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好男人你不要! > 正文
第三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早安啊!尹大特助。”身后突然响起熟悉的清脆嗓音。

    尹兆圣闻声回头,意外瞧见圆圆的苹果笑脸,甜甜的笑窝让人精神一振。

    让他真想把这颗小苹果藏起来啊!

    “宝儿,你怎么上来了?”她的活动范围向来不超过六楼,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

    她对所谓的大头们还是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幸好他是唯一的例外。

    “总经理有东西要交给主任,我是被叫来跑腿的。”江宝儿笑咪咪的指着自己的鼻尖,对这种当小跑腿的事一点也不介意。“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明明是同一栋办公大楼,跨一楼层就像跨入另一个世界,江宝儿不禁好奇地左右张望。

    “我是总经理‘特助’,当然办公室就在总经理旁边。”见到江宝儿让他不自觉薄唇微弯。

    “这位是——”见两人聊得热络,被冷落在一旁的黄绍同终于出声。

    “江宝儿,我的朋友,在六楼人事室工作,”尹兆圣含笑替两人介绍,“宝儿,这位是黄绍同,他在企画部任职。”

    “黄先生,你好。”江宝儿笑容灿灿地向他打招呼,甜到不行的笑窝乍现。

    “咳咳,你好。”被她这样甜甜一笑,黄绍同莫名其妙红了脸。

    奇怪,明明就是貌不惊人的小女人,相貌普普通通、身材普普通通,为什么一冲着他笑,他竟会有脸红心跳的感觉?!

    心念至此,他忍不住又瞧了江宝儿一眼,不料却被一堵胸膛挡住视线,他有些错愕地看向尹兆圣。

    尹兆圣不着痕迹地蹙眉,旋即舒展开来,他很有技巧地将江宝儿藏在身后。

    好吧!他承认,看不出宝儿好在哪里的男人是眼拙,但黄绍同的眼力会不会又太好了一点?

    有种不愿让人瞧见江宝儿优点的诡异心态在悄悄作祟。

    “宝儿,你先去忙你的吧!”他决定将她支开,不让黄绍同有机会多打量。

    “好,”江宝儿不疑有他,向他们挥挥手,“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尹特肋,”见娇小的人影慢慢离开视线,黄绍同润润唇,不禁有些怀疑,“你刚才……”是故意挡住他的吧!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他还是没直接说出口。

    “刚才什么?”尹兆圣似笑非笑地挑挑眉。

    “不!没什么,我们聊到哪儿了?”黄绍同很识相的转移话题。

    不是很漂亮的女孩子啊!如果配像尹特助这样出众的男人是高攀了,可为什么他却像藏宝一样把她给藏起来?!

    ******bbs.fmx***

    “宝儿,请把这个月的假单拿给我好吗?”忙得不可开交的海瑶出声。

    “没问题。”江宝儿先暂停手边工作,从左前方的柜子里翻出所有的假单。

    “海瑶,你最近有没有注意到宝儿好像变漂亮了。”看着江宝儿的背影,明芳回头笑问。

    “变漂亮?”海瑶蹙眉。

    “对啊!笑起来好像更可爱了。”沛玉忍不住插嘴。

    “有吗?”海瑶眸光忍不住瞥向江宝儿略微丰腴的背影,她还是这么——

    普通啊!

    “会不会是恋爱了?”明芳搓搓下巴,若有所思地说。

    “有可能,宝儿最近中午常常单独外出,很久没跟我们一起用餐了。”沛玉点头附和。

    “这样也好,宝儿是个好女孩,的确该有男人知道她的好。”

    听着明芳和沛玉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海瑶心里隐隐像有根针,扎得她坐立难安。

    “不知道对象是谁?宝儿还挺神秘的,”明芳越想越八卦,“海瑶,你知道是谁吗?”

    “我不知道,宝儿没告诉我。”海瑶挤出笑容摇摇头。

    “哎哟!我还以为你们的交情好,宝儿什么话都会告诉你呢!”

    “不,她没说。”明芳的话让她更不舒服了。

    “对方不知道好不好?我很担心宝儿没看男人的眼光,会被人给骗了。”沛玉担忧地咕哝。

    宝儿那么可爱率直,就像她们的妹妹一样,她可舍不得宝儿受到一点伤害。

    “应该不至于……”脑海中突然浮现上回来找江宝儿一块儿用餐的男人,海瑶的心情竟有些闷。

    不会吧!就算宝儿真的有对象,也不该是那样的男人,她那么普通,他不会看上她的。

    不会的。

    “咦?你们在聊什么啊?窃窃私语。”捧着公司员工这个月所有的假单走过来,江宝儿好奇地问。

    “不!没聊什么。”明芳干笑。

    “骗人,快点告诉我。”江宝儿才不相信。

    “宝儿,如果发生什么好事一定要告诉我们这群好姊妹,不准藏秘密喔!”沛玉用手肘轻推她。

    “发生好事情?”江宝儿还是一脸状况外。

    “宝儿,这个月的假单。”海瑶伸出手,语调意外的有些冷淡。

    她脑海中不断想起那个男人。

    ******bbs.fmx***

    “陈婆婆,我帮你拿进去吧!这箱子很重的。”江宝儿自告奋勇地接过陈婆婆手中沉重的纸箱,“你年纪大了,拿太重的东西对你的腰不好。”

    “这怎么好意思,这是我的工作,还是我来吧!”陈婆婆连忙摇头。

    “我年轻嘛!搬这些东西不算什么,”江宝儿笑容灿灿,有种说不出的亲和力。“这箱是要拿进影印室吗?”

    “是呀!那就麻烦你了。”

    “小事情,算不了什么。”江宝儿二话不说搬起纸箱往影印室走,“陈婆婆,你去忙你的事吧!这儿交给我就行了。”

    “宝儿小姐,真是谢谢你,你真好心。”陈婆婆迭声道谢后才慢吞吞的往反方向走。

    “人事室都是这样虐待女职员的吗?”忽地,后方突然传出闲凉的声音。江宝儿直觉回头。

    “原来是尹大特肋!今天依然这么闲吗?”看见他,江宝儿甜甜的笑窝又浮现。

    “我很闲吗?”她的问候还真是给他点点点,天可明鉴,他是很忙的,忙着和钱总经理交际应酬,又忙着当间谍……“我拿吧!瞧你的动作像个小老头似的,背都快弯到地上去了。”他嘲讽。

    “你要拿?”明眸毫不掩饰惊讶,她将他名贵的西装上上下下打量一回。

    “怎么?我不能拿吗?”没好气地瞥她一眼,他将手中的牛皮纸袋往她怀中塞,轻而易举的接过纸箱。

    “你不怕弄脏衣服喔?”他的衣料看起来就知道价格不菲。

    “怕,当然怕,我有洁癖的,”尹兆圣挑挑眉,“但要我眼睁睁看着你搬重物,我办不到。”

    虽然他的语气好不到哪儿去,但这就是绅士风度吧!江宝儿忍不住想。现在有绅士风度的男人几乎绝种了,居然会被她碰上一个。

    心里总觉得暖烘烘的,江宝儿扬睫深深睇向他俊美的侧颜。

    “在瞧什么?”又是这种崇拜的眼神,这小女人分明是迷上他了。

    不过被她迷上的感觉,他不排斥就是了。

    “觉得你人好,所以多看你一眼啊!”江宝儿笑咪咪的回答,语气里没有任何挑逗的意味。

    “这句话你说过了。”薄唇勾起笑痕,尹兆圣没发现自己的表情放得好柔。

    “说过不能再说吗?”江宝儿皱眉。

    “难道你就没有别句词儿吗?”他反问。

    呋!被称赞的人说谢谢就对了,还挑三拣四咧!

    “你还没回答我,你们人事室虐待员工吗?要你这个小矮人搬重物?”

    小矮人!谁是小矮人啊?可恶的坏嘴巴。

    “不是,我是自愿帮忙的。”自动忽略他的人身攻击,江宝儿解释。

    “帮忙?帮谁的忙?”他有些好奇。

    “陈婆婆咩!她年纪很大了,还要单独抚养两个孙子,帮她分担一下粗重的工作也无妨吧!”江宝儿无所谓的耸耸肩,事实上她已经帮了很久了。

    陈婆婆?尹兆圣对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印象,他垂眸瞅她。“你的心肠真好。”

    “这跟心肠好没有关系,举手之劳罢了。”江宝儿粉颊微红。

    笑了笑,尹兆圣没说话,想起初识江宝儿的早晨,她也是在管闲事。

    明明个头儿这么小,个性却像老母鸡——

    有趣,呵!

    “你在笑什么?”见他无端端微笑,江宝儿觉得有些诡异。

    “没什么,”深不见底的黑眸里是自己才明白的心思,他在影印室前停步。“东西放这儿吗?”

    “嗯,谢谢你。”忽地,她皱眉,“咦?你的衣服弄脏了。”

    她不甚满意地瞪着他胸前的脏污,仿佛这样就会把它瞪得消失不见似的。

    漂亮的眼眸微眯,尹兆圣无所谓的耸耸肩。“无妨,衣服脏了送洗就行了。”

    “你不介意吗?”江宝儿美眸缓缓眨了眨,“这衬衫应该很贵吧?如果洗不掉怎么办?”

    “洗不下掉就洗不掉,”尹兆圣挑眉看她,“你怎么比我这个当事人还担心?”

    真是典型的老母鸡性格。

    “没什么,问问而已。”噘着粉唇,江宝儿小声嘀咕,她只是觉得他很不一样而已。

    看他的谈吐穿着,应该是有钱人家出身,虽然脸上总是挂着和气的笑,但举手投足间有种天生的贵气,虽然他语气里总是带着嘲讽,但他不像她所认识的那些大头们,老是用鼻孔看人。总面言之,他给她的感觉就是很不一样。

    “江宝儿。”见她又开始失神望着他,美眸里流转着勾魂摄魄的诱人光芒,尹兆圣很忍耐地咬牙出声。

    她能不能老是用这种很喜欢、很崇拜的眼神望他,那会让他难以招架,不知道该把她撵走、还是干脆拖进怀里热吻好了!

    “嗯?”眨眨眼,江宝儿回神,不懂好端端的他干嘛咬牙切齿。

    “算了,我还有事,你慢慢整理吧!”有些老羞成怒,也分不清是气她还是气自己,尹兆圣脚跟一旋迳自闪人。

    ******bbs.fmx***

    “所以你是这两个月才报到,对薇芬妮的事也不太清楚-!”尹兆圣漂亮的眼瞳瞬也不瞬地望住眼前害羞脸红的女员工,薄唇有意无意勾起一抹性感的笑弧。

    他当然清楚自己笑起来无远弗届的魅力,在一定的范围内用美色来问取一些有可用消息,应该不为过吧!

    “嗯,”年轻女子被他笑得俏颜红透,不敢直视尹兆圣的目光,“我来的时候,薇芬妮这款香氛已经在贩售了。”

    “原来如此。”尹兆圣点点头,黑眸底的幽光疾掠而逝。

    看来从她身上应该问不出什么东西了。

    “但是——”年轻女子像是想起什么,欲言又止。

    “但是什么?”尹兆圣不是很专心的挑眉笑问。

    “尹特肋对女性化妆品或是香氛熟悉吗?”

    开玩笑!他靠这行吃饭的,她居然问他熟吗?啧!

    “还可以。”他很含蓄的回答。

    “每一款女性香氛,尹特助能闻出是什么香调吗?”她又问。

    浓眉不着痕迹的一蹙,旋即又舒展开来。

    她到底想说什么?!

    “虽然我是最近才来艾玛工作,但是我之前在别的公司也曾待过两年,”她咬咬唇,“说实话,我刚见到薇芬妮这项产品时很惊讶,因为太过熟悉了。”

    “熟悉?”听到这里,尹兆圣扬眉。

    “嗯,熟悉,”她用力点头,“薇芬妮的香氛很像另一家即将上市的产品,究竟是哪一家我不方便明说,总而言之就是很熟悉。”

    “哦?”尹兆圣薄唇微抿。这间公司似乎越来越诡异了,到处都藏着秘密。

    “今天的事请你别和任何人说,就当我们私下聊聊吧!”她不安地道。

    “我会的,谢谢你了。”尹兆圣朝她笑笑,果然又笑得她一阵脸红心跳。

    脚跟一旋,他离开开发部,脑中转的都是刚才女员工和他说的话。

    香味很熟悉啊?!艾玛该不会是剽窃其他公司的产品吧?先剽窃他人产品然后强力推销,冲出销售佳绩给总公司艾儿法看。

    啧啧!越来越诡谲了!

    忽地,一名金发碧眼的男子和他擦身而过,两人眼神交会的瞬间,似乎都带了点复杂的心思。

    “咦?他也是到开发部?”挑了挑眉,尹兆圣喃喃自语,“这就奇怪了。”

    ******bbs.fmx***

    “咦?英文信耶!”江宝儿忽地凑过头来,圆圆的苹果脸很是好奇,水亮亮的美眸眨也不眨地望住他瞧。

    冷不防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江宝儿吓一跳,尹兆圣直觉看了看四周。“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特地抽空在公司附近的露天咖啡座处理一些私事,没想到竟会遇着江宝儿。

    “我不是特意来找你的,只是凑巧经过。”江宝儿甜甜笑答,在看见他一脸怀疑的表情后,她自动解释,“我外出洽公咩!”

    找机会溜班就溜班,还说是外出洽公,说得真好听。

    “你的英文不错吧?”

    “你说呢?”漂亮的黑眸斜睨她,尹兆圣挑眉。

    “一定很好,都是英文。”对她而言应该归类在蝌蚪文,因为密密麻麻的像蝌蚪。

    “我一年有八个月的时间都在国外,这对我来说是生活的一部分。”他微笑,将手中的笔记型电脑合起。

    “真了不起。”水亮亮的美眸眨呀眨的,仿佛他是她这辈子最崇拜的人,“我的英文很糟糕,我最最佩服精通外语的人了。”

    又来了!

    大手一伸,整只手掌冷不防罩住她的脸,尹兆圣俊颜飞快画过一丝不自然的表情。

    叫她配眼镜不配眼镜,老是用这种勾人的眸光看人,她若是再这样看他,到时后果自负。

    “痛死了!好端端你干嘛打我的脸?”莫名其妙被罩住脸的江宝儿捂住鼻子,一脸埋怨。

    “看看你的鼻子能不能再扁一点。”他口是心非的冷哼。

    长得好看,嘴巴却很坏!江宝儿负气地噘起粉唇。“我的鼻子很扁吗?”

    “普普通通。”他抿唇。

    “普普通通是什么意思?”回答的真随便。

    “就是普普通通。”

    有时候和他说话会气死人,有答跟没答一样!“你的英文这么好,出国自助旅行应该很轻松吧!”

    她换话题总可以吧!

    “还不成问题。”他淡淡回答。

    “真羡慕,我也想自助旅行呢!”江宝儿叹息,仿佛很是遗憾,“自助旅行的感觉一定很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你有特别想去哪个国家吗?”见她一脸羡慕,他忍不住问。

    “都可以啊!只想去尝试自助旅行的滋味,不平”江宝儿干笑两声,“凭我的破英文,可能一出机场大门就被卖掉吧!”

    “有机会的话,我陪你。”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不经大脑自然而然的吐出来。

    他明明是大忙人,连回家好好睡个觉都没时间了,还陪她做啥自助旅行?!

    但他就是不忍心看她期盼的模样。

    “你是说真的?”江宝儿有些受宠若惊,完全没反应到两人单独旅行有多亲匿。

    “别怀疑我说过的话。”垂眸望着她表情丰富的小脸,尹兆圣的心情竟有些复杂。

    平心而论,她真的很普普通通啊!最多就是眸光勾人了些、眼睛大了些、个性活泼了些……但他心中软软的感觉是什么?!

    “我们一言为定,”望着他的俊眸,江宝儿笑得好甜:心也好甜,“你可不能食言喔!”

    ******bbs.fmx***

    “江宝儿!你快从实招来,你是不是发生什么好事了?”明芳终于再也受不了身旁不住偷笑的女人,犀利的眸光立刻扫过去。

    “我哪有?”江宝儿被明芳吓一跳,一脸心虚。

    “如果没发生好事的话,你一个人对着电脑萤幕在偷笑什么!”明芳不相信。

    “我有对电脑萤幕傻笑吗?”她这个当事人怎么完全不知道?

    “有!”明芳斩钉截铁地用力颔首,“而且偷笑整整半个钟头了。”

    “真的呀!”江宝儿灵活的眼珠子转了转。

    “江宝儿,你还不快从实招来!”

    “真的没有啊!”摇摇头,江宝儿的嘴像蚌壳一样紧,明眸却亮得可疑。

    说穿了其实也没什么,她只是纯粹心情很好而已,一想到尹兆圣竟会答应要陪她去国外旅行,她就觉得很开心。

    他呀!虽然有时候嘴巴很坏、态度有些高傲,但却是个好人,从很多小地方都能感受到。

    如果他可以再温柔一些,就是百分之百的好男人了,介绍给海瑶再好不过。

    对!海瑶跟他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一定要找机会介绍他们认识。