安。」

    翻来覆去、彻夜难眠一整个晚上,明绯满脑子想的都是该如何面对好像在对她做迟来告白的男人。

    孰料她一走进办公室,看见的却是安沐宇爽朗不在意的笑容,和一群忙进忙出的员工。

    「早安,」对昨天脱轨的演出完全没放在心上,安沭宇笑著和她打招呼,「昨天出门太匆忙所以没时间,我现在正在安排你的座位,幸好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我的位子在这里?」表情有些僵硬,明绯一大清早就受到惊吓。

    虽说干丸企业不是国内排行前十大的知名企业,但在业界也算小有名气,看办公大楼的气派和装潢就知道了。空间明明很大,有必要把她的办公座位硬是挤在总经理办公室内吗?而且就在安沐宇的正对面,刚好让他们相对两无言。

    「怎么?不喜欢?」听出她话里的迟疑,安沐宇挑眉。

    「不!我很满意。」千万别和恶魔过不去,这是她的惨痛教训。

    「那就坐啊!」安沐宇大剌剌的在自己的座位落坐。

    有种无力的感觉在发酵,明绯慢动作地坐上他精心安排的座位,无论她怎样挪,就是无法逃脱安沐宇的视线范围。

    她就像坐在讲台前第一排的学生,任何小动作都难逃老师的法眼。

    「好像挺不错呢!」安沐宇下巴轻靠在交握的手上,笑得教人头皮发麻。

    「我、我们不出去吗?」受不了这种迫人的气氛,明绯又急急的站起来。

    「出去?去哪里?」安沐宇扬扬眉,有种戏谑的味道。

    「去开会啦!签合约什么的。」只要别让她一直坐在他对面,去哪里都好,就算让她再饿一整天,她也甘愿。

    「今天没有这些行程。」他直接戳破她的妄想。

    「没有?」明绯今天第二度遭受严重打击。

    「怎么?很期待和我出去吗?」他笑吟吟的说,「我还以为你昨天吓到了呢!」

    美眸眯起,她很不满意他这种语带暧昧的说话方式。

    「我以为学长每天都这么忙。」

    「我是很忙,我是特地为了你才将事情排开,稍微让你喘口气。」

    「哦~~这样啊!」亏她今天特地起了个大早做了三明治,想说可以填填肚皮说……她还做了两人份呢!

    她苦恼地偷偷瞥了眼袋子。

    「有什么不对吗?」他从大桌後绕出来。

    「没有。」明绯用力摇头。

    这种丢脸的事绝对不能招供。她就像小朋友准备去远足一样,零食、面包带了满满一袋。

    「一定有问题,」安沐宇眸光落在她桌上鼓起的纸袋上,「说实话。」

    「……」

    「话。」他轻声重复。

    「我以为今、今天会像昨天那样忙到没时间用餐,」可恶!被他一逼问,她就开始没用的结巴,「所以准备了一些食物。」

    薄唇勾了抹耐人寻味的笑,他若有所思地瞅她。

    「干、干嘛?」被他目不转睛的眸光瞧得毛骨悚然,明绯明显地瑟缩了下。

    「既然带了,就拿出来吃吧!」他按下话机上的内线。「钱小姐,麻烦送两杯咖啡进来。」

    「啊?哦!」不敢再忤逆他的意思,明绯依言乖乖取出袋中的三明治,赫然发现端咖啡进来的钱小姐有些面熟。

    「怎么老盯著人家看?」安沐宇拿起三明治仔细端详。

    还好,看起来还能吃。

    「嗯,好像在哪见过面。」明绯和她微笑道谢,後者赏她一个冰块脸。

    「她是和你同时来应徵的女孩。」待钱小姐出去後,他淡淡解释。

    「呃……」明徘怔住。

    原来她就是万中选一,唯一被录取的业务秘书?果然看起来就一副精明干练的模样。

    「那我是什么?」明徘喃喃问道。

    「助理。」他简单扼要的解释。

    「助理秘书?」

    「助理。」不必加上秘书两个字,她是他个人专属的打杂小妹。

    明徘沉默,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堂堂业务秘书泡咖啡给助理喝,好像有些不伦不类,在她之前,真的有助理这个职缺吗?

    「在发什么呆?」他捏捏她的粉颊。

    咦?触感还是像当年那样好。

    「没什么。」连忙逃开他伸来的魔爪,明绯嘀咕。

    「对了,面包烤得太硬,差强人意。」安沐宇微微皱眉,「下次别烤太焦。」

    还有下次?

    明绯偷偷瞪了他一眼。

    他会不会想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