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男人不好养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关西大阪樱井家

    古老气派的日式大屋一如往常般沉静,两排种满绯樱的庭园里,竹管敲在石面上,隐隐约约传来清脆的声音,此处有别于在城市里的喧嚣,自有一种特有的清幽。

    “请等一等,少爷!少爷!”

    “少爷,您请等一等!”

    猛然响起的杂沓脚步打破平缓流动的空气,三名身著黑色西装的男子面色焦急地尾随在年轻男孩身后,激动的语气招来正在打扫庭院的女佣们讶异的目光。

    “少爷,您这样连招呼都没打就离开,对百惠小姐十分失礼!”明明是秋高气爽的天气,清风拂来还微微带著凉意,偏偏长谷川正彦的额角频频冒出汗珠,会如此失常的原因和少爷不吭一声就离开会场有关。

    “别叫我少爷,你们还有把我当少爷吗?”走在前头的男孩肤白似雪,漂亮的眼眸长睫卷翘浓密,中性俊美的脸庞透著不悦。

    “您当然是我们的少爷。”长谷川正彦必恭必敬地回答,在男孩的瞪视下,他突然有种喘不过气的错觉。

    “如果真把我当成少爷,就不会连今天其实是和冈田家相亲的事情都瞒著我。”樱井慎冷哼。

    等他到餐厅后才发觉是怎么回事,简直把他气炸了。

    “其实这是老爷的意思,老爷吩咐过绝对要保密。”感觉少爷似乎动怒了,长谷川正彦连忙低下头,大气不敢喘一口。

    微微眯细眼眸,樱井慎薄唇勾起讽笑。“当然要保密了,要是早知道的话我根本不会去。”

    “少爷~~”

    “别叫我,我不是你们的少爷!”樱井慎生气地摆手,漂亮的中性脸庞神情倔强。

    闻言,长谷川正彦不禁暗暗叹气,他从小看著少爷长大,当然知道少爷心里闷,身为樱井家的唯一继承人,少爷所有的教育方式都比同年小孩严苛,一如少爷今年才刚满二十四岁,别人或许还在享受大学生活,他却必须和樱井家一向有利益关系的冈田家千金联姻的道理相同。

    “你们都离开,我不想看见你们,”樱井慎紧紧蹙起眉头,破坏他该是好看的俊颜,“我有事要和母亲谈,你们别来碍事。”

    “是。”三个人互看一眼,乖乖退下。

    樱井慎轻吸一口气,缓缓推开纸门──

    “妈。”

    百合子慢条斯理地放下茶杯,含笑望著儿子,从她美丽温柔的脸庞绝对猜不出她早已年逾四十。

    “我今天擅自离开相亲会场了。”就算再愤怒,他还是优雅的跪坐下来。樱井慎并不是道歉,而是陈述一个已经发生的事实。

    “我知道。”百合子依然温柔地笑,“我都听正彦说了。”

    樱井慎薄唇不自觉地紧抿。对啊!他怎能忘记家里还有个叫长谷川正彦的大嘴巴。

    “我以为我们已经说好了。”将宝贝儿子的倔强表情全看在眼底,百合子语气里没有一丝不悦。“身为樱井家唯一的继承人,和冈田小姐结婚是你的义务和责任。”

    “妈,我才二十四岁。”

    “我生下你的时候,你父亲也才二十四岁。”百合子点点头。

    皱皱眉,樱井慎对这样的答覆并不满意,他们决定早婚不代表他也要步上一样的人生。“二十四岁应该还不是适婚年龄,就算我真的要结婚,也应该是和我喜欢的人。”

    “你不喜欢冈田小姐?她长得不够漂亮?”当然明白宝贝儿子对美女的标准异常挑剔,百合子轻声反问。

    “不是。”轻吸一口气,樱井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会过于激动。

    “不够温柔贤淑?不适合当樱井家未来的女主人?”

    “不是。”咬著牙,樱井慎摇摇头。

    “小慎,那你究竟为什么不喜欢冈田小姐?”

    “妈,我的结婚对象绝对不是没有主见的木头美人。”如果要票选花瓶美人,只会一号微笑表情的冈田百惠绝对荣登榜首。

    “我相信依冈田小姐的身分和教育,绝对最适合身为未来樱井家继承人的你。”百合子轻声纠正。

    “或许她真的适合樱井家未来的继承人,但不代表她适合我。”他不要娶个只会说“嗨”和玩茶杯的女人回家。他理想中的对象要有感觉,他们之间要能够有话题!就像──

    父亲和母亲一样。

    “小慎,”听到这里,百合子表情严肃起来。“你就是樱井家唯一的继承人,你父亲已经打算五十岁退休,从此樱井百货全国十六家分店就是由你来接手。”

    “妈,我从小就照著你们的意思长大,为什么现在连最基本的婚姻自由都不给我?”双手在身侧用力地紧握成拳,樱井慎狠狠皱眉。

    在外,他呼风唤雨,谁不羡慕身价破亿、又是樱井百货的未来接班人的樱井慎;在家里,他却只是任人操控的娃娃,连最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没有。

    “小慎,这是你的义务及责任,你不能推卸。”

    “我不要。”

    “小慎!”

    “我不要!”樱井慎坚决地反对。

    “由不得你不要!”纸门没预警地推开,怒气冲冲进门的是现任樱井家继承人、全日本有十数家连锁百货公司的商业钜子樱井拓海,他恶狠狠地瞪著樱井慎,刚正俊逸的脸庞微微扭曲。“你居然一声不响就抛下冈田小姐离开,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亲爱的,你回来了?”百合子见到这时间应该在公司忙得不可开交的丈夫突然出现,感到十分意外。

    “我当然要回来了,你可知道我对冈田先生有多不好意思?冈田家的二千金一个人傻傻的被留在餐厅里苦等这小子,我当然要回来了解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樱井拓海越说越生气。

    和母亲对望了一眼,樱井慎旋即倔强地别开脸。

    “小慎,别说我没警告你,和冈田小姐结婚的事已成定局,就算你再反对也没用,这是你身为樱井家继承人的义务及责任!”樱井拓海粗声警告。

    “……”

    “你立刻打电话给冈田小姐,为你刚才的失礼道歉!”

    “……不要。”顿了三秒,樱井慎闷闷出声。

    “什么?”樱井拓海瞪他的眼睛几乎要凸出来了。

    “我不要!”樱井慎站起来,平视已经快怒发冲冠的父亲。“你们所想的都是樱井家的继承人,而不是我樱井慎,你们一直在考虑的是樱井家,不曾顾虑我的感受。”

    “你──”

    “请不要再跟我说什么义务和责任,我不想再听见那些话,更受够当你们心目中的乖孩子!至少我的婚姻要由自己决定,那是一辈子的事情。”

    “由不得你决定!”樱井拓海眯细眼眸,怒视和爱妻几乎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年轻面容。

    “既然如此,那么樱井家这个继承人我不要了,我放弃。”樱井慎很用力地丢下话,脚跟一旋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

    他是真的受够了。

    “百合子,你看看他!”被他大逆不道的话气得愣了半秒,樱井拓海生气地回头,幸好他正值四十壮年,不然会被活活气死,“你看看他叛逆的样子。”

    粉唇忽地扬起一抹笑,百合子优雅地拿起茶杯就口。

    “你还笑?”樱井拓海气急败坏地坐下来。“你不帮我说说他?”

    “亲爱的,”百合子扬睫望他,眼眸里盈满浓浓爱意。“你不觉得方才的话很耳熟吗?”

    “啊?”

    “在很久很久以前,你也曾向公公这么说过。”百合子朝他绽出最美丽的微笑。“小慎,他绝对是你的亲生儿子。”

    愤怒的神情瞬间变得柔和,樱井拓海轻轻牵起她的手,“不一样,你知道我是非你不娶的嘛!”

    “亲爱的,拜托你答应我一件事,”百合子敛下美眸,小慎是她从小看到大的,他的脾气她当然清楚。“如果有一天小慎真的有喜欢的对象,请你不要再逼迫他。”

    俊朗的眉峰蹙了起来,樱井拓海没有马上回答。

    “亲爱的?”

    “是、是,我知道了。”不忍拒绝爱妻的要求,樱井拓海终于含糊应允。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少爷,您要的衣服我已经放在门口,早餐也准备好了。”听见浴室门外传来阿菊恭敬的声音,樱井慎懒洋洋地睁开俊眸。他鼻子以下全浸在舒服的热水里,腾腾热气把他的脸蒸得红扑扑的,原本就精致白皙的脸庞更显俊秀。

    “阿菊,爷爷他们都在餐厅了?”换上出自名家之手、价格不菲的西装,樱井慎站在镜前让阿菊帮他端正的系上领带。

    “是的,老爷们已经在用餐了,只剩下少爷。”

    “嗯。”

    转著无名指上的白金戒指,樱井慎脚跟一旋步出房间。

    “你今天似乎比较晚,”见儿子姗姗来迟,樱井拓海挑挑眉,注意力依然停在手中的开会简报。“别忘了今天早上九点有主管会议要开,你不能缺席。”

    “我知道。”樱井慎拿起早准备在座位旁的报纸,他左手一伸,阿菊立刻恭敬地奉上香气四溢的味噌汤。

    “记得留意总务长的报告,我最近有听到一些关于他的不好流言。”

    “我知道,我也有听见。”樱井慎翻开另一页报纸,“阿菊,今天的味噌汤好像咸了点。”

    “很抱歉,我马上改进。”安静坐在一旁的阿菊连忙道歉。

    少爷的嘴巴是很挑剔的,浓淡的拿捏非常重要。

    “还有下午的巡视行程交给你去吧!我晚上有餐会走不开。”樱井拓海像是又想到什么,头也不抬的交代。

    “嗯。”淡淡应声,樱井父子隔著方桌各据一方各自专注,谁也没正眼看过谁。

    这种情形已经维持一星期了,父子关系从那天的相亲聚会后降至冰点。百合子偷偷觑了当作没看见的爷爷、奶奶一眼,叹口气悄悄放下碗筷。

    这种沉滞僵硬的气氛,谁会受得了?

    “爸,”忽地,樱井慎的声线猛地沉了下来,漂亮的俊眸生气地眯起,他扬高手中的报纸。“请问这篇报导是怎么回事?”

    “什么报导?”

    “就是和冈田家联姻的事!”樱井慎咬牙回答。

    本年度最受期待的婚礼:百货钜子樱井慎六月将与冈田二千金于××饭店举行订婚仪式,预计会造成不小的轰动……

    他应该是当事人吧?为什么完全被蒙在鼓里?等到新闻都报出来了,他才最后一个知道?

    过大的音量引起众人的注意,连已经打定主意不管事的樱井爷爷、奶奶都惊讶的放下碗筷。

    樱井拓海抬眼瞥了报纸上斗大的标题,一丝讶异飞快地从眼底急掠而逝,他故作平静的望著儿子。“就是这么回事。”

    “爸,我自始至终都没答应过冈田家的婚事吧?”浓眉紧蹙,樱井慎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自己别咆哮出声。

    “我从来没有问你意见,我以为那天我们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樱井拓海语气强硬,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

    “你这是在逼我?”白皙俊美的脸庞气得微微泛红,樱井慎毫无所惧地迎视他的目光。

    “我只是在提醒你身为樱井家继承人的责任与义务。”

    “就因为如此,所以你就可以忽略当事人的意愿?”

    “身为樱井家唯一的继承人,没有人问你愿不愿意,只会告诉你该怎么做!”

    听见父亲的回答,单单一个气字已经不能形容樱井慎的感觉,他握紧拳头霍然站起。

    “既然如此,你们还是另找樱井家的继承人吧!看要二伯父的儿子或女儿都可以,我不希罕。”

    “小慎,你在胡说什么!”樱井拓海气得面色铁青,“继承人是你说换就换的吗?”

    “如果不能由我说了算,就请爷爷决定吧!”明明已经气到俊颜微微扭曲,樱井慎仍很努力的维持语气尊敬,“倘若我连自己的婚事都不能决定,我宁愿抛弃这个身分!”

    “可恶!你──”

    “我是非常认真的,”咬著牙,樱井慎倔傲地挑眉,既然父亲不讲道理,他也没兴趣退让。“不好意思,我今天相关的行程全部取消,恕我不能奉陪。”话声方落,他立刻头也不回地离开餐厅。

    “小慎!”樱井拓海大喊,气得额角青筋毕露。

    “……”百合子轻轻拾起樱井慎方才丢在地上的报纸,耸动的标题让她蹙紧眉心。

    “亲爱的,我们何时答应和冈田家订婚,我怎么也不知道?”她狐疑地扬睫看向樱井拓海。“这该不会是你和冈田家的秘密协议吧?”

    “我、我……其实是因为那一天……”被百合子这样一问,一直表现得理直气壮的樱井拓海顿时语塞。

    “你不是答应过我不仓卒做决定?”她眯眸。

    “实在是因为冈田先生表现得很有诚意,所以我……”

    “我没有想到你居然会为了商业利益牺牲小慎!”越听越生气,一向温柔和顺的百合子也忍不住板起脸。

    “形容是商业利益太难听,其实我看到报导也很惊讶。”樱井拓海咕哝。

    明明只是两家的口头约定,他怎么知道会被报导出来?

    “这一次我站在小慎那边,因为连我都觉得你的决定太过分。”百合子冷冷的站起来。“你完全忽略他的感受!”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台湾台北

    “绯樱,你拍出来的东西还是没有感情。”韦柏翰顺手熄去手上的烟,偏头看著一脸失望的陶绯樱。

    “我还是不行吗?”陶绯樱轻轻吸口气,将他面前的照片全收回牛皮纸袋里,年轻清秀的脸庞难掩失落。

    她已经忘记这是第几次被打回票了。

    “你当我的助手已经两、三年,你父亲的技术我敢发誓毫无藏私的全教给你,可是你究竟明不明白自己缺少什么?”韦柏翰垂眸望著她略显粗鲁的动作。

    “不明白。”胡乱将东西塞回银色大包包里,陶绯樱发泄似的用力戳动杯内的冰块。

    “感情啊~~绯樱,”韦柏翰低头啜口咖啡,“快乐的事、开心的事、难忘的事,脑海里想著这些,拍出来的东西就会有感情。”

    隔著黑色的胶框眼镜,陶绯樱缓缓的眨了眨眼,还是一脸有听没有懂。

    “绯樱,你谈过恋爱没有?”韦柏翰叹口气,决定换个方式。

    恋爱是让人感觉快乐最直接的方法,当吃超浓巧克力也可以,不过感觉差了点。

    白皙的粉颊瞬间红透,陶绯樱的表情马上变得不自然。

    “恋爱啊!每个小女生应该都谈过恋爱吧?”尤其现在这种爱情速食时代,谈恋爱应该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没什么吧!

    “不说话?”韦柏翰挑眉,实在不明白她的表情代表什么意思。“你该不会没谈过恋爱吧?”

    “我……”陶绯樱结巴,被黑色胶框眼镜遮住的小脸表情更诡异。

    暗恋算不算?她暗恋的经验超丰富。

    “绯樱,不会吧?你没谈过恋爱?”韦柏翰搓搓刚正的下巴,似乎觉得不可思议。“你刚从火星移民过来吗?”他毫不留情的恶劣取笑。

    眼里看见的全是韦柏翰豪迈爽朗的笑容,陶绯樱一颗心扑通扑通狂跳,脸蛋更是不争气的泛红。

    “这不好笑!”陶绯樱负气的嘀咕。

    她──陶绯樱一向很有自知之明,她不是什么美若天仙的大美女,娇小的个子也没有傲人身材,基本上她的腿长就比人家短半截,想当然没有一堆前仆后继的追求者。

    “绯樱,去谈个恋爱吧!女孩子还是需要爱情滋润的。”韦柏翰像对待妹妹似的揉揉她的头。

    不服气地拍开他的手,陶绯樱气恼地将额前的刘海拨开。

    爱情是能说谈就谈的吗?她又不像他是没有选择的种马,她可是很有个人原则。

    宁缺勿滥!

    “时间不早了,你上课来得及吗?要不要我送你去学校?”瞄了眼腕表,韦柏翰招来服务生结帐。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你这样半工半读真的没关系吗?会不会太累了?有困难你可以直接跟我说,我绝对义务帮忙。”顿了下,韦柏翰关心的问道。

    更用力的戳动杯内的冰块,陶绯樱微微抿紧唇。

    她就是不喜欢这样,她不喜欢韦大哥把她当成报答的对象,就算是因为被誉为摄影奇才的爸爸一手将韦大哥栽培起来,让他在摄影界发光发亮,她也不要他的报答。

    “我不求回报喔!”没发现小女生细腻的心思,韦柏翰帅气地扬扬眉。

    “我可以的,你不用担心。”轻吸一口气,陶绯樱送他一抹灿烂的笑容,把心中呐喊的声音隐藏得很好。“我不是撑过来了?”

    “我就知道我的小绯樱最坚强。”韦柏翰忍不住又伸手揉揉她的头。

    想当年一个十七岁的小女生,冷静独立处理陶老师后事的模样让他记忆犹新,从那时起,他就对陶老师唯一的掌上明珠另眼相看。

    “嗯。”小小声地应声,陶绯樱在听见“坚强”两个字的时候不禁微微的瑟缩了一下。

    “对了,陶夫人的状况还是没有好转吗?”

    听见他问起妈妈,陶绯樱笑容微敛,摇了摇头。“还是老样子,医生说要复原……恐怕是很难了。”

    “这样啊!”锁紧眉峰,韦柏翰不禁重重叹气,“只能说陶老师夫妇的感情太好,所以陶夫人无法接受陶老师意外身故的结果吧!”

    “嗯,说得对,爸爸妈妈的感情好到连我都羡慕呢!”心酸酸的,眼眶也热热的,陶绯樱勉强扯动唇角绽出灿烂的笑容,“我一直在想,我以后也要嫁像爸爸那么好的人。”

    “像陶老师那么好的男人世上不多喔!”听见她天真的回答,韦柏翰微笑,“绯樱,需要帮忙的地方你一定要说,千万别跟我客气,毕竟陶老师帮我不少忙,我能有今天的成就全靠当年陶老师的栽培。”

    “我会的,爸爸在天之灵一定很欣慰有你这么好的学生。”陶绯樱用力点头。

    “我总算没有丢老师的脸,”韦柏翰笑了笑,“你快去上课吧!免得又迟到了,记得明天早上七点半有case,准时进摄影棚,千万别睡过头。”

    “好。”陶绯樱一口气将玻璃杯内的冷饮喝光光。“韦大哥要出去?”

    “我还有约,小孩子乖乖去上课,别问太多。”韦柏翰潇洒地耸耸肩。

    “我不是小孩子。”陶绯樱不满的嘀咕,她已经二十一岁了。

    “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个孩子,”韦柏翰爽朗的哈哈大笑,“快去上课,路上小心!”

    “我知道了,你别碎碎念。”这种时间要出门,肯定又是去赴某个野女人的邀约,陶绯樱有些不是滋味地离开座位,将银色大包包背在身侧。

    “别忘了,明早七点半。”他再次提醒。

    “嗯,我记住了。”她点点头。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可恶!”恼怒地一脚踢开碍眼的铁罐,樱井慎转转指间的白金戒指,随意在路旁的箱子坐下来。

    一怒之下离开家门,却赫然发现自己两手空空,别说行李,连半件换洗的衣服都没有,现在可好,他连去哪里一点头绪都没有。

    仰望没半颗星星的天空,压在胸口的怒意闷得他快喘不过气来,脑海中不断闪过父亲蛮不讲理的画面,和冈田百惠永远一号微笑表情的脸。

    “这就是我的人生吗?”他喃喃自语。

    当然明白自己只是一时逃避,樱井家还是非得由他继承不可,他现在就像个没要到糖吃的小孩耍耍任性,到最后还不是得乖乖回去?

    “不管了!”漂亮的眼瞳锐利地一扫,将躲在一旁对他指指点点、像花痴不住窃笑的小女生狠狠吓跑,樱井慎没好气嘀咕。“既然都出来了,就先找个饲主再说。”

    信用卡不能使用,以免自己的形迹提早败露,逍遥不到三天就被抓回樱井家,至于帐户里的钱,除非不得已也不想用,就暂时先当个一穷二白的小留学生好了……呃,应该说大留学生,毕竟他也二十有五了。

    不过话说回来,只要他不承认,谁会猜得出他真正的年纪?

    “糟糕!肚子饿了,我的饲主到底在哪里?”懒洋洋的左右张望,就是不见有人往巷道里来。“最好是个女人,凭我这张脸笑一笑,拐个女饲主应该不难,再来就是要软软的好欺负,这样才能任我予取予求、吃香喝辣的……咦?好香,是甜甜圈的味道。”现烤的面包香味阵阵飘来,樱井慎嗅了嗅,眼尖地瞧见刚转进巷子的娇小身影,漂亮的眼瞳透出狩猎的光芒。

    “嘿嘿!猎物上门了。”挑挑眉,他不怀好意地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