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男人不好养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午的拍摄工作总算顺利结束,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打包收拾,小乔神色慌乱的越过人群,叫住正准备去上课的陶绯樱。

    “绯樱。”

    “小乔?”将银色大包包背在身侧,她狐疑地望著好友不对劲的脸色。“怎么啦?你的表情怪怪的。”

    “绯樱,你最近有跟韦老师吵架吗?”小乔试探地问。

    “没有,我和韦大哥并没有不愉快,”陶绯樱停了半晌,终于恍然大悟。“你是在担心上午韦大哥吼我的事情吗?那没有什么,他一向公私分明,你别放在心上。”

    “绯樱,我不是在担心早上的事,”小乔左右看了眼,压低音量。“韦老师要我跟你说,他在休息室等你,他的脸色好难看,我从来没见过他那么严肃。”

    “表情很难看吗?”陶绯樱缓缓垂下目光,复杂的情绪疾掠而逝。

    “嗯,非常难看,”小乔用力点头,“绯樱,要不要我陪你一起过去?”绯樱那么娇小,一不小心被喷火龙吃掉怎么办?

    “小乔,没事的,韦大哥可能有什么事在心烦吧!你不必替我担心。”摇摇头,陶绯樱笑著拍拍她的肩,“我先去找韦大哥了解一下状况。”

    “真的不用我陪你吗?”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喔!”就算看见她不在意的笑容,小乔还是很担心。

    “没问题,”陶绯樱语调轻快,“韦大哥又不是别人,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也对,韦老师又不是别人。”想了想,小乔点点头。

    “回头见。”陶绯樱朝她招招手,送她一枚放心的笑容,转身跑往休息室。

    只不过当她越靠近目的地,脸上的笑容逐渐敛起。

    韦大哥为什么这么急著找她,其实她心知肚明。

    深吸一口气,陶绯樱再度堆满笑容,敲了敲房门。

    “韦大哥,你找我?”她的语气非常轻松愉快。

    “嗯,”看见她探进头,韦柏翰猛然回过神,将烟搁在烟灰缸上。“进来坐。”

    “怎么突然想找我?”巴掌大的小脸笑嘻嘻的,“要送礼物给我吗?”

    看见她精神奕奕的笑容,韦柏翰心中的不安降低了几分,也跟著微笑。“我来帮你做心理建设的。”

    “帮我做心理建设?”陶绯樱故作迟钝的眨眨眼,“该不会是因为你早上吼了我,所以良心难安吧?”

    停顿了下,韦柏翰话到嘴边又咽回去。“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绕了一大圈,其实他是想知道和汪绮秀的对话她究竟听见多少?可是见她现在的模样,他问不出口。

    说不定,她什么都没听见,只是他想太多了。

    “韦大哥,我现在的身分是学徒耶!老师骂骂学徒是天经地义的事,玉不琢不成器,这点小事我不会放在心上的。”陶绯樱还是笑咪咪的。“大不了我下次拿摄影成品给你看的时候,你多放点水罗!”

    “你作梦!”听到这里,韦柏翰忍不住笑骂,“我是绝对不会放水的。”他才不会纵容她。

    “既然不会放水,你叫我进来做什么?”

    “算了,当我没叫你,忘记你一向比别人坚强,算我多此一举吧!”韦柏翰摆摆手,示意她滚出去。

    “把人家当小狗啊?招之即来、挥之即去。”陶绯樱很不甘愿的嘀咕。

    “我是把你当成最可爱的妹妹!不是把你当成小狗。”韦柏翰笑著伸手揉揉她的头,“你快去上课吧!别迟到了。”

    “嗯。”陶绯樱连忙低下头,怕自己的表情泄漏真正的情绪。“那我走罗!拜拜!”

    “绯樱!”在她关门的前一刻,韦柏翰又叫住她。

    “嗯?”她笑著回头。

    “路上小心。”话到舌尖转了一圈,他终究还是问不出口。

    “我会的。”朝他灿烂一笑,陶绯樱关起门的刹那,笑容倏然敛起。“好累喔!”她疲累地靠在门边吐出一口长气,神情黯然。

    他和汪小姐的对话,她几乎都听见了,包括她没有天分和韦大哥完全对她没意思的那一段。

    “好受伤!不过没关系,我一向比谁都坚强,”陶绯樱喃喃自语,拉拉银色大背包的肩带,慢吞吞踱出摄影棚,“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熬得过去,不需要任何人替我担心。”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陶夫人,你猜猜谁来看你了?”年轻护士推开病房门,温柔地朝背对著她们坐在病床上的中年妇人说话。“是绯樱喔!你最宝贝的女儿绯樱喔!”

    陶夫人恍若未闻,仍怔怔对著窗外发愣。

    “陶夫人?”见她没有回应,年轻护士再次轻声喊,“绯樱来看你罗!”

    “……”

    “咦?怎么没反应呢?”年轻护士捧著脸狐疑地嘀咕,“她平常不是这样的,她一直在念著你。”

    “小雯姊,没关系,妈妈的病情我清楚,”眼底掠过一丝受伤的情绪,陶绯樱笑著向年轻护士开口。“我想和妈妈独处一下,可以吗?”

    “没有问题,你有需要再叫我。”

    “谢谢。”

    “不用客气。”年轻护士转身轻轻帮她们带上房门。

    “妈妈,我来看你罗!”陶绯樱轻手轻脚靠近母亲背后,语气里带了丝不确定。

    最近总是这样,她对母亲的心情又爱又怕,想接近,却又不敢。

    “……”

    “妈妈?”见母亲还是没有回应,陶绯樱主动蹲在她身旁,覆上她温暖的手。“我来看你了。”

    陶夫人缓缓回头,眨也不眨地凝望女儿半晌,许久后才绽出笑容。“小樱,你回家啦?”她用力反握住她的手。

    “嗯,我回来了。”感受到母亲掌心的温暖,眼眶不争气的先红半圈,陶绯樱强撑著笑脸回答。

    她已经好久不曾听见母亲的声音,一时问整颗心酸酸软软的。

    “你这次旅行去好久呢!”陶夫人温柔地抚著她的头,“妈妈好想你。”

    “嗯,好漫长的旅行……”陶绯樱撒娇的将小脸靠在母亲的大腿上。“我也好想妈妈。”

    “你都回家了,不知道——”陶夫人的眸光再度投向窗外,“你爸爸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我等他好久好久了。”

    “妈~~”陶绯樱不禁抬头望著母亲,仿佛有硬块狠狠梗在喉间。

    “我一直在等你爸爸,等了好久好久。”像是没有听见她的呼唤,陶夫人目光空洞,自顾自说下去。

    泪水猛然冲上眼眶,陶绯樱一时找不到话回答母亲,只能收紧被她握住的手。

    事到如今,妈妈还在等著永远不会再回来的爸爸!

    “妈,我今天在摄影棚听见不好的话,”塞满心中的委屈好想找个对象尽情发泄。“我听见人家说我没有摄影的天分,我没有遗传到爸爸的天赋,你也觉得是这样吗?妈妈?”

    听见女儿颤抖的疑问,陶夫人似懂非懂地低头看她,从前灿亮有神的眸光已不复见。

    “妈,我真的没有遗传到爸爸的天分吗?我是不是一点都不适合走摄影这条路?”泪水悄悄的顺著眼角滑落,陶绯樱用力问道:“妈妈,你回答我好吗?其实我也是需要人鼓励一下,需要人帮我加油打气。”

    陶夫人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抚著她的头,仿佛是个没有灵魂的空壳。

    陶绯樱用力地咬紧下唇,不让自己痛哭失声。她当然明白母亲已经不会再给她任何安慰,但是每当心中的压力到了临界点,或是受到委屈的时候,她还是会像个小女孩般想来母亲身边撒娇。

    还是静静抚摸著女儿的发心,陶夫人没有回答她的话。

    “妈妈,你什么时候才会好起来?才会在家里笑容满面地等著我回家?我一个人真的好寂寞……呜呜……”趴伏在母亲的大腿上,陶绯樱哭得像个孩子。

    窗外夕阳余晖斜斜映在陶绯樱娇小的背影,却无法温暖她亟需人关心疼爱的心灵,她很用力、很用力的哭,将深藏在心底的压力尽情宣泄,所有不好的事、不快乐的事,一次用力倾吐。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欢迎回来。”一听见有人上楼的脚步声,樱井慎立刻笑容灿灿地开门迎接,不料却看见失去生气的憔悴脸庞,“呃,小樱?”

    只是像往常一样的“欢迎回来”,她为什么又用感动到不行的眼神望著他瞧?

    “嗨!小慎。”陶绯樱有气无力的和他打招呼,侧身越过他走进屋里。

    “小樱,”在门口僵化了三秒钟,樱井慎慢吞吞的关上门。“你今天出了什么事吗?”

    她的表情不对、脸色也不对,就连隔著厚重的镜片也能看出她的眼睛似乎有哭过的痕迹。

    难不成在半路遇见坏人?

    “没有啊……一切都很好。”陶绯樱缓缓摇了摇头。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陶绯樱还是摇摇头。

    没事才有鬼咧!樱井慎心里直犯嘀咕,他又不是瞎子,她的脸色明明就很诡异。不知道是不是他多心?总觉得眼前穿得五颜六色的小女人情绪已经快崩溃了。

    很危险喔!

    “小慎,你的饭盒,”陶绯樱故作无事状的将他的晚餐递给他,“啊!我还买了甜甜圈喔!”她语调轻快补充。

    倏然眯细漂亮的眼眸,樱井慎蹙眉。

    “小樱。”他唤。

    “嗯?”她故作一脸粲笑的回头。

    “老实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人欺负你吗?”她的表情这么阴阳怪气,笑比哭还难看。

    如果有人欺负他的饲主,他绝对会跳出来!

    “小慎,我像有事的样子吗?”陶绯樱很疑惑地指著自己的鼻尖。

    “呃,有一点。”他很含蓄的回答。

    何只像,简直快崩溃了。

    “哦!”停顿了半秒,陶绯樱回他一个单音。

    “小樱?”她那声“哦”代表什么意思?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小慎,我们来喝酒吧!”忽然打断他未完的话,陶绯樱笑咪咪地扬高刚从包包取出的红酒。

    “啊?”

    “小慎应该会喝酒吧?”悄悄吸口气,陶绯樱笑嘻嘻的抬头问他,“陪我喝几杯,一个人喝酒太闷了。”

    “嗯嗯。”为什么明明是轻快的语气,他听在耳里就是酸溜溜的?就连她的笑容都觉得可怜兮兮?樱井慎伸手接过斟满红色液体的酒杯,眸光不曾从她藏满心事的脸庞移开。

    “干杯!”陶绯樱一口气咕噜咕噜喝光光。

    瞠目结舌地看著她豪气万千的喝酒模样,樱井慎不著痕迹的蹙眉。

    她到底出了什么事?这样反常的举动更教人担心。

    “小慎不喝吗?”将涩口的酒液全吞进肚里,陶绯樱狐疑地问。

    “喝。”人家都干杯了,他怎能不干杯?樱井慎一仰头,也是一口喝个精光。

    真好,他晚餐都还没吃就坐在这里狂喝酒,夜里肯定会闹胃疼。

    “再一杯。”陶绯樱笑咪咪地又将酒杯斟满,“然后继续干杯。”

    还来啊?樱井慎看著她喝酒比喝水还猛,一颗心突然沉甸甸的。

    “再来一杯……”第三杯咕噜咕噜又喝下肚。

    “还要一杯……”第四杯也理所当然的喝下肚。

    “喝完一杯再送一杯……”第五杯照旧瞬间见底。

    “免费又送一杯……”陶绯樱将瓶内剩余的红酒全数倒入杯中,还来不及沾唇就被樱井慎眼明手快地抢走。

    “小樱,酒不是这样喝的,”樱井慎伸手覆住她的杯,没好气地瞪她,“要喝酒可以,你起码要告诉我原因。”

    这样不要命的喝,难道不怕急性酒精中毒吗?

    “小慎……”听见他的关心话语,原本低著头的她动作停顿两秒,忽然可怜兮兮地扬睫瞅他。

    “你——”看这个情势,她该不会要哭给他看吧?

    “小慎~~”陶绯樱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像个小孩子一样抽抽噎噎,“幸好我有认识你,小慎~~”

    “小樱?”樱井慎还来不及伸手扶住她,陶绯樱已经步履不稳的跌进他怀里。

    看吧!别说他樱井少爷爱唠叨,她马上就喝醉了。

    “小慎,你的肩膀借我一下好不好?”才一碰触到他温暖的手,陶绯樱就像只小猫偎过去,“只要借我靠一下下就好,我只是想知道有人能够依靠的感觉有多好——”

    “小樱?”见她主动将小脸凑过来,樱井慎也只好将身体更压低一些,让她靠得更舒服。

    “原来——”陶绯樱的小脸在他肩窝磨磨蹭蹭,鼻子嗅进的都是属于他的温暖气息,让人觉得好安心。“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觉这么好啊!”

    樱井慎脸色诡谲地瞪著她发心,总觉得她怪怪的。

    “你想靠著就靠著吧!我不收租金。”不知道她是否在外头受了委屈,现在的她和平时又呆又少根筋的模样有著天壤之别。只不过是借个肩膀,却说得可怜兮兮的,害他的心整团揪在一起。

    难道她不知道让赫赫有名的樱井少爷心疼可是会触犯天条的。

    “小慎,你人真好。”

    她觉得他人很好吗?那她肯定没有看男人的眼光,他当初就是看她好欺负才故意赖上她的。

    “我知道自己应该要坚强,可是我一个人真的好辛苦,我好想休息一下。”这回她干脆将脸整个埋进他的肩窝。

    “小樱,到底发生什么事?你在哭吗?”樱井慎的眉头紧锁,破坏他该是好看的俊颜。

    “没什么,我只是累了,想要喘口气而已。”陶绯樱忽然伸手紧紧搂住他纤细的腰身,用搂大泰迪熊玩偶的方式。

    “小樱?”一时间心脏好像猛然被撞进了什么,樱井慎忽地红了俊颜。

    她这样忽然抱他,他可是会害羞的。

    “嗯?”

    “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他小心试探。

    “其实我从很久以前就知道自己并没有摄影的天分,我真的知道,可是我很努力啊!我很想要追随爸爸的脚步,让爸爸为我这个女儿感到骄傲。”陶绯樱狠狠咬住下唇,眼眶泛红,“我真的很努力。”

    摄影界所有的人都在注意著她,都知道她是摄影奇才陶大师唯一的女儿,她怎能丢爸爸的脸?

    “所以不管高兴的事、不开心的事,还是受到任何委屈,我都往肚子里吞,但是撑久了也会弹性疲乏的。”汪绮秀说的话太刺伤她了。

    “我知道你很努力,”樱井慎揉揉她的发心,异样的感觉又在心底发酵。“我看得出来。”

    “你知道?”闻言,陶绯樱扬起红通通的眼睛看著他。

    “我当然知道,你不管做任何事都很认真很努力,也想让自己变得更坚强,”樱井慎将她的小脸又压回肩窝,不想让她瞧见他此刻不自在的表情。“辛苦你了,小樱。”

    他的话就像触碰到陶绯樱最脆弱的角落,只是“辛苦你了”短短四个字,却让她的眼泪像关不紧的水龙头哗啦哗啦滚下来。

    “小慎,呜呜~~”小手将他搂得更紧,陶绯樱靠在他的肩上哭得好不伤心。“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其实她要的很简单,就是像这样一句简单鼓励的话,如此一来她明天又会精神百倍、朝气十足的出门。

    可是这样的话从她母亲嘴里听不见,所以她只能将压力拚命往心里塞,等到塞、塞、塞爆的时候,她就会像现在这样哭得像个孩子。

    “你别哭了,有什么好哭的?我不是在陪著你吗?”皱起眉,樱井慎感觉到她的泪浸湿他的衣服,也把他心的某个角落渐渐掏空了。

    这绝对、绝对不是个好现象。他是来找饲主,不是来放感情的。

    “小慎,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喔!”吸吸鼻子,陶绯樱喃喃低语,“我现在每天最期待的时刻,就是回家时看见你对我笑著说‘欢迎回来’,那会让我觉得好像又重回到从前的幸福时光,在这个家还是有人等我回来,我不是孤伶伶一个人。”

    “原来你很喜欢听我对你说‘欢迎回来’?”敛下浓密的长睫,樱井慎掩去眸底复杂的光芒。

    可恶!她非要这么说话不可吗?他整颗心都快软了。

    “嗯,超喜欢。”

    “你喜欢听的话,我每天都说给你听吧!”他们之间的对话越来越朝危险的方向前进,他却停不下来。

    “小慎,其实迟早有一天你会离开我,对不对?”陶绯樱软软的语调在他耳边响起。

    “……”

    “所以到时候我还是会孤单一个人,对不对?”

    “那是好久以后的事了,你现在不用去想。”揉揉她的发心,樱井慎昧著良心说谎。

    “小慎,答应我一件事,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了,千万别告诉我,”陶绯樱的手牢牢抱住他不肯放开。“要让我觉得你有一天还会回来。”

    “你喝醉了,我扶你回房休息。”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樱井慎无声地叹口气。

    为什么?为什么他竟会被小樱酒醉时的疯言疯语弄得一颗心乱槽糟。

    他什么时候这么纯情了,他自己都不知道!

    “不要,我不要进房间。”陶绯樱任性地摇摇头,小脸更往他的肩窝里塞。“你的肩膀借我再靠一下。”

    “就借你靠著吧!看你想赖多久都行。”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很安静。

    冷清的客厅里只听得见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樱井慎摇晃著杯内暗红色的液体,眸光落在陶绯樱熟睡的脸庞。

    或许是因为酒精的缘故,她原本略显苍白的瓜子脸显得红扑扑的,乌亮的发丝散落在额际,瞧上去是那么需要人保护的模样。

    樱井慎讥诮的抿紧唇,一口气喝光杯内的酒液,依然没有舒缓烦躁的情绪。

    他是偷溜出来散心的,不是来找麻烦,但是眼前貌不惊人的陶绯樱却不断触动他内心的角落,他不可能忽略自己对她近乎心疼的情绪。

    这不对,他应该趁早溜之大吉。

    “唔……”沉睡中的陶绯樱发出听不懂的呓语,樱井慎俯身将她打横抱起,却发现她轻得像没有重量。

    这女人,到底有没有三餐均衡啊?难怪一副营养不良长不大的模样。

    “小慎……有你真好。”陶绯樱在睡梦中咕哝。

    有些负气地将她扔在床上,樱井慎没好气地帮她覆上薄被,漂亮的眼瞳快要喷出火来。

    他到底是哪里好了?他是故意死赖著她的!这个没有看男人眼光的笨女人,两三句好听的话就哄得她开开心心的,如果遇上有心的坏男人该怎么办?

    一脸阴沉的关上房门,樱并慎一把拿起酒瓶咕噜咕噜往嘴里灌,真不知是气她识人不明还是气自己!

    “该死的!”忽地,他猛然放下红酒瓶,俊颜微微扭曲,晚餐没吃就狂喝酒的下场——

    他果然闹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