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男人不好养 > 正文
第八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樱,他们说外景还有好几组照片要拍,你先去上课吧!别等我了。”夹著话筒,樱井慎躲到阳光照射较小的地方。

    真热!为什么拍霜淇淋的广告非要来海边不可,日正当中,蠢蠢欲动的少爷脾气都快被烈阳惹上来。

    “哦!”电话那头的陶绯樱难掩失望的情绪,这样马不停蹄的拍摄已经两天了,好不习惯回到家时没看见他的灿烂笑容。

    “为什么可怜兮兮的?”听见她好像很失落的声音,樱井慎的心情突然好上许多。

    她已经懂得开始想念他了吗?

    “没什么,”是她一直要求人家参加广告试镜的,如今她有什么资格抱怨他太忙?“你早点回家喔!”千万不可以被穿著比基尼的女模特儿勾引走喔!

    她在心底暗暗补充。

    “你放心,我会直接回家,”眼眸笑得眯眯的,这一秒樱井慎几乎可以确定她是喜欢著自己。“再等我一起吃消夜吧!”

    “嗯。”听见他那么说,陶绯樱终于开心地收线。

    薄唇勾起笑,樱井慎同样心情愉悦的回到遮阳伞下的座位,严格算起来他们的进度还算不错,他勉强可以接受。

    “……幸好在最后几天绯樱带他过来试镜,”不远处工作人员的窃窃私语一字不漏的传入他耳中。“不然韦老师可能就惨了,要付不少违约金吧!”

    “嗯,如果拍摄进度没有顺利完成的话,好像要赔偿六百万。”

    “听说是企画汪小姐故意刁难,不然也不会延到现在。”

    “汪小姐是韦老师的前女友啊!他们之间当然有外人不知道的恩恩怨怨,不过还是绯樱厉害,不知道从哪里找到长得这么漂亮的男人,否则韦老师赔定了。”

    “开玩笑,你忘记他们是什么关系啦?绯樱怎么可能舍得韦老师赔钱?”另一名工作人员嘀咕。

    “说得也对,绯樱一直就跟在韦老师身边,他们的关系非比寻常,我常常看到韦老师接送绯樱上下课,就像照顾妹妹一样。”

    “不是像妹妹吧?分明比较像小女朋友,嘻嘻……”

    听到这里,樱井慎缓缓敛下眸,浓密的长睫掩住他此刻复杂难懂的心思,耳边响起的是陶绯樱曾经说过的话。

    他是平常很照顾我的大哥哥,是我暗恋多年的对象,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已经知道他对我没有其他意思,我对他——永远就像个妹妹一样的存在。

    原来她口中所说的大哥哥,就是摄影师韦柏翰。

    绕了一大圈,她根本不是想看他发光发热的样子,所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全是骗人,她只是舍不得她亲爱的韦大哥付高额违约金,所以才一次又一次的游说他,在她心里真正的希望是她亲爱的韦大哥平安顺利!

    再一次有种被欺骗的愤怒猛然冲上胸口,樱井慎俊颜变得沉静而冷酷。

    前几分钟几乎才确认的事,现在又被狠狠推翻,他已无法确定陶绯樱是否真的喜欢他,还是她不断求他来试镜全是为了韦柏翰?心中的疑问泡泡不断涌现,让他几乎有种拒拍的冲动。

    “小慎!”工作人员远远的唤他。“该你罗!”

    漂亮的眼眸微眯,他犹豫了三秒,终于点头。“嗯。”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欢迎回来。”听见上楼的脚步声,陶绯樱笑咪咪地打开家门。

    “嗨!”俊颜没有以往的亲热,樱井慎朝她笑笑。

    “拍摄过程很累吧?”她的笑容好甜,似乎心情很好。“快坐下休息,我去倒茶。”

    看她娇小的身子忙进忙出,樱井慎不著痕迹地蹙眉,耳边响起的都是今天下午工作人员的窃窃私语。

    “所有的进度都拍完了吗?”不消三分钟,她端来刚泡好的热茶。

    “嗯。”樱井慎淡淡应声。

    不想怀疑她,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教人不得不怀疑。

    “拍完就好。”这样她每天回家又能看见小慎的笑容了。

    飞快地瞥了限今天心情过度愉悦的陶绯樱,不舒服的感觉一点一滴在啃噬他的心。

    “有没有拍完对你很重要吗?”顿了下,他涩涩的问。

    “嗯。”不疑有他,陶绯樱用力颔首。

    “是吗?韦柏翰对你而言就这么重要?”不想说,但话就是如此轻易的出口,他到现在才明白原来自己也是个醋桶,而且正被打翻中……

    “韦大哥?”听见他忽然说出韦大哥的名字,陶绯樱一愣,完全处在状况外。

    这可以勉强算是心虚的表情吗?樱井慎不轻不重的放下杯子,漂亮的俊颜微沉。

    “他对你就这么重要?重要到你可以不断来求我?”甚至他不在她身边都无所谓。

    “这跟韦大哥有什么关系?”满心欢喜等他回家,没想到一开口就是一阵莫名其妙的质问,陶绯樱不禁有点委屈。

    “你不是很担心他会因为广告无法按时完成要赔偿高额违约金,所以不断来求我去试镜?”

    “才不是这样!”这男人很不可理喻喔!他是特地回家来和她吵架的吗?“韦大哥能不能按时完成的确很重要,可是和我请你去试镜一点关系也没有!”陶绯樱斩钉截铁地回答。

    “你说的倒轻松,但我今天听见的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心中的酸泡泡不断发酵,还是最酸的那种!

    “你听见什么?”要判刑,至少也给她一个罪名吧?

    “我先问你,你当初说喜欢的对象是不是韦柏翰?”不想再和她绕圈圈下去,樱井慎一针见血的问。

    “我我我——”一时语塞,她没想到他居然料事如神,可以去开卦铺了。

    “回答我!”语气不重,但听起来还是让人心惊胆跳,有时候面无表情比狂怒更加可怕。

    只要想起他堂堂樱井少爷竟比不上那个痞子,他就觉得满肚子窝囊气无处发。

    “是。”但都已经是过去式了。最重要的一点,她连失恋的时候都忘了掉眼泪,连她自己都不能确定是真的喜欢他吗?

    听见她诚实的回答,气到脑袋一阵晕,樱井慎霎时俊颜铁青。

    “可是那跟请你去试镜是两回事。”发现他肯定误会了,陶绯樱急急解释。

    “说来说去,你就是担心你亲爱的韦大哥!”可恶,自己说出来的话真酸,一点男人风度都没有,但是没办法,他就是忍不住。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欺骗的感觉太糟糕。

    或许他们认识的时机根本就不对,他们相爱的理由太薄弱,本来就不可能有结果的不是吗?

    本来就是他一厢情愿的喜欢,没道理要她也非跟著喜欢他不可。

    “才不是这样!”陶绯樱难得激动的反驳。

    “要不然你跟我保证,你拜托我去试镜完全和韦柏翰没有关系。”樱井慎漂亮的眼瞳瞬也不瞬地锁住她的。

    只要她敢保证,他就敢相信她!

    “我我我——”

    “我等著你向我保证。”

    “……是有那么一点点,但不是全部。”他的眸光太过清澈,她无法说谎。

    “够了,你什么都别再说了,”俊颜愀然变色,他按著狠狠抽疼的太阳穴,再说下去他担心自己会心血管爆裂,活活被气死。“反正广告我已经帮你拍完了,于情于理我都不再亏欠你,至于那些理由你也不用再解释给我听,没有意义的事情,我们没必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他的语气很平静,从薄唇中吐出来的异常冷漠。

    “小慎?”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代表他已不再相信她吗?

    “都别再说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该死的,请问他可以骂脏话吗?她的回答让他闷得快吐血。

    听见他轻轻关上房门的声音,陶绯樱的肩膀微微一颤,事实真的不是这样的,小慎为什么不听她解释?

    咬住唇,陶绯樱深吸一口气,不让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

    小慎大混蛋!都不把人家的话听清楚。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听说你之前拍的照片厂商已经挑出来了,他们非常满意,鲜奶霜淇淋的广告最近就会贴在各知名商业大楼。”晚餐时刻,各据一边沉默的两个人,陶绯樱不得不主动聊起话题。

    “这样很好。”樱井慎淡淡笑了笑。

    “……是很好。”明眸深深望了他一眼,又慢吞吞的将注意力移回盘中的食物。

    自那天不愉快的争执已经一星期了,他虽然还是会对她笑、会跟她说话,但是她能感觉出他们之间已经变了,再也不像从前那样快乐、亲昵,他现在对她,只不过是最普通的朋友一样。

    普通朋友……脑海里浮现这四个字,陶绯樱的眼眶先红了半圈,胸口闷闷痛痛的,好像不能呼吸。

    “小慎。”叉起一块水煮红萝卜,陶绯樱小声唤。

    “嗯?”

    “我下个月就毕业了。”咬咬唇,她扬睫偷觑他。“我没什么亲人朋友,你会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吗?”

    樱井慎直直看了她半晌,并没有立刻回答。

    “可以吗?”这一回,她的声音更小了。“这对我很重要。”

    是毕业典礼重要?还是他有没有去参加很重要?樱井慎犹豫了三秒,最后耸耸肩。

    “我不知道,我不能确定。”

    “……喔!”他的回答几乎让她整颗心都碎了,她连忙低头攻击食物,不想让他发现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瞪著她的发心,再笨的人也知道她在偷偷掉眼泪,樱井慎皱皱眉,真不知道到底该拿她怎么办?

    她不喜欢他,所以他刻意保持距离,不想再徒增困扰;但当彼此开始有距离,她又常常用一脸被遗弃的哀怨表情从身后偷偷望他。

    她究竟想要他怎么样?!

    “小樱。”

    “没关系的,你不用勉强,我找小乔去就好了,”讨厌!不管再怎么忍,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掉下来,嘴里咬著红萝卜,像梗著硬块的喉间却如何也咽不下去。“毕业典礼嘛!如果一个亲戚朋友都没来就真的太难看了……”

    她急急的说。

    “小樱。”悄悄叹口气,他觉得快被她逼到绝地了。他伸手覆住她的。“你毕业的日子是哪一天?”

    他不能去,是他有苦衷的,绝对不是为了和她拗脾气。

    “下个月的第二个星期日。”吸吸鼻子,她不敢抬起小脸。

    “我记住了。”他轻捏她的手,“我真的记住了,所以你别再哭了,你这个爱哭鬼。”最后一句话,他的语气充满无奈与宠溺。

    “所以你会来参加?”听见他这么说,陶绯樱立刻扬起哭得很丑的小花脸。

    “……”

    “会吗?”

    “快吃!”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他起身将盘子收进厨房。

    下个月的第二个星期日啊!他应该已经回到日本了吧!因为——

    隔天就是他要娶花瓶千金的日子。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小慎?”刚从便利商店买烟出来,韦柏翰眼尖地叫住对街熟悉的身影。

    樱井慎停下步伐,等他看清是谁叫他后,他挑了挑眉。

    “你也住附近?”见他穿著居家,韦柏翰笑问。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缘故,他总觉得那个“也”字特别刺耳。

    “出来采买一些东西。”虽然不喜欢韦柏翰,但樱井慎还是很客气的回答。

    这都要归功于樱井家严厉的家风。

    “绯樱有跟你提起过吗?你所拍摄的广告海报明天就要贴出去了。”韦柏翰低头点根烟笑问。

    “明天?”俊颜没有任何欣喜的表情,樱井慎轻轻蹙眉。“还真快。”

    “你看起来并不高兴?”

    “有什么好高兴的?”他反问。

    “通常成为知名广告的模特儿后,一般人都会很兴奋。”韦柏翰饶富兴味地打量他。“这是人之常情。”

    “或许我不是一般人。”樱井慎若有所指的回答。在他面前,他犯不著再装出小孩子模样。

    深深吸口烟,听见他的回答,韦柏翰似乎并不惊讶。“绯樱最近没什么精神,是因为你的关系?”

    倏然眯细眼眸,樱井慎语气显得有些戒备。“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是名摄影师,对周遭的人事物会特别的关心注意,绯樱最近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劲,应该是你的缘故吧?”

    小樱最近有特别消沉吗?好吧!就算真有一点,但是他也不好受啊!

    她不能有事就在他怀里撒娇,没事就去爱别的野男人,那她把他当成什么了?

    他樱井少爷再不济也还不至于沦落当备胎。

    “绯樱是很坚强的女孩子,她会突然这样,代表她遭受很严重的打击。”韦柏翰仰头吐出淡蓝色的烟雾。

    “阿伯,你似乎对小樱很了解?”在电视节目曾听见过这样的称呼,樱井慎挑衅地问。

    “咳咳咳……阿伯?”韦柏翰差点被烟给呛死,他皱眉瞪他。

    啥时候三十二岁的黄金单身汉已经荣登阿伯阶级。

    “你对小樱的一切都很熟?”没理会他快被呛死的表情,樱井慎面无表情地问。

    “她的父亲是我的恩师,我可以说是从小看著绯樱长大。”目中无人的死小孩,早知道没事就别跑来跟他聊天,自找罪受。

    没吭声,樱井慎等著他自己把话说完。

    “绯樱非常坚强,她是我看过最坚强的女孩,但是她的坚强也非常让我担心,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弹性疲乏而崩溃。”韦柏翰将烟捻熄,跟他说话抽烟太危险了。“就拿陶大师的丧事来说吧!陶夫人接到噩耗后精神状态就不稳定,是绯樱独自将陶大师的后事处理完毕。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不流一滴眼泪处理父亲后事的模样,你能想像吗?”

    樱井慎眸光透过韦柏翰的肩头,落在马路上急掠而逝的车潮,好看的薄唇微抿。

    小樱会坚强?她会坚强才有鬼!她明明就爱撒娇、爱掉眼泪……

    明明已经打定主意不再理她,偏偏听见这样的话要他如何放得下手?他都要回日本了说……

    可恶!

    “阿伯!”樱井慎忽然出声喊他。

    双手环胸,脚下踩著不满意的拍子,韦柏翰此时此刻很不想应声,他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是阿伯。

    “小樱其实一点都不坚强,相对的她非常脆弱,”樱井慎极认真地望住他的眼,如果她表现得很坚强,也都是假象。“她在我面前是个动不动就掉眼泪的爱哭鬼,我从没见过像她这样教人放心不下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