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好男人你不要!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撑起粉红色KITTY猫雨伞,江宝儿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流行歌曲,有节奏地跳过一个又一个小水洼,就怕自己上个月刚买的新鞋踩进水坑里。

    歌曲应该是要成调的,只不过她五音不全,唱得荒腔走板,不过管他的,她才不介意,开心就好。

    开开心心,凡事不要太计较,是她的人生守则。

    江宝儿,今年二十三岁,长相普普通通,资质普普通通,好像什么都普普通通,生平最引以为傲的就是有于海瑶这个美女好朋友,最大的梦想就是去北海道抓只限量版的紫色KITTY猫回家,虽然只是很平凡的梦想,不过平凡也是种幸福啊!

    “已经一连下了三天的雨了。”闪过路旁的积水,江宝儿在十字路口站定,仰首看向灰蒙蒙的天空,雨丝飘落在她脸上,感觉冰冰凉凉的。“为什么不刚好下在农田里就好了,这样农夫伯伯就不怕缺水,我也免去湿湿黏黏之苦……啊啊~~讨厌啦!”

    还没咕哝完,一辆深色轿车便从旁呼啸而过,溅起的水花差点喷得她一身。

    “真是没公德心。”江宝儿连忙退开两步以策安全,眼角余光却瞥见一名年约七十岁、提着重物的老婆婆,慢吞吞的穿越马路,没注意到有辆超速的小货车朝她的方向冲来。

    “危险!”江宝儿直觉冲出去将老婆婆拉回路边,救了老婆婆一命,可她细细的鞋跟却好死不死的卡在水沟盖的细缝中,整个人重心不稳的往后跌。

    “痛!”KITTY伞从她手中掉出去,她跌在地上疼得明眸含泪。

    “你活得不耐烦啦?莫名其妙冲到马路上做什么!”小货车在她们身边停下,面色凶恶的司机恶人先告状,探出头大骂,“大清早的别吓人好不好!”

    江宝儿气怒地瞪着货车司机,秀眉紧紧攒紧。

    可恶的家伙!不对的人明明是他,竟然还这么理直气壮!

    “要找人晦气也不是这种找法!”看她们两个都是女人,货车司机越骂越大声,路上行人都在看戏,没有人敢挺身而出。“走路不带眼睛啊!”

    “有错在先的人是你!”脾气好虽好,但江宝儿一向深信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的道理。

    她咬牙忍痛站了起来,也不管自己的个头有多娇小,站在满脸横肉的货车司机面前就像只不知死活的小鸡正向黄鼠狼挑衅。“红灯耶!难道你不知道红灯不能右转吗?就算你不知道,看见老婆婆要过马路也要礼让一下吧!”

    货车司机没有想到眼前有张苹果脸的小女人居然敢回嘴,他愣了三秒,旋即老羞成怒。“老子就是爱红灯右转,你能拿我怎么办!”他愤怒的甩门下车。

    “你——”这个臭流氓!江宝儿粉颊都气鼓了。

    “小姐,我没事的,你别和他争了!”老婆婆担心身旁善良的女孩受到伤害,连忙低声阻止。

    “你刚才不是很有意见?有什么不满现在说啊!”货车司机用男人天生体型上的优势,叉腰站在江宝儿面前恐吓道。

    “不对的人是你,就算你问一万遍我也会说——”忽地,一把深蓝色的伞遮住她的天空,江宝儿未说完的话一时间全下了肚。

    “先生,刚刚的确是你不对,该道歉的人是你。”不疾不徐的低沉嗓音自江宝儿身后响起,这声音听在耳里就像上等的埃及棉般舒服。

    江宝儿明眸眨了眨,直觉回头看向仗义出声的男人,不料才刚接触到男人的眸光,她的粉颊轰的一声烧红,头顶仿佛冒出阵阵白烟,心跳不争气地连连错跳好几拍。

    心慌意乱间,江宝儿忙转回头,明眸瞪得好圆,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他的样貌却已深深刻在她的心版上。

    那是张极好看的脸庞,漂亮五官精致却不失男人味,浓卷的长睫下黑眸深邃,有种难以言喻的优雅贵气。

    “喂~~”货车司机没想到中途会有人跳出来插花,他横眉竖目地瞪住他,但是不知怎么着,他被男人越瞧有种越心虚的错觉。

    “道歉。”男人的语气依旧平静,含着不容拒绝的坚持。

    货车司机不安的眼神在男人和江宝儿之间来回游移,若是往常他一定二话不说先动手扁人,但是今天他的脚像生了根,就是难动分毫。

    真是活见鬼了。

    “好好好!今天算老子倒楣遇上你们,对不起总可以了吧!”犹豫了三秒,货车司机终于脸色铁青难看的上车,车门才刚关上,小货车立刻加速驶开他们眼前。

    “老婆婆,你没事吧!”见恶人走远,江宝儿回头关心地问。

    “我没事,真谢谢你。”老婆婆含笑回答。

    “你没事就好。”掌心热热痛痛的,江宝儿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心点点渗出血丝。

    “该怎么说你呢?”江宝儿头顶传来好听的嗓音,她闻声抬头,正好迎上他深不见底的黑眸。“勇气可嘉?!”

    这算褒吗?还是贬?

    江宝儿扬眸睇他,瞧见他微扬的薄唇似乎有丝笑意。

    “谢谢你仗义执言。”江宝儿皱眉。

    她是该感激他的,虽然他的语气不太让人感激。

    “总是该有人跳出来说话,”男人将她狼狈的模样上上下下来回打量一圈,“你个头这么小,难道不怕他动粗?”他不免好奇。

    她捱得了人家的一拳吗?!

    “这里很多人在看,他应该不敢吧!”愣了下,江宝儿好像很伤脑筋的回答。

    他看她是根本没想那么多!

    薄唇扬起一抹笑弧,仿佛觉得她的话很有趣。人多有什么用?还不是让她这只小鸡面对黄鼠狼。

    男人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俯身帮她拾起掉落的伞,忽地,他扬眉。“你喜欢KITTY猫?”

    耶?被发现了。

    一时间江宝儿的脸更红了,不过这回是因为尴尬。“嗯。”

    二十三岁的女人喜欢KITTY猫会很丢脸吗?她连床套组都是一系列的KITTY猫,连她现在最最想要的,还是北海道限量的紫色KITTY。

    没想到眼前正义感泛滥的小女人竟会喜欢KITTY猫,男人忍不住又笑了。

    KITTY猫不是小女孩的玩意儿吗?她真是极端的矛盾混合体啊!和她稍早怡然不惧的态度相差甚远,一时之间他竟意外的对她印象深刻。

    “下次出声前,先顾着自己的安全吧!”他将伞递至她手中,挑眉回身离开。

    直到他颀长的背影消失眼前,江宝儿才反应迟钝地撑起伞。

    这男人笑起来真好看,若是少了点讥诮的味道会更好。

    ******bbs.fmx***

    “宝儿,你的衣服都湿透了,难道你没撑伞吗?你这样会感冒的。”甫踏入办公室,从高中时期就是好友到现在的海瑶,立刻担心的靠过来。

    海瑶是天生的美人胚,尖尖的瓜子脸上有双迷蒙氤氲的美眸,165纤细高身兆的身材-纤合度。当然,就如同所有的情节一样,每个大美人旁边都会有朵不起眼的小花陪衬,而她——

    江宝儿当然就是那朵不起眼的小野花。

    “当然有,不过……”江宝儿想了想,没将刚才发生的事说出口,“没什么,衣服等等就干了。”

    “对呀!海瑶,你就不用帮宝儿担心,你看她身体那么壮,一拳可以打死一头牛,不像你弱不禁风的,她不会有事的啦!”坐在另一头的男同事插嘴。

    虽然明白自己的身材有点丰腴,但江宝儿听见这句话时还是难免受伤,但她还是笑着附和,将心底的情绪隐藏得很好。“嗯,我身体很好的,你不用担心。”

    海瑶没好气地瞪了男同事一眼。“没人问你,用不着你多嘴!”

    被骂得有些无趣,男同事摸摸鼻子没吭气。

    “宝儿,别听小凯胡说,你不注意是会感冒的。”海瑶关心的叮咛。“我拿干衣服给你换。”

    “海瑶,你的衣服宝儿穿不下啦!”小凯又不识相的多嘴。

    海瑶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海瑶,我真的没事,不用麻烦了。”还是海瑶最好,人聪明美丽又大方,而且还跟她这种不起眼的人做好朋友,她这辈子最喜欢的人就是海瑶了。

    只要海瑶开心,她什么都可以去做!

    “这样不行,我还是拿衣服给你换吧!”海瑶不容拒绝地抓起她的手往后方休息室走。

    “大新闻、大新闻……”公司的八卦广播电台明芳突然神秘兮兮的冲进办公室,当她看到全身湿透的江宝儿时,不由得也是一愣。“宝儿,你没撑伞啊?怎么像只落汤鸡?”

    “我——”

    “哎哎,先别提这个了,我是来跟你们说个大消息的,”急性子的明芳没耐性等江宝儿回答,迳自宣布八卦消息,“海瑶、宝儿,你们记不记得上回大头发文说纽约总公司会派人来视察?”

    “记得,”海瑶点点头,“不过后来好像也没下文了。”

    “什么没下文!现在人已经在公司里了,”明芳一脸八卦,“不过无法确定是谁就是了。”

    “无法确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人已经到了吗?”

    “事情是这样的,总公司派人来视察是非常秘密的,今天同时间有三位高阶主管来报到,除了最上面的大头外,没有人知道到底他们三个谁是由总公司派来的视察人选。”

    “哦~~”江宝儿一副原来如此的点头,“只不过是视察嘛!何必搞得神秘兮兮的?”

    “这你就不懂了,如果身分不隐密一点,你以为能真瞧出啥东西来吗?”明芳嘀嘀咕咕,“就像古时候皇帝微服出巡的意思吧!”

    “是这样吗?”江宝儿皱皱眉。就算真是如此,也不会跟他们小小的行政部门有关,该担心害怕的,应该是平常懒散惯的行销部和企画部吧!

    开发部应该也很伤脑筋。

    “不过这样也好,上面那些大头应该会紧张一阵子,看来最近我们有好日子可过-!”明芳偷笑。

    “但愿如此。”江宝儿喃喃自语,总公司派人来视察应该是特别忙碌,能清闲到哪儿去?念头才在转,她忽地鼻头一阵搔痒,轻轻打了个喷嚏。“哈啾!”

    “啊!你感冒了。”海瑶和明芳异口同声地说。

    “不会吧!”江宝儿搓搓双臂,觉得好像越来越冷。

    “宝儿,你还是去换件衣服吧!”海瑶二话不说匆匆拉她走入休息室。

    ******bbs.fmx***

    “如果还有什么地方有问题,尹先生尽管问我,千万别客气,”黄绍同推推眼镜,笑着对身旁的男人说:“你正前方是总务部,左边是人事室,至于右边呢~~则是采购部,这三个部门都在六楼。”

    “我明白了。”尹兆圣点点头,漂亮的俊眸越过栏杆向下望。

    这栋办公大楼属于圆形中空设计,从高处向下望正好能将一楼大厅人来人往的情形瞧得一清二楚。

    “你初来乍到,应该会有很多事不习惯,”黄绍同怎么看都不觉得他是总公司派来视察的人,远从纽约总公司而来,应该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吧!“不过没关系,时间就是最好的良药。”

    “最近薇芬妮的销售成绩好吗?”忽地,尹兆圣回头笑问。

    “啊?”

    “听说公司最近新推出一款专为熟女设计的香氛薇芬妮,身为企画部的一员,你应该最清楚吧?”尹兆圣看似闲散地靠在栏杆旁,“这是唯一由本地设计企画,而不是纽约总公司的产品不是吗?”

    “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黄绍同一怔。

    不会吧?难道尹兆圣才是由纽约总公司派来视察的人吗?那么另一位今天来报到的美国人杰米难道只是个幌子?

    “来到新公司报到总要先做点功课,最近公司不惜砸下重本强力广告薇芬妮,我即将接下行销部总经理特助的工作,当然要了解一下状况。”尹兆圣笑得无害。

    黄绍同皱皱眉,心底总有些戒备,上头交代的很清楚,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全都得一问三不知。

    唉~~为了总公司的视察,现在上上下下全都人心惶惶,但是如果通过这回视察,他们就有机会从子公司擢升为分公司,这可是一大进步啊!

    在如此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升为分公司不但是降低风险,还是替本身增加一层保障。

    “怎么不说话了?”尹兆圣笑问。

    “我在想该如何对你说明。”要如何才能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一个字也不透露。

    “就直说吧!给我不实的消息也没有用处。”

    “就薇芬妮的部分,销售成绩是很不错的,甚至超出预期。”想了想,黄绍同还是语带保留的回答。

    “其他部分呢?”尹兆圣似乎很感兴趣的挑眉。

    “至于其他部分……”奇怪,他们这栋大楼的空调一向良好,为什么现在他却满头大汗?“咳咳!麻烦尹先生自己去感觉吧!我不是说过吗?时间就是最好的良药。”

    尹兆圣黑眸微眯,再笨的人也听得出他话中有话。他看了眼楼下忙碌的人们,又看看表情有些不自然的黄绍同。

    “绍同!”忽地自楼下传出喊声,黄绍同凭栏向下望,只见那个人似乎有些焦急的指指自己的腕表。“快一点!”他拚命招手。

    “不好意思,”黄绍同尴尬的搔搔头,“我还有事要办。”

    “你去忙你的吧!不用顾虑我,我自己随意逛逛。”尹兆圣微笑。

    “那我先离开-!”

    “嗯,再见。”眼看黄绍同匆匆忙忙地奔下楼,尹兆圣笑容敛起,俊颜的表情似乎有些诡谲。

    “无聊啊!我当初怎么会答应接下这份工作,”尹兆圣轻靠在栏杆旁,看黄绍同焦急地和人会合。“简直自找麻烦。”

    他当然看得出这间公司有问题。

    他是新上任的特助,却随便派个企画部员工来招呼他,至于其他有点阶级的主管们全都忙着去巴结杰米,他光想就觉得有趣。

    是否能成为国际知名品牌艾儿法的分公司真有那么重要吗?还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原因必须尽快让艾儿玛吃下不可?!

    尹兆圣挑挑眉,正想随处晃晃,眼角余光却瞥见似曾相识的身影,他怔了一下,好看的薄唇扬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是她?!

    他对这个小女人印象深刻,她长得普通,身材也没特别好,但不知道为什么,在一堆灰蒙蒙的人群里,他竟一眼就瞧见她。

    或许是在那一群人之中,只有她一个人在笑吧!两个甜甜的笑窝让她原本平凡的长相都亮起来,不像其他人都拉长脸,面无表情。

    “咦?她在做什么?”眼看个头娇小的女人正伸出小短腿,明目张胆的破坏饮料贩卖机,尹兆圣迟疑了三秒钟,最后终于长腿一迈朝她走过去。

    ******bbs.fmx***

    “该死的破铜烂铁,早该丢出去拆了、扔了、炸了,”江宝儿气恼地嘀咕,忍不住又狠狠踹它一脚。“居然又吃我的钱。”

    “如果我没记错,破坏公物是要被罚的吧?”身后倏地响起悦耳好听的男中音,江宝儿肩膀猛然一缩,还以为是总务室的人发现她正在做坏事。

    伤脑筋,现行犯被当场活逮。

    “因、因为这台破铜烂铁又吞了我的钱,所以我才——”江宝儿战战兢兢地旋过身,原本以为会看见总务室那张讨人厌的麻子脸,不料纳入眼帘的是今早看到的那张漂亮到没天理的俊颜。

    “是你?!”江宝儿有些惊喜,粉颊再度轰一声燃烧起来,咳咳……不知道头顶冒烟了没有?

    原来他们同一间公司啊!

    “你换衣服了?”尹兆圣微微一笑,“你早上不是穿这件衬衫吧?”

    “耶?”对他敏锐的观察力深感佩服,江宝儿不自觉心跳多怦怦跳了两下。

    像她这种貌不惊人的小肉包,男人是不会多看她一眼的,更别提注意她穿什么颜色的上衣了。

    “因为被雨淋湿了,临时换了衣服。”

    “小心别感冒。”

    “嗯嗯。”害羞地点点头,现在的江宝儿可以一千一百个确定头顶有冒烟。

    “你手上的伤没事吧?”忽地,他又问。

    “咦?”

    “你手上不是有擦伤?”他挑眉。

    “已经擦药了。”他的心思真细,连这么小的地方都有注意。江宝儿的声音越说越小声。

    “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大碍。”冷不防抓起她的手到眼前细看,尹兆圣颔首。

    真是好看到没天理的男人!如果海瑶跟他站在一起,肯定很匹配吧!她忍不住扬眸偷偷觑他,保证是很养眼美丽的画面。

    “就算它吃了你的钱,你也不能破坏公物吧?”尹兆圣转回原话题。

    “……”

    “你没专心听我说话。”见个头只到他胸前的小女人又神游四海了,尹兆圣挑眉。

    这个小女人真有趣,圆圆的苹果脸什么心思也藏不住,就这样呆呆的望着他猛瞧,要不是他早被女人瞧习惯了,他还真会被吓到。

    “啊?”江宝儿猛然回过神,却发现他已经不知道聊到哪儿去了!她眨了眨明眸,显然很尴尬。“咳、咳,我、我……”

    “怎么?觉得我好看吗?”有些故意,他眨眨眼问。

    “呃……”是长得不错啦!可是他这样问让她很难回答耶!

    “让你如此目不转睛,连我到底说些什么也没听进耳里。”尹兆圣薄唇勾起笑弧。

    “真不好意思,”粉颊热辣辣一片,江宝儿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就算它吃了你的钱,你也不能破坏公物吧?”双手环抱胸前,他好整以暇的重申。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反应很多次也没有改善,”江宝儿噘起唇,想到这里,她又有种冲动想踹它。“踹一踹,饮料就会自动掉下来。”

    总而言之,这台破铜烂铁就是欠扁!

    “真的吗?”尹兆圣似乎不信。

    “是真的。”江宝儿用力点头。“你不信?”

    “不信。”尹兆圣缓缓摇了摇头。

    没想到自己还真闲,居然和小女人在这儿聊起贩卖机了。

    “那你看好喔!”江宝儿粉唇微弯,甜到不行的笑窝若隐若现,她像做贼般的左右望了望,小短腿快、狠、准地踹向饮料贩卖机。

    叩叩两声,罐装饮料果然乖乖掉下。

    “看吧!”江宝儿得意地扬眉,笑眯的明眸竟让他有种惊艳的感觉。

    很少看到女人的眼睛是这么——

    亮!

    圆圆的明眸中眸光璀璨,只要见过一次就很容易上瘾。

    “你看到了吗?”见他突然沉默下来,江宝儿不确定的问。

    糟糕,她会不会太粗鲁了?谁会对才见过一次面的男人表演飞踢贩卖机的戏码啊!

    全天下大概只有她少根筋的江宝儿会这么做。

    “我可以试看看吗?”这一回,闪神的人是尹兆圣,他若有所思地望着她圆圆的美眸,一时间竟移不开目光。

    “请便。”江宝儿做出请的手势。

    定定神,尹兆圣从口袋中取出零钱,和江宝儿互看一眼后,按下饮料选择钮,咖啡竟然乖乖的应声掉下。

    “-!”江宝儿皱紧秀眉,极度不满地瞪着很不合作的饮料贩卖机。

    可恶的家伙!居然让她当场丢脸。

    “我不爱喝甜饮,给你吧!”忍住笑,尹兆圣将饮料塞入她手中。

    “它平常不是这样的,它真的会吃钱。”可爱的苹果脸顿时皱成苦瓜脸,江宝儿急急的想解释。

    她绝不是他想象中的暴力女。

    “我相信你。”挑挑眉,尹兆圣将她表情丰富的小脸映入眼底。

    总觉得他的回答有些敷衍,江宝儿不满意的噘起粉唇。

    “我是真的相信。”他笑容更深。

    好吧!人家都这样再三保证了,她还有什么好不满?!江宝儿不甘愿地点头表示明白。

    她的模样让他想起家中肥软又倔傲的白波斯猫,尹兆圣心一动,大手原本欲揉揉她的发心,后来还是作罢。

    这样的动作似乎太亲密了,他们是陌生人啊!他怎会对她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高深莫测地又瞥了江宝儿一眼,尹兆圣闪人逛大街去也。

    “嗯,拜拜-!”连忙堆满笑容道再见,等他一走远,江宝儿立刻泄恨似的转身又狠狠踹了贩卖机一脚!

    可恶!害她在他面前出糗,她踹、她踹、她踹踹踹!

    叩叩两声,惨遭她蹂躏的贩卖机又掉下一瓶罐装饮料。

    “……”

    真是该死的贩卖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