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男人不好养 > 正文
第五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早安。”没想到才走出房门就和樱井慎碰个正著,陶绯樱粉颊没来由的飘上两团红云,竟不敢面对他。

    “早。”笑容满面的和她打招呼,樱井慎不著痕迹的蹙眉,旋即舒展开来。

    真是见鬼了,昨天以前还觉得普普通通的脸,怎么今天一大清早就觉得她可爱?!

    事情果然变得很棘手。

    “小慎,昨天我有没有……有没有……”推推滑落鼻梁的粗框眼镜,陶绯樱的脸蛋益发红得可疑。

    “有没有什么?”会电人的眼眸笑得弯弯,樱井慎用力揉著不争气的胃。

    空腹喝酒,活该该死!

    “我有没有……”她不安地拨拨刘海又摸摸发烫的粉颊,就是没办法直视他好好将话说完。

    “到底什么东西有没有?”她只是把他当成泰迪熊抱得紧紧的,然后哭得他一颗心全软了而已。

    不安地绞著小手,陶绯樱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就连他的胸膛也不敢看。

    在她昨夜片片断断的记忆里,她好像是被人抱进房间的,沉稳的心跳声仿佛还在耳边,还有男性专属的好闻气味,她很想问他是不是真的,但又问不出口。

    “小慎,昨天……昨天我有抱你吗?”糟糕!一紧张居然说反了,她其实是想问他有抱她吗?

    “有。”他回她一个很肯定的答覆。

    “耶?我有抱你?”他给的答案比她原来想问的还要令人震惊。“我主动抱你?”

    “嗯。”樱井慎点点头,还抱得很紧很紧呢!

    完蛋了,她果然喝得很醉,没事干嘛抱人家?这下子要怎么对人家交代!以后见面多尴尬?

    “你千万别放在心上,我、我喝醉的时候会乱抱人。”苍白的小脸爆红,她撒了漫天大谎。

    “你怎么知道自己喝醉会抱人?”闻言,樱井慎倏然眯眸。“你在外面喝醉过?”

    “偶、偶尔。”陶绯樱结巴。

    奇怪,明明小慎还是笑得像天使一样,为什么总觉得有杀气?

    有些不是滋味,樱井慎负气的转过身。

    他昨夜为她辗转难眠了一整夜,一闭上眼睛就是她可怜兮兮搂著他的模样,结果搞半天原来她有喝醉乱抱人的恶习,真是气死他了。

    想他樱井慎长这么大,感情第一次被人欺骗!对象还是眼前貌不惊人的小冬瓜!

    “小慎?”他该不会生气了?

    “嗯?”很敷衍的一个单音,他目前不想跟她说话。他早该继续坏心眼的把她当成呼来唤去的小女佣,怎么会被她柔弱的外表给骗了。

    现在吃亏了吧!女人真是种教人摸不透的动物,昨天还哭得那么可怜,今天却跟他说是误会一场。啧!

    “小慎,你在生气?”

    “没有!”

    “我怎么觉得你像在生气的样子?”陶绯樱急急跟在他后头,“是不是昨天我喝醉做出什么惹你不高兴的事?”

    “没有,你昨天什么也没做!”朝她扔出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樱井慎回答。

    她只不过哭得很可怜让他软了心,害他有种被欺骗感情的错觉。

    “小慎~~”陶绯樱停了脚步。

    猛然止住步伐,他没好气地回头看她。

    这次别再想用可怜兮兮的声音诱他心软,他不会再上当了,哼!

    “如果我昨天做了什么惹你生气,我向你道歉。”陶绯樱的眼睛眨呀眨地望住他,害怕自己昨夜除了抱他之外,是否还做了其他让人不舒服的事?

    她该不会像他之前寄宿的大姊姊一样,贪图他的美色伸出魔掌吧?没错!她是觉得小慎真的长得很漂亮,呜呜~~但她有这么贪图他的男色吗?

    “你——”所有苛责的话在看到她无辜的表情后全吞下肚,樱井慎咬紧牙根,不懂他为什么会觉得眼前明明不可爱的女人可爱!

    “小慎,对不起。”陶绯樱很诚挚的向他鞠躬道歉。

    她不是故意要吃他的嫩豆腐,她真的是喝醉了。

    脚下用力踩著拍子,樱井慎一时间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谁玩了谁?感觉上好像他别有居心死皮赖脸的住下来是他略胜一筹,仔细想想又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他昨天为她心疼了一夜,还莫名其妙的将原本未开的红葡萄酒一个人喝个精光,到头来却发现她只是酒品不佳,喝醉酒就会乱抱人,这教他怎能不生气!

    “小慎?”很可爱的罪魁祸首还在等著回答。

    “我肚子饿了,我要吃刚出炉的甜甜圈。”最后,樱井慎不甘不愿地咕哝,也不懂堂堂樱井家的大少爷为什么变得如此窝囊?

    若是往常,早叫人拖出去斩了。

    “好,我现在就去买。”见他好像消了气,陶绯樱朝他甜甜一笑,虽然——

    她还是搞不清楚他究竟为了什么在生气?!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小樱,我肚子饿了。”樱井慎顺顺每天早上必定叛逆乱翘的黑发,睡眼惺忪地走出房门。“小樱?”

    当少爷的人习惯命好,眼睛一睁开只要负责找食物,客厅的空气一如往常冷清,他没好气的皱眉。

    今天是周末假日,照理说陶绯樱今天应该在家休息,如今太阳都已经快晒到屁股了,小女佣人咧?

    “小樱?”樱井慎在她紧闭的房门前踌躇一会儿,考虑到底要不要闯进去,当初陶绯樱的警告言犹在耳,但是叫她起床应该不算违规吧!

    更何况他对发育不良的小女孩没有兴趣,上次会对她感到怜惜纯粹是个意外。

    真的——是个意外。

    “小樱?”轻轻转开门把,樱井慎赫然发现竟未上锁。“拜托,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居然一点戒心都没有。”他用日文嘀咕。

    书桌上的枱灯亮著,桌旁趴伏著熬夜念书而睡著的陶绯樱,穿著卡通连身睡衣的纤细背影从身后望过去显得格外娇小。

    “小……樱……”原本要叫她起床的声音倏然收小,樱井慎望住她没有防备的睡颜,眸光不自觉放柔。

    原来她没有戴眼镜呢!他一直觉得她戴的那副眼镜很碍眼。

    陶绯樱略显苍白的瓜子脸睡得红扑扑的,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整张脸都小小的,好像洋娃娃似的,虽然不是让人惊艳的美丽,却有一种属于清秀的漂亮。

    “连耳珠都小小的。”樱井慎忍不住伸手轻触她的耳珠。

    “唔……咦?”总觉得有人在身边,陶绯樱一脸迷糊地睁开眼睛,眼前似乎有个模糊的轮廊对著她笑。

    “早安,小樱。”堆起天使般的灿烂笑容,他和她道早安。

    “小慎?”终于意会过来他是谁,陶绯樱非常惊讶,下意识地先压住睡衣领口。“你为什么在这里?”

    漂亮的眼瞳兴味地瞥了眼她的动作,讥诮的笑意俏悄爬上唇边。

    不用再遮了,她那件像布袋的卡通睡衣下肯定是发育不良的儿童身材,他樱井少爷保证不会有兴趣。倒是她那双似猫般又大又亮的眼睛少了碍眼的眼镜后,他才发现挺有神的。

    “熬夜念书?”樱井慎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你昨晚又没睡?”

    “毕业考快到了,总要恶补一下。”陶绯樱连忙戴起眼镜,总算能看清楚他的脸。“平时没什么时间看书。”

    “哦~~”见她又戴上碍眼的眼镜,小脸立刻变得平淡无奇,樱井慎有些无趣的应声。

    有机会他一定要把那副丑眼镜偷偷丢进垃圾桶。

    “不要熬夜念书。”樱井慎忽地开口。

    “嗯?”

    “女孩子别熬夜,伤皮肤又伤身体。”他闷闷的补充,不懂自己没事干嘛又多嘴?

    不是说好别关心她?决定把她当成呼来唤去的小女佣?

    “嗯,谢谢你的关心,我会注意的。”没想到他还挺关心自己的,陶绯樱回他甜甜一笑。

    见到她的笑,樱井慎心里那股软软的骚动又起。他连忙别开眼,表情瞬间僵硬。

    真是活见鬼了,看来事态很严重,她现在随便对他笑一笑都不行。

    “我们今天别吃怪便当了,”他俊颜一垮,完全是迁怒。“不如你下厨吧!”

    可恶,他是堂堂樱井家的少爷,就算真要动心,也必须陶绯樱先爱上他才对啊!不然他多没面子!

    事关男性尊严,怎可妥协?

    “我?”陶绯樱十分错愕的指著自己的鼻尖。

    “对!就是你,”樱井慎挑眉,不然会是他吗?“身为女人,你应该会几道拿手好菜吧?”

    “可是我、我——”

    “先说好,鱼和味噌汤是桌上必备,一定要有,其他还要什么家常小菜,你自己决定。”见到她一脸很伤脑筋的表情,樱井慎心里总算好过一些。

    对嘛!他们的身分立场就应该像这样。他坏心眼的不断奴役她,她乖乖受欺负就对了,这样不是很好吗?

    “小慎,我不会做菜!”陶绯樱还想上诉。

    “就这样说定了,”不让她有拒绝的机会,樱井慎刻意对她绽出霹雳无敌大粲笑。“我很期待你的厨艺喔!”

    他转身关门,走人。

    “……我是真的不会啊!”瞪著已关上的房门,陶绯樱小声咕哝。

    她哪会做菜?把他毒死还差不多。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小樱,你没问题吧?”坐在餐桌旁嗷嗷待哺的樱井慎扬声问,他连碗筷都已经准备好了,一脸雀跃期待。

    “应该可以,”厨房里传来陶绯樱不确定的声音,她手中拿著食谱现场恶补,“只能尽力一试罗!你不是想喝味噌汤?”

    “嗯,我在日本的时候天天要喝味噌汤当早餐的。”眼角余光瞄见她味噌酱好像不用钱似的全往滚水里丢,就算他不曾下过厨也感觉怪怪的。“小樱,味噌酱需要放那么多吗?”

    “不用吗?”陶绯樱很讶异地回头。“食谱上头写适量,我也不知道适量是多少?”

    “你决定吧!”如此深奥的问题千万别问他,在樱井家,少爷是不用进厨房的,他只要负责茶来伸手饭来张口就好,无论他想吃什么,阿菊都能变出来。

    “那我不再放味噌酱,改放豆腐。”从不曾进过厨房,一直都吃外食解决民生大计的陶绯樱将嫩豆腐全放进汤锅里。

    忽地,不易察觉的笑容跃上樱井慎的唇边,他撑著下巴,有趣地看著陶绯樱在厨房里忙得团团转的娇小身影。

    “我们煎鱼吧!”手忙脚乱的陶绯樱喃喃自语,从购物袋取出刚从市场买回来的新鲜大鱼。

    都是小慎太贪心,要买小一点的鱼他不要,眼前的超级大鱼不知道要怎么下锅!

    “下锅罗!耶……”将鱼洗净后丢入滚烫的油锅中,陶绯樱没想到水碰到热油后会油花四溅,吓得小脸一白呆在原地。

    “小心!”见她还反应迟钝的站在油锅边不走,樱井慎直觉冲过去先抱住她,用手臂挡住她的脸。

    “笨蛋女人,看见危险还不会跑!”甩了甩被热油烫疼的手臂,樱井慎没好气的用日文骂道。

    “什么?”听不懂他在咕哝什么,油锅里噼哩啪啦的声音吓得她又往樱井慎的怀里缩。

    “我说你——”所有要骂她的话在看见她可怜兮兮的神情后全吞回肚子里,心中又有股软软的感觉在骚动。“你、你……”

    “你要说什么?”陶绯樱一双小手将他抓得紧紧的,仿佛他是天底下最可靠的依靠。

    “算了,你出去吧!鱼我来煮。”他话含在嘴里嘀嘀咕咕,没好气地将她推出厨房外。

    可恶!他对她越来越难狠下心,没事装得那么可怜做啥?到底谁是饲主啊?

    “你、你可以吗?”

    “不可以也要可以,”樱井慎没好气地瞪她,“热油喷得这么高,如果烫伤你的脸怎么办?”

    女孩子就是脸蛋最重要,如果不小心毁了容,他要不要负责啊?再说她最多称得上清秀小美人而已,就是那双眼睛还长得不错,若再多上几道疤还嫁得出去吗?

    “小慎!”看他那双细皮嫩肉的手也知道他没下过厨,陶绯樱推推滑落鼻梁的眼镜,“还是我来吧!”

    “不用了,瞧你笨手笨脚的,”樱井慎挑眉,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不过就煮条鱼嘛!难得倒我樱井慎吗?”

    “真的不需要?”

    “真的,你坐到一边去,别碍手碍脚的。”樱井慎不客气地指向门口。

    “哦!”陶绯樱乖乖的转身出去,忽地,有抹笑容悄悄爬上她的唇边,心底暖洋洋的。

    说穿了,小慎是怕她受伤吧?

    小慎他果然是个大好人。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小慎,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一个小时后,陶绯樱一脸崇拜地看著将菜一一端上桌的樱井慎。“好丰盛喔!”

    “当然,有什么能难得倒我樱井慎?做菜只不过是小事一桩。”樱井慎得意地挑挑眉。

    “你是第一次做菜吗?”

    “嗯,我照著你的食谱做的。”

    “反而是我煮的汤很怪。”陶绯樱丧气地咕哝。

    樱井慎漂亮的眼瞳瞥了她一眼,舀汤放入碗里试试味道。

    “还好。”他面无表情地说出这辈子最大的谎言。

    “真的吗?”

    “真的。”

    “那我也要试试看。”陶绯樱连忙自己也尝一口,怪异的味道让她差点喷出来。“噗……”

    “身为女孩子,你不觉得这样很粗鲁吗?”樱井慎不以为然地皱皱眉,慢条斯理地夹了块鱼肉入口。

    嗯,虽然样子差了点,不过真好吃。

    “好难喝,”陶绯樱的表情痛苦,“我从没喝过这么难喝的味噌汤,稠稠黏黏的。”

    “你味噌酱放太多了,”话说到一半,他忍不住又瞪她。“我都没嫌弃,你在嫌什么?”

    “对啊!小慎,如此难喝的味噌汤你居然说还好,巷子口的便当店你却批评得一文不值。”

    装作很专心地吃碗里的饭,樱井慎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她,那是种变相的温柔,她到底懂不懂啊?

    话说回来,那是她命好,换作阿菊做出这么难喝的东西,他肯定会好好念她一个早上。

    “小慎,你煮得好好吃喔!”夹口菜送入嘴里用力嚼,陶绯樱心满意足地对他笑。“你真厉害。”

    又是这种笑容!

    肯定就是这种充满崇拜的笑容拚命蛊惑他,好像他是无敌大英雄一样,所以才会害他不小心对她有感觉!

    “怎么样?”樱井慎漂亮的俊颜猛然在她眼前放大,他笑容灿灿,其实带了几分试探的味道。“你爱上我了吗?”

    如果她也喜欢他,就算是扯平好了,勉强弥补一下他的男性尊严。

    “噗~~咳咳……”仿佛因为他的话受到极度惊吓,陶绯樱困难的咽下饭,连忙喝口水顺顺气。

    看著她痛苦的表情,樱井慎笑容倏然一敛,有些不是滋味。“你那是什么态度?”他不悦地嘀咕。

    爱上他很吓人吗?飞上枝头做凤凰,荣华富贵享受不尽耶!

    真是没看人眼光的猪头女人。

    “小慎,你人很好,我很开心有你做伴,”陶绯樱好不容易喘口气,苍白的脸颊浮上两抹可疑的红云。“但是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