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男人不好养 > 正文
第二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嘛!老是把我当成孩子,我已经不是孩子了。”啃著巷口面包店刚出炉的松软甜甜圈,陶绯樱脑海里转的全是韦柏翰傍晚时对她的取笑。“他才是长不大的小孩呢!都一把年纪了还不知道要安定下来。”

    韦柏翰是她父亲最得意的门生,二十岁就获得摄影大赏的天才型摄影师,自从五年前父亲过世后,她一直就跟在他身边当个小助理学习摄影技术,只可惜她没有遗传到父亲的天分,怎么也拍不出像样的好东西。

    但是她异常坚决的选择摄影这条路,因为这是她唯一能靠近父亲、怀念父亲最直接的方式。

    “居然叫我去谈个恋爱,”狠狠的咬一口沾满糖粉的甜甜圈,陶绯樱气嘟嘟的噘起粉唇。“难道他感觉不出我在暗恋他吗?”

    她暗恋他好多年了,难道他就这么没感觉吗?

    虽然她比不上他身边那些拥有黄金比例身材的美女模特儿,但好歹她也是一片痴心吧!

    “好香,是甜甜圈的味道吗?嗯……应该是甜甜圈没错。”

    忽地,右后方的黑暗角落出现奇怪的说话声,陶绯樱瞬间僵直背脊,没有勇气回头察看。

    现在的时间是半夜十一点十五分,地点在台北市某某昏暗的小巷道内,时间地点都太过令人害怕,陶绯樱一时间颈后的寒毛全立正站好,回想起老奶奶曾说过的话——

    半夜的时候如果有人从背后呼唤你,千万、千万别回头看,因为那是不好的东西在找替身……

    “小姐,你在吃甜甜圈吗?请问这是原味的甜甜圈吗?”纤细的手腕猛然被冰凉的手牢牢握住,陶绯樱无力的心脏猛然一缩,当场吓得花容失色,扯开喉咙就是足以震破耳膜的高分贝——

    “放开!啊~~救命啊~~”她一边惊喊、一边小腿猛力狂踹。

    “哦——”不小心被她的无影脚踹中小腿陉骨的樱井慎闷哼出声,漂亮的脸蛋不禁扭曲。“恐怖的疯女人。”

    这一句话他是用日文说的。

    听不懂他在咕哝些什么,吓得眼泪差点飙出来的陶绯樱扭头就要跑,不料脚一滑踩到铁铝罐,当场和地面做了最亲密的正面接触。

    砰然一声巨响,重重摔倒在地的陶绯樱原姿势定格三秒,痛得爬不起来。

    完蛋了,她的脸铁定摔成大饼了。

    雪白的脸皮微微抽动,目睹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樱井慎很努力的不让自己爆笑出声,只担心自己会因忍笑过度而严重内伤。

    “好痛……”捂著被摔得扁扁的鼻子,陶绯樱终于能很慢、很慢地坐起身。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幸好夜色昏暗,掩饰住他想笑又不笑的诡异神情,至少他的语气听起来十分诚恳。“我只是太饿了,闻到香味所以才会……真的很抱歉。”

    陶绯樱从指缝中抬头,微弱的街灯下,她看见一张漂亮到让人嫉妒的中性脸庞。

    美丽到有点没天理的程度。

    “对不起。”明明眼底充满嘲笑,偏偏语气就是该死的有诚意。

    眼瞳里塞满的全是他精致美丽的五官,陶绯樱只觉脸颊一阵热辣,就算真有满肚子火也发不出来。“没关系。”她小小声回答。

    照理说被如此漂亮的男人吓到,应该算她三生有幸吧?!

    “我扶你。”樱井慎像是很有绅士风度的伸出手。

    虽然他自认没什么骑士精神,但至少那罐子是他刚才踢飞的,他勉强算有一点点愧疚好了。

    “嗯?”推推滑落鼻梁的眼镜,陶绯樱反应还有些迟钝。

    “我扶你。”他主动握住她的手,充满兴味的打量眼前穿著五颜六色的小女生。

    他从来没看过一个人可以将这么多颜色同时穿在身上,还可搭得如此顺眼,方才在她跌倒的一瞬间,她彷佛像块色彩鲜明的拼布床单飞出去。

    糟糕,越想越想笑,樱井慎的唇角不由自主的隐隐抽搐。

    “谢谢。”忘记他是害她跌倒的始作俑者,陶绯樱腼腆地站了起来。

    咦?他的手好细、好好摸喔!

    “我不是故意吓你,你手中的甜甜圈真的太香了。”樱井慎朝她眨眨眼,就算是这样无辜的表情也让人心动到不行。

    甜甜圈太香?陶绯樱怔住,下意识瞄了眼啃到一半的甜甜圈。

    “你没事吧?”樱井慎再一次确认。

    “我没事。”只是鼻子更扁,本来就乏善可陈的五官更惨了。“你应该不是台湾人吧?”

    “我不是。”樱井慎摇摇头,目光落在她手中的可口甜甜圈,肚子忽然不争气地咕噜咕噜狂叫。

    可恶!完美的计画中,禁不起饿的肚子是唯一败笔。

    “哦~~”难怪他生硬的中文无论怎么听都很奇怪。“你是留学生?”

    “嗯。”停顿了三秒,樱井慎朝她笑著点点头,故意笑得她心慌意乱地别开视线。

    他无远弗届的魅力果然无法挡,瞧她现在不就害羞的别开脸了?

    “你、你——”

    “嗯?”通常被他回眸一笑的女孩子都会提出邀约,他并不意外。

    “那你自己路上小心,拜拜。”弯身拍去膝盖上的灰尘,陶绯樱努力地将视线从他太过漂亮的脸庞移开。

    就这样?樱井慎非常惊讶地望著她一跛一跛离开的背影。

    他有没有听错?她要离开了?就这样离开?!不问他的姓名?他的电话?就这样走了?!

    “喂~~”他皱眉喊住她,没好气地瞪著她的后脑勺。

    她是他选上的饲主,怎么可以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走得这么爽快有伤他的男性尊严!

    “嗯?怎么了?”状况外的陶绯樱回过头。

    “我、我……”不忘先挤出无害又可爱的笑容,樱井慎脑中飞快急转,想尽办法要让她留下来。

    “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成为他的猎物,不知一脚已踩入陷阱的陶绯樱好心地问。

    “我头晕。”想不出好借口,樱井慎干脆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咦?”陶绯樱怔住。

    “我真的晕了……”

    “耶?”眼睁睁看著他直挺挺向她倒过来,陶绯樱瘦弱的身子顿时撑不住两个人的重量,马上被狠狠压倒在地。

    “呜……好痛~~”后脑勺重重敲在柏油路上,痛得她眼冒金星,陶绯樱用力将泪水眨回眼里,身上压著应该称为瘦弱、此刻她却觉得异常沉重的男性躯体。

    不会吧?刚刚那个男孩——

    居然在她身上晕倒了!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我吃饱了,谢谢你的招待。”放下竹筷,樱井慎一脸满足的双掌合十向她道谢,脸上灿烂的笑容教人目光无法移开。“非常好吃。”

    “你很多天没吃东西了吗?”眼看一大碗面被他瞬间吃得见底,陶绯樱很惊讶他纤细的身子竟然塞得下那么多食物。

    这可是加面加料的特大碗牛肉面耶!

    “整整一天……不!应该说从昨天晚餐就没吃了。”灿烂的笑容再度眩惑了她的眼。

    “那就是四餐罗!”陶绯樱有些不自然地拨拨额上的刘海,总觉得他的笑容太魅惑,好像有陷阱的感觉。“为什么?”

    “我的行李被人偷走了。”笑咪咪的回答,他一点都不像沦落街头的受害者。“身上什么都没有。”

    “所有的行李吗?”陶绯樱敏锐地感觉到店里女服务生们投在她身上的嫉妒目光,一定是因为丑小鸭的对面坐了一只天鹅的关系。

    眼前的男人太招摇,走到哪里都像个发光体,想藏都藏不住。

    “嗯,所有的现金和证件,连住的地方也没有。”慢条斯理地以纸巾拭唇,他笑容灿灿的补充。

    “你住在哪里?”像他这种长相贵气、举止优雅的男人该不会睡在公园吧?

    “昨天很幸运,有漂亮的大姊姊收留我,”樱井慎想也不想就撒了漫天大谎。“但是她晚上企图偷袭我,所以我马上逃出来了。”

    如果意外他的中文流利,一切得感谢他的父亲和妈妈的残酷教育,为了培养樱井家下一代的继承人,他十八岁就必须学会四国语言,替未来的接班做准备。

    “她偷袭你?”听见他的回答,陶绯樱好吃惊,她推了推滑落鼻梁的眼镜。

    “是的。”会放电的眼眸笑得弯弯,瞧久了保证让人脸红心跳。“所以我很可怜,所有的东西都被偷走了,现在连住的地方也没有。”

    “哦~~”尾音拉得长长的,陶绯樱看著他诱惑的笑容,突然心中有点体会。

    如果他再对她这样笑下去,像他这种秀色可餐、让人联想到草莓慕斯的完美男生,换作是她说不定也会情不自禁对他伸出魔掌。

    “对了,我名字是樱井慎,叫我小慎就可以了,我该怎么称呼你?”忽地,他转移话题。

    “陶、绯、樱,”怕他不明白,她干脆写在纸上给他看,“看得懂吗?”虽然日文有使用到汉字,但多多少少意思不太相同吧!

    “嗯!”他笑著点点头,漂亮的眼眸眨也不眨地望住她的。“小樱。”他轻声唤。

    “嗯?”听见他这样唤,陶绯樱愣了半晌,也眨也不眨地望住他。

    他是在叫她吗?她好久没有听见有人这样唤她了,自从爸爸过世之后。

    “小樱!我们真有缘,名字里都有个樱字耶!”唇边的笑容灿烂,樱井慎仿佛叫上瘾了。“小樱!小樱!小樱!”

    哪有这样叫人的?陶绯樱拨拨刘海好掩饰自己慌乱的心,他用这种软软的语气唤她,害她突然觉得“小樱”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好像亲昵到不行。

    “小樱。”樱井慎还在叫。

    “嗯?”没事还是别这样叫她好了,她感到很不自在。

    “小樱,你是一个人住吗?”他先试探。

    “嗯,我一个人住。”陶绯樱不疑有他,照实招认。

    “小樱,”太好了,心里的小恶魔在狂笑。樱井慎双掌合十,神情好无辜地瞅她。“我身上什么都没有,没有钱、没有住的地方,你暂时收留我好不好?”

    “耶?”陶绯樱愣了半秒,连忙用力狂摇头,原来他刚刚那样叫人是有企图的。“不行、不行。”

    她怎么可以随便收留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请吃东西还可以,捡回家就太夸张了。

    “小樱,拜托,”有时候长得太漂亮是种罪恶,拿来当武器的人更不可原谅。樱井慎朝她缓缓的眨眼,漂亮的眼瞳仿佛含泪,让人瞧得好不舍。“不然我今天要露宿街头了。”

    “可是我——”啊哩~~他还会用成语喔!

    “天气这么冷、坏人又很多,睡外面很可怜的。”他继续游说,舌粲莲花。“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如果被抓去卖掉怎么办?”

    “不行、不行啦!”台湾的治安是不太好,不过应该不至于被卖掉吧!再怎么说他也是个大男生啊!

    “难道你真忍心看我流落街头吗?”咬著唇,樱井慎一双带电的大眼睛眨呀眨地望住她。“外面风大雨大的……”

    拜托!外头哪里风大雨大?根本是秋高气爽的好天气吧!

    “小樱~~”他低沉的嗓音有种说不出的魔力。

    “是不忍心……”别再用这种眼光望住她不放,她投降了,这是不道德的。

    “所以你答应收留我罗?”一听见她回答不忍心,樱井慎立刻破涕为笑,如果他刚刚含在眼眶里的泪水是真的……

    “我?”还在状况外,陶绯樱错愕地指著自己鼻尖,“我没答应……”

    “可是你刚刚不是回答不忍心吗?”樱井慎的神情瞬间又变得可怜兮兮,不知从哪挤出来的晶莹泪珠仿佛悬在眼睫。“如果我又遇到坏女人怎么办?下场会很惨的。”

    “樱井慎——”耶?他变脸的速度比川剧还快,刚刚不是还在笑吗?现在马上就泪眼汪汪。

    真是危险!她大脑最直接的反应。

    “请叫我小慎。”他轻声纠正,悄悄拉近他们的关系。

    “小慎,我想真的不太方便。”额头在冒汗,陶绯樱发现原来要拒绝像他这种美丽人种其实不太容易。

    “拜托,我不会住太久,你肯收留我的话,我将来一定会报答你的。”樱井慎已经打定主意就是要赖著她,她已经被选定为他的专属饲主。

    “可是——”报答?他刚刚说的是报答吗?都已经饿昏在路边的人还敢说什么报答?

    “小樱,拜托你罗!我很好养的,我从不挑食。”他睁著眼睛说谎,“不然你每天拿甜甜圈喂我也可以。”

    “甜甜圈?你不可能每天都吃甜甜圈……”孤男寡女同住一个屋檐下多奇怪啊!更何况他还是认识不到三小时的陌生人,如果他摇身一变成为大色狼怎么办?她岂不是引狼入室?

    咦?说到甜甜圈,她刚刚吃到一半的甜甜圈呢?

    “如果你愿意收留我,你要怎么喂我都可以啊!”眼角余光瞄见他满足的笑脸,她这才发现甜甜圈已经落入他口中。

    “我的甜甜……圈……”眼睁睁看著他吞掉最后一口,陶绯樱瞬间僵化。

    幸好甜甜圈不是狂排两小时才买到的,不然她肯定会心碎到死。

    “我真的很好养,”樱井慎心满意足地拍掉嘴边的糖粉,“真的。”

    已经完全呈呆滞状态的陶绯樱没有回答,只能怔怔看著他的笑脸。

    那张笑脸乍看很美丽,怎么看久了有种会被吃干抹净的错觉?!绯樱突然想起日本的裂嘴女妖,她的血盆大口就隐藏在她的美丽后面……

    “小樱,从今天开始请你多多指教。”半强迫中奖的,樱井慎态度认真地朝她鞠躬。

    “也请你多多指教。”事到如今应该也没有拒绝的余地了吧?陶绯樱动作僵硬的回礼。

    早知道结果会变成这样,她一定狠心把他扔在巷子里不管,才不会好心的请他吃特大碗加料又加面的牛肉面。

    “小樱,”樱井慎又用软软的语气唤她,还笑容特别灿烂,一时间她颈后的寒毛全立正站好。“请问还可以带我去买甜甜圈吗?”

    他漂亮的眼眸笑得弯弯,仿佛完全无害。

    嘴角有些抽搐,胶框眼镜遮住她呈现半僵化的表情,陶绯樱垂眸看著桌上见底的面碗和空空如也的甜甜圈袋子……

    报告,她好像捡了一只大猪回家养。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这间是你的房间,这一间是浴室,厨房在这里,至于这一间……”陶绯樱在自己房门口停下来,双手比成一个大叉叉。“是禁区,绝对、绝对不能进来……耶?小慎!你有在听我说话吗?”陶绯樱赫然发现自己努力解说老半天,他却一点都不专心。

    “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樱井慎一脸好奇地打量已经有些屋龄的房子,他从客厅这端走到那端,又从那端走回来,“小樱,我七步就把这里走完了耶!”

    “所以呢?”他的话没头没脑,陶绯樱也听得一头雾水。

    他打算学曹植挤首七步诗出来吗?

    “七步耶!”樱井慎感到很新鲜,在樱井家,他房间都不只七步宽。

    “你的言下之意是我家很小吗?”皱著眉头,陶绯樱试图要理解他的意思。

    “不!我觉得很好玩。”漂亮的眼眸笑得弯弯,灿烂得教人移不开目光。“你刚才要和我说什么?”他很自然地握住她的手。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女孩虽然不起眼,就是让他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咳、咳!我是说这间是你的房间,”被他毫不设防的动作惹红了粉颊,陶绯樱直觉想甩开手,又怕伤到他,心中一时间小鹿乱乱撞。“这间是浴室,至于这里是禁区,你不能随便进来。”

    日本人都如此轻易就握住人家的手吗?还是只有他特别开放?

    “那是你的房间?”樱井慎回头看她一眼。

    “嗯。”陶绯樱显得有些不安,“先说好喔!虽然我收留你住在这里,不代表你可以对我随便。”

    “我不会进去。”樱井慎很干脆的答应,他才不会对穿得像窗帘花花绿绿、身材又发育不完全的小女孩有兴趣。

    “我们约法三章、如果你有非分之想,我马上就把你赶出去。”

    “好、好,”回答得极度敷衍,他的注意力已经来到浴室。“咦?没有浴缸?”他狠狠皱眉。

    “没有。”

    “不能泡澡?”他很认真、很认真的问。

    “不能。”陶绯樱还是摇摇头,对他一脸震惊失望的神情感到微微不忍。

    见鬼了,他只是个陌生人,她肯收留他就算很好心了,何必那么介意他的反应?

    不过就是没、浴、缸、咩!

    “哦~~”回应的声音拉得长长的,樱井慎一脸遗憾。

    每天清晨泡澡半小时是他的习惯,现在他可能要戒掉这种奢侈的享受了。

    “小慎,我明天早上要上班,不能太晚睡,”陶绯樱终于将小手抽回来,她发现在他修长漂亮的指间,有只光彩夺目的白金戒指。“你有衣服可以换洗吗?”

    被他握住的掌心还热热的,仿佛还感觉得到他的温度。

    “没有,”樱井慎还在专心研究为什么浴室里没有可以泡澡的地方,“全部被偷走了。”

    “那……那……”咬著唇,陶绯樱凝眸望著他颀长的背影。“我先拿T恤给你穿,明天再帮你带一些衣服回来。”

    他虽然比自己高出一个头,但手脚纤细修长,不像猩猩类的大块头,她的衣服应该勉强塞得下吧!

    “好,谢谢你。”樱井慎没预警地凑到她面前大大微笑,害得陶绯樱一时间连呼吸都乱了。

    “我、我现在就去拿。”像夹著尾巴落荒而逃的老鼠,陶绯樱一溜烟的冲回房间里。

    “啧!真好欺骗,”人才躲进房间里,樱井慎的笑容立刻收起,他揉揉笑僵的脸,充满兴味地打量房间一圈,“虽然不是很满意,但还算差强人意。”

    至少,他已经找到饲主,而且应该还是很好欺负的饲主。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绯樱,你怎么啦?好像无精打采的?”同事小乔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古怪地瞧著眼前对著布景发呆很久的小女生。

    “嗯?”陶绯樱反应慢半拍地回过神,眼神还是同样呆滞。

    “你今天精神不太好,昨晚又没睡吗?”小乔放下怀中的假椰子树盆栽,用力揉揉她苍白的粉颊,看能不能让她气色好一些。

    “昨天……昨天有些事,所以比较晚睡。”陶绯樱没将昨夜捡个陌生男人回家的事老实告诉小乔,就怕她爱担心的性子又发作。她忍住打呵欠的冲动,反应还是笨笨的。“好困。”

    “是因为上课的关系吧!”小乔皱紧眉,发现她似乎越来越瘦,整张瓜子脸都尖了。“半工半读对你来说果然还是太辛苦。”

    “忍一忍就过去了,你看我今年不是要毕业了。”陶绯樱倒是很无所谓。

    “韦老师不是叫你别工作了,他愿意负担你的学费和生活费,甚至连陶妈妈的医疗费用他都——”

    “小乔,”陶绯樱温柔地截断她的话,“我没道理要韦大哥负担我们一家的生活,韦大哥现在正发光发亮,我不要这种事绑住他。”

    “可是韦老师终究是陶大师的得意门生啊!负担一下恩师一家的生活,韦老师不会介意的。”小乔不认同地说。

    “但是我会介意,我不要欠他人情,更何况——”陶绯樱腼觍笑了笑,“我想爸爸也会介意的。”

    “绯樱——”小乔好心疼地望著她,不明白她小小的肩膀怎能扛得起这么重的重担?其实她也是像自己一样二十出头的小女生啊!应该是要穿得漂漂、整天研究最新流行的粉色年龄。

    想当年陶大师是业界颇负盛名的摄影奇才,拍出来的照片每一张都足以撼动人心,五年前他在一次喜马拉雅山取景的过程中意外坠崖身亡,陶夫人受不了刺激,精神崩溃住进疗养院,原本美满的家庭一夕破碎。

    保险公司支付的理赔金付清房贷后就所剩无几,生性艺术家的陶大师当然也没有留下多少存款,十七岁的绯樱从那时起,就必须学会独自撑起一家的生计,而妈妈的医疗费用俨然成为她最大的负担。

    “对了,绯樱,你拍的照片拿给韦老师看过没有?”小乔不想继续这话题,深怕勾起她不好的回忆。

    那是绯樱趁著难得不用工作和上课的日子去山上拍摄的,就是希望有一天她所拍出来的东西能获得韦柏翰的认同,证明自己和父亲流有同样的优良血统。

    一听见小乔提起照片的事,陶绯樱原本的笑脸忽然消失不见。

    “绯樱?”小乔怔住,怎么忽然变得可怜兮兮的?

    “全部被韦大哥退回来了,”诘气再也没有之前的轻快,陶绯樱低下头,“还是不行。”

    “真的吗?一张都不行?”小乔很惊讶,“为什么?我觉得你拍得很好啊!”

    “还是不行,”推推滑落的镜框,掩藏在眼镜下的小脸写满失落,她已经忘记这是第几次失败了。“或许我真的没有爸爸和韦大哥的天分。”

    她没有他们对美的超强鉴赏力。

    “绯樱,你一定可以的,你不能这样就放弃,”小乔连忙帮她加油打气,“你是陶大师唯一的女儿,绝对有遗传到陶大师的天分,只是还没有激发出来罢了。”

    “小乔——”看著她如此为自己担心,陶绯樱满心感动,她忽略心底呐喊的声音。“你说得对,我是爸爸唯一的女儿,我不能轻易放弃,我一定可以做到。”

    “没错!”见她马上又打起精神,小乔比出用力加油的姿势。“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嗯。”小小的瓜子脸重绽笑容,不起眼的五官瞬时灿烂起来。

    “不过上课固然重要,健康也要顾,你别年纪轻轻就把身体忙坏了。”

    “我知道,我会注意。”

    “等等拍完,没事的话你就早点回家休息,晚上不是还要上课吗?”

    “嗯。”陶绯樱笑著点点头。

    “绯樱,都准备差不多,你可以叫模特儿进棚了。”摄影棚前方传来韦柏翰嘹亮的声音,打断她们姊妹间的鼓励谈话。

    “没问题。”陶绯樱朝气十足的应声,完全听不出方才的失落。“小乔,我先去忙罗!”

    “好,你要加油喔!”

    “我会加油的。”陶绯樱笑著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