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男人不好养 > 正文
第六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世上还有没有天理啊?想他堂堂樱井家第六代继承人,肯纡尊降贵的问她这只貌不惊人的丑小鸭是她的福气耶!居然还一副很害羞的告诉他——

    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越想越生气,只觉得脑袋一阵晕,樱井慎在床上翻来覆去,胸口闷得快吐血。

    不喜欢他就算了,她还真以为他会看上她啊?最多被她骗去两滴同情的眼泪罢了,在日本等他钦点的名门闺秀快排到天边去,他会真的喜欢她吗?哼!哼!

    认真论起来,她不会煮饭、长得又不是特别漂亮,最拿手的是爱哭跟装可怜,她全身上下哪一点值得他樱井少爷青睐!没什么好希罕,她不喜欢他,他又不会少块肉,反而觉得很轻松……

    真的很轻松……

    “不行!”忽地,不断自我安慰的樱井慎猛然翻身坐起,俊颜微微扭曲。“我咽不下这口气,我一定要知道她喜欢的人是谁!不然我不甘心。”

    他要看看到底是长得什么模样的美男子会比他强,让小女佣对他视若无睹。

    霍然打开房门,樱井慎直驱陶绯樱的房间。

    砰!砰!砰!他没好气的敲门。

    “小慎?”陶绯樱惊讶地探出头,“怎么了?”

    “你刚刚说过有喜欢的人?”顺了顺头发,樱井慎装作很不经意的问。“可以告诉我是谁吗?”

    “你特地来问我这个?”陶绯樱错愕的眨眨眼。

    “快回答!”俊颜微赧,樱井慎粗鲁地说,“老羞成怒”四个字就是他心情的最佳写照。

    “小慎?”刚才吃饭的时候他忽然变得阴阳怪气,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难不成——

    他在吃醋?

    没来由的,陶绯樱的心里感到一丝窃喜。

    不过不对啊!她不是在暗恋韦大哥吗?她在偷偷窃喜什么?

    “我是担心你没有看男人的眼光,所以关心一下。”发现她看自己的眸光变得古怪,樱井慎的声音越说越小,不复来时的理直气壮。

    “其实……严格算起来,我失恋了。”唇瓣扬起笑容,陶绯樱有些无奈地耸耸肩。

    “失恋?”

    “嗯,他是平时很照顾我的大哥哥,是我暗恋多年的对象,”不知道为什么,她和樱井慎相识的时间不算长,但总觉得可以信任他,好多心里不曾告诉其他人的话,都会自然而然的向他倾吐。“不过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已经知道他对我没有其他意思,我对他——永远就像个妹妹一样的存在。”

    “你还很喜欢他吗?”听到这里,他不自觉的想笑。原来是个没有结果的暗恋啊!害他刚才小小烦恼了一下。

    哇!

    “该怎么说呢……”陶绯樱偏头想了想,话说回来,她好像还真的不是很难过耶!真是糟糕!她到底有没有喜欢人家啊?“或许我不是很惊讶吧!我心底早有底了。”

    “哦喔!”原本的偷笑变成明目张胆的笑,樱井慎难掩开心的神情,突然很体贴地捏捏陶绯樱略显单薄的肩。“小樱,念书累了吧?我去买甜甜圈给你吃。”

    “耶?”见他忽怒忽喜,陶绯樱完全跟不上他心情转变的速度。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反正有更好的对象在你身边。”忽地朝她绽出灿烂耀眼的大大笑容,让她的心跳一时错拍。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老爷、夫人,终于查到了,原来少爷真的出国了。”长谷川正彦隔著纸门,必恭必敬地说。

    “查到了?”一听见他这么说,樱井拓海猛然推开纸门。

    “是的。”

    “那还不快去把人抓回来?我都快不知道该如何对冈田先生交代了……”发现妻子锐利的目光停在自己身上,樱井拓海尴尬的笑了笑,连忙改口,“呃,我是说我很担心小慎,你快把他带回来吧!”

    “是,不过老爷,要找到少爷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长谷川正彦回答,“我们还不知道少爷落脚在哪里。”

    “快去查!尽快把那小子给我带回来!”那个臭小子出门就像丢掉,连打通电话报平安都没有。

    “是!”长谷川正彦领命离开。

    “百合子,看你的模样似乎一点都不著急,小慎消失都快一个月了。”樱井拓海跪坐下来,总觉得这件事从头到尾爱妻都太过平静。

    照理说宝贝儿子跷家,最担心的应该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才对吧?怎么反而是他这个做父亲的呢?

    “著急?我又不用向冈田先生交代,有什么好著急?”慢条斯理地端茶就口,百合子不冷不热的回答。

    有种瞬间结冰的错觉,樱井拓海当然明白儿子一天没回家,妻子一天就会把他冻成冰块。

    “百合子,其实关于和冈田先生联烟的事,实在是因为当时—”

    “老公,”轻轻截断他的话,百合子现在对他说的是一口字正腔圆的中文。“你还记得当初公公要求你娶三田家小姐的时候,你是多么的抗拒吗?为什么同样的事情,你却要在小慎的身上重演一回?”

    “那只是个口头的约定,”听见爱妻用中文跟他说话,樱井拓海皱紧眉,她只有在盛怒的情况下才会使用中文。“我没有想到冈田先生会将消息发布出去,让我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要你想一想,当初你把我从台湾带来日本的时候对我承诺过什么?你是男人,请你遵守你的承诺!”

    “百合……”

    “他是我们的儿子,我希望他快乐,而不是个不快乐的樱井继承人。”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樱井慎从厨房里端出热腾腾的奶油蛤脷巧达汤,灿烂地对著陶绯樱笑。

    “咦?小慎,你今天也煮晚餐啊?”陶绯樱鼻子用力嗅了嗅,“嗯,好香。”

    “你肚子应该饿了吧?快来吃。”满意地瞧著桌上的汉堡肉、和风沙拉和浓汤,他还真有点成就感。

    “怎么你最近常弄吃的?”忍不住偷抓了新鲜蔬菜入口,陶绯樱一脸幸福地闭上眼。“嗯,好吃。”

    “看能不能把你养胖一点,这样才可爱。”樱井慎笑得像天使一样无害,其实他可是有私心的。

    说穿了,养胖一点这样他抱起来才会比较舒服咩!

    “咦?”这样的话没预警地从他嘴里说出来,陶绯樱睁圆明眸瞪住他,嘴里的莴苣差点吞不下,心跳不小心连连错拍。

    没事说这种话,很容易让人胡思乱想。

    “快坐下吧!”很贴心地帮她布好碗筷,完全不像樱井少爷的作风。

    “小慎,你最近的心情很好喔!”听话的在他身旁坐下,陶绯樱眼瞳里映满他爱笑的俊颜,有种类似幸福的情绪在慢慢发酵。

    “有吗?”体贴地替彼此的汉堡肉排加上些许的番茄酱,樱井慎慢条斯理地切下一小块送入嘴里。“嗯,肉嫩多汁、浓淡适中,我真是个烹饪天才,哈哈!小樱你多吃点,我明天再想新的菜色喂饱你的胃。”

    他自信满满的扬起一抹笑弧。

    深深望他一眼,陶绯樱低头塞口饭,觉得喉间仿佛梗了硬块,眼眶竟不争气地泛红。

    这种类似幸福的感觉太好,好得让她害怕只是好梦一场,随时都会梦醒。

    “就说巷子口老王卖的便当既难吃又不营养,还是自己煮的好吃。”樱井慎兴高采烈的继续碎碎念,他已经玩出兴趣来哩!“早知道我这么有天分,我才不会多吃他半个月的便当。”

    “……”

    “小樱,你告诉我还喜欢吃什么?我明天煮给你吃。”

    “呜……”

    “你喜欢的菜全部点出来,我保证把你养得胖胖的……耶?”终于发现隔壁的小女人发出诡异的哭声,樱井慎连忙放下碗筷,双手捧起哭得花花的小脸。“小樱,好端端的你哭什么?”

    他的厨艺有好到让人感动掉泪吗?

    “呜~~小慎,你会宠坏我的。”咬著筷子,陶绯樱哭得好丑。

    “老婆就是拿来宠的啊……”发现她狐疑地看著自己,樱井慎不甘不愿地改口。“呃,我是说本来就要宠你啊!女孩子天生就是让人宠的。”

    “呜呜~~小慎!”用力地扑进他怀里,这一回陶绯樱还是像抱泰迪熊般搂住他纤细的腰身。

    小慎是迟早会离开她的,这一点她比谁都清楚,他现在这么宠她,如果有一天他不在身边怎么办?她完全不敢想像。

    如果某一天他离开了,再次迎接她的是冷清清的屋子,不知道她是否会像妈妈一样发疯失控?

    “乖,别哭了。”从来没见过这么爱哭的女人,偏偏每一滴眼泪都狠狠滴进他心里。

    温柔地抚著她的发,樱井慎不会再问她是否爱上自己,因为他是很固执的男人,一旦他下定决心就不管她甘愿与否,用尽小手段都会让她爱上他的。

    这就是樱井少爷的独断作风。

    “快吃吧!菜要凉了。”抽张面纸拭去她的泪,樱井慎和她额顶著额,“快吃。”

    “嗯。”眼睛红得像小兔子,陶绯樱贪心地咬了好大一口汉堡肉排,边吸著鼻涕、边对樱井慎露出灿烂笑容。“好吃。”

    “好吃就好。”心中悄悄叹口气,樱井慎笑咪咪地回答。

    这一场与小女佣的拔河,他樱井慎正式败阵。根本就不是来找养他的饲主,他是注定与她相遇然后来当小男佣的。

    不过,这样的感觉也不错。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小樱,你最近似乎满面春风,气色很好喔!”小乔突然从身后拍她的肩,旋即探出亲切的笑脸。“是不是发生什么好事啊?”

    “好事?哪有!”总觉得她的问题没头没脑的,陶绯樱送她一枚大白眼。

    “有啊!”小乔暧昧地推推她。“说嘛!是不是谈恋爱了?你不能对我有小秘密喔!”

    “什么谈恋爱,”陶绯樱没好气地嘀咕。“我明明是刚失恋。”

    “刚失恋的人会有像你这种苹果般的好气色?”小乔噗哧一笑,“你别逗了。”

    “像苹果般的好气色?”陶绯樱下意识的摸摸粉颊,这才想起她原本略显苍白的脸色最近似乎真的红润多了。

    “嗯,一看就知道有人在照顾的样子,”说归说,小乔还不忘对她挤眉弄眼。“说呗!到底是谁在细心照顾你啊?白马王子是谁?”

    “就说我刚失恋,你不信?”韦大哥亲口说不喜欢她的话还言犹在耳,不过也才几天前的事。

    “不信!当然不信!不然你挤两滴伤心的眼泪我瞧瞧!”

    “我——”陶绯樱睁圆明眸瞪著她,硬是挤不出两滴眼泪。

    是了!最近小慎把她养得饱饱、伺候好好,害她连哀悼一下恋情失利的时间都没有。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回家时他粲然的笑容,还有好吃到不行的料理,她当然挤不出两滴伤心的眼泪——

    说来说去,都怪小慎对她太好!太宠她了。

    “小樱,好端端的在发呆?偷偷想念白马王子喔!”见她又失神,小乔嘿嘿诡笑。

    “少胡说,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小乔毫不修饰的调侃让陶绯樱不争气地红了粉颊。

    人家她和小慎明明就像家人一样的关系,被她一说好像变得真有什么瞹昧似的!害她莫名其妙地感到心虚。

    “交男朋友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有什么好害羞?改天约出来我帮你看看。”小乔不以为然地道。“你那么善良,我担心你被包著糖衣的坏男人骗了。”

    “才不是,小慎是好人。”听不得人诬蔑小慎,陶绯樱立刻跳出来帮他说话。

    “啊!哈~~才说个几句就不高兴了,你不是才说没男友吗?”小乔故意摇头叹气,“照实招吧!你口中的小慎是何方神圣啊?”

    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此时此刻陶绯樱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直肠子,人家稍微一激,什么话都招了。

    “小慎就是小慎。”小乔越是逼问,陶绯樱越是心虚脸红。

    吼~~她到底在心虚什么啦!他们明明就很坦荡荡啊!

    “不拍了!收工!”前方猛然响起的咆哮吓了她们一跳,陶绯樱缩了缩肩头和小乔互看一眼。

    “话说回来,韦老师最近脾气有点大。”也是吓得躲起来的小乔嘀咕。

    “嗯,应该是因为没挑出模特儿的关系吧!”陶绯樱也深表同感,“不过韦大哥已经试镜很多人了,真的没一个满意吗?”

    “应该是韦老师太挑剔了,我觉得刚刚在摄影棚的男模就不错啦!眉清目秀,我个人觉得算极品了。”

    “鲜奶霜淇淋的平面广告啊……”

    “厂商希望能用漂亮的男模特儿当主角,据说海报会张贴在各大商业大楼,谁能当这支霜淇淋广告的男主角,谁就注定先红一半。”

    “好像挺不错的,鲜奶霜淇淋的平面广告……”脑中突然灵光闪过,樱井慎漂亮中性的脸庞浮现在眼前。“小乔,你帮我安排面试时间,我想应该有好人选了。”

    “你?”

    “嗯嗯。”陶绯樱用力点头。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小慎?”陶绯樱兴匆匆的打开家门,“小慎,你在家吗?”

    “咦?你回来了?”听见她清脆的嗓音,手中还拿著打蛋器,樱井慎很惊讶地从厨房晃出来,“这么早?你今天不用上课吗?”

    “小慎,你——噗!”看清他现在的装扮,陶绯樱先是愣了三秒,最后噗哧一声笑出来。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小慎完全像个居家男人……呃,应该说是居家王子。可爱的美乐蒂围裙穿在他身上非但不觉得娘娘腔,反而显得非常可爱,脚下居然还偷穿她的毛茸茸拖鞋。

    他已经完全把这里当自己家,毫不修饰边幅。

    “小慎,”陶绯樱放下银色大包包,灵活的眼珠子一转。“我有事想跟你商量。”

    “请说。”他笑咪咪地望住她日益红润健康的脸庞。

    “最近有个食品广告一直找不到适合的模特儿,你想去试看看吗?”陶绯樱小心翼翼的试探。

    “不要!”很干脆的,他拒绝。

    “不要?为什么?”陶绯樱一愣,没料到他会拒绝,原以为他会答应的。

    “不要!”还是笑咪咪的回答,樱井慎转身走回厨房。

    “小慎?”陶绯樱一头雾水的急急跟在他身后,照理说他是个对自己极有自信的人,应该会答应才是。“说不定你可以变成大明星喔!拍摄出来的海报会张贴在各商业大楼外,运气好的话明日之星就是你。”

    “不、要!”

    “小慎?”

    “我为什么要出名?”忽然,樱井慎回眸斜睨她。

    “因为、因为……每个人都会想出名吧!”陶绯樱皱眉。

    这算什么烂问题?!

    “并不是每一个人,”樱井慎薄唇扬起耐人寻味的笑,和他平时玩世不恭的模样有些差距。“我不想。”

    “小慎——”欲说服他的话突然梗在喉间,陶绯樱怔怔望住他。

    这是她第一次见他这样笑,她非常非常不喜欢,仿佛他离她好远,是她完全陌生的男人。

    “小樱,你先尝看看味道好不好?”不想再继续这话题,樱井慎沾口刚拌好的沙拉酱送进她嘴里。

    “咦?耶?”粗框眼镜下的美眸睁得大大的,陶绯樱粉颊顿时烧红。

    他就这样大剌剌的把手指头伸进她嘴巴里?!难道他不觉得……呃,这样的动作很煽情?很限制级吗?

    “好吃吗?”眼瞳里映满他温柔的笑容,陶绯樱脑子乱烘烘的,一时间竟分辨不出是在说他的手?还是说他调的酱汁?

    “怎么呆了?”笑容顿时变得有些邪恶,罪魁祸首明知故问。

    “咕噜……咕噜……”见他的手指头还不肯拿出来,陶绯樱又羞又窘,偏偏说不出话。

    “好吃吧!”终于,樱井慎慢吞吞的将手指头收回来,却很故意的放入自己嘴里。

    “你你你……”猛然紧缩的心脏几乎快受不了刺激,陶绯樱震惊地看著他再自然不过的动作。

    是她多心吗?她最近总觉得小慎怪怪的,彼此之间好像有什么东西逐渐变质,变得越来越暧昧——

    对!就是暧昧!

    他常常会有些让她脸红心跳的动作,看似故意却又像不经意,害她的情绪也跟著他的举动忐忑不安!

    “小樱,晚餐准备的差不多了,你先准备碗筷吧!”果不其然,樱井慎瞬间又恢复再平常不过的表情,仿佛刚才的煽情动作全是她一个人的幻觉。

    “哦!”已经忘了自己到底为什么提早回家,陶绯樱的心脏剧烈撞击著胸骨,眼前浮现的全是他将手放入她口中的画面。

    “小樱?”忽地,颈后传来温热的气息,一时间她的寒毛全立正站好,那种距离似乎他就紧贴在她身后。

    “啊?”心一跳,满脑子胡思乱想的陶绯樱猛然回头。

    “顺便帮我把汤端出去。”眨眨会放电的魅眼,樱井慎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

    “哦~~嗯嗯。”原来他离她还有一段距离啊?一时间她的心跳得更无力了。

    她接过他手中的汤锅,慢动作的转身。

    再这样下去,她肯定会精神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