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男人不好养 > 正文
第九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慎,我回来了。”没见到人在门口迎接,陶绯樱放下包包,狐疑地将家里绕过一圈,“小慎?”

    “我在这里。”晚她一步进门的樱井慎闷闷出声,望住她的表情复杂。

    “小慎,你怎么了?脸色怪怪的?”偏著头,陶绯樱小心翼翼地问。

    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不流一滴眼泪处理父亲后事的模样,你能想像吗?

    韦柏翰的声音不断在他耳边回响,樱井慎深深望住陶绯樱清秀的脸颊半晌,猛然将她拥入怀里。

    不管了!他要把一切问个清楚!赢也好、输也好,至少明明白白。

    “小慎?”剧烈跳动的心撞得连胸骨都痛了,她怔怔的任他抱著。

    他对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些亲昵的动作,直到重回他温暖的怀抱,她才明白自己有多想念。

    “小樱,你会把真正的自己表现给谁看?是我?还是韦柏翰?”用力地仿佛要把她揉入骨血里,樱井慎就像任性的小孩问道。

    “小慎?”陶绯樱想抬头,却又被他压回肩窝里。

    “别看我,”堂堂樱井少爷可没有先示弱的习惯,他闷闷出声,维持男性尊严。“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我只有在你的面前掉过眼泪,”停顿很久,陶绯樱轻声回答,“大概也只有你看过我哭得很丑的样子。”

    有她这句话,心中不舒服的疙瘩总算好过一些,樱井慎唇角微扬。

    好吧!就算小樱还没有喜欢上他,单凭刚刚那一点就赢过韦阿伯了,这样的结果他勉强还能接受,大家起步平等。

    “小樱,你还喜欢韦阿伯吗?”当然要趁胜追击,他又问。

    “韦阿伯?”

    “咳咳,我是指韦柏翰。”他不情愿地改回称呼。

    “不喜欢吧!或许本来就没那么喜欢。”把她空空如也的心塞满的人是小慎,她最喜欢的人当然也是小慎。

    毕竟她为韦大哥居然连两滴伤心眼泪都挤不出来。

    “那么——”樱井慎的喉咙微紧,一颗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你有喜欢的人吗?”

    该死的,他的心跳这么快干嘛?又不是要求婚!

    “有啊!”

    “有?是谁?”樱井慎的心脏猛然一缩。

    应该是他,不会错吧?

    “就是……就是……”陶绯樱粉颊整个烧红,不禁又开始结巴。

    吼~~这种话为什么要她亲口说,不是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吗?

    “小樱,我很喜欢你,你呢?你喜欢我吗?”就像个倔强的孩子,他就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他那一句“我很喜欢你”把陶绯樱的心都烘软了,她将小脸埋得更深。

    “嗯,我喜欢的人也是小慎。”幸好脸是埋在他的肩窝,他看不见自己此刻的模样,不然她一定先挖个地洞钻下去。

    “所以我们是互相喜欢罗?原来韦阿伯早就出局了!”听见她的回答,樱井慎大喜过望,开心地低头猛亲她的唇。

    好险他有问,不然就要跟亲爱的小樱错过,莫名其妙带著一身遗憾回日本了。

    “你拜托我去拍广告的事情就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樱井慎重重的封住她的唇,吻得她一阵地转天旋,差点喘不过气。“不过你以后不能再挂念著韦阿伯,我的独占欲可是非常强,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心向著韦阿伯,我就把你先这样再那样!”

    “嗯?”先怎样再哪样啊?总觉得他的话很暧昧,偏偏樱井慎的吻来得又重又急,她脑子乱烘烘的早溶成太妃糖,只能放任他一个人碎碎念。

    “既然我们互相喜欢,而我又想娶你,不然我们先将生米煮成熟饭好了!”用脚踹上铁门,樱井慎拉著她急急忙忙地往房间走。

    “小慎!”粉颊红得可以煎蛋了,这一句话陶绯樱有听进耳里,她又羞又恼地瞪他。

    他在胡说什么生米煮成熟饭!刚刚才好端端的,现在又摇身一变成为大色狼一只。

    “不可以吗?”见她红著脸警告,樱井慎的表情顿时变得可怜兮兮,他轻含住她的耳珠,丝滑的嗓音在她耳边轻喃。“我想要小樱,不行吗?”

    当然不行!他们才刚互吐心声完,现在马上进房间不觉得太快吗?他被小蝌蚪附身了不成?!

    “小慎!”见他还是扯著自己往房间走,陶绯樱真想拿沙发上的抱枕把他打醒。

    “还是不要好了!”在进门的前一刻,樱井慎猛然停下脚步,回眸复杂地望住她。“这样对你不公平。”

    他不能自私的把她一口吞掉,他该要让她自己选择,免得将来怨他一辈子。

    “你终于恢复清醒了。”她小声嘀咕。

    她当然明白如果真被拖进去,自己应该也不会太认真抗拒。

    “小樱,你真的喜欢我吗?”樱井慎再认真不过的望住她,用她从来不曾见过的严肃神情。“我是个很固执的人,一旦选择了就不会改变,那你呢?你会变吗?”

    “小慎?”他的情绪起伏非要这么大不可吗?前一秒才“性”致勃勃的把她住房间拖,下一秒又极度认真的做出承诺。

    “你有喜欢我到永远不会改变的地步吗?”幽深的眸光直勾勾望入她的,彷佛要看进她灵魂深处。

    “把我空洞的心填满的人是你,让我感觉到温暖的人也是你,”陶绯樱的小手紧紧与他十指交缠。“只是我不漂亮也不特别聪明,如果你不嫌弃,我会永远爱你,不会改变。”

    很好、很好!从喜欢升级到爱了吗?

    樱井慎漂亮的俊颜闪过一丝欣喜,他拔下雕工精细的白金戒指套入她右手的无名指。

    “小樱,你听过中国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吧?”母亲是标准的黄梅调迷,泛黄影带放过一次又一次,小时候他常常快被逼得抓狂,一听见要放梁山伯与祝英台就会躲进橱子里,但每每还是会被抓出来乖乖陪母亲看完。

    “这不是很贵的东西吗?我不能收。”她连忙摇头。

    “拿著!就当订情物罗!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故事,都怪梁山伯太拖拖拉拉才害祝英台嫁给马文才,他当初早点下山不就好了吗?”樱井慎皱眉碎碎念。“所以你千万记住,如果你真的如你所说般爱我,记得毕业典礼过后就马上来找我,如果晚了就来不及罗!”

    “小慎,我不懂你的意思,你要离开我了吗?”他没头没脑的话让她的心好慌,陶绯樱的脸色不禁泛白。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她去找他?他不是一直就在这里吗?

    “千万记住,马上要来找我。”用力的反握住她的手,樱井慎一字一字吐出。“倘若你没来,我不会怪你,毕竟爱情不能勉强。但是如果你真的要来,麻烦别像梁山伯一样慢半拍。”

    可恶!人家都是女方切切叮咛,希望男人别一去不回头,他的情形怎么跟人家相反呢?

    不管了,小樱爱他最重要!

    “小慎,你别吓我,”心慌慌的,不争气的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陶绯樱手心逐渐泛凉。“你真的要离开我吗?”

    “你别哭,至少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别哭,别让我牵肠挂肚放不下心。我知道有时候事事不能尽如人意,就如同我不能永远待在这里一样,”悄悄叹气,樱井慎用力搂她入怀。“小樱,我希望你能来找我,我等你。”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你说这张海报拍得好看吗?”日正当中的烈阳下,楼高二十二层的商业大楼旁,三名壮汉同时仰望鲜奶霜淇淋巨型海报。

    “好看!”最右边的男人用力的点头,“少爷这么一笑,不知道又迷走多少无辜少女心。”

    “看不出来骨架纤细的少爷上衣一脱,居然有胸肌耶!”最左边的壮汉一脸崇拜,“真想摸摸看。”

    “你疯啦!居然想摸少爷,少爷是你可以摸的吗?”长谷川正彦摘下墨镜忍不住低斥,“少爷有练剑道,当然有肌肉!”真是少见多怪。

    “我想去买鲜奶霜淇淋来吃吃看,”右边的男人还紧盯住海报不放,“应该很好吃。”

    “不用吃了!不就是霜淇淋?”忽地,他们身后传来再熟悉不过的清冷嗓音。“没什么特别的。”

    “少爷~~”不用猜也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三名壮汉不约而同的回头,皆是一脸痛哭流涕的表情。“我们终于找到您了,少爷!”

    呜呜~~终于可以回家了,还以为要流浪一辈子呢!

    “是我找到你们吧?何时换你们找到我了?”冷嗤一声,樱井慎仰眸打量大楼外的巨幅海报。“拍得挺不错!”

    “是啊!很不错,把少爷拍得很帅气。”长谷川正彦狂点头。

    “不用巴结了,”樱井慎挑了挑眉,眼底复杂的情绪疾掠而逝。“走吧!我们该回家了。”

    “好,我们马上回饭店整理行李。”三名壮汉狂点头,听见要回家皆是欣喜若狂,原以为还要费一些唇舌呢!

    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中,樱井慎脚跟一旋迳自走在前面。

    其实他是没吭一声就走的,因为他害怕看见陶绯樱可怜兮兮的表情,那会让他狠不下心。不管他再任性,他还是樱井家唯一的继承人,他的肩上还是担著对家族的责任与义务,三个月的游荡够了,是他该回家的时候。

    不过,小樱可记得要去日本找他,不然他真的要娶花瓶未婚妻了。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小慎,我回来了,你的海报今天贴出来了,你知道吗……”刚放学回家的陶绯樱兴奋地打开门,原本灿烂的笑容在唇边凝结。

    不对!飘散在空气里的气氛不对!

    灯没开,迎面而来的是令人寒到骨子里的清冷空气,没有让人食指大动的饭菜香。

    “小慎?你别吓我,我会哭给你看喔!”颤抖地打开电源开关,空荡荡的屋子里没有一丝人气,陶绯樱再迟钝也明白早已人去楼空。

    双腿像瞬间失去力气,她在沙发旁跪坐下来,泪水慢慢涌进眼眶。

    他真干脆,说走就走,连一声再见也没说。

    没有勇气去小慎的房间察看,是怕自己受不了刺激,陶绯樱就像个石雕像,一动也不动,无名指上的白金戒指冷进她心里。

    小樱,我希望你能来找我,我等你。

    小慎所说的话一次又一次在耳边响起,陶绯樱用力地捂住耳朵,不甘心的泪无声无息地滚落。

    骗子!樱井慎是大骗子,他要她去找他,却连个地址都没留!他是个超级大骗子。

    “呜呜……”心痛得就像被人活生生劫成两半一样,陶绯樱狠狠咬住下唇,泪水像断线珍珠般不断滚落。

    他说喜欢的话言犹在耳,却走得轻松,连一声再见也舍不得说!

    “讨厌的小慎,我最讨厌你了!呜呜……”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你这臭小子终于肯回家了?出门就像丢掉一样,连通报平安的电话也没打,谁知道是否被抓出去分尸了?”樱井拓海面色铁青地瞪著宝贝儿子,一见面就是噼哩啪啦一阵数落。“你知不知道你妈妈有多担心?”

    “别牵扯上我,”坐在一旁的百合子慢条斯理地端茶就口,“小慎已经是成人了,我并不担心他。”

    “呃——”樱井拓海不禁语塞,如今宝贝儿子都回来了,她还要继续跟他赌气啊?都已经赌了三个多月了,不能休战吗?

    不就是不小心错口答应冈田家的婚事咩!他都已经知错了,老婆大人何时才肯消气啊?

    “让你们担心了,实在很对不起。”话虽如此,樱井慎还是优雅地鞠躬道歉。

    “没关系,回来就好。”面对儿子的表情就是不一样,百合子温柔地说。

    “嗯,回来就好,顺便讨论一下有关你的婚事。”清清喉咙,樱井拓海越说越小声,完全不敢迎视爱妻的目光。

    事情总还是要个结果,总不能搁著不管吧!

    “是的,我也想和你们讨论我的婚事。”樱井慎的背脊挺得极直,一如他不容拒绝的语气。“我不会娶冈田家千金。”

    “耶?”樱井拓海急急倒抽口冷气。

    出去玩了三个多月,回来还没有想通吗?

    “为什么?”相较于丈夫的激动,百合子心平气和地问。

    “我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樱井慎平静地回答。

    “哦?”樱井拓海直觉瞥向儿子修长漂亮的手,无名指上的白金指环果然不翼而飞。

    “对方是什么样的女孩?”闻言,百合子好奇地问。

    她的儿子脾气既骄纵又任性,还非常大少爷,她不禁好奇起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孩才能收服他的心。

    “对方的家世呢?”樱井拓海也是一脸好奇。

    “她没有任何显赫的身家背景,”樱井慎毫不畏惧地回视他们。“不过只有我能保护她而已。”

    “哦!原来如此。”百合子满意地点点头。

    小慎已经长大了,可以说出如此有男子气概的话来。想当年拓海也这样对公公说过。

    不过泛黄的陈年旧事,当事人大概早忘了吧?

    “没显赫的身世背景,那就是平凡的小丫头罗!”樱井拓海直皱眉。“那冈田家的婚事怎么办?”

    “爸爸想要怎么办?”樱井慎挑眉。

    “你想要娶她吗?”樱井拓海问道。

    “嗯。”不然包来当情妇吗?!真是鬼问题。

    “那她人呢?来日本了?”

    “没有!不过她会来找我的。”

    “那就是不确定罗?那你还是先娶冈田家的千金吧!”樱井拓海当下做出决定。

    “她会来的。”樱井慎重复。

    可恶!剧情怎么越来越像梁山伯与祝英台?果然小时候看多了,长大后会有不良影响。

    “如果她没来呢?”樱井拓海挑眉奸笑。

    “如果她没来,我就娶冈田家的盘龙大花瓶!”樱井慎面不改色的许下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