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谁说我要告白 > 正文
终曲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以这就是你的决定?」薛爱玫低下头,微笑。

    「这样的决定对你我都好。」浓密的长睫掩住他复杂的心思,安沐宇的神情难得严肃。

    「这样对我就真的公平吗?」眸中忍不住泛起泪光,她狠狠咬住唇。

    将近三年的付出,她到底换来什么?

    「如果你愿意嫁给一个说不出爱你的男人?我愿意负起责任。」他低沉地说。

    「是因为左明绯吗?」她强忍心痛的问。

    「是,也不是。」

    「和我分手,就是为了要和她在一起?」

    「我们并没有在一起。」薄唇微抿,他照实回答。

    这纯粹是场擦枪走火的意外。

    如果他们没有再见面,或许彼此都只是抱著遗憾却能安稳的过下去。而现在无论是什么样的结局,他们都不可能在一起。

    总而言之,他们注定无缘。

    「你……很喜欢她吗?」这句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不知道有多艰涩。

    「还算喜欢。」想让他不择手段的留在身边,好像比普通喜欢还多一点点。

    「那你有亲口告诉她,你很喜欢她吗?」

    「……」

    「有吗?」她执著。

    有时女人的心态很奇怪,明明知道答案会让她痛不欲生,却还是要追根究柢。

    「有。」他承认。

    呵!她输了,输得彻底。

    「你这么喜欢她,为什么不在一起?」

    「有很多的条件、很多的原因。」他们都不想背负伤害他人的十字架。

    「是因为我让你们感到愧疚吗?」强自镇定地举杯就口,薛爱玫轻声问。

    「……」

    「既然好不容易重逢了,现在放弃不是很可惜?」

    「你想要说什么?」安沭宇皱眉凝望眼前泫然欲泣的女人。

    眸光望向落地窗外,薛爱玫绽出一抹苍白的笑容。

    「我要你欠我一份情,一辈子记得我。」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耶?啊……痛!」刚下班回家就踢到桌脚的少瑾,抱著狠狠抽疼的脚低咒,「怎么不开灯?」

    好险她运动细胞不错,反应还算尚可,没有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摔得鼻青脸肿。

    「抱歉,我没发现天黑了。」抱著抱枕发呆的明绯,现在才回过神。「我现在就去开灯。」

    天黑这种事还能没发觉?真的太扯了,明绯自从失恋後,就一直是这种失魂状态。

    「不用了,我自己来。」少瑾咕哝,很认命地打开电源。

    动作迟缓的明绯,突然行动矫捷的收起搁在桌上的喜帖。

    「那是什么东西?拿出来。」挑著眉,少瑾朝她伸出手。

    「没什么。」明绯心虚地摇头。

    「拿出来。」少瑾很有耐心地重申。

    「……」

    「拿出来。」

    「……只是喜帖。」

    「喜帖?」嗅到不对劲的气氛,少瑾抢过一看,果然发现上头印著安沐宇和薛爱玫名字的烫金大字。「他居然寄喜帖给你?」她气愤的惊叫。

    这男人到底有没有良心啊?她当年肯定是眼睛沾到东西才会当他的粉丝!

    没心没肺、没血没泪的家伙!

    「明绯,你别去,别理他!」少瑾咬牙切齿。

    「少瑾……」

    「你怎么不说话?」发现她的不对劲,少瑾皱眉。

    「少瑾,我想了很久,我——」绞著手,明绯欲言又止。

    「你别告诉我,你想去参加喜宴。」她眯细美眸。

    「我知道我说过什么,但是——」

    「那个男人已经要结婚了,结婚之後,他就正式成为薛爱玫的丈夫,你去见他有什么意义?只是伤害你自己!」

    被她激动的言词堵得无话可说,明绯咬住唇,美眸含泪。

    「别用这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我,我不会心软的。」少瑾没好气地别过头。

    「少瑾,我明白那不具意义,但是你知道吗?」明绯深深吸口气,这是她这辈子做出最勇敢的决定。「我想看看他,就算一眼也好,我想知道他现在如何,就算会伤害自己也没关系。」

    这份牵挂的感情很深,她能明白她的心情吗?

    那种委曲求全、像飞蛾扑火般的执著。

    「明绯,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是你自己说不再见他的。」少瑾对她这副模样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保证以後不会再见他了。」明徘坚强地说。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莫名其妙,好端端的为什么非要来讨罪受不可?」下了车,少瑾不住抱怨。

    她从出门前就开始碎碎念,到了目的地还在碎碎念。

    「真是这里吗?我看不出这里有办喜事的样子。」她嘀咕。

    「是不像。」明绯对照喜帖上的门牌号码。

    「如何?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明绯拒绝。

    「真的?」

    「嗯。」

    「好吧!我等你。」她退让。

    按照地址寻找,明绯发现根本没有喜帖上的这个地方,出现在眼前的是间能俯瞰整个台北城夜景的餐厅。

    「我以为你不来了。」怱地,身後响起浑厚富有磁性的嗓音。

    「这算什么?骗局吗?」泪水不争气地在眼眶凝聚,明绯倔强的不转身面对他。

    「我只是赌一把而已,」安沐宇轻笑。「如果你来,就注定我们有缘分。」

    「我说过我们别再见面了。」咬住唇,明徘固执地说。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我是送来我的祝福。」

    「我正需要你的祝福,」她不肯面对他,他走过去总可以吧!「不进去坐坐?」

    「不用了,既然是骗局,我也不想多留。」明排头垂得低低的,转身要走。

    「等等,先听我把话说完,」安沐宇先一步握住她的手,放软语气。「如果,我是说如果,没有爱玫的出现,你觉得我们会在一起吗?」

    「她已经出现了。」明绯直言道。

    「我是说如果——」她是牛吗?很难沟通喔!

    「……」

    「会吗?」

    「如果我喜欢你的话。」

    「那你喜欢我吗?」啧!事到如今她还玩文字游戏。

    「会,」明绯声音微微颤抖,「我希望我们能在一起。」

    他还这样问,他到底要欺负她到什么时候?

    「言下之意你喜欢我!」安沐宇又浮现招牌恶魔笑容。

    忍不住扬眸瞪他,明绯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喜欢欺负自己。

    是!她是希望,但这已经是不可能了,难道他不懂吗?

    「若是你真的希望我们能在一起,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是不是不会轻言放弃?」

    「如果时光能倒流,我就不会放弃。」红著眼眶,她轻声道。

    安沐宇忽地笑容一敛,瞬也不瞬地望住她。

    「其实要我寄这封喜帖给你的人,是爱玫,下是我。」

    「什么?」

    「她给我们三个人重新开始的机会,如果你有来,就代表你还记挂著我,我们没理由再错过一次。」

    「我不懂你的意思。」明徘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他现在说的是火星话吗?

    「应该这样说,」他微微一笑,「先不管我们会不会在一起,但我和爱玫已经决定分手,可是爱玫她想再做最後的测试。」

    「什么测试?」

    「她想知道当你见到这纸喜帖,你会不会来见我?我们之间的连系到底有多深?」

    「……」

    「而你不该来,却还是来了不是吗?」

    「我来了又如何?」

    「来了更没道理放弃,如果错过这次,说不定真的要等一百年了。」他笑。

    望著他的笑脸,明徘的泪开始无声无息的往下坠。

    「若是我没来呢?」这样的赌注会不会太大了?

    「如果你没来,」安沐宇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我就再也不会和你联络,我们三人从此各过各的人生。」

    「……」

    「所以现在——就只剩你的决定了。」

    「我的决定?」

    「是呀!就是你,」安沐宇神情平静。「留下来,还是分开?」他说了那么多,只为了一个重点。

    留下来?还是分开?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代表截然不同的未来。

    「你自己决定,我不会强迫你。」他轻轻放开她的手。

    明绯凝望被他松开的手,心好似也失落了,变得空空的、冷冷的,这是不是意味著如果她离开,她的心一辈子都会这个样子?

    「你的决定呢?」

    「我决定……留下来。」眼眶瞬间决堤淹水,她不顾一切的扑进他怀里。

    二十多年来,她很少有自己的意见,都是听旁人怎么说、该如何做,如今她自己做出决定,她并不会感到後悔。

    「很高兴你能留下来。」终於开心的笑开来,安沐宇紧紧搂住她纤细的腰,看似镇定的面具破裂。

    其实他很担心固执如她会选择一走了之,不过就算她真的决定离开他身边,他也会想尽办法把她逮回来。

    就像爱玫所说的,好不容易又重逢了,这样轻言放弃值得吗?

    不过这是他藏在心底的秘密。嘘!不能告诉别人喔!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